香芋紫薯球

   

【郑楚】天降暴犬(授权转载)


原作者:维尔彻尼

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322657

①围观的外传,郑楚主场,短

②半架空,无脑傻白甜,ooc

③作者只在多年前反复看过本传以及未来,并且不打算看任何曙光相关。记忆错漏、脑补与曙光补完不合均有可能,不接受曙光安利。

1

平时一向是遵守着严格生物钟,在清晨七点左右醒来的楚轩,今天是被“轰”的一声巨响给吵醒的。


时间是凌晨三点,地点在他的卧房。


听着外边传来的刺耳敌袭警报,楚轩第一时间握住他放在枕边的手-枪,下床查看那个为他的房间开出一个采光良好的大洞的不明物体。


因为现在是夜晚,所以楚轩只能在月光的映照下看出这大约是一坨蜷缩在一起的人形物体,又因为要警惕着那团人形物体暴起伤人,楚轩一边看着那团,一边走去开灯。此间,地上那一团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灯开。


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这一坨是一个人了,还是一个从天而降、强悍的身体将他的房间天花板生生砸坏的男人。这个家伙的身体上覆盖着大片大片红色的液体,因为楚轩闻不到的关系,他也不能如此断定这就是血,因而走上前去查看。


太大意了。


在被对方按住肩膀扑倒在地的时候,楚轩的脑中闪现出了这个念头。


面前放大的俊美脸庞该死的熟悉,但是一瞬间后楚轩就将自己认识这个人的荒谬念头给抛到了脑后,反手一抬,两把小巧的手-枪就从袖中滑落,冲着这从天而降的家伙开了火。


一下秒,楚轩的眼睛瞪大了,脸上是夹杂着兴奋、不可置信和些许狂热的表情——在子弹接触到这个男人的瞬间,他的身体周围闪现了一层闪耀着白色光芒的透明能量层,将子弹尽数弹开。这代表了什么?


浑身是血的青年也像是失却了所有的力气,两眼一翻,软倒趴在了楚轩的身上。


“楚大校!抱歉我们来迟——”年轻小兵的话梗在了喉咙里,此刻这名破门而入的小兵脸上神色变幻,呆愣当场。难怪大校要将门挂上三四层锁,原来……不、 不对,现在这个房间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因为是礼拜日,所以基地里的人也不是很多,听到了枪声之后,倒是有接近四分之一的人行动了起来,仅仅是这个年轻小兵的背后就有着四五个人,现在见这家伙愣在这里,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楚轩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小兵,再闻着这个房间里传来的强烈血腥味,这个没有见过太多世面的小兵不禁有些双腿发软,但是他毕竟也是个军人,就算他们基地里最宝贵的国宝级科研人员头发凌乱(睡的)、脸色苍白(没睡好),浑身是血(不是自己的)的被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男人压在冰冷的地上,他也不过是脸色有些发白,行了个军礼:“请、请问这……”


“立正。我没事。”楚轩推开倒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坐起来,“别紧张,能帮我找个军医来么?”


“是!”见到楚轩没事,这些神经紧张的军人也就听从着上级的指令,一人向上汇报情况,一人跑去找军医,其他人站在原地密切注意着房间里的情况,小兵更是声音里带上了颤音:“大校……”


“没事,你们离开吧。记得入侵者警报解除。”楚轩将手-枪揣到怀里,推开昏迷在自己身上的青年,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床边拿起平光眼镜戴上,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地面上那个青年的身上。这个房间的清理不着急,当务之急是让这个从天而降的家伙活下来。如果这个家伙死掉了那么关于那个能量保护罩的事情八成也就没戏了。


打发走精神紧张的几个人,楚轩的目光停留在了身体还在不断地冒出血液将地毯染红的家伙身上,走上前去蹲下,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脸。


男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倒是白皙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五指印,楚轩下手没有留情。见这青年是真的晕了过去,楚轩这才放心的检查起了他的伤势。


不停流血的伤口在肚腹处,伤口很深,甚至看得到内脏,所幸并没有伤及它们,只是出血量较大。此外,肋骨断了三根,看着左手臂那弯曲隆起的奇异模样,只怕是肌肉扭转拉伤了。另外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擦伤,或者是尖锐物体撕裂造成的伤口。


不过这个恢复速度着实吓人。


楚轩默无表情的看着这个青年的细小伤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眼中的兴奋之色怎么也掩藏不住。这种非人类的恢复速度!想想就从心底涌出一股甜美的战栗感,他只能竭力控制着自己想要将人拖上实验台的念头。


这个青年的身上穿的是利于战斗的劲装,只可惜已经变成了类似于布条的存在,衣服上没有任何可以表示身份的标识,信息不足,无法推断其确切来处以及所处势力。


对方的脸非常俊美,只是脸上盘踞着一条斜着切下来的淡淡疤痕,与之平添了几分杀伐气息。再加上身上有着神秘的能量护罩和变态般的自愈能力,身份也就越发可疑了。楚轩从记忆里搜寻着有着类似能力的人却是未果,按理说他应当将这家伙交给上级去处理的,但是现在嘛……


这家伙是他的实验品。


跟着小兵赶来的程啸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楚轩伸手去碰那躺在地上的家伙的脸的画面。他下意识觉得有点冷,刚要说话,楚轩又抬起头来看着他:“先给这个人治疗。”


他的目光在程啸脸上停顿了几秒,直到程啸以为被看出来什么之后才转开,看向地面上的俊美男人。


“嘶,郑……真是严重的伤啊。”将差点脱口而出的名字吞回去,程啸悄悄瞅了楚轩一眼,还好,没啥反应。


一边手脚麻利的给躺地上的家伙做着应急处理,程啸说道:“我只能给他做简单的处理,待会最好还是送去接受正规治疗——”


“不用了,你能处理。”


楚轩笃定的话叫程啸惊出一身冷汗,手一抖,落下的针便扎偏了位置。队长啊队长,自求多福吧,这可不是我不帮你啊。程啸这样想着,拔出针头,苦笑道:“楚大校,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嗯。对于这个人的恢复速度你没有怀疑也没有惊叹。”


“哈哈,是个人都知道大校你房间里的东西没有简单的。”程啸将第二次扎偏的针拔-出-来,“我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天知道他语气平缓的说出这句话废了多么大的意志力,要在楚轩面前空口白牙的说谎,还是有那么一点儿难的。


“程啸,你很熟练啊。”


程啸手一抖,清理伤口的手差点戳到对方的肠子里:“这个嘛,可能是因为最近我进步了吧哈哈哈。”


如何才能在不记得自己的军师手下安稳的胡说八道,急在线等。


评论(1)
热度(52)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