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天降暴犬(授权转载)(二)

2

“唔……小叮当!”


郑吒猛地睁开眼,随即便是一顿翻天覆地的猛咳。眼前飘过一个氧气罩,他连忙捞过来戴上。他眨巴眨巴眼,透过淡棕色的液体看去,是几面扭曲的巨大光屏,在光屏下坐着个青年。即使是背对着他,那熟悉的背影让郑吒几乎是热泪盈眶,只想赶紧冲过去给对方来上那么一拳,再诉说一下自己的思念,像是“小叮当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啊啊。”之类的。


这么想着,郑吒也是这么做的。可惜他一抬起拳头来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软绵绵的,别说是打碎这个装着自己的罐子了,就是聚起力气都有那么几分吃力。


“醒了?”楚轩面无表情地站在维生罐面前,他眼中的狂热出卖了他看似平静的模样,语气中抑制不住的颤抖也令郑吒感到十分的恶寒,而且,为什么楚轩看他的眼神那么陌生?


“你的恢复能力很强,过不久就可以出来了。”


郑吒伸出手贴在了维生罐的玻璃壁上,看上去像是想要去摸一摸楚轩的脸,他呆呆的看着楚轩的嘴唇开阖,咕咚咽下一口吐沫,彻底无视了楚轩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见对方没有回话,楚轩又将自己的话复述了一遍,“放心,我只是想帮助你。”


“啊?嗯?”郑吒茫然回神,明显处于状况之外。


“……你叫什么名字?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理解。”这人该不会是脑子摔傻了吧,瞧着长得也挺俊俏的,怎么就一副呆子样。


“郑吒,我的名字是郑吒。”郑吒硬生生咽下了小叮当快和我回主神空间这一句,现在的楚轩明显就不认识他,他如果莫名其妙蹦出这么一句……他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咦,我的纳戒呢。”比起这个,更惊悚的是他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没了,就这么光着个屁股蛋子泡在水里头被楚轩看着,就算是郑吒也难免有些不适。


“纳戒。”楚轩意味不明地重复了一句,从一旁的托盘里拿起一个戒指,“你是说这个么。”


“额……”


“嗯,我对这个小玩意很好奇,你能打开让我看看吗?”在郑吒昏迷的这段时间,楚轩已经将对方浑身上下的东西都给研究了一个遍,这个纳戒正是其中之一。如果能够解析出来的话,说不定就能制造出相同的东西了。可惜的是他用了很多办法也无法打开它,看上去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戒指。但是这么轻易的放弃就不是楚轩了。


“开启……?”郑吒双眼里满是茫然,他双手抱头,神色痛苦道,“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郑吒的纳戒里装了那么点儿不太想被楚轩知道的东西,比如说罗莉友情提供的咳咳咳和呃呃呃之类的。于是他当即决定装傻充愣。郑吒都不敢去偷看楚轩的神情,要是日后被对方知道他是在骗人……啊不,还是不要想这种挑战神经承受能力的事情了。


“忘记了?没关系,总会让你想起来的。”受伤过重的确有可能损伤带神经从而损害到一部分的记忆,不过楚轩并不担心。


郑吒听了这句话本能地抖了一下,其实他很想扯住对方的领子冲他大吼一句:忘记了的是你,应该想起来的也是你啊!可惜,现在力量尽失的郑吒并没有这个熊心豹子胆。


“那么,你看到这个东西能够想起来一些什么吗?”这次楚轩拿着的是一根吊着颗白色晶石的项链,正是挂在郑吒脖子上的那条。实质上楚轩意识到正是这个东西给对方提供了能量罩的保护,他对这个项链进行了攻击,被弹开了。不过好几次实验之后,这个护罩渐渐变弱了。在楚轩的脖子上也有着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除了光芒不怎么灿烂,也没有什么能量防护罩的作用之外。


“我的龙晶项链!”郑吒脱口而出。这可是楚轩送给他的礼物!当然,他选择性地忽略了这条项链楚轩做了二十条,他的队员人手一条的事实。


“龙晶项链。”楚轩瘦长的手指摩挲着这乳白色的龙晶。这玩意让他觉得十分的熟悉,不是因为他也有一条,而是一种造物者的直觉,仿佛这个东西出自他之手,是因为他而诞生的。对于他的构造组成、制作方法、使用方法都有着模模糊糊的印象,可是为什么他脖子上那一条却没有带来这种感觉?


奇怪,他脖子上的项链是哪里来的?


透过淡棕色的药液看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有些扭曲,但是郑吒盯着楚轩思索着什么的样子还是觉得有莫名的感动,这点小感动让他眼眶都有些湿润。感动过后还有些口干舌燥。等回去了,等楚轩成功解决心魔了,他一定要、一定要把人给……郑吒恶狠狠地想。让老子担心死了。


他压根没思考过假如楚轩一直想不起来,忘了中洲队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该怎么办。


既然装失忆,那就要彻彻底底装到底,根据临行前罗莉给他恶补的知识,找回失去的爱人的心的第一步就是要取得对方的信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拿到楚轩的信任,只要楚轩信任他一切好说!


虽然郑吒这压根不算是爱人,顶多算是个暗恋对象兼职军师大人突然失踪所以才来找人罢了,军师大人失去的也不是一颗爱他的心,而是所有关于主神空间的记忆……


郑吒充满了干劲。他使劲拍拍面前的玻璃:“那、那个,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还有,现在能让我出去了吗?不,能给我一件衣服吗?”


由于用力过猛,郑吒还被反作用力推得翻了个跟头。他手忙脚乱地操纵着失去力量而不太习惯的身体,看着陷入研究状态而着魔了似的碎碎念的楚轩,郑吒不死心的吵闹着:“拜托!借我一件衣服!还有,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吧?是你救了我吧?喂!喂~你在听吗?喂~”


屁!他会不知道楚轩的名字?不过,罗莉说过,为了爱就得厚脸皮,不丢脸!这是光荣的!只可惜被打扰了思考龙晶项链的楚轩暂时还没有理会郑吒的意思,人际关系随时可以处理,这种对于神奇物品的神秘记忆可不是随时都会有的。


于是楚轩啪地一声,将维生罐的供氧设备给关了。


你体会过泡在水中还可以一边呼吸一边大吼大叫,结果氧气面罩被忽然收走,然后被呛了一嗓子苦涩却又带着甜味的营养液的感觉吗?郑吒嘴边吐出几个气泡,欲哭无泪地控制着身体上浮。要不要这么狠,虽说他是不会被自己给呛死的,可那是在有力量的前提下,现在他可是什么力量都没有!


想到那个被主神奖励给楚轩的“极具研究价值的生物”,郑吒就恨得牙根痒痒的,若不是那个抢走了楚轩几乎全部关注的毛团子,他哪里会落得如此下场?


日主神!郑吒想。


当楚轩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脱身时看到的便是憋气憋到脸色发白的郑吒。他淡淡的目光将人上下扫视了一个遍,确认没有什么伤势后干脆关掉了维生罐,玻璃挪开,那些营养液却像是果冻一样维持原状,只有里面的郑吒吧唧摔了出来。


“郑吒?感觉怎么样?”


“咳,我……”郑吒抬头看向楚轩。罗莉说了,对于爱人适当的示弱是必须的,让对方了解自己的想法也是必须的。此外要切记提出要求的时候不可太过直白,要委婉。


于是试图示弱并且委婉提出要求的郑吒,在看到对方调动脸上肌肉试图摆出一个笑的表情时完美卡壳。而且为什么他会觉得楚轩是想要嘲讽傻○啊!不仅如此这个表情也太生硬了,很让人毛骨悚然啊喂!


楚轩从郑吒的面色中察觉到了不对,他恢复了面无表情,脱下自己身上套着的研究服甩到郑吒身上:“呆在这里别乱动,我给你去拿件衣服。”


郑吒忙不迟疑地点头,看着楚轩离去后的郑吒喜滋滋地爬起来,捧着研究服摸一摸,闻一闻,然后才开始往身上套。他的目光在瞥过一只袖子后瞬间变了脸色。


于是,等楚轩带着衣服回到研究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套着不合身的研究服、露出两条充满肌肉线条的小腿的俊美男子两眼泪汪汪的举着被划破还沾了血的袖子看着他的画面。


“……”

“QAQ”


楚轩面无表情的看着郑吒,可惜这个家伙的表情完全没有什么收敛的样子,他将衣服丢到郑吒头上,盖住了对方的脸。


“没什么事。衣服穿上。”接着,他说道,“我是楚轩。以后希望你能配合。”


郑吒扯下衣物,掩去眼中的关切与担忧,笑得阳光灿烂:“嗯,楚轩你真是个大好人!”


罗莉说过,适当的夸奖是必须的,他以前或许对楚轩太苛刻了,就连一句夸奖都不说,实在是太糟糕了。面对楚轩时智商下降为了负数的男人夸奖得毫无水准,反而使得楚轩微妙地沉默了几秒。


“郑吒,来,躺到这里。”楚轩招呼着郑吒,“你的伤已经恢复了,现在我需要检测一下你的身体数据。”


早就养成了对楚轩绝对信赖的郑吒不疑有他,乖乖爬上了试验台。随即,他就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额……检查身体数据需要用到电锯吗?!”


“实验一下身体强度,不喜欢的话,这个怎么样?”


“咦?不不不!别过来!啊——!”


“……嗯?居然无法破开表皮,力度不够么?那么……”


“不不不,等等,别——!”


实验室外,原本打算敲门的小兵僵在原地,他咽了咽吐沫,几乎是同手同脚地走了。


评论
热度(37)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