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1~3)


原作者:幽灵爱cp

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586238

第1章 

 黑夜的天空阴沉沉的,如同倒扣在人们头顶的大锅,道路两边都是光秃秃姿态怪异的树干,活像是裹了白布挂在寒风中摇曳的干尸。

  两边的景物随着车子的行驶而飞快的后退着,郑吒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黑黢黢的大马路,他困乏极了,同时一层不变的景色让他有些走神,也是,无论谁在经历了两天多高强度的工作加班后都难免会感到疲惫的,就算他是个经常在健身馆锻炼身体的年轻男性。

  车子越往前开越偏僻,这是一片小树林,据说发生过极为可怕的虐杀案,平常市民都不敢靠近这里,更何况现在又是半夜,但这里是回家的一条近路,素来不怎么信鬼神,又年轻大胆的郑吒就经常从这里抄小路回家,所以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夜越发深了,从车窗往外看,小树林深处幽暗幽暗的,似乎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路灯被冬天的寒气抹过之后,光线也变得昏暗扭曲,幽幽地打落在地上。

  郑吒打了个哈欠,努力地想要集中精神开车,可开了一会,还是觉得困,他干脆打开了车上的收音机,兹兹几声电波响声,收音机里传来主持人模糊的声音。

  “这里是午夜新闻时间,现在是2012年12月22日0时0分……”

  2012年12月22日,不就是网上传的正热的世界末日么……郑吒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随即他伸手摸了摸变得有些扎手的下巴,笑了起来,他觉得那些谣言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否则这都22号了,怎么什么事都没发生?

  又是几声兹拉兹拉的响声,主持人的声音更模糊了:“今日在东五门路发生一起离奇凶杀案,被害人的尸体被啃食,据邻居称被害人死时独自在家,并且锁好门窗……无法发现凶手是如何闯入被害人家中的,据警方称,被害人完全没有反抗现象,这证明凶手极有可能是被害人亲近信任的人,在杀死被害人后,才进行变态残忍的啃尸行为,在啃尸过后,凶手逃离现场……警方呼吁市民,要做好防范,见到可疑人物,及时……”

  主持人的声音被邹然变大的兹拉声淹没了,郑吒一下子清醒了几分,他一边留神着前方,一边调台试图找到刚刚的午夜新闻。

  啃尸?这得跟人有多大仇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啊?还是这个凶手根本就是变态?郑吒心里嘀咕着,看来人类就算脱离了落后的文明,步入新时代,也没变好多少啊!不过……啃尸?这听起来可真像网上最近特别流行的末日说法,病毒传染,人变丧尸什么,说起来这个想法最初应该来源于生化危机吧!

  郑吒虽然是公司白领经常忙于工作加班,但在偶尔的悠闲时候,他也会看看流行的电影,刷刷帖子,玩游戏什么,所以网上一些流行东西,他也了解一些。以至于当新闻一放啃尸,就让他联想到了生化危机。

  郑吒一边胡乱想着,一边开车打量着周围的路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刚刚那个新闻,他总觉得路边的树林黑的有些诡异了,天空也没有一丝亮光,刚刚还有风吹树动的情景,而现在却是一丝风都没有了,整个路上大概就只有汽车驰过的声音。

  虽然明知道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但郑吒总觉得心里毛毛的,这种紧张感让郑吒开始感觉不到困意了,他睁大眼睛看向前方,同时加快了车速。

  可就在他刚抬头的时候,他整个人突然愣住了,因为就在刚刚,他视线瞟过后视镜的时候,他分明看到后视镜飘过一团模糊的白影!

  而郑吒敢肯定自己绝没有眼花,后视镜也没有脏!

  这下子,郑吒一下子精神了,他只觉得心脏嗖得被攥紧了,什么午夜奇谭都往他脑子里涌来。郑吒咽了口干涩的唾沫,紧紧握住方向盘,咬牙,打算一口气冲回家里,他甚至有些后悔在这样阴森的夜晚为了节省时间抄近路了。

  不知道是电路受潮受了冻,还是为了应景,道路两边原本就暗得可怜的路灯灯光,在闪动了两下后,全灭了,灯光暗下去的那一秒,郑吒看到有什么东西从他车子面前快速地晃过去,他连忙踩了急刹车。

  ‘吱——’一声巨响,接着下一秒,事情全部陷入一片混乱中,黑暗中,车子撞上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上面,郑吒整个人被狠狠地甩到了玻璃上,摔得他口鼻内脏几乎冒出火来,也让他整个人陷入了暂时的眩晕中,而与此同时车子熄火了。

  郑吒是在一片冰冷中醒来的,当他清醒后,发现外面已经在下雨了,车子的玻璃被撞出了好几条裂纹,豆大的雨点啪啪地砸下来,有些顺着裂纹流进车里,周围的视野清晰极了,黑暗的树林,绵延延伸到看不到尽头的马路,灰蒙蒙的天空,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就是幻觉。

  郑吒试着发动了引擎,但车子只发出了有气无力的两声嗡嗡声,就再没了声息,郑吒狠狠踹了车子两脚,暗暗咒骂了一声,望着车外愣了起来。这大半夜的,车子在郊区熄火了,刚刚又看到了那种奇怪的景象,他要怎么办?该下车看看吗?还是打报警电话?

  收音机还没来得及关上,发出令人厌烦的兹拉声,没想到车子都撞熄火了,收音机还没坏,该说这车是质量差还是好呢?郑吒苦笑了两声,伸手想要关掉收音机……

  “啊——”

  但就在他碰到收音机的时候,伴随着兹拉声,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这凄惨声音让郑吒几乎惊跳起来,他几乎是本能地一把按掉了收音机的开关。

  “呼,呼……”郑吒喘了两口粗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现在就算他胆子再大,也不由有点慌神,但同时他更好奇地是刚刚收音机为什么会收到女人的尖叫?

郑吒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再去打开收音机,刚刚听那女人的叫声,就算自己赶过去也不一定来得及了,而且像这些事情,不是应该交给警察解决么,他一个小市民又能做什么,郑吒这样安慰着自己。

  天生强烈的敏锐感让郑吒觉得从车子驶进小树林起到现在,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寻常,虽然暂时他并没有碰到什么。

  郑吒从兜里掏出烟,外面的雨下得啪啪不停,郑吒抽了几口烟,决定还是先打一个报警电话再说,他拿出手机,却发现手机上一个信号都没有。

  “该死的,看来我必须下去了!”

  郑吒又抽了几口烟,直到火快烧到他的手指,他才一把按灭了烟把,从座位上起身。

  车子里放的有雨衣和手电筒等一些应急物品,郑吒披上雨衣,拿起手电筒,拎着一个小工具箱下车,如果可能,他还是希望能修好车子,好开车离开这里,而不是步行,同时他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包裹,这个包裹又长又扁,有郑吒半只胳膊那么长。

  郑吒撕开包裹,里面放着一柄开了刃的刀,这是郑吒的一个军事发烧迷的朋友托郑吒带的,原本郑吒对于带这种东西还有一些抱怨,但现在他无比庆幸自己手中能有一柄长刀,这无疑让他感到安全了很多。

  他将这柄长刀握在了手中,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查看车的情况。

  刚刚在车里还没注意,下了车,郑吒才发现,外面的空气竟然好的出奇,天空也并不是暗沉沉、被烟熏过的黑,而是那种带着干净幽深感觉的灰蒙,四周的马路一片平坦,显得空荡荡的,那么刚刚为什么会撞到东西,几乎把他摔成脑震荡?!

  如果这一切都是他的幻觉,那么为什么车灯会被撞碎,车子的前面也被撞扁了?

  郑吒紧紧握住了刀柄,觉得全身的寒毛几乎都竖起来了,他一边紧张着四周的情况,一边用电灯照着车子底下,蹲下身查看,同时祈祷着车子只是出了点小毛病,很快就能好。但让郑吒失望的是,也许是雨下得太大了,车子受了潮,没法发动,就算想发动起来,也必须有一个人在后面推着才行。

第2章 探索·战斗

  郑吒犹豫了一会,决定到四周找找,看看有没有人或者修车的地方,他把工具箱放回到车里,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握着军刀朝马路前方走去。

  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郑吒身上,冰冷、潮湿。

  马路上安静极了,周围黑色的树林如同背景一般,天空是偏暗色调的烟灰色,高远空旷,虽然暗,却足以让人看清四周的一切,北京的夜晚根本不是这样。而这只有一个方向,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的马路,郑吒也从来没有见过!

  这一切简直太反常了,郑吒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继续朝前走去,就在他以为真的找不到尽头的时候,前方马路转角处出现了一个标牌。

  郑吒连忙走到标牌处,标牌被磨损的十分破旧了,上面刻的文字也模模糊糊的看不大清楚,标牌是不知道是用哪地方的语言写的,有点像英语,但又不全是。郑吒想了想,从兜里掏出手机把木牌上的文字拍了下来,他打算出去后找人问问,也许能问出什么。

  拍过照片后,郑吒犹豫了下,跨过了木牌。

  他知道跨过去之后,也许会遇到什么奇怪的危险,也许什么都不会遇到,但让他回到车里等待一个很渺茫的希望——有人来,他做不到。

当郑吒踏过木牌后,四周突然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大雾,郑吒还没来得及惊愕天气变化的诡异,雾里就突然传来特别噪杂的声响,好像有很多人在周围不停地走动,并且乱糟糟的说着什么,语气尖锐凶狠,还有惶恐的大叫争论声。

  郑吒顿时僵在了原地,因为雾气中根本没有人!那么这么声音到底是从哪来的?

  郑吒警惕地握着军刀,环顾着四周,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雾气渐渐淡下去了,周围杂乱的声响也渐渐平息,有一个声音慢慢凸显出来。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空灵、冰冷。

  “mum,mum……”

  郑吒环顾四周,雾气虽然淡了,但仍然看不清东西,这个女孩的声音就像是散满了整个雾中,让人找不到源头。

  “mum——”

  女孩的叫声陡然变得凄厉怨恨,同时郑吒看到雾气中一团红色的影子静静地立在那里,似乎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一瞬间,郑吒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直到一两秒钟以后,他才从极度紧张中缓过神来,等到他再看向那个角落的时候,那团红色的影子已经不见了,而雾气中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女孩的叫声消失了,但雾气中又传来一个女人空灵飘渺的喊声,女人的语气虽然温柔,但在这种情况下却透出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

  “爱丽丝,醒来!爱丽丝,快醒来!”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越来越响,同时伴随着女人的喊声,朝郑吒逼近,郑吒紧抓着军刀,死死盯着脚步声的方向。

  啪嗒声响的更厉害了,就像是有人在郑吒耳朵里面走路的那种十分吵人的响,而且那响声似乎快要逼近郑吒面门了,郑吒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响声直冲向郑吒,郑吒闭上了眼,狠狠挥下军刀……

  时间似乎有一瞬间静止了,接着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惊恐的尖叫,打破了所有的寂静。

  郑吒被惊得猛地睁开眼,他这才发现周围的雾气已经散开了,他似乎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一大片茂盛的草地,周围都是山,而前面一个穿着奇怪长裙挺着肚子形容憔悴的女人正惊恐地盯着他。

  郑吒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举着刀呢,怪不得对方的表情那么害怕,现在看来刚刚把他吓个半死啪嗒声和尖叫声,很有可能是对面这个大肚子的女人发出的了。

  想到这里,郑吒连忙放下刀,冲那女人极为绅士地笑了笑:“我为我的鲁莽和失礼道歉,美丽的女士,但您……”

  然而郑吒话还没说完,那个女人就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跑开了。郑吒莫名其妙外加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三两下跳到齐腰高的灌木丛里不见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郑吒真不相信有哪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能跑这么快的。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天空虽然不像之前那么黑,但依然是暗沉的色调,周围安静的可怕,空气好的郑吒无法理解。

  脚下的草地绿得发暗,足足到人的小腿,偶尔露头的花朵,大的可以媲美乡村农家的陶瓷盆,四周绵延的都是山,一眼望不到尽头。

  郑吒觉得自己可能是位于一个山谷中,至于是什么地方的山,为什么一条大马路,走着走着树林能变成山,雨天能起大雾,郑吒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过如果再来两个怪物,郑吒只怕就会怀疑自己穿到了那种黑暗恐怖类的游戏中。

  说不定还真的会碰到点什么。这一切太有灵异游戏的气氛了,偶尔会玩玩那些游戏的郑吒难免不多想什么。

  搞不好还能有什么装备啊,武功啊,能升级呢!一路上没碰到什么实质性危险的郑吒,难免会觉得有些放松。

  但无论怎么样,总不能在这里站着,郑吒决定继续朝前探索下去,也许寻找下去,无论碰到什么,总能知道点东西,比如说,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地来到这种地方。

  雨停了,而且天并不黑,郑吒干脆脱了雨衣的帽子,关上手电,朝前路探去。

  但当他走到山谷的一个凹陷处时,他整个人都绷紧僵直了。

  十几条零零碎碎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摊在那里,死状极为凄惨,被啃的乱七八糟的尸体,白色的脑浆,粘稠的鲜血在暗绿的草地上流淌,血腥味刺激着郑吒的神经和大脑,让他之前放松大意全部飞到九霄云外了。

  郑吒感到胃里一阵痉挛,他这才深切地意识到,这里真的十分危险,这并不是游戏,游戏人物被杀还能复活,但人真的会死的!

  四周安静极了,暗绿色的草地如同某种活物般,吸允着死人的鲜血,一种说不清的危险感弥漫在空气中,让郑吒几乎窒息。

  郑吒注意到这些尸体身边还零散地扔着些枪支,隐约能够看出他们穿的是军装,连这样的人都能死的这么凄惨,郑吒不由地感到一阵阵绝望。

  危险感更浓烈了,那种被什么东西死死盯住的感觉,让郑吒几乎不敢动弹,更让郑吒紧张的是,虽然他能感受到危险,却不知道危险在什么地方,就在郑吒紧绷的神经快要达到极限的时候,一团翠绿的东西突然从尸体地下窜出来,直直扑向郑吒的脸!

  危险!

  郑吒眼神一凝,几乎是立刻扑倒在地上,就地一滚,同时一把攥住身边的东西狠狠朝攻击自己的玩意砸去。

  直到那东西被砸的啪一声掉在地上,郑吒这才发现自己滚在了尸体堆里,他慌乱之下拿着砸的竟然是一个人的上半身,想到刚刚手上黏糊糊的感觉,郑吒差点吐出来。

  但现在的情况却根本不容许他呕吐分神,被他砸掉在地上的竟然是一只足有人小腿高的螳螂,而很显然,那只螳螂随时都会发起进攻。

  “这TMD是什么鬼地方!”

  郑吒心中暗骂一声,死死盯着那只螳螂,而那只螳螂仿佛也在估量着什么。

  同时郑吒感到手下有一种冰凉的金属触感,那是一柄□□,郑吒扔掉手电筒,拿起□□,对准了那只巨型螳螂。

  身为一个年轻男性,会有许多同样的爱好,比如说美女,比如说车,又比如说枪/支刀剑这些东西。而郑吒自然不能免俗,所以他在私人时间也会经常摆弄这些东西,还曾经买到过一把仿真性极高的枪。虽然这是第一次摸到真/枪,但郑吒却丝毫感觉不到陌生。

  巨型螳螂红色的眼珠紧盯着郑吒,薄纱一般的翅膀不安地动了两下,看起来像是尝过□□的苦头。

  郑吒希望这只螳螂能够知难而退,但现实要让他失望了,螳螂并没有离开,反而再次向郑吒发起攻击。

  螳螂移动的速度特别快,郑吒根本就瞄不准,更别谈射中它了,而此时他的位置也不方便移动,眼见螳螂尖锐的口器就要插在郑吒身上,郑吒大叫一声侧身扣动了扳机。

  嘭的一声枪响,螳螂怪叫一声擦着郑吒的脸飞过,落在了另一边。

  郑吒出了一口气,脸上已经满是冷汗,刚刚他那一枪只击中了螳螂的腿,此时那只巨型螳螂正睁着愤怒的红眼睛瞪着他。

  这螳螂未免也太逆天了吧,子弹竟然只在它腿上擦出了点火花,根本没伤到它,反而把它激怒了,难道我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不!我不想死!

  虽然对世界有许多厌恶和茫然,但我并不想死!

  郑吒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了,他凝神盯着螳螂,这次他并没有再犹豫,而是赶在螳螂飞过来之前就扣动了扳机。因为郑吒不停地射击,螳螂几乎没法靠近,它振翅的声音更响了,就像是有人再拿铜锣不停地敲击,搅的人心烦意乱。

  咔哒一声响,子弹已经没有了,而郑吒此时绝对没有机会再拿第二柄□□。

  螳螂很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它毫不犹豫地朝郑吒飞去,两个尖刀一般的前腿狠狠挥向郑吒。

  就是现在!

  郑吒大叫一声,不逃反而朝螳螂那边跑去,也许是因为面临死亡的压力,郑吒一蹬腿,竟然一下子跳到了螳螂的背上,接着,不等螳螂反应过来,郑吒就一把将手中军刀送到螳螂柔软的腹部,粘稠的绿色鲜血顿时喷涌出来,溅在郑吒手上脸上。

  刚刚在射击的时候,郑吒就发现了,螳螂全身都是坚硬的壳子,只有靠近尾部的一点没有外壳保护。

  被一柄尖刀插进身体里,螳螂顿时疯了一样怪叫着扭动,螳螂的后背十分光滑,郑吒差点被甩掉,他连忙抓住螳螂的须子,使劲全身力气一划,把螳螂腹部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螳螂蹦弹了几下,倒在地上不动了,而奇怪的是,死掉的螳螂竟然化成一滩绿水,缓缓沁入草地里,如果不是周围的尸体,和手上脸上绿色的血液,郑吒几乎以为这只是一场噩梦。

  直到好一会,郑吒才从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中缓过劲来,他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军刀,一时间生出了后退的心思。

  如果前面都是这样的怪物,我再往前走,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在怪物的嘴下了,但如果回去的话……

  他扭头看了看来路:一条一眼看不到头的路。按理说他并没有离开标牌多远,此时回头应该能看到标牌才对,但显然的,现在无论是标牌还是来时碰到那个大肚子女人的灌木丛都看不到了。

  看起来我已经回不去了。

  天渐渐要变黑了,站在原地终究不是办法,郑吒咬了咬牙,从地上捡了一个尚算完好的军用腰带,两柄□□,同时把其他□□中的子弹卸掉装在军用腰带上,然后把自己腰带换掉,不管怎么样,有了这些武器,郑吒心里算是有了一点点底,虽然他不能确定今后再碰到比这螳螂更厉害的怪物时候还有没有用,但拿着总比没有好。

  “咦,这是?”

  就在郑吒低头捡腰带的时候,他发现这凹陷处地形的最深处杂草中,隐约露出了一边袖子,仔细看,竟然是一个完整的人。

  “看样子像是跟这些军/人一起的,不过居然是全尸的?那些怪物为什么没啃他?不对,看他躲在这么深的地方,说不定这人没死!”

  想到这里,郑吒大喜,连忙跑过去,俯身试探对方鼻息。

第3章 兔子·兔子

 

  果然还在活着,太好了!

  郑吒走进草丛里才看到对方的全貌,那是个很年轻的男人,或者说是男孩,看对方的穿着并不像是军/人,他穿着样式简单的白羽绒袄牛仔裤,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看起来既苍白又单薄,还受了很重的伤,肩膀被咬烂了,腹部划开一大道口子,不停地流着血,如果郑吒再迟一段时间发现他的话,他大概就没命了。

  但就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容乐观,郑吒手中根本就没有应急的药物,就算有,他也根本就不懂怎么用,而这里也不像是能找到医生或者说医院的地方。

  可要他放任对方不管也不可能,犹豫了一会,郑吒跑到前面形容可怖的军人尸体旁边,咬牙迅速剥掉对方衬衣,用军刀割成条,笨手笨脚地紧紧裹住对方伤口,进行简单止血。

  郑吒望着对方隐隐泛着青白的脸担忧道:“兄弟,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好容易碰到一个人,我可不想一个人在这种鬼地方走下去了。”

  郑吒叹了口气,将对方背在背上,继续朝前路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郑吒开始感到疲惫和饥渴,他停了停望向四周,天空依然是烟灰色,周围是暗得似乎要渗出绿汁的草地,让他几乎以为自己根本没有走多远,仍然在原地打转。

  背上那人的气息越来越弱,甚至原本温热的身体都开始发冷变硬,从心底涌出的茫然和绝望逼得他焦躁不堪。

  郑吒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将背上缓缓下滑的人往上推了推……

  “……kdiwd,efjsi,eisoefjdidifjeiwodi……ediso……”

  就在这时,远方有细碎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像是风吹草地的窸窣声,但仔细听时像是有人在用奇怪的语言交谈。

  “sideid……”

  郑吒侧耳仔细听了听,果然是有人在说话,他心中顿时一阵惊喜,之前的绝望感一扫而空,他加快脚步朝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终于得救了!他想。

  没有看时间,郑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有多久有多远,而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蓦然发现周围的景致竟然有了细微的变化,原本单调压抑的暗绿色草地上零散地分布着鲜红色蘑菇,蘑菇上还点缀着黑色的圆点,看上去有一种奇异的恶心感。

  交谈的声音似乎靠近了,不!是已经临近了,郑吒已经能清晰地听到草丛前方的脚步声,他把背上的人往上推了推,连忙大跨步朝前走去……

  不知这一脚跨过了什么,郑吒眼前突然一黑,一股撕裂和烧灼的痛苦迅猛地席卷了他全身,这种濒临身体极限的痛苦压迫得嗓子本能地哀嚎起来,他的大脑甚至一片空白。

  这种颤栗一直在他身体中停留了很久,直到他慢慢地能够凝聚视线,他几乎是立刻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慑,遮蔽天日的高大乔木林瞬间填塞满他的视野,乔木光秃秃的树干仿佛一直冲到天宇,郑吒站在树木脚边是如此渺小,像是只可怜的蚂蚁。

  但郑吒来不及感慨眼前的景色,甚至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一步会跨到这个地方,就连忙看向身边。刚刚在进入这个森林时,突然袭来的剧痛消耗掉了郑吒全身的体力,所以脚一落地,他就栽倒在草地上,而他带来的那个人也狠狠摔落在他身边的地上。

  高大的乔木让森林里的能见度变得格外的低,隐约能看到对方毫无血色的脸。想到刚刚撕裂的痛苦和摔落时五脏六腑几乎移位的钝痛,郑吒跪在那男孩身旁,犹豫了许久不敢伸出手来。

  也许男孩早该变成冰冷的尸体了吧,刚刚他一个健康的大活人都几乎被折磨去了半条命,那这个生命本已垂危的人,早该……

  郑吒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不止有亲眼看到一个生命在眼前流失,还有连带着他心里对于这个男孩的期盼——进入这个古怪世界后遇到的第一个活人之类的,虽然没有一句话的交流,但他模糊的感情上将对方算做了自己人,朋友……

  郑吒心里乱糟糟的纠结着,他的手却与他意识无关,仿佛是本能一样地按在了男孩的胸口。

  北京的冬天很冷,男孩穿的不算单薄,但他的衣服早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撕裂了,所以郑吒这一下就直接触摸到对方的肌肤,温热的感觉从手心传来,连带着还有微弱但却有力的心跳。

  此时郑吒脑海中还跳动着诸如:‘虽然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我会亲手葬下。’这类又感伤又文艺的念头。这个感觉一传来,让他整个人都静止了一下,随即就是一阵狂喜。

  接着郑吒就发现,对方身上原本狰狞可怕的伤口竟也缓缓愈合了,现在看去,对方肩膀和腹部只有一道细细的血痕。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命大总是一件好事,就当是老天保佑吧。”郑吒松了口气道。

  男孩的伤已经好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依然没有醒来。郑吒打量了四周空旷寂静的乔木林,觉得留在原地不是饿死就是渴死的结局,索性背上对方继续朝前路探去,他记得刚刚就是听到奇怪的交谈声才一脚踩进这种奇怪的地方,也许现在找一找,还能找到那些人,或许能了解到什么。

  因为对方的伤口已经愈合,所以此时郑吒也没有了之前焦躁绝望的紧迫感,心情略微放松下,就感觉又有了些体力。

  高耸入天的昏暗乔木林和之前的的绿草地一样,都有种极致的安静纯粹,但这种纯粹却给人一种不舒服的不协调感,就像是非要给大灰狼戴兔子帽,给狮子抹胭脂一样的怪异。

  陷入了和之前一样的窘境,郑吒走了很久,依然只是光秃的树干和湿润的黄褐色泥土地,见不到一只小动物,甚至连虫子的痕迹都没有。

  “操,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如果是游戏,难道现在不该是出现一个NPC,然后开始进行游戏剧情了吗?”

  烦躁之下,郑吒忍不住一脚踹向旁边的树干,咒骂抱怨道。

  “嘿!你这个婊/子养的,粗鲁的人类!你要被拧掉脑袋,剖出内脏来浇灌树林!”一个尖锐粗鲁的声音诅咒道,突兀出现的声音将郑吒吓了一大跳,他警惕地看向四周,整个人都绷紧了,准备应对随时都会出现的怪物,但奇怪的是什么都没有。

  “你这个瞎眼的瘸子,你会不得好死的!”又是那个声音咒骂道,离郑吒很近,但他依然没发现任何东西。

  郑吒瞄了瞄前后左右,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他一只手扶紧背后的男孩,另一只手缓缓摸向了□□,打算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声音来源方向来几枪再说。

  “你一定会和黑心骑士有共同语言!”似乎意识到了郑吒的想法,那个声音陡然变得更尖锐了,甚至凄厉。郑吒这下子终于意识到声音的来源了,他朝前方乔木的树根看去,一只穿着背心的兔子嗖得一下从树根处窜出,仿佛老鼠一般,兔子脖子上的金表随着兔子的动作晃动着。

  不知道是不是金表反射的光刺花了郑吒的眼睛,让他产生了幻觉,郑吒看到兔子跑着跑着脑袋突然与脖子分开了,然后缓缓从脖子上滑下来,脖子的切口平滑细致如同玻璃镜面,鲜血喷涌而出,但兔子依然在奔跑,而那颗脑袋则咕噜咕噜滚了几圈,突然转向郑吒。

  兔子的眼睛没有了,两颗拇指大的窟窿留着血,然后兔子的唇角却缓缓勾起了一个笑容。

  “妈/的,就算我随便抱怨了一声你听不惯,也不用直接给我这么刺激的画面啊!”郑吒只觉得头皮一麻,全身血液瞬间冲到脑门,他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对着那只以诡异姿态奔跑着的兔子一枪。

  兔子的脑门瞬间被开了一个大洞,鲜血顿时炸裂开,那颗兔子头如同玻璃一般断断碎裂,但兔子的嘴依然在微笑。

  “操,这是什么东西,这不科学!”郑吒已经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了,大脑一片空白的慌乱之中他隐约听到叮叮咚咚的声音,像是金表在晃动,又像是针表走动的响声。

  “Alice,Alice……”空灵的女声随着金表的晃动转进了郑吒的脑海,他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接着一大片刺目的白光充塞进他的眼睛中,然后……

  他清醒了,眼前什么都没有,没有诡异的兔子头,也没有刺激人的鲜血,好像发生的一切真的只是幻觉。

  郑吒甩了甩脑袋,疑惑地看向四周,一只兔子因为惊慌从他脚边的树后哧溜一声窜了出去,很快跑远了。郑吒挠了挠头,他没法解释刚才的现象,干脆就直接归于诡异的地方有诡异的事情发生是正常的,没有才不正常,然后就不再去想,而是背着背后的男孩继续朝前走去,当然这一次他没有敢再随便抱怨。

  天越来越暗,乔木愈发密集了,郑吒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走到树林深处,周围的景物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刚刚出现的奇怪兔子头,背后的男孩依然在昏迷,郑吒打算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如果实在找不到人类居住的地方,就随便在森林里窝一夜,反正这地方也没猛兽没有虫子。

  郑吒揉了揉已经饿的麻木的肚子,他现在觉得如果再遇到那只可怕的兔子,他第一个反应估计不会是害怕,而是想要捉住对方烤着吃掉了。

  也许老天真的觉得不能再这么□□两人了,等郑吒喘了口气再向前走时,乔木交织的缝隙处隐约透出了建筑物的一角。

评论(8)
热度(50)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