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4~6)

第4章 醒来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建筑,有些偏欧式城堡风格,又有些像教堂,外表看起来破败又苍凉,布满灰尘和蛛网的建筑映着后面黑森森的乔木林,颇有种鬼屋的阴森诡异。 


但郑吒此时可顾不上这些了,早已疲惫之极的他只希望能有个地方歇息落脚,所以看到这栋建筑时,他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大步朝那城堡大门走去。


屋里没有郑吒想象的那么阴暗恐怖,反而有些像祭祀用的神庙,地面上铺的是黑白方块地板,上面印着马蹄莲,墙壁上也是一圈一圈绽放的马蹄莲,这里很脏了,墙上地上满是灰尘,墙角都是废弃的蛛网,整个大厅空荡荡的,墙壁上挂着很多大的空画框,只有靠近骑士铜像的画框里有画。


那是一个相貌清秀的西方少女,穿着一袭黑衣,背景是一片一片模糊昏黄,少女表情端庄,黑色长发披散至肩,深灰色的大眼盯着来客。


郑吒总觉得这幅破败古旧的画像透着一股阴森,画像上少女那双深灰色大眼仿佛透着某种深意般直勾勾地盯着不速之客,郑吒眨了眨眼,刚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画像上的少女对着他微笑了一下,那种鬼气森森的笑让郑吒本能地竖起了寒毛。


也许真的不是错觉,因为郑吒看到画像上的少女竟然站起身,一双干枯的手直直向他伸来,黑色长发蠕动着从画像中溢出,而少女的脸上还带着笑。


他/妈的这究竟是什么鬼世界!


郑吒想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想大吼却根本发不出声音,难道他今天真的要被这女鬼掐死了吗?


 “别想!”就在郑吒的思维快要陷入恐怖深渊的时候,一个凉飕飕轻飘飘的声音从他脖颈上传来,冰冷的气息从他脖颈上拂过,像是被一只冰冷的手摸过,郑吒脖子上敏感的肌肤甚至暴出了一粒粒小疙瘩。


只是,别想什么?


不知道对方能读出他的心生,还是他现在的表情特别傻,对方停顿了一会没有说话,接着一双白皙纤瘦却有力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屋里的马蹄莲花纹是一种心理暗示,能够让你的思维感触神经陷入暂时的混乱中,而墙上的那幅画则是开启暗示的钥匙,它们会引你陷入自己思维制造的幻觉中,此时你潜意识里假象了什么,就会反映到大脑中,给你的大脑一个错误扭曲的信息,那些信息再由大脑传送给你的眼睛,制造出真实幻觉,让你的幻想成真,当然只是恐怖的幻想。”


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还有些虚弱,间断了几次才勉强解说完,本来被捂住眼睛陷入短暂黑暗眩晕的郑吒,在听到刚开始的解说时还在想如果自己幻想个美女会怎么样,当听完对方的解说后,立马泄气了。


郑吒无语地嘴角抽抽,不满道:“让我YY一下会死吗……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傻站着?难道我要一直蒙着眼睛?对了,你怎么没事?”


 对方直接无视了郑吒不满的调侃接着道:“我受过专门的训练,不用一直蒙着你的眼睛,意志坚强的人会很快就适应甚至抵抗这种侵扰,等一会我会放开手,你看这些东西的时候不要乱想就可以了。”


 “嘿,没想到你这小子还蛮聪明的啊,你是军校的学生吗?”因为被对方捂住了眼睛,暂时无事的郑吒就随口和对方搭起话来


 “不是军校的学生……”对方似乎停顿了一下,郑吒猜大概是不太想告诉自己,所以在想谎话吧,也是,之前看对方受伤场地的情景,也能猜到对方可能有什么神神叨叨的身份,八成是不能让自己这种普通小老百姓知道的。


郑吒无所谓地耸耸肩道:“不能说就算了,我对于机密不感兴趣,我叫郑吒,你呢,这个总能告诉我吧?”


 “楚轩,其实现在这种情况,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是龙隐基地的大校,专攻生物基因进化方向,这次由部队陪同护送一份科研资料,不知怎么就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郑吒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连对方放开手都没有察觉:“大校?真的假的?!别是看我好骗湖绿我吧,哪有小孩子当大校的,中国军衔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骗我很好玩麽小子?” 


楚轩在郑吒的背上没说话,郑吒心道,果然是小孩子被唬两下就害怕了,现在的大学生还真是,估计都是小说看多了,有点能力有点聪明劲头,就幻想自己有什么牛X身份呢,还把幻想当真了。


感觉到楚轩想从自己背上爬下来,郑吒连忙扣住对方的腰,连声道:“你现在身体还虚,不能乱耗费体力,我还是再背你一会吧,等我们找到吃的补充点体力再休息休息你再下来。”


楚轩大概也赞同了郑吒的意见,并没有反对郑吒的决定,而是重新搂住了郑吒的脖子:“带我到那幅画那里看看。”


 “不是吧,那画透着股邪气,还是不要看好吧。”一听还要到画旁边看着,郑吒更是觉得头皮发麻,打心里抗拒,同时心里嘀咕:这小孩还怪会使唤人。真够不客气的。不过也许是刚才楚轩捂住他眼睛救了他的行为,让郑吒心生好感,所以对于楚轩的要求,郑吒并没有觉得生气。


楚轩却是无视了郑吒话中的抗拒,他道:“这座神殿不可能只有空荡荡的大厅,一定还隐藏了别的什么,你也不想一直在这里毫无目的地乱转吧,这大厅里只有那副画最奇怪,看见画就产生幻觉,很有可能是对画的保护,所以答案也许就在画里,而且你现在再看看那幅画,你还觉得奇怪吗?”


郑吒抬头看向那幅画,在楚轩给了他提示后,之前的一切就像是幻觉,画中少女依然恬静地坐在画中,没有微笑,没有蔓延的长发,也没有什么森森鬼气,这让郑吒舒了口气。


带着楚轩来到画前,楚轩并没有伸手去摸那幅画,而是要求郑吒一会左走走一会右走走,这种奇怪的要求顿时也引起郑吒的好奇,他一边走一边观察画像,他发现奇怪的是,画像中人物的眼睛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无论怎么动都盯着他,那双眼睛而是一直深情地盯着她身旁的骑士铜像。


但楚轩却没有要求郑吒到骑士铜像面前,而是要求郑吒朝相反的方向,沿着少女眼睛平行线的第四块墙壁瓷砖处停下,这下连郑吒都隐约看出了这块瓷砖的不同。


那是一朵绽开的更为旺盛的马蹄莲花纹,花纹内部隐隐有暗红色花心,仔细看花心的形状和骑士帽子上花纹一模一样,但如果不是楚轩提醒的话,平常人猛一看是根本看不到这块瓷砖的不同的。


这次不用楚轩提示,郑吒就知道伸手按上去了,那花心竟然是凸起的,按下去后墙壁掉下去一大块,露出一道道台阶,台阶绵延而下,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通往何处。


 “你怎么知道机关是在这,不是在骑士身上的?”两人走到台阶上时,郑吒奇怪的问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奇怪的世界有能改变人身体的成分存在,走在这样黑暗的台阶上,郑吒竟也能看得清。


 “很简单,因为画中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的是骑士的帽子,帽子上排列着四个花纹,花纹排列的方向正好和女人眼睛的方向相对,也就说,它暗示着机关是在与女人眼神投射地方相反的地方,帽子上四个花纹就是提示瓷砖的个数。”


郑吒听的暗暗咋舌,心想也就是你觉得简单,普通人哪能注意到这些。


楼梯的尽头是一间房间,里面堆满了食物和水还有各种日用品,看起来像是临时的避难所或者说仓库。


 “呼,太好了,终于有吃的了,我都快饿死了。”郑吒让楚轩从自己身上下来,他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捞过一条熏牛腿就大口啃了起来。


也许是到了安全地方的缘故,楚轩的身形也有些放松,他半蹲下身检查着:“这里像是一个暂时避难所的仓库,这些食物应该能吃。”


郑吒一听楚轩这话差点被牛腿噎了个半死,他翻个白眼,从旁边拿起一瓶水,拧开盖子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才觉得舒服了点,他不满地道:“你就不能早说,非得趁我吃东西的时候才说它能不能吃。”


楚轩回过头,郑吒一惊,他突然觉得也许对方说自己是大校并不是胡说,因为……怎么说呢,睁开眼的楚轩和闭上眼的楚轩完全是两个极端。


他昏迷的时候无害又单纯,像青涩稚嫩的大学生,但当他睁开眼的时候,那双眼中透出的智慧冷静和他身上淡漠的气质让人本能地想要敬畏远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郑吒总觉得楚轩眼睛中透出的某种东西让他本能的汗毛直竖,那是比见到断头兔子和女鬼还要强烈还要可怕的感觉。


但楚轩却不知道郑吒此时的心情,他也没像郑吒想的那样做出什么惊人之举,而是直接跨过郑吒,往郑吒旁边一坐,拿了一个火腿啃着,面无表情道:“是你刚刚吃的太快了。” 



 


作者有话要说:

幽灵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如果明天没有不幸被母上父上大人拉着干一整天活的话,那还会一更的。


还有幽灵知道自己的智商不足写不出精彩解谜打斗,对不起楚大校,但还请诸位不要对一个物理化学生物等只能考十几分的家伙做太严格的要求,某些幽灵自己不清楚又来不及查阅的知识,幽灵就直接自己胡掰了,还请大家不要较真




第5章 它变化了

 奇怪的是,神殿下面只有一个仓库,两人吃完饭后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别的机关什么的,最后楚轩不甘心地直起身道:“看来墙壁上的画只能通向这里了,也对,那副画的暗示并不隐晦,所藏的当然就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觉得这些东西已经很好了好吧,人是铁饭是钢,要是找不到吃的,不说还能不能探索下去,我们俩首先就得饿死,再说了,这个奇怪的地方你还想找什么啊,难不成是宇宙形成的本质?”郑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看到楚轩那厮用一本正经的表情专研某样东西,就忍不住想要调侃两下。


 “也差不多吧。”不知道楚轩是不是人天生太正经了还是别的什么,他好像根本没听出郑吒话中的调侃,而是严肃地做了回答,倒是把郑吒给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对了,我刚刚找到一个军用背包,你装一些食物背着吧。”楚轩将军用背包放到郑吒手中,而他自己则径直走上了台阶。


郑吒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中就多了一个背包,他无语地看着楚轩背影,心道,这小子可真不客气。


郑吒随手塞了一些食物和水,走上台阶,三两步追上了楚轩,并没有介意之前被楚轩随意使唤的事,他拍了拍楚轩的肩膀:“喂,我说我们接下来要往哪里走?”


 “不知道。”


楚轩似乎是个天性冷淡的人,就算这个奇怪的世界目前只有他和郑吒两人,而郑吒还救了他,他也从没对郑吒露出过笑容,没有说过一句多余的话,甚至他的少言中还透出一种不耐烦。


好在郑吒也不计较这些,他也知道有某种特别本领的人通常都会比常人高傲,所以他只是笑笑,略带调侃地道:“你小子还有不知道的事情,我还以为你是全能呢!”


 “不是全能,信息收集不全,推测无法成立,一切暂时都只是我的假设,没有事实证明的话,我无法给你正确的答案。”


 “呃……”郑吒这才感觉到楚轩的性格也许不是冷淡,而是有点古怪,但至于奇怪在哪里,郑吒也说不清楚,只是本能地觉得楚轩也许会时不时做出一些超出常人理解的事来吓他。


黑暗的台阶感觉没有来时那么长,两人走着很快就看到了那扇关着的大门,郑吒看着那扇古旧的大门心里突然升起一阵迷茫,就算找到食物又怎么样?推开门外面依然是茫茫无尽的未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原来正常的世界。


 “喂,楚轩,你说我们还能离开吗?”


郑吒声音中的茫然和沉郁让楚轩有些意外地转头,他打量着这个一直以来都爽朗热情的男人,推了推眼镜正打算开口。


就听黑暗中郑吒低沉坚定地道:“我们一定会离开的,一定能回去,回到我们自己的世界去!”


楚轩见这个男人恢复了正常,就冷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转过头去,打算去研究开门的机关。


楚轩的冷淡反应登时引来了郑吒的不满,他一巴掌拍在楚轩背上,可怜瘦弱的楚轩被郑吒粗暴的一熊掌给拍地踉跄几下,差点趴在地上,郑吒视而不见楚轩的狼狈,他一把勾住楚轩的肩膀大声道:“喂,楚老兄,我这么煽情,你好歹给点反应好吗,别总这么半死不活的行不行,这一路上可是连个鬼影儿都没有,你要总这样,我早晚不是被怪物干掉,而是被活活憋死。” 


楚轩被郑吒搂的东歪西倒,他面无表情地扶正脸上的眼镜,抬眼看了郑吒一眼,郑吒被他看的汗毛一竖,本能地松开了手,楚轩无视了郑吒的纠结,低头摆弄门上开关,语气中似乎带了无奈:“这里空气湿度明显高于全国普通水平,空气里似乎含有未知成分,但现在没有实验工具,也就不能具体地分析出有什么,至于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现在还不能具体下定论,之前我随军部的车去基地,半路突然就进入了这里,然后遭到异变昆虫的袭击,等我醒过来后,就是在这座神殿中,具体这一路有什么,为什么会来到这,这地方是真实还是幻境,一切都尚无定论,等有时间,你把你的经历具体和我说说,也许能发现一些什么。”


郑吒愣愣地看着楚轩,微微张大了嘴,他只是随口抱怨,突然来到这样怪诞地方,一路连个人影都没有,救活的同伴又是这种冷淡性格,所以郑吒只是发泄不安焦躁的情绪,也没指望楚轩会给他什么反应,但谁知道楚轩一下子会说这么多出来。


 “呃……其实……”


 “原来是在这里,有趣……”


楚轩似乎笑了一下,不过郑吒不敢肯定,因为此时楚轩是背对着郑吒低头在摆弄什么,所以郑吒疑惑地皱眉:“什……”


但郑吒的话还没说完,就敏锐地感觉到神殿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并不是具体的地动山摇什么的,而是一股说不清楚,甚至没有任何征兆,但能感觉的到,而大脑明确给出‘它变化了’的信息的那种怪异感觉。


郑吒立刻一把将蹲在地上不知道捣弄什么的楚轩给扯到身后,他戒备地站直身体,神色凝重地注意着四周:“你有没有感觉到?”


楚轩刚开始被郑吒扯得狼狈地半坐在地上,此时他大概已经站直了身体,在郑吒脑后略有些狂热地道:“真是神奇的方式,不经过神经反应就能直接作用于人脑的信息读取方式,如果我没猜错,大概是类似于生物波共振一类的东西吧,这个东西人类暂时还只是停留在课题研讨方面,没想到这里竟然就直接使用了,如同它能应用于军事情报领域,那人类军事情报信息收集能取得多大进展,这简直就是……不,也许这个世界的背后有高于人类科技许多的存在在操纵,如果能同这个存在取得联系……” 


郑吒感觉刚才的那种凝重紧张瞬间飞没了,如果这是漫画,郑吒的脑后一定会升起几格黑线,他有些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实在不知道要对楚轩这种不应景的话唠发作表达什么,他心里无奈地苦笑,这大概就是研究员惯有的毛病吧,一旦碰到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什么的,就会变得狂热。


不过这也让郑吒心底深处隐隐放松了些警惕,毕竟之前楚轩的表现太怪异了,总给郑吒一种说不出的可怕感觉,现在的楚轩虽然啰嗦了点,但感觉鲜活了许多,可是好像有点鲜活过头了,比如此时,大概是太兴奋了,郑吒感觉楚轩的手快要把自己的手臂给抓烂了。


郑吒无奈地说道:“我不管什么生物波什么共振,它和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吗,就算你要找到那个假设的存在,也要先解决了现在的困境再说吧,而不是我们俩一直傻站在黑暗里,听你不停地说生物共振军事什么的。”


 “算了,就算说多了你也不会懂……”楚轩似乎渐渐冷静下来,他无可奈何地低声道,随即他从郑吒身后走出说道:“虽然刚刚有了信息提示,但我们都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它变化了’是什么意思,不过对比之前遭遇的变异昆虫,我可以理解这个变化一定不会是什么好的变化,不知道你看过寂静岭没有?”


郑吒点了点头:“说是一个来自奇怪小镇的小女孩被一对父母收养,养父母发现小女孩怪异的梦游症,带着小女孩来到她画中的小镇后,就遭遇了许多怪物,其实这些怪物是人心黑暗所诞生出的怪物……但这些跟我们现在又有什么关系?” 


楚轩并没有正面回答郑吒的问题,而是直接道:“那你一定记得寂静岭中每一次怪物出现都会响起的警钟鸣笛声吧,我怀疑我们现在这个‘它出现了’的警告和那个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郑吒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虽然寂静岭是一部非常不错的片子,但他可没有任何兴趣跟那片子里面恶心的怪物有任何零距离的接触,所以当楚轩一提出这个假设,郑吒立刻就左右看着四周,生怕腐烂的墙灰立刻掉落化为恐怖的蟑螂群,更怕黑暗中会出现造型荒诞恶心的怪物,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一件事:“如果你说的这个假设成立的话,寂静岭的神殿就是可以防御怪物的,那么我们现在所处的神殿又会不会是有同样的效果呢?”


楚轩打了个响指:“不错,你的思维能力不错,你说的假设有五成的可行性,任何一个东西都一定有另外克制它的东西,就算再恐怖的怪物都有自己的弱点,这个神殿或许就有那样的功能,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我们带够足够的水和食物,离开这里,看一看所谓的变化究竟是什么,正如危险和机遇同在,如果这里真有更高一级存在操控的话,那么门外不一定就是死局,可能会有变数的存在,也许掌握这种变数,会让我们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货,但这个计划非常危险,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出去将会面临什么,也许是永远杀不完的变异昆虫群,也许是比变异昆虫更可怕的存在。”


郑吒心头一跳,他实在是不愿意再近战面对那种可怕的东西了,他连忙问道:“那另一个计划呢,这里有这么多的水和食物,而且又有神庙的庇佑,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吗?”


楚轩点了点头:“我想说的正是这个,躲在这个储藏室里,反正这里有足够充足的食物和水,想必够我们两个人存活很长时间,然后等待看看会不会同寂静岭中一样,危险过去之后再出去,但问题是这一切都只是假设,一则,我们无法确定这里会和寂静岭一样有一个‘白天’,另一个我们无法肯定这个神殿真的有庇护功能,如果没有,躲在这里反而会很糟,也许我们会被怪物困死。”


楚轩叹了口气:“其实我更建议选择第二个,因为虽然第二个也存在一定危险,但相比之下是存活率最高的选择,如果选择第一个,以我们两个的战斗力也许很快就会被无穷无尽的变异昆虫给杀掉。”


郑吒迟疑了起来,其实他心底更偏向于第二个,但在一个封闭窄小的地方坐等一个未知的结果,其实不如出去拼一拼,郑吒看向等待自己回答的楚轩,正打算说话,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楚校也不是一开始就显示他与众不同的变态的,而是稍微有点人气来欺骗普通群众,所以想好写就成这样话痨楚校了……




第6章 救你

争吵的声音很大,乱糟糟的,有男人有女人,夹杂着各种各样混乱的让人听不懂的语言。刚开始郑吒还以为又一次出现了那种迷雾中的幻境,但过了一会后,他发现并不是的。


争吵的人似乎分成两拨,像是为了抢夺一个什么东西,其中‘钥匙’两字被人反复提及。


郑吒忍不住凝眉思索,为什么警报过后会出现争吵的声音,被双方抢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钥匙到底有什么意义,还是它是通往某个地方的关键?


 “阿娜维亚,告诉你那个自以为是的主子,别以为脑子聪明了那么一点,就把别人都当成白痴!” 


一声娇笑:“别那么大火气嘛,莱恩哈特,我们的目标其实都是一致的,为什么不一起合作呢,真正的敌人并不是我们这些同样想寻找钥匙的人,而是这个地方的人啊~”


 “既然贵主人这么诚恳地寻求合作,那么为什么不拿出一点诚意呢?这样所说的话才能让人信服吧!”一个略微斯文温和的声音接腔了:“联盟不是该有联盟的样子吗?”


 “跟他们废话这么多干嘛,亚当那家伙只是说了让我们先好言劝说,既然劝说不行,那就开打吧!”这次是个中国人,看样子脾气似乎非常火爆。


身边发生了一些异动,让郑吒停止了偷听,他抬头看向楚轩,发现楚轩正神色冷淡地打算开门。


 “喂,你疯了!” 郑吒连忙一手抓住楚轩,他慌乱地压低声音吼道:“很明显这像是两帮子黑社会谈判不成打算黑吃黑,你这样贸然闯出去,他们会不分缘由杀了你的,你不要命了吗!”


 “不会杀了我的,我想我大概明白了什么……我有办法让他们信服,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留下来,等我们离开了你再出来。”楚轩看着郑吒解释道,同时他示意郑吒放开自己。


郑吒瞪大眼睛:“就这么几句话你能明白什么……你,喂,你知不知道,这群人听起来很像亡命之徒,我怀疑他们根本不会听你说话,就一枪毙了你。” 


 “你的担心多余了。”楚轩眼中隐隐透出了不耐烦,他突然伸起一脚狠狠踢向郑吒的脸面,他这一脚既快又狠,角度又十分刁钻,一看就是练家子,郑吒没想到楚轩会突然攻击自己,大惊之下,本能地后退半步,举起双臂护住自己的脸,但谁知楚轩猛地收回脚,推开大门,朝门外跑去。


郑吒心中惊怒之极,他眼睁睁地看着楚轩跑出门外,本能地抬脚想要去追,但转念一想,对方执意找死,他会什么要跟着过去送死?


这么一想,郑吒转身朝地下室走去,他可不想等会被人当成楚轩同伙一起被干掉了,至于楚轩那家伙,说白了,他和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自己同情心泛滥救了对方,并不代表对方就一定领情。


郑吒决定还是安安静静坐在地下室等一会再出门查探情况。


楚轩跑出门外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神殿内部空荡荡的一片,马蹄莲在黑白色的地板墙壁上绽放,墙上少女的画像依然静谧安详。


 “是了,是我推算失误,这里既然有生物共振这种高级的交流方式,那么也许会有……”楚轩观察着死寂的四周,咬着食指指尖皱眉道。


 “这样奇怪的地方……不,也许并不奇怪,远古人类的智慧真是厉害啊,虽然也许他们根本不懂什么生物科技之类的,但似乎有更为有趣的知识体系。”楚轩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概算得上笑的表情,他放下了手朝神殿外走去:“玛雅末日预言吗,让我来验证一下吧,远古人类的智慧!”


兔子?


楚轩停住了脚步,面无表情地歪头看着神殿外提着自己脑袋的红眼断头兔子。


兔子咧着嘴,门牙从它嘴巴里段段碎裂,落地后变成了人的断手断脚,那些手脚开始腐烂,露出红色的血肉,爬出白色的疽,兔子恶毒地笑着,红色的眼睛中流着血:“嘿,你这个□□养的贱/人!”


楚轩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身形也不见一丝慌乱,他面无表情地从裤兜里掏出一柄枪对着兔子的脑袋,‘嘭’一声,兔子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样炸裂了,脑浆肉块和鲜血喷射出来,滚得四周都是。


 “嗷——”裂成两半的嘴开始尖叫,尸体块四处滚动着,仍是兔子的声音:“你这个□□生的,贱/人!” 


楚轩神色不变地朝着兔子的身体连开了好几枪,兔子炸成了无数块,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楚轩警惕地看着四周,但就在这时,随着兔子尸块的滚动,楚轩的脚下开始发生异变,从最远处开始土地扭曲融化,变成了红色的河水,腥红腥红的,泛着灰白色的泡沫,河水中开始出现残缺的纠缠的尸体,人和人如同麻花一样扭在一起,表情恐惧,尖叫着挣扎。


 “贱/人,你肮脏的脓血将滋养河流!”


兔子尖叫着咆哮,尸块开始凝聚粘贴,变成了一直奇丑无比,破破烂烂的的兔子,它的嘴巴越长越大,开始有湿漉漉的头发混着人的肢体从它嘴巴里往外爬。 


楚轩神色一沉,收回枪开始极快速地朝神殿跑去,虽然楚轩现在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但河流的速度太快了,只是一眨眼,就从极远处变到了极近处,那河流中挣扎纠缠的手臂,眼见就要将楚轩扯进河底。


极致的危急之下,楚轩竟然突然后退半步,狠狠踩在河流中的手臂上,用力向上一蹬,如同奇迹般,他这一蹬,竟然一下子向前跳了好远,将河流甩在了身后。


 “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的身体也会发生一些有趣的变化。”楚轩回过头,河流的速度竟然变慢了,兔子站在河中间一艘缺了半边的木船上正龇牙咧嘴地叫唤。


 “如果这是预言中的那个空间的话,那么一定有应对这些东西的办法的,单纯的暴力撕斗似乎不行,那么会是什么呢?”楚轩不停地对着兔子开枪,兔子试图将自己凝结起来,但楚轩的速度太快了,它根本无法凝结成一个完整的兔子,它不停地尖叫着咒骂着,但腥红河流扩张的速度并没有减慢。


 “究竟是什么?”楚轩放弃了攻击兔子,他面无表情地观察着四周,周围只有绿森森的高大乔木和长的腥红的大蘑菇,那座神殿似乎已经离他很远了。


河流越来越近了,但楚轩却没有任何动作,兔子脸上恶毒的笑容越来越大,眼见楚轩就要被河流吞噬,他突然狠狠一踩地面,整个人跳到了远处一只鲜红的大蘑菇上,大蘑菇很柔软,一脚踩上去发出咕嘟嘟的声音,整个蘑菇头凹陷下去,蘑菇的表皮变得透明,里面荡漾着红色的液体,就像一脚踩到血脓疱上一样。


河流冲过来了,但奇怪的是血蘑菇竟然能浮在河面上不沉下去,而河中的人手不甘心地围着血蘑菇转了一圈,就沉到了河底,那蘑菇因为和河水的颜色一样,轻易根本就看不见,而且在河水中侵泡了一会后,还会被河水化成脓血,楚轩挑着能下脚的蘑菇不停地跳跃着。


河流刚开始看起来似乎会把整个森林淹没,但其实在刚开始极度的涨大后就在不停地紧缩,所以楚轩很快就跳到了对岸,他无视了兔子的谩骂开始朝前路探去。


前方的景色一层不变,似乎无论怎么走都会走到原地,但楚轩依然神情冷淡地朝前走着,似乎永远不知道疲惫和失望,就在他第三次转过一个拥有同样螺旋纹的大树后,大树顶突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绿色的树顶突然变黑了,像是被一大桶黑墨水泼上去一样,接着树叶开始蠕动,飘落……


不,不是飘落,那是一只只黑黢黢的鸟,长着针一样的长嘴和尖锐的爪子,它们怪叫着,暴突的眼球盯着楚轩,似乎随时都会从眼眶中掉落。


楚轩仰起头,不停地朝怪鸟射击,同时不断奔跑着避开鸟群的围攻,但那些鸟太多了,几乎每一片树叶都是一只怪鸟,而与此同时,大树的树根处开始不停地涌出可怕的老鼠,甚至大树的树皮也开始腐烂掉落,变成了一只只让人作呕的老鼠,老鼠红色眼睛中透露着贪婪恶毒的欲/望,。 


陷入围攻的楚轩很快面临绝境,他怀中的子弹快要用光了,身上不停地流着血,虽然他的神情不见一丝疲惫,但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慢,老鼠群已经爬上了他的腿,眼见就要把他淹没在重重老鼠虫子堆中。


 伴随着一声沙哑的喝叫,一道刀光从老鼠堆中杀出,将楚轩身边的老鼠清理的一干二净,接着一个高瘦却精壮的黑发男人握着一柄成人手臂长的军刀冲到楚轩身边,一把扯住楚轩就要杀向老鼠堆,却被楚轩拉住。


 “MD,你又要干什么,这次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子一定一刀劈死你! ”黑发男人酣战中被制止,顿时神色狰狞地扭头破口大骂,黑发男人通红凶戾的眼神配着他浑身血腥,让人忍不住发抖,那是杀红了眼的人才有的残暴戾气。 


评论
热度(41)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