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天降暴犬(授权转载)(4~6)

同时转载两篇,希望我不要把两篇贴混...

4

习惯性地摸到眼镜戴上,入目的是蔚蓝如洗的天空。一秒后——或许还没有一秒,思维重新投入运转。手指勾住高斯手-枪将其握于手中,枪-口正对郑吒眉心。


楚轩有点懊恼。如果那个细微到几乎无法察觉的情绪是指懊恼的话。


总之,他居然就这么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进入了睡眠状态。甚至醒来的时候还被对方搂在怀里,他居然没有察觉!明明他的身体还能够支持他进行七十二个小时的工作才会达到临界点——不得不说缺少了某些感知的楚轩在某些方面比许多人要厉害很多,至少一个普通人在二十四个小时都没有睡眠之后是不可能集中精力工作的。


除此之外,他对于郑吒这家伙的靠近,没有防御。在郑吒身边的时候,楚轩的精神总是会不自觉的放松下来。真是可笑!所有的资料库都找不到郑吒的任何相关资料,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查无此人,是凭空出现的。他凭什么,要相信对方?


郑吒的龙晶项链还在他的实验室里。这家伙的身体素质很强,普通的枪-击极有可能破不开他的防御,还有可能让他产生抵触。于是楚轩收起手-枪,从腰间抽出军用匕首。


“郑吒,你还想装睡到什么时候。”楚轩可没有忽略当他的手-枪抵住对方眉心时,那细微的紧绷。郑吒很警觉,这反应是他的本能。


郑吒缓缓睁开眼,适时地做出一副才醒来的样子:“楚轩……你说什么?”


“先去洗漱。”楚轩也懒得和郑吒扯皮,转身就跳下了屋顶。郑吒被吓了一跳,赶紧连滚带爬地跑过去看,看到楚轩安然无恙的落在地上这才放心下来。


毕竟这里不是主神空间,也不是那些世界中了,所有的力量都受到了限制,由不得郑吒不担心。


三分钟后,郑吒被楚轩从自己的房间内赶了出去,理由是:回你自己的房间洗漱去。


又过了五分钟之后,郑吒的大嗓门伴随着拍门的声音响了起来:“楚轩,楚轩!我们出去玩吧!给自己放一天假怎么样?老是憋在实验室里也不好嘛!楚轩~喂喂~”


余音未落,郑吒的脑门上就顶了一把/枪:“聒噪。”


郑吒感受着额头上传来的冰冷触感,看着楚轩眼镜上闪过的寒光,瞬间哑火。


楚轩满意地点点头,关门。


“等、等等!楚轩!楚轩!我们出去逛一逛吧!总闷在基地里也不好啊,不要总是想着你的实验了,休息一下吧!”


楚轩看着将手臂伸过来架住门板的郑吒:“离开基地的手续很复杂,如果你觉得无聊,可以去基地里的休闲娱乐区。还有,你的声音太大了,扰民。”


“QAQ”

“……”

“QAQ”

“……走开,我要关门。”


“楚轩,楚轩……你看你,不要闷着嘛。”郑吒是铁了心的想要将楚轩给拖出去走一走。老是呆在这基地里也不是个办法,总得让楚轩回想起来,然后跟着他一起回去才行。要知道,他过来之前,楚轩可是已经昏迷好几天了!


“有很多人想绑架我,明白吗?我只有呆在这个基地里哪里也不去才是最好的。”楚轩的回应是委婉的拒绝。


郑吒却是完全没有被打击到的样子:“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护卫,我很厉害,可以保护你的!”


就算力量尽失,他的身体力量、他掌握的战斗技巧也不会消失——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力量已经在渐渐恢复了。等到楚轩恢复记忆,他的力量也恢复了之后,他们就可以回去了。等回到了主神空间,可就没有这么悠闲的时间了! 


“我的时间很宝贵,不能浪费在这种……”


楚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郑吒握住双手拖了出去——这个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郑吒哥俩好般的半搂住楚轩,几乎是连拉带拽的强迫着他和自己一起走:“休息也是很重要的,劳逸结合嘛!”


楚轩被半强迫着往外走,却也没什么反抗的意思,听着郑吒说话。


“我已经打听过了,手续在那个什么办公室办对吧。你想玩什么,要不我们去钓鱼怎么样?呃,不喜欢的话我们还可以去打球,放心,你要是不会的话我可以——”


“去钓鱼。”楚轩打断了郑吒的话。


郑吒有些郁闷地闭嘴。他原本还打算在别的地方胜过楚轩的,真是的,提什么不好提钓鱼!可惜,后悔已经晚了。不过……小叮当他什么都不记得了,钓鱼应该也……?想到这里,郑吒觉得自己有了机会。


一个小时后,两人成功离开了基地,来到了某个街区。


郑吒早就把自己“记忆全失”的设定忘到了脑后,在来自主神空间的小伙伴的帮助下,将这片地方摸了个底儿掉,带着楚轩一路吃吃喝喝,好不自在。


看着楚轩拿着一串糖葫芦吃,郑吒笑得十分爽朗。此时这个爽朗的男人瞅着楚轩的模样,内心却在不断的发出尖叫。终于,他没忍住问道:“好吃吗?”


问完郑吒就后悔了,楚轩他……怎么可能感觉得到好不好吃呢?


楚轩瞥了他一眼:“……很好吃。”


“是吗?我尝尝!”郑吒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凑过去飞快的咬走被楚轩咬了一口的山楂,接着,他就被酸到眼含热泪,有苦说不出了。


这可是!小叮当!咬过的!山楂啊!跪着!也要!吃下去!


郑吒脸上的扭曲维持的时间特别短,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笑道:“对了,钓鱼之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钓鱼很花时间,我们要在晚上八点之前回去,郑吒。”


“没关系没关系,肚子可是最要紧的,先吃饱了才有力气去迎接钓鱼的挑战啊!说不定钓完鱼我们还有时间去吃个火锅呢!你吃过火锅吗?可以试一试的……”


数十分钟后,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某个甜点店里。看着楚轩面前由颜色鲜艳的各种果酱堆积而成的糕点,不知道为什么,郑吒觉得自己有点牙疼。


吃完甜点,自然是去钓鱼了。看着这灰扑扑的河流,郑吒有点后悔——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鱼的!可惜,地方是他自己定的,就算是觉得不行也已经说不出口了。楚轩已经拿着工具坐定了——郑吒甚至可以从他的动作中感觉得到,楚轩很愉悦。


于是,要换个地方,干别的事情,就更加说不出口了。


就在郑吒忧郁期间,楚轩手腕一甩,一条鱼儿就被他甩到了桶里。而郑吒这边还什么动静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郑吒觉得更忧郁了。 


“嗷嗷嗷楚轩你看我钓上了——”


好不容易钓上一条中等体型鱼儿的郑吒正欲邀功,转头一看,楚轩正在将鱼钩上挂着的一条足足有半个人高的大鱼取下来,听闻他的话,面无表情的看过来。


“你说什么?”


“额……没什么。” 


是我多虑了。郑吒无不委屈的想。


远处,伪装成吃东西的普通人、被派来跟踪的小兵目瞪口呆的将筷子插进了自己的鼻子。

5

“郑吒,过来。”楚轩的眼镜闪着寒光,拍拍手边的手术台,声音比平时要更为冰冷没有人味,在某种细微的混乱下越发清醒的理智并没有在意这一点,而是更为冷淡的下达指令。


虽说不明其意,但是早就将听从楚轩的吩咐变成身体本能的郑吒还是走了过去——任何疑义都没有。直到手掌接触到冰冰凉的实验台,疑问才从脑海里涌现:“额……楚轩?”


“躺在这里。”楚轩托了托下滑的眼镜,没有解释的意思。


郑吒一脸菜色,抖着嗓子问:“那、那个什么,不是还没有到例行检查吗?”


郑吒自认这段时间都安安分分的呆在楚轩身边,楚轩去哪儿他就去哪儿,楚轩指哪儿他就打哪儿,绝对没有做会惹楚轩不高兴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如果要给郑吒现在的表情做个总结,那么绝对是“痛难信”。


在上次外出钓鱼回归之后,已经过了三个月。期间,楚轩曾经要走他的头发、指甲、血液,还让他体验了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看到自己的内脏。


后来却开始越来越过分,甚至还想要观察他的某些生理现象并且取得一些○子用以研究!郑吒可是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可不确定自己在面对楚轩那个○冷淡的时候真的能够当君子,再怎么说他也对楚轩有那么点儿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不、不管怎么说那都太尴尬了!自然是抵死不从,落荒而逃。


再想到躺在这玩意上被做过的各种研究,总之,对于楚轩想做什么,郑吒心里还真没底。


“对,所以不是例行检查。”                                


郑吒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一个鲤鱼打挺就要跳下去,然而突然出现的机械臂把他给按了回去,从手术台上出现的皮带啪嗒扣住了他的手脚,想要逃跑的举动被一瞬间掐灭了。郑吒悄悄使力,想用恢复了些的内力挣开这束缚,结果内力就像石沉大海,什么用也没有。


郑吒的脸色瞬间就不太好了:“小叮……楚轩……?” 


“嗯,什么事?”楚轩在操作台上按了按,一个外接屏幕就转到郑吒的眼前。楚轩问,“你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


“……啊?”郑吒有点懵比。


“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一点儿助-兴。”楚轩在操作屏上划拉几下。区区女性不能描写和男性不能描写,他要搞到手还是很容易的。就是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样的,好让他拿到更好的实验品。


“楚轩,那什么,这样不太好吧?”郑吒咽了咽吐沫。结合以往的经验,楚轩这话让郑吒瞬间毛骨悚然,只恨自己乖乖听话躺上来了。他居然用上内力了都挣脱不开?早该想到的,楚轩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弃!


郑吒简直欲哭无泪。楚轩可是不记得他了,要是以往,他抗议一下,楚轩虽然遗憾,还是会听他话的,这可是郑吒作为中洲队队长最值得自豪的一件事之一了。可现在楚轩不记得啊!也就是说,只要楚轩铁了心,他还是得乖乖合作。 


“你怕什么。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尽量配合我的工作。不要妄想挣脱束缚,这是针对你特制的,花费不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郑吒总觉得楚轩在鄙视他。楚轩将郑吒的反抗视若无睹,贴心的给他调出个“啊啊啊”叫嚷的不能描写,两片交-缠在一起的白花花躯体就这么出现在了郑吒的眼前。说实话,有点猝不及防。


“……”小叮当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郑吒被糊了一脸恶意。


“不喜欢?是哪里不够好吗?”楚轩观察着郑吒的表情,啪的一下,换了个,“这个怎么样,很多人说好用。”


他这些可都是从那一水的谢谢楼主中找到的排队最多、好评最多的资料。这家伙这么一脸生无可恋,看来是不合胃口了。



郑吒被绑粽子一样绑在手术台上,眼睛上方是一块播放着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屏幕。楚轩坐在一旁,整好以暇的给他身上接上测试身体数据的连接线,指挥机械臂把郑吒扒-了个精-光。


楚轩还大大方方地指着电脑屏幕上那些不能描写的资料的名字给郑吒看,问他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


郑吒一想到楚轩坐得端端正正、一脸严肃认真的去找这些东西……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更不太好的是他被绑在这冰凉凉的手术台上,楚轩还时不时的用凉飕飕的眼光去瞟他的小兄弟。 


就算他真能对这些东西有什么反应,也要被楚轩给吓-萎-了好不好! 


好尴尬。


两人相对无言,郑吒更是惟有泪千行了。 


“那个,额,我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你还不如放开我,让我自己来……”继续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郑吒只好想办法让楚轩放开自己。只要这些东西一松开,他立马就能扯件衣服穿上逃出去——纳戒已经还给郑吒了。


“你说得对,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楚轩到一旁的水槽中洗手,“我本来想要利用这些资料对你的精神进行刺激,只要你配合资料进行想象,就能使你的动脉血管扩张、大量血液流入阴○海绵体……”


“等等、等等!”郑吒连忙打断楚轩的话,“就算我的小兄弟真的因为这些东西站起来了,你把我捆成这样,也拿不到我的○子吧!” 


楚轩有些不满郑吒不让他说完,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一些什么,转而换了个话题的方向:“考虑到这一点,我决定对你使用另外一种方法。只要你的外生○器受到直接触摸,就能引起反射性○起。放轻松,很快的。”


“……”就是因为你才放轻松不了啊! 


接着,郑吒就眼睁睁的看着楚轩冷着一张脸,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他的小兄弟。


事后,郑吒裹着个白大褂,浑身上下冒着粉红泡泡、甚至有些晕乎地飘进了自己的房间。


而实验室内,楚轩看着这些装在瓶子里的实验材料,眼镜上寒光一闪而过——如果忽略他略红的耳尖、略有些乱的头发、有点皱巴的衣物,的确是很有威慑力的。


郑吒和程啸,那两个人看来很熟悉不是吗?呵。

6

最近基地里的气氛不太对。


程啸在接受楚轩——虽然他已经极力避免与楚轩见面以便防止对方看出不对——的某种不太友善的目光——多年被坑养成的某种动物的直觉——之下,还要忍受基地里因为修缮费的缺失而越发凝重的气息。


程啸简直欲哭无泪。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去接触郑吒啊!但是进入这方空间以来他们之间就几乎断了联系方式,毕竟要做的不是什么可以摆在台面上的事情,还是不能让楚轩发现任何不对的,而无论是纸面上的交流还是电话等通讯工具都有被截胡的危险;詹岚的精神力链接不在,在也没办法将人投进来,就只能依靠面对面的接头交流了。


多接触一次,就多了一分被楚轩发现的危险,两人的演技实在是算不得多好,自然是不敢高调接触徒惹楚轩怀疑。不求能够瞒过楚轩多久,只求他们之间的交流,至少不要被第二个人听到。


——被楚轩发现是迟早的事,但若是被第二个人发现了,说不得这个世界都不保了。


如果不是楚轩的记忆出了岔子,这基地里又只有程啸的存在才是“正常”的、就连王侠也是不行,不然,也不至于就他一个人进来了——哦不,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人,郑吒。他就是为了接应郑吒帮助郑吒取得楚轩信任、并且联系主神空间内的伙伴才会来的。虽然郑吒这家伙压根不需要!


只不过,这个男人实在是怀疑郑吒这家伙能不能成功,毕竟这家伙几乎合着楚轩、在楚轩的默认和包庇下将这基地搞得鸡飞狗跳!


这鸡飞狗跳还持续了近乎一个月,直到现在。


这个男人没忍住叹了口气。那两人过得倒是滋润了,他可是连心爱的妹子都看不到!别说心爱的妹子了,这基地里全特么是大老爷们,连个养眼的姑娘都没有。个中滋味真是难以言说。习惯了在主神空间里打生打死,这下突然来这么长可以称之为假期的时间,一时之间简直是闲得蛋疼。


今天注定有些不同。


就在程啸心里默默做着倒数、思考郑吒的惨呼或者是砸坏什么东西的声音应当还有多久响起来的时候,出现一个巨大的、绝对不可能是郑吒能够发出来的声音。


那是机器的轰鸣。


在这巨大的机器轰鸣之下,让人头皮发麻的细微嗡鸣声也在渐渐扩大。


就在这异样的声音出现之时,楚轩眉头一皱,松开了对郑吒的掣肘。他双手搭于腰间枪-支之上,手指一勾,这无限子-弹的高斯手-枪就已经滑落手心,冲着窗口疯狂地倾泻火力。 


窗边,依附而上的巨大眼球被这一击打穿,就像爆裂的汽水袋,血液瞬间溅射而出!而警报,也是凄厉的划破空间!


这眼球被巨大的冲击力打飞开来,而在它身后,却有更多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生物。郑吒头皮一炸,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将楚轩护在身后,却抑制着自己不要挡在楚轩面前成为他射击的阻碍。


此时此刻,郑吒的面容异常严肃。他顾不上是不是会被楚轩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装失忆,冲着楚轩大喊道:“走!我来断后!”


说着他冲出窗户迎了上去。在郑吒的力量之下这些东西压根不是一合之将,但是……这些巨大的眼球实在是太多了。


密密麻麻的眼球挤在一起,实在是恶心。这些眼球一颗有足球大小,虹膜上倒映着人的影子,带来的心理压力十分大。这眼球上边还黏糊糊的淌下透明液体,滑不溜秋的,一抓便能噗的一下从手中滑走。


楚轩半眯眼睛,却是没有听从郑吒的话逃跑,反而抬起手臂,双手更加稳定的射击,一枪一个,为郑吒分担了不少火力。


这些奇怪的玩意,绝对不是应该出现在世界上的东西。是最新的生化武器?被改造而成的实验体?是其他国家搞出来的东西?还是说自然灾害?不得而知。

总之,绝对不能让这些恶心巴拉的玩意进入他的实验室,损坏他的仪器和实验数据。任何一丝一毫的可能都不行。


于是楚轩深吸一口气,正想说话,却有一个家伙先警卫而来,并且展现出了颇为不俗的战斗力,楚轩眉毛微抬,不再说话。在这一生力军的加入之下,这些巨大的眼球被迅速清扫一空。


此时警卫还没到达,但这迫在眉睫的威胁一除,三人均是松了一口气。


之后,程啸的身体猛然一僵。他只道楚轩那边遇上了危险,这玩意儿又实在是危险,所以就用出了自主神空间习得的招式,竟然是忘了,这两名生死与共的伙伴中,有一名忘却了所有的记忆。


楚轩看了程啸一眼,这一眼端得是意味深长,程啸居然在这温暖的阳光底下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


郑吒展现他的不俗没问题,因为郑吒本就不是楚轩记忆里面应当存在于基地里的人,可他程啸不是啊。若是楚轩一个想不开……


好在楚轩知道这个时候情况紧急,并没有多说什么。倒是程啸被自己的脑补吓到,嘴角瞥了下来,实在是做不出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了。


郑吒皱着眉头甩去手上沾上的粘液和血液,状似无意地走到楚轩身边停下,却是能够将对方保护在自己之下及时进行任何救援帮助、又不会对对方开-枪点-射而产生影响的位置。


楚轩抬头望去,一个钢铁怪物一般的玩意就悬停在基地上方,这东西的阴影几乎将整个基地中心都盖住。而那轰鸣般的声音就是由这个东西发出。


在另外一边,带队赶去楚轩实验室的小兵都要哭了。


承蒙上头看他机警,给了他个不大不小的职位。就是要让他在出事的时候能够及时带队去保护楚大校,可是现在这都是什么事啊!


在警卫们的面前,几只长相奇特、身形敏捷的东西挡住了通道,以至于他们不断攻击,短时间内也挣脱不开纠缠,甚至还有人受伤了。


小兵这可真是心急如焚,唯恐这被阻挡的时间段内,楚大校被这些奇形怪状的怪物袭击受伤乃至于被掳。


而他关切的对象,正在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冲着基地的外围而去。


评论(2)
热度(29)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