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7~9)

第7章 合作

 “等等,郑吒,先别离开……”楚轩像是根本没有感受到黑发男人的可怕,他只是径直拉住男人,口气似乎有些急促。


郑吒立刻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虽然他现在的情绪异常暴躁,但楚轩的聪明给他留下极深的印象,所以虽然不耐烦郑吒还是放缓了动作,冷冷道:“你想死,老子可不想陪着你死,给你三秒钟解释时间,我不想听废话。”


 “攻击大树!”楚轩却是没有丝毫废话,扯着郑吒的胳膊直接命令道。


郑吒这次并没有问楚轩为什么,也没有因为楚轩不客气的指使露出不愉快的神色,他只是冷冷地看了楚轩一眼,二话不说一刀砍向大树。


不知为何,来到这个世界后,郑吒的力气就慢慢变得极大,就算他砍的是一幢房子,只怕此时房子也要被劈成两半,但这颗大树竟然只是痛苦地扭动着,树枝如同鞭子一般无目的地到处抽打,可它的树干上却没有一丝痕迹,在大树遭遇攻击后,那群老鼠和怪鸟仿佛疯了一般,尖叫着朝两人疯狂涌去,根本不顾郑吒不停挥舞的恐怖军刀。 


这下郑吒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了,他用疑问又凌厉的眼神看向楚轩,手却一刻不停地挥动着大刀,试图在疯狂的鼠群和鸟群中开出一条路来。可自从大树遭到攻击后,鼠群和鸟群竟然以比刚才还要恐怖的速度不断递增着,看起来过不了多久,两人就要被密密麻麻的疯老鼠和怪鸟给啃成碎渣了。


 “听我说,郑吒,”楚轩被郑吒按在身后,他的声音中透出了难得的微微焦急,但只要他试图往前走一分,就会被郑吒有力的手臂给不客气地按回去,甚至差点摔倒在地上:“刚刚在探路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些树全部都一模一样,甚至连它们的纹路都一样,这在生物学上而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推测,它们有可能是同一棵树,当这些怪鸟和老鼠出现的时候,这些大树有过细微的变动,我猜它们一定与大树有关,所以只要你能伤害甚至杀死这颗大树,那么我们就能让这些怪东西停止攻击。”


 “这只是你的猜测,楚轩,但也许是我们迎来的是它们更恐怖的攻击呢?” 郑吒面无表情地冷锐指出其中的问题,他手中的刀不停地挥动,但已经能看出他也是强弩之末了:“结果就是我们两个被你毫无根据的猜测害死在这里了!”


 “只要有五成可能就值得我们试一试了。”楚轩的眸中透出某种让人心颤的坚定,他指着前方根本看不到尽头的老鼠群与怪鸟群,语气中似乎透着蛊惑:“在你开出一条路来之前我们早就被这群东西给吞噬了,但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们还有活下来的可能,而且这并不是我毫无根据的推测,除了大树生出这些怪物的原因外,在刚刚你攻击大树的时候,这群老鼠和鸟虽然更加疯狂,同时在不停减少,相信我郑吒,我们会离开的!”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但愿你是对的。”郑吒转过身,不再管身后密密麻麻成群的老鼠和怪鸟,而是专心砍向那看起来并没有多粗,但实际上坚硬无比的大树,身后传来细密枪声,应该是楚轩在不停地攻击着涌过来的怪物,刚刚郑吒塞给了楚轩不少子弹,估计足够他撑上几分钟了:“楚轩,如果这次我们都活下来,那我就原谅你之前的离开。”


 “等我们都活下来再说吧。”楚轩也是头也不回地同样淡声道:“你给我的子弹只能撑上五分钟,所以加快速度吧,郑吒!” 


听到楚轩的回答,郑吒的唇角却是微微勾起了一个笑容,同时他更加用力地砍向大树。但大树比最坚硬的金属还要可怕,郑吒的刀根本没办法伤到它,只能让它越来越愤怒,树枝疯狂地扭动,如同铁鞭一样不停地抽落下来,虽然郑吒的反应已经很快,但偶尔还是会被树枝抽到,顿时就是火辣辣的疼,身后细密的枪声也越来越弱了,郑吒心中焦急,但大脑却处于一种极端的冷静中疯狂地运转着:我要砍断它,我要砍断它,再用力一些,应该还有别的方法,到底是什么方法……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专注的原因,当郑吒摒除全部杂念集中精力想要砍断大树的时候,大脑中似乎发出‘叮’的一声,仿佛脑子中某个束缚被解开了,这种情况在他跑出神殿对战那一群恶心怪物的时候也出现过,但都没有这一次清晰。


他感到自己的视野竟然发生了变化,大树的纹路越来越清晰,甚至他几乎能看到大树在呼吸——在随着某种奇妙的韵律前后摇摆,树枝如鞭的抽打在郑吒的耳中是如此的缓慢,他甚至不用去思考,不用花费多余的精力,就能轻易地避开树枝的攻击,而那些越来越清晰的纹路流转着,最后似乎汇聚成了一条玄妙的花纹,与此同时,大量的不知名的数据涌入郑吒脑海中,仿佛天生就知道该怎么做一样,在纹路汇聚的一瞬间,郑吒本能地一刀砍向花纹……


 ‘哧——’一声闷响,刀深深地镶在大树身体内,郑吒狂喜,他又用力地将刀送入几分,随后狠狠拔出军刀。


翠绿色的浓血顿时如喷泉一般喷涌而出,浇了郑吒一头一脸,苦涩的腥味从舌尖鼻腔传来,那种大量植物腐烂才能产生的浓烈怪味,呛得郑吒一阵作呕,但郑吒毫不在意,他拎着刀,兴奋地转过身相同楚轩说话,但身后的情况如同一盆凉水从天而降,让郑吒心头一凉。


 “楚轩!”


怪鼠和疯鸟同出现时一样莫名其妙消失了,但楚轩却神色萎顿地半坐在地上,靠在一棵大树上,鲜血不停地从他肩上背后脚腕上狰狞的伤口涌出,让他身下的草地上瞬间就汇聚出一滩血泊,就算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甚至肩膀脚腕都见到森森白骨,但楚轩的表情却没有一丝变化,甚至那双眼眸也是平静冷淡如初,静静地看着郑吒,仿佛这么可怕的伤并不是在他身上一样,郑吒心底不由对楚轩升起一丝敬意和钦佩。


 “该死,如果我能早点看到那棵树的弱点就好了。”离近了看,露出白骨的伤口更显狰狞恐怖,要不是自己太慢了,楚轩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这种伤,如果不及时医治,只怕能要了楚轩的命,郑吒心中涌起阵阵愧疚,手中的动作却愈发柔缓,声音透着自己都没察觉的焦急:“我先给你包扎一下,希望这鬼地方能有医院。”


楚轩伸手攥住了郑吒的手腕,虽然他身体虚弱动作迟缓,但拒绝的意味却非常明显,郑吒一时不明所以地望着楚轩,但楚轩只是冷淡道:“那树的汁液能止血,你先在布条上抹上树的汁液,再给我包扎。”


郑吒大喜,连忙转身去取树汁了,这怪树的树汁果然很神奇,抹了一些在伤口上以后,楚轩的伤口就不再流血了,郑吒连忙又取了一些汁液过来,又将衬衣撕掉几条,几乎将楚轩包成了绿人,等完全给楚轩包扎好以后,郑吒心底才算松了口气,但这一放松,郑吒只觉一股剧痛席卷全身,所有肌肉都抽搐起来,那痛苦简直不是人能承受的,郑吒难以抑制地狼狈地摔倒在地上,痛的几乎窒息。 



第8章 楚轩的推测

 郑吒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抽搐已经波及到他的内脏,鲜血从他的口鼻中喷出来,接着,他的肺也开始了痉挛,他几乎呼吸不到空气了,只能如濒死的鱼一般,徒劳地张开嘴,试图喘息。


虽然身体如此痛苦,但郑吒心底却如明镜一般,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看来自己虽然莫名其妙爆seed打败了怪物,但结果就像小说主角那样爆发过后就开始反噬,只是小说主角们还有古怪的奇遇,前辈高人们的救治,可自己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也许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当然,如果郑吒今天是孤身一人对战怪物,那么没准真会像他想象的那样,不死也要残废,但可惜的是他身旁还有一个人呢,以此人的才智绝不会让郑吒如此轻易就伤残了。


所以当看到郑吒的异状后,楚轩当机立断半跪到郑吒身边,伸手捏住郑吒鼻子,嘴对嘴不停地将空气向郑吒肺里吐去,直到十几秒钟后,郑吒内脏的痉挛才慢慢平息下来,接着肺部开始了呼吸。


一旦呼吸到新鲜空气,郑吒的大脑就清醒了大半,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唇上冰凉柔软的触感是什么,但当意识到那是楚轩的嘴唇时候,郑吒整个人都僵住了,接着,他狼狈地推开了楚轩。


楚轩有些不明所以地望着郑吒,随即他了然道:“你放心,我只是在给你做紧急救治。”


 “嗯,”郑吒依旧有些尴尬,他扭头望着身边及腰的青草,并不与楚轩视线对视,只是他内心绝没有外表反应的那么冷淡。


MD,就是知道你只是单纯的人工呼吸,所以才更不放心,MD,MD,老子之前到底想到什么了,心乱跳个什么,难道真是斋太久没碰过女人,结果导致现在对男人都有反应了?


不提这边郑吒的纠结,另一边,由于楚轩并不是太介意他人态度的人,所以得到郑吒冷淡回答后,楚轩只是‘哦’了一声作为回应,就开始站起身观察周围环境。


郑吒连忙收拾好乱七八糟的心情,同样站起身,他侧头看向身边楚轩:“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那些怪东西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吧……对了,你的伤还好吗?


经过前后两场战斗后,他对楚轩的智慧已经十分钦服,所以才出声询问,并打算今后定要好好听从对方建议。


楚轩摇了摇头:“这个地方的空气含量异常,导致动植物产生了极为奇怪的异变,刚刚那颗大树的汁液具有特别强的凝合伤口止血杀菌的作用,这会我身上的伤应该开始愈合了,而且我发现,这些异变让我们的身体也产生了同样有趣的变化,根据之前的战斗推测,以你现在的能力,就算来了什么怪物,也足够应付一阵,更何况,你伤了那些东西的根本,只怕它们不会再出现了。”


楚轩伸手指向前方,郑吒抬眼看去,发现先前的树林不见了,前方只有一颗高耸入云的大树,树生的极为挺拔,树干纹理清晰,足有几十人合抱那么粗,但此时它已经失去了那种傲然风姿,整棵树透着沉沉死气,大树树干正中间一道又深又长的刀口,在不断地喷涌出绿汁,而树的前方有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蜿蜒小河。


郑吒托着下巴望着树沉思:“你是说我之前的爆发也与这个世界的异变有关,但如果每一次爆发都有这样可怕的后遗症的话,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这一次幸好有你……但下一次呢?”


楚轩笑了笑:“并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可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刚很像是开启基因锁后才会出现的后遗症,原本如果在正常世界,你解开基因锁后只有被肾上腺分泌出的毒素毒死的份,但在这里,那些毒素似乎都被你异化后的身体直接分解了呢,所以说,这才是我们的幸运啊!”


 “异化……”郑吒感到一股恶寒,他顿时苦笑道:“别这么形容,说的我好像变成什么新奇物种似得。”


 “从某种角度而言,你这么说也没错啊。”楚轩却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郑吒心情一般,淡淡回答:“至少正常人类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开启基因锁,更别谈开启基因锁后活下来了,而你现在的身体,只要方法得当,却是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开启,从而变得越来越强,所以这么形容也不见得是错误。” 


 “在这个世界能够不停变强是件好事……”郑吒凝眉看向远方的苍凉幽寂,轻轻道。


楚轩并不打断他的沉思,只是同样沉默地看着郑吒,随即郑吒像是想到什么,扭头问道:“啊,对了,你一直在说的基因锁到底是什么?”


 “基因锁……”楚轩微微顿了顿,似乎是在组织合适的措辞:“是我们推测出的人类最可能行的进化方向,类似于一种意念,极强的战斗意念,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会放弃的心理,这种意念将促使你的身体在极限中进化,根据所在的情况自行决定自己的天分,以适应各种恶劣的环境,最终变成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死去的超级战士!”


郑吒微微张大嘴:“听起来好玄幻的样子,如果我不是突然出现在这种环境中,如果不是刚刚战斗中亲身经历,我一定以为你是在跟我开玩笑,话说你们科学家不都相信物质事实吗,怎么突然决定相信唯心主义了。”


 “听起来很玄幻是吗?”楚轩却是毫不在意地嗤笑一声:“这跟科学家相信什么毫无关系,真正科学家应该是专研未知,并且敢于质疑一切的人,所谓只相信一种东西的科学家……其实我很不喜欢这种态度,他们才是陷入盲目迷信的人……”


眼见楚轩眼露不屑,就要滔滔不绝对比两方态度,以证实自己的科研态度的谨慎,郑吒连忙摆手急急道:“你不是要和我解释基因锁吗?”


听到郑吒的质问,楚轩眼中的狂热一下子散去,郑吒不敢肯定对方眼中有没有失落,因为此时的楚轩已经恢复了那种惯有的冷淡,仿佛刚刚的狂热只是郑吒的错觉,只听他道:“强大的意念产生变化,这并不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不少医院传出过同样的案例,原本身患绝症的人被误诊为健康,结果病人最后真的正常老死,而并无绝症的人接到绝症误诊,结果很快死去的事情。”


郑吒心头一动,他感觉到自己似乎隐约抓到了什么,但那只是极为模糊的感觉,而且很快就消散了。


 “所以我和几位研究大脑的研究员推测,人的意念同样能产生能量,而且是极为强大的能量,只是它一直是科学的盲区,长久以来被划分为迷信,所以一直不为人知,说到这就说到基因锁,这和人类进化有关,其实所谓数百万年的进化都是骗人的把戏,人类真正的进化只有一百二十年,从猿猴到古人类,从古人类到现今的人类,其实只有一百二十年,人类基因中从古老的单细胞、多细胞一直到两栖类,所有的一切都早已经显示在基因中,人类进化只爆发了一百多年,在其后,人类基因密码中就出现了一把锁,以至于我们人类在最近数万年再无进化,或许你要提到科技进步,但那只是人类知识的积累,与人类本身的进化毫无关系,人类本身的进化已经停顿。”


 “而开启基因锁,需要的就是那种强大的活下去的战斗意念,打开基因锁的钥匙就是之前所说的强大意念,原本只有这两个条件是不行的,因为开启基因锁后身体产生的毒素也会致人死地,但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给了我们一个极好的环境,那就是开启基因锁后,毒素绝不会致人死亡,所以在这个世界开启基因锁,人类将会再次开始进化,猴子在极限后变成了人,那么人类再次进化后又将会怎么样呢?”


不过楚轩没能再说下去,因为就在两人探讨关于人类进化学说的时候(其实事实上是只有楚轩一个人在不停地说,而郑吒则努力地消化获得的信息),郑吒眼尖地看到一只脖颈上挂着金表的兔子从大树树根下快速窜过。


 “该死的,又开始了。”


郑吒回头,发现楚轩也是一脸严肃地盯着前方,同时他手中出现了两柄□□,对着兔子开了两枪。


 “没用的,这玩意简直就像是报丧的乌鸦!”郑吒暴躁地咒骂道。


 “也许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楚轩收回枪,淡淡道。


前方那只中枪的兔子依然在不停地奔跑,鲜血从它身上喷涌而出,兔子脖子上的金表在不停地晃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金光,郑吒忍不住伸手遮住眼睛。


 “嘿,婊/子养的畜/生,我的朋友将为我复仇,畜/生的鲜血会浇灌她的花园!”


 “这就像是幻觉,已经第二次了,每一次都是金表……”郑吒看着那只诡异的不死兔子,忍不住骂道。


 “不,不是幻觉,没有幻觉能够迷惑我的大脑,所以……。”楚轩同样看着虽然身上飙血,但依然欢快奔跑的兔子道:“这次我们真的会有大麻烦了,郑吒,你还能战斗吗?”


第9章 可怕的爱丽丝

 每一次金表兔子出现,都会带来梦靥般的灾厄,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仿佛陷入了一个真实的噩梦,潜意识中你觉得一切都是假的,金表的晃动像是带你进入幻境的暗示,但这噩梦中的一切却又能给你带来真实的伤害。


第一次他射碎了那只荒诞的兔子,然后他差点被神殿幻境迷惑的自残。


第二次他追寻楚轩的时候看到那只兔子的身影,之后就是无尽的怪物朝他扑来。 


郑吒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他侧目看向身旁楚轩,那个男人的表情冷淡严肃,仿佛没有任何问题能够难倒这人,郑吒收回了视线,虽然相处不到一天时间,但郑吒对楚轩莫名地有种信心,那就是世界上的一切都不能难倒这个斯文淡漠的男人,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能和对方相互帮扶着,一起活下去,活着离开这个奇怪的世界,回到那个正常的现实去。


 “开始了!”一直沉默的楚轩突然开口。


 “什么?”


郑吒被他说的一愣,不明所以地想要回头看楚轩,但不等郑吒回头,一股极强烈的危险感袭来,让郑吒不由得全身都绷紧了,那种感觉比之前遇到埋伏的螳螂时候还要强烈,明明四周空无一物,寂静极了,但那种无处不在的危机感逼得郑吒如同煎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躁。


 “注意树下!”


不等郑吒反应过来,楚轩就抬手射向了大树,大树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幽幽地蹲在树荫下,因为被大树树干遮住大半的原因,郑吒只能看到小女孩艳红的蓬蓬裙裙角和半边肩膀,并不能看到小女孩全身。


此时郑吒已不用楚轩解释那股危机感的来源了,因为自那小女孩身上源源不断涌来可怕的黑暗的压迫感,那些黑暗的东西在不停地扭动叫嚣着,似乎是由负面情绪组成的,郑吒甚至错觉能看到那些负面情绪在小女孩周身凝聚的黑雾,而楚轩的子弹根本无法对小女孩造成威胁,反而是穿过小女孩的身体不见了。


大概是楚轩的攻击激怒了女孩,女孩站起身,朝两人缓缓走来,郑吒一惊,他终于知道刚刚他为什么觉得小女孩奇怪了,因为这个小女孩没有头,仿佛一个无头幽灵般,摇摇晃晃朝两人走来,而那裙子也不是艳红色,而是被鲜血染成了红色,随着她的走动,裙摆不停地滴着血,而那股强烈的负面情绪也如同长着利齿的牢笼将郑楚二人围住,同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开始飘散。


 “这究竟是什么玩意!难道我们来到的是鬼怪的世界?”


强烈的压迫感让郑吒忍不住大喊出声试图分散自己心底深处的焦躁和恐惧,但没等到楚轩的回答,四周开始响起略有些沙哑的空灵童音在唱歌,那带着回声的歌声在空寂的树林回荡,同时还伴随着一个女孩子咯咯咯的欢快笑声,说不出的诡异。


 “我的妈妈杀了我……”


 “我的妈妈杀了我……”


 “我的爸爸吃下我……”


 “我的爸爸吃下我……” 


 “我最爱的姐姐哟~将我带到小河边……”


 “念我爱听的故事……”


 “爱丽丝,爱丽丝,你要做一个乖孩子,乱跑会摔断腿,乱看会瞎了眼,乱想会掉了你的小脑袋:公主是□□,魔鬼最真实,通/奸的皇后哟,早晚会处死,仙女没有脸,人心最贪婪,我可爱的红裙子,你为什么会滴着血?”


这乱七八糟的唱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郑吒有一瞬间的错乱感,歌声响起的刹那仿佛看到古老的欧洲:教堂、舞会、交错的男女、蓬蓬裙的女孩……


 “郑吒,小心,物理攻击好像伤害不到她!”


就在郑吒被歌声搅乱了心神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郑吒一抬头发现那个无头红裙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两人面前,虽然没有头脸,但郑吒能很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凶残暴虐的气息。


接着那女孩微微侧身,然后狠狠挥下手臂,她的手中不知何时握了一柄沉重的斧子,而那锈迹斑斑还沾着血迹的斧头正直直劈向楚轩的脑袋。


 “楚轩!” 


 “咚!”一声闷响,郑吒脸色难看,额沁冷汗,抖着手连连后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体,而楚轩早就被他一把扯住扔飞了老远。


但红裙女孩的攻击却没有任何停滞,当一斧头没有砍中后,她微微后退半步,又是蛮横的一斧子上来了,毫无技巧,毫无花俏,但就是这样沉默不言一斧子又一斧子的凶猛攻击却给人最大的心理压力和最深的恐惧,郑吒只接了三四下,就觉得几乎要弃刀而逃了。


 “郑吒!快试着用意念集中到手上再传到刀上!”


刚刚差点被无头萝莉砍头,而让郑吒一把扔到远处的楚轩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双眼放光地从远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对着郑吒大喊着。


郑吒正全副心神抵抗无头萝莉的攻击,冷不防楚轩这么由远及近的一嗓子,吓得他手一抖,差点被红裙无头女给劈成两半,气的他头也不回地怒吼道:“MD,楚轩你这白痴,还不滚远点,别妨碍老子打架!”


 “我离得远近并没有什么关系,郑吒,避开她的斧子,砍她身体试试。”


郑吒总觉得楚轩的神色透着点兴奋,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在楚轩开口的瞬间努力按照楚轩说的将意志集中的刀上,刀上居然开始泛起淡淡光芒,郑吒神色一喜,连忙矮身避过斧刃利芒,接着反手一刺……


那种感觉非常奇怪,不像是刺进什么具体的实在的肉体里,反而像是刺进了一团稀软的东西中,像是在捅破一层层纸或者丝绸布料一类的东西,郑吒甚至感觉到一股阻力在拉扯着刀身,让自己的刀根本无法再前进半分,有一瞬间,郑吒眼前出现一片片碎片一样的图案:大树、白色蓬蓬裙的可爱女孩、兔子、还有一个温柔的女人。


那些碎片很快就消散不见了,接着郑吒感到有一股冰寒的东西试图顺着刀身钻进自己身体里,然后一股强烈的危险感猛地袭击了他,郑吒甚至感到心脏被刺激得猛一缩。


 “不好,快跑!楚轩,我****,我早晚会被你害死!”郑吒甚至不敢转身,在察觉到不对劲的一瞬间,他就一把抽出了军刀,飓风一般地转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一把拎住楚轩的领子,将楚轩甩到肩上带着一起跑。


当郑吒的刀刺进无头萝莉身体后开始,无头萝莉似乎就被完全激怒了,她周身的黑暗气息已经开始具体化,变成了一张张狰狞可怕的人脸人手,那些散发着黑气的苍白鬼脸怪手们无限地延伸着,想要把郑楚两人撕扯进自己身体内,而无头萝莉则摇摇晃晃地拖着沉重的斧头追着郑楚二人。


说来也奇怪,虽然无头萝莉十分缓慢沉重地晃动着拖着一柄巨斧走路,但实际上她的速度非常快,基本上晃晃悠悠地走两三步就已经快追上郑吒,所以每当郑吒回头的时候,都被吓得又加快了速度。


楚轩则是趴在郑吒的肩膀上,因为他是面对无头萝莉,而且双手还能自由,所以每次无头萝莉身边的鬼脸们试图靠近的时候,楚轩都会开枪射击那些怪手鬼脸,好让郑吒能专心逃跑。


 “那玩意还在跟着我们?”郑吒一边夺命狂奔,一边急喘着问道。


 “就算不激怒她,她也不会放过我们……沿河跑,郑吒,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到了这里才会出现红衣女孩,如果早就出现她,也许我们早就死了,而不是还有一拼的能力,所以我猜,她并不是能去所有的地方,而是有些地方会有什么保护,让她无法进入,所以沿河跑,转机也许就在前面。”


红裙的无头女孩越来越近了,而郑吒却渐渐感到了力不从心,整整一天他就经历了好几场与怪物的战斗,变成了一个虽然算不上心硬如铁,但也勉强合格的战士,而在今天之前,他只不过是个加班会抱怨发钱会高兴,看见漂亮女孩会兴奋的普通男青年。


就算是天赋再禀议,但短短一天,郑吒也不可能突然成长为意志坚强无所畏惧的超级战士,所以当身后有一个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造型怎么看怎么恐怖的‘女鬼’跟着要杀他,郑吒感到了心底有一丝恐惧和气馁在蔓延,而前方依旧是怎么也看不到尽头的树林。


也许真的要死在这里也说不定……


身后无头萝莉凶残暴戾的气息越来越近,甚至郑吒已经呼吸到对方身上那种腐臭的气息,而他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沉重,脚步越来越迟缓,甚至耳边楚轩的呼喊也变得模糊不清的时候,他感到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金芒,空茫茫的世界中只有钟表嘀嗒嘀嗒的声音。


 “Alice,Alice……”空灵的女声响起。 


一个女孩的脸从他眼前闪过,接着世界突然升起茫茫白雾,雾气中一个消瘦挺拔的身影背对着他,他刚想喊,那个身影就消散了。


巨大的兵器交击声冲散大雾,世界变得光亮的瞬间,郑吒隐约看到红色和黑色撞击在一起,接着就完全清醒了,一座云雾缭绕的巨大城池展现在他的眼前。 


评论
热度(27)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