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10~12)

第10章 黑骑士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郑吒一边抬眼看着面前古城一边皱眉揉着发痛的脑袋询问道。


楚轩同样打量着面前弥漫着雾气的幽冷城池,他推了推眼镜回答:“就在你不停朝前奔跑的时候,似乎跨过了什么,那个红衣女孩就突然被一股奇怪的力量阻拦在了外面,然后我们两个面前就出现了这座城市……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误,应该是这座古城的保护力量。”


两人面前是一座青石垒成的古城,城门高大,城的围墙延伸到雾中看不见尽头,建成城墙的青石已经很古旧了,都被水汽浸出了青黑色,透着股子深入骨髓的阴冷,城门紧闭着,门是半圆形,两边成筒状,顶部尖尖,典型的欧洲中古时代的建筑。


郑吒站在城门前犹豫了一会,伸手去推城门,出乎两人意料的是,门一推就开了,并且什么事都没发生。


 “喂,我说,我们要不要进去?”郑吒顿了顿,收回了推开城门的手,朝楚轩的方向微微抬了抬下巴询问。


楚轩点了点头,也不说话,抬脚朝城门里走去,郑吒挑眉笑了笑,随即跟上,在走进云雾缭绕的幽冷城门瞬间,两个人同时呆愣住了。


怎么说呢,城里既不是郑吒想象的那样云雾缭绕空旷死寂,也不是布满了狰狞可怖的怪兽,而是格外繁华,商贩、行人、马车来往不绝,开张的店铺,守城的巡逻卫兵,都穿着欧洲古代的那种衣服……就仿佛两人一脚踏过了时光,来到了千年之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郑吒喃喃道,此时两人并肩向城内走去,看着身边匆匆略过一个又一个高鼻深目的外国人:“你早就知道这里会有城池?”


楚轩摇了摇头:“我和你一样对这里一无所知,至于为什么提醒你沿河奔跑,是因为之前神殿仓库内的物品和神殿的建筑以及那只诡异的兔子所说的话,都证明这里有人存在的痕迹,既然有人,就可能形成聚落,而河流……如果有河流的话,人类的聚落一般都是沿河建成的,所以我猜这里有五成可能有人类聚落。”


 “可就算有人类聚落也不一定能阻挡那奇怪的玩意啊!”郑吒忍不住睁大眼睛,想想刚才还有些后怕。


 “呃……所以我说只是有五成可能,要么生、要么死,很明显我们赌对了。”楚轩推了推眼镜淡淡回答,仿佛根本不知他这个赌注有多么危险一样。


 “所以说……”郑吒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能无力地吐槽道:“如果有一天我因为你不靠谱的赌注死掉,那么我一定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楚轩突然伸手拍了拍郑吒的肩膀淡淡说着,然后不等郑吒反应过来,就大步向前走去。


郑吒张大嘴巴,傻愣愣地愣在了原地,他摸着自己的肩膀有些不敢相信,刚刚是楚轩那厮在和他开玩笑?还是其实楚轩是在安慰他?天……他这是疲惫过度产生幻觉了吧!


城镇的天空阴沉沉的,映的青石道路更加幽冷,小镇上的行人似乎都有什么烦心事,大都神色阴沉地半低着头,急匆匆地行走着。


 “他们好像都没有注意到我们?”郑吒看着街上行人纳闷道,按理说全是白种人的地方突然来了两个东方人,虽然不至于像某华夏国那样围观稀有大猩猩似得被围观,但至少会引人侧目才对,可这里人就像看不见两人一样,只顾各走各的。


郑吒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些行人奇怪极了,眼神呆滞表情麻木,就像是失了魂魄的牵线木偶,看的久了,甚至让人觉得有股子阴森。


 “看来你也发现了。”楚轩看着街道冷淡地道。


郑吒扬眉,询问地望向楚轩:“什么?”


楚轩咬着食指,目光中罕见地流露出了为难,他微微皱眉道:“是这座城堡的保护力量……我们陷入到更麻烦的境地了。”


 仿佛是为了呼应楚轩的话一般,街道一角突然出现了细微的骚动,接着一队全身都包裹在纯黑斗篷中的人马迅速地朝两人方向移动。这一队人马腰间全都别着一柄造型古怪的大镰刀,他们骑着黑马,马眼腥红,行动间黑袍在空气中猎猎舞动,却根本听不到一丝声音,整个队伍说不出的阴冷黑暗。


 “现在该怎么办?”几乎是看到黑衣队伍的一瞬间,郑吒就握住了军刀,上前半步将楚轩护在身后,冷冷地看着黑衣队伍问道。


楚轩咬了咬食指,他的手指纤细修长,瞧着格外灵活漂亮,但如今食指却是被他咬的血迹斑斑,看起来极为可怜,可他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似的,依然在啃着食指,眼见黑衣队伍就要冲上来了,楚轩才松开了□□食指的牙齿,淡淡道:“杀吧,避开黑衣队伍,杀掉你眼前所看见的所有行人。”


 “什么?”郑吒愣了一下,他抬眼看着四周的路人,虽然他们看起来格外怪异,阴沉沉的,但毕竟是人啊,而且他们并没有伤害楚轩和自己,凡是挡在自己眼前的都杀掉,不问缘由,这……这和杀/人狂魔又有什么区别?


郑吒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张开口询问,才发现因为太过震惊,嗓音已经微微沙哑:“如果只是为了避开黑衣队伍的话,没有必要杀这么多人吧?”


楚轩眼中隐隐透出了不耐烦,在郑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干脆利落地掏出双枪,装上子弹,一边不停地跑,一边朝路上行人射击着,同时口中冷淡地道:“如果只是避开黑衣队伍的话,确实没有必要,但我们要面对的是这座城堡背后的保护力量,这些‘傀儡’放在这里不可能只是为了让这里像个活的城市,无论它们有什么作用,杀下去,引起注意,我们才有一个谈判的可能。”


鲜血如花,不停地绽放,楚轩的枪法真的很厉害,只要在他的射程之内,几乎都是一枪毙命,绝不浪费一颗子弹,而且他身形消瘦修长,气质冷淡,射击的姿势行云流水,犹如舞蹈,给人极大的享受,当然如果他不是在杀人的话。


但奇怪的是,虽然行人在不停地惨/死,但其他人依然各走各的,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更别谈尖叫狂奔了。


 “等……”郑吒甚至来不及开口阻止楚轩,黑衣队伍为首骑兵的镰刀就已经割向他的喉咙,刚刚因为太过震惊,他甚至没注意到楚轩已经跑远了,也没有注意到黑衣骑士队伍已经离他极近了,此时黑衣骑兵的镰刀挥下,郑吒才如梦初醒般仓促对上对方镰刀。


 ‘嘭’一声闷响,郑吒脸色难看地连连后退好几步,最后甚至因为受力过猛,狼狈地坐倒在地上。


为首黑衣骑士的力量大的出乎郑吒的意料,如果不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后,力量也奇怪地暴涨,再加上经历了几次生死间的战斗,有了一定的能力和技巧,只怕郑吒早就被黑衣骑士斩杀于马下。


但就算如此,郑吒也依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感,这黑衣骑士队伍也许比之前的红衣女孩更加危险!


不等郑吒思索出结果,黑衣骑兵的镰刀再次挥下,这次郑吒想都没想,直接就地一滚,以一个懒驴打滚避开了对方的刀锋,而此时黑衣骑兵身后的士兵们也动了起来,他们似乎打算围成一个半圆形。


如果楚轩在这里大概就很轻易能分辨出,西方骑兵们一旦围成这种姿势,就意味着他们要开始绞杀猎物,接下来郑吒面对的就是死局,不过郑吒虽然不知道这些,但他也感受到了那种危险。


所以不等镰刀落下,半圆成型,他就以四肢着地的方式狠狠一蹬一按地面,整个人就如同出膛炮弹一般‘嗖’得一声高高弹起,飞到半空,下一秒,郑吒就落在了骑兵包围圈的外面,几个起落间消失在城堡高远的建筑群中。


黑衣骑士们并没有追击,只是沉默地站在原地,直到好一会,为首的骑士才带着诸黑衣骑兵消失在来处。


 “MD,楚轩这厮又偷跑!”离开黑衣骑士有很长一段距离了,郑吒才算稍微松了口气,刚一放松,他就发现他又找不到楚轩了:“这家伙跑哪去了?”


郑吒茫然抬头,发现目之所及俱都是一座连着一座的青石房屋,散发着霉味的墙壁和长着湿漉漉青苔的小路,哪里还有那个斯文冷峻的男人半□□影。


 “奇怪,照理说我同黑衣骑兵对持也不过是一两分钟的事情,这么短的时间,那家伙也不可能跑太远才对,怎么会一转身就不见了?”


郑吒神色不变地朝前走着,同时大脑以极快的速度运转,并不是他离不开对方,只是在这样一个古怪的地方,多一个人就多一分保障,更何况他能明显感到楚轩的力量弱于他,如果出了什么危险,他还能顶上一会,给楚轩留个出主意的时间,而他也需要楚轩的智慧,楚轩这样聪明的人肯定也能想到这些,所以他就没担心对方会跑离自己多远,可谁知一个转身的功夫,就找不到人了!




第11章 魔女圣女?

 “难道是所谓的城堡保护力量故意作祟?那家伙扬言要灭掉这城堡里所有居民,难道是被报复了……话说回来,他杀了这么久,我顺着尸/体方向也该能找到他了吧?”思索间,郑吒猛然想到在踏入这座城堡时楚轩提出的那个计划,压下心头因为肆意屠/杀居民而产生的怪异感,郑吒开始刻意寻找街上尸体扎堆的地方。


但奇怪的是,尸体并没有郑吒想的那样多,只能看到两三个死尸被随意遗弃在路上,而路面也越来越潮湿,直到顺着尸体走了一段距离,郑吒才发现奇怪的地方,原来那些尸体在死亡了一段时间后,竟会缓缓化成一滩水渗入青石小路中,郑吒只觉得心中一阵恶寒,有那么一会,他甚至不愿意用脚踩这里的地面,谁知道这湿漉漉的环境是死了多少人才形成的呢。


从楚轩开枪虐/杀此地居民,大堆尸体化成水开始,小镇就处于一种奇怪的寂静之中。并不是说那些居民突然之间不见了,它们依然神色匆匆地行走着,但是那种存在感更加微弱,仿佛下一秒就淡至透明,大约就同电影特技里渐淡的幕布背景一般。


郑吒从一个房屋跳到另一栋房屋,他皱眉看着暗沉天际下青灰色的砖墙,那种仿佛透过某种至纯至净水幕在看的感觉让他难受,但他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会,就继续朝灰蒙蒙前方行进,可没走多久一种奇怪的感觉闪电般的突袭了郑吒,让他的身形僵硬地停在了半空:


穿着华贵黑裙,头戴金冠的贵夫人坐在王座上,她细长苍白的手臂优雅地支着下颚,脸埋在阴影中看不真切,她凝视着前方黑暗,那里隐隐约约有一个黑影……一个女人的脸飞速闪过,她看起来纯洁温柔之极,让人想要爱戴、倾吐……一个年轻男人,戴着眼镜,他狼狈又灵活地躲避一柄锄头……跪在巨大画像下的女人虔诚地祈祷,衣裙盛开如血色玫瑰……无头女孩……


画面就如同雨天的电视机屏幕,或者被搅碎又被胡乱拼凑起来的碎片,随着一副画面切到另一幅画面,郑吒甚至觉得自己听到切换间细微的‘兹拉’声,那画面传递的速度太快,信息太多,有一瞬间郑吒几乎觉得大脑被充塞成了一片空白,但下一瞬间他突然抓住了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信息。


楚轩!


该死的,那个被迫跳大神一样乱跳的年轻男人是楚轩。这家伙总有办法将自己处于各种莫名其妙奇怪的危险中。


 伴随着那些画面似乎涌入脑海许多信息,郑吒一下子就知道该往哪里寻找那个冷淡可恶的精英男。


他朝脑海中给予的方向处冲去,果然没多久,在一处繁茂的‘花园’——他不知道还该不该这样称呼它,毕竟他从没见过这样凶恶繁盛的食人花园,找到了快要被锄头亲吻的楚轩。


军刀对上了锄头,再一个用力,握着锄头的手颤抖了一下,接着一股巨力让锄头自手心飞走。


郑吒挑了挑眉,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不经打,本来他还做好了苦战甚至逃跑的准备呢。


 “等等,别杀他。”楚轩突然伸手制止了郑吒。


郑吒看了楚轩一眼,收回了军刀。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他正狼狈喘息着,白色工作服上深红血迹,深深的黑眼圈,苍白阴冷的脸和疯狂转动的眼珠子都让他看起来像个变态杀/人/魔,而且他看起来精神真的不太正常,郑吒不知道楚轩要和这样的人怎么沟通。


看到楚轩走上前,鸭舌帽男人古怪地笑了两声,有一瞬间,郑吒几乎以为对方要突然跳起来扑上去撕咬楚轩。


楚轩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他环视了一眼周围花园,又低头看向鸭舌帽男人,冷淡道:“你并不是想杀我……”


鸭舌帽男人眼神阴冷,嘴角扭曲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那大概是一个笑,郑吒猜测。


这个表情让楚轩微微皱了皱眉:“不对,也许杀不杀我和你想表达的并没有什么冲突……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园丁、白玫瑰……”


 “嘿嘿嘿,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鸭舌帽男人突然古怪的大笑起来,然后一跃而起,一把将楚轩扑倒在地上,那双布满疤痕的可怖双手恶狠狠掐着楚轩的脖子,而他的眼中则充斥着嗜血疯狂的光芒。


 “我/操!”


郑吒怒骂一声,立刻冲上前,飞起一脚踢向鸭舌帽男人,鸭舌帽男人立刻被踢飞了老远,狠狠撞在花园后墙壁上,墙壁被撞得粉粹,鸭舌帽男人也滑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而在鸭舌帽男人被郑吒踢飞后,楚轩就捂着脖子大声咳嗽起来,郑吒连忙扶起他:“你没事吧,我早就觉得他是个疯子。”


楚轩摇摇头,奇怪的是,虽然他看起来呼吸痛苦,脖子上也有可怕的淤青,但他的表情和眼神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平静的仿佛从来没遭遇过任何伤痛:“只是呼吸在强力作用下有些受阻,大概缓和一分钟就会完全恢复了。”


 “不是这个问题。”郑吒满头黑线瞪着楚轩:“我说你这家伙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什么叫危险吗?明知道我们来的地方多奇怪,还要到处乱跑,做一些危险的事情,你就没有想过万一我赶不过来,你的小命还要吗?”


楚轩抬眼看了郑吒一眼,毫不在意郑吒咬牙切齿似乎随时都会给他一拳头的表情,淡淡道:“你是在担心我吗?放心,我还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至于你说的危险害怕,在这样的地方,担心危险和害怕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拜托你不要岔开话题好不好,你下一次能不能不要再一声不吭地到处乱跑,想要到什么地方,至少也要先告诉我一声吧。”


 “我尽量吧。”借着郑吒的力道站了起来,楚轩淡淡说道,然后他抬脚向外走去。


 “喂,什么叫我尽量吧?楚轩,你这家伙给我解释清楚!还有,喂,你往哪跑?”郑吒愤怒地大声道,但显然楚轩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所以当郑吒抱怨完之后,才发现楚轩那厮又已经走了一段距离,眼见就要拐过一条小巷。


担心再次失去楚轩踪迹的郑吒赶紧停止了抱怨,连忙追了上去。


 “我们到底要去哪啊?”


在穿过一条又一条巷子后,郑吒忍不住问道,此时天空渐渐蒙上了一层灰色,而小镇的居民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去这片地域的主人那里。”楚轩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在经历了这么多共同战斗后,也依然不见他有丝毫的热略。


 “你怎么知道这片地域的主人在哪?”郑吒奇怪道。


楚轩抬手指了指屋顶,郑吒这才注意到有一只瘦骨嶙峋的蓝眼白猫正在屋顶上摄手摄脚地小步快跑着:“从你把那个园丁的锄头踢飞开始,这只猫就在花园周围转悠了,一直到我离开,它才跟着离开,所以我以为有人想见我们。”


 “那它就不能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吗?”郑吒这才想起来,刚才好像真的有一只猫。


楚轩看了郑吒一眼,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鄙视。


郑吒顿时火噌地窜出来,他大声道:“你那是什么眼神啊你,我说的有错吗啊?它怎么就不能是一只流浪猫了?”


这次楚轩却是再没有搭理郑吒,而是自顾自朝前走去。


郑吒郁闷地跟在楚轩身后,其实他也知道一只活生生的猫出现在这样的小镇有多奇怪,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楚轩那态度,就忍不住想挑点事质疑刺激对方,虽然好像每次被气的还是自己。 


果然跟着白猫左拐右拐拐了也不知道几个弯之后,一座华贵的府邸出现在一条小巷的尽头,依然是充满异域风格的尖顶建筑,高大宏伟端庄,最高的圆柱体似乎要刺穿小镇灰暗天穹,站在庄园沉淀了历史暗锈的铁制大门前,心底就不由产生一种敬畏来。


铁制大门没有关严,露出一条阴沉沉的缝隙,猫咪轻声叫着扭动身体钻进门中,说实话,那一声猫叫在这寂静空旷的小巷中响起,还真有点让人寒毛竖立。


 “我说,这看起来就像在说,‘推开我一定没好下场’的地方,我们还要不要进去?”郑吒抬头打量了庄园几眼,扭头问道。


楚轩丝毫犹豫都没有,直接跨过郑吒推门走了进去。


 “啧,还真是……算了……”郑吒无奈地耸了耸肩,低低抱怨了一声,随即就跟上了楚轩。


不过门里并没有像郑吒想象的那样充满了各种阴森可怖的事物,相反的,竟有种明亮华贵的感觉。


吊顶的精致玻璃灯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投射出明黄光晕,墙壁上的浮雕和大幅大幅的画像则显示出庄园的古老,至于那些一看就包装考究的家具和楼梯一类的东西,郑吒丝毫没有揣测它们价值的兴趣。


虽然没有穿着蕾丝边服装的仆人过来招待两人,但亮堂的大厅并不是空无一人。


在一副巨大的,几乎占据了大厅一整面墙壁的画像下面,跪着一个高贵妩媚的红裙女人,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府邸多了两个不速之客,红裙女人只是虔诚地低声祈祷着,略微有些黯哑的性/感声音在大厅低低回荡。


郑吒抬头打量着女人祈祷的画像,他突然觉得这个情形有些眼熟,红裙女人祈祷的画像并不是郑吒熟悉的上帝、天使、圣母之类的,而是一个神情有些羞涩的黑发少女的画像,少女那双灰色的眼眸安静地注视着画像外的人,似乎透着一股圣洁悲悯和抚慰的意味。


 “……愿吾圣女的仁光洗涤这尘世罪孽。”


红裙女人祷告完了最后一句,她双手食指中指交叉放在唇前轻轻吻了吻,算是结束,但就在红裙女人起身转身的一瞬间,郑吒惊愕地看到画像中少女闭上了双眼,流出了两行血泪,而少女的表情变得扭曲邪恶阴森。


 “这……”


楚轩回头看向郑吒,眼中透出疑惑。


郑吒正想解释,但他吃惊的发现,只是移开眼神的一瞬间,那少女像依然安静地立在墙上,没有一丝变化。


难道我眼花了?郑吒疑惑不解地收回了视线。


红裙女人朝两人走来,脸上的笑容高贵又妩媚:“ 这里是安森那公爵府,你们可以叫我公爵夫人。”


见郑吒的视线依然停留在身后画像上,公爵夫人黑色眸子落在郑吒脸上,透着别样意味:“你似乎对她很感兴趣?”


 “啊,是的。”知道自己失礼了,郑吒连忙收回视线,看向公爵夫人微微欠身道:“夫人,我只是觉得她看起来似乎非常的……高贵。”


郑吒努力搜索着合适的形容词形容那少女的怪异:“她好像经历了很多,但不管如何,总是愿意用宽恕和包容来对待别人。”


 “是啊,那是个傻女孩。”公爵夫人的表情似乎有些微妙了,她暗沉沉的眸子显得更加深邃神秘,像是掉落在某种迷雾一样的回忆中。


郑吒注意到她从某个地方的盘子中拿出两个小人扔到地上,接着那两个小人就变成了两位侍者,他们离开了一会后给三人端来了几杯红酒和一些小点心。 


公爵夫人一边引领着两人到沙发边坐下,一边说:“她叫艾丽,是我们的信仰,是我们能存在的原因。”


公爵夫人叹了口气,她语气中蕴含着怜悯,但她的表情却透着一种算得上冷酷的淡漠:“她所遭受的成为了她被信奉的源头,爸爸厌恶她,妈妈把她当成祭品送给了贪婪,姐姐只觉得她是最好不过的工具,其实可怜的小女孩根本没有在意过,荣耀、力量、也许能让整个世界颤抖匍匐的与众不同,她想要的只是亲人们那可怜的一点点亲近。”




第12章 合作

 “其实那些才是世界上最为重要最值得珍视的东西。”也许气氛太过奇怪,或是公爵夫人身上透出的那种悲伤感染了郑吒,当他听完公爵夫人的叙述后,他心中一动,忍不住轻轻道。


 “是啊,不错。”公爵夫人轻轻抿了口红酒,水晶酒杯映着她烈焰红唇洁白皓腕,让她透出一种更为迷人的特质来,她的表情带着细微的迷茫惆怅:“可这怪得了谁呢,她的父亲,也许并不是出于某种恶意的伤害,他大概只是无法接受小艾丽的存在,谁让她的存在就是一种罪孽,乱/伦悖俗的产物,你能理解,每次看到那样纯洁可爱无暇的女儿,却知道她其实根本就是一个怪物的父亲的心情吗?”


 “也许让她的母亲割断她的喉颈,抽掉她的力量造福子民,才是一种解脱一种救赎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种话,再看看半隐藏在黑暗阴影下,只露出血红的唇和苍白下巴的公爵夫人,郑吒突然感到胃里有点不舒服,他转头看向楚轩,发现楚轩不受影响地笔直坐在沙发上,好奇地看着碟子里精致地点心,似乎那些点心比公爵夫人的话有趣多了。


郑吒直到此时才深刻意识到也许楚轩真的是军人,因为只有从过军的人,才有如此标准不容丝毫懈怠的坐姿。


 “呃,夫……”


 “啊,抱歉,先生们,我只是太久没和人如此贴近的谈过心了,所以难免有些失态,絮絮叨叨地占用你们这么多时间,我想你们大概不介意享用一下美味的点心和醇酒,来慰藉一下你们饱受惊吓的身体和心灵。”


公爵夫人前倾着身体,微微举高酒杯,示意二人与之碰杯,她黑沉沉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郑楚二人,血红的嘴唇微微勾起,明明应该是盛情邀约的姿态,可郑吒却分明觉得其中透着深刻的贪婪饥/渴和迫切。


那双眼睛,落在郑吒握着杯子的手上,直勾勾地,几乎让郑吒感到了一种烧灼的疼痛。


明黄的吊顶灯光晃动着,给酒杯中投射出一波波金色波纹,那红酒如同撒上细碎金色的血液般美丽。


郑吒紧张地盯着手中的酒杯,尴尬地咽了口唾沫,他并不想吃下这些东西,说实话,他有种说不出的不对劲的感觉,特别是这些食物和酒,让他感觉不舒服。


可是主人都对他们表达了邀请,而且对方还是一位可爱的女士,更何况公爵夫人还先喝下酒,证明它们没有问题,如果只是因为自己感觉到不对劲而怀疑拒绝的话,那么楚轩想要和对方合作的打算就失败了吧。


其实虽然刚开始郑吒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他现在也大概能够想明白了,公爵夫人看起来不像是和城堡守护力量一伙的人,甚至有可能是与那力量作对的存在。


如果是城堡守护力量的话,应该像黑骑士或者园丁他们一样,二话不说直接动手,而不会还让白猫领路,把他们带到这个府邸中。


同时郑吒还注意到了,来公爵府邸的一路上,他们什么都没碰上,也就是说公爵夫人的力量在保护他们,甚至她的力量还可以同城堡守护力量抗衡。


不过楚轩曾经嘀咕过园丁不想杀他,那又是什么意思,还有公爵夫人为什么要跟他们聊艾丽?


这些想法在郑吒的脑子里过完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等他下了决定的时候,公爵夫人正朝他举起酒杯,郑吒暗暗咬了咬牙,举起酒杯朝唇间送去,见郑吒接受了自己的敬酒,公爵夫人笑了。


 “嘭”


就在公爵夫人微笑,郑吒打算喝掉红酒的时候,楚轩突然一把拍掉了郑吒手中的红酒,而他空闲的手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柄□□,此时正牢牢对准公爵夫人,公爵夫人诧异地扬起了眉毛。


楚轩朝着公爵夫人背后的柜子上开了两枪,那柜子上立着的正是公爵夫人刚刚拿的两个玩偶,血花四溅,被子弹射中的玩偶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竟然变成了刚刚为他们取食物的两名侍者。


 “合作的话,不应该有诚意吗?”楚轩面无表情地看着公爵夫人,冷冷道。


 “先生们,这只是个玩笑。”公爵夫人举起双手,微笑着道,她脸上贪婪的表情收敛了不少。


 “拿出能把人变成玩偶的食物,我不觉得那是玩笑。”楚轩依然没有收回枪。


郑吒微微睁大了眼,他脸色变了变,猛地站起身,一脚踢翻了桌子,玻璃撞击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响声,但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了。


郑吒抽出军刀,微微侧出一步,将楚轩护在身后,同样冰冷地道:“夫人,您不觉得您应该说些什么吗?”


公爵夫人唇角翘起一个笑容:“参加公爵晚宴的人成为我的仆人,而聪明的客人则是我的朋友。”


 “请坐吧,两位先生,相信我,这真的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公爵夫人无视两人的威胁,她站起身,亲自从厨房端出了热气腾腾的食物和精致的红酒,然后放在大厅尽头的一个餐桌上。


 “我想在经历过皇后考验后,两位勇士该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继续谈话吧。”公爵夫人说着坐在了餐桌旁。


郑吒犹豫了一下,收回了军刀,他回头,看见楚轩也收回了□□,两人一起朝餐桌边走去。


虽然食物非常诱人,但郑吒还是不敢下叉子,转念一想,觉得公爵夫人只是为了把他们变成木偶的话,没必要那么麻烦,犹豫了一下,郑吒叉起肉排大口吃了起来,果然这次没有任何问题。


公爵夫人的目光在郑吒身上停留了一会后,滑到旁边的楚轩身上。


 “凡人的智慧……”


公爵夫人黑沉沉的眼眸透出疑惑。


郑吒听到旁边楚轩冷冷地嗤笑一声,那语气中的轻蔑不屑甚至让郑吒噎了一下,他赶紧端起旁边的红酒顺气:“用这种有毒食物来判断盟友真是愚蠢!”


郑吒抬眼看公爵夫人,发现对方依然在微笑,不由赞叹对方好涵养,要是楚轩这欠扁的口吻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他早就暴走了。


 “但至少有人上了当。”公爵夫人把玩着手中的一个玩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聪明。”


郑吒连忙低头吃饭,免得等会被对号入座给自己添堵。


楚轩低头看着餐桌的食物微微皱了皱眉,他淡淡道:“你刚刚说了那么多艾丽的事情,是想告诉我们城堡外面的那个无头女孩其实就是艾丽吧,而且这里的力量也和艾丽有关系,让我猜猜,杀死艾丽的就是你口中的皇后吧,而城堡的防护力量应该是皇后在控制,你想让我们帮你报仇,不,准确说你想赶走皇后,得到那个力量,但因为某些原因,你没办法自己去做,只能寻求我们的帮助……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答应你的要求呢?”


 “客人们,太贪婪可不是好品质,你得到了我的庇护让自己免于把脖子伸到皇后的铡刀下。”公爵夫人的脸在灯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下显得有些阴郁,她那张惨白的脸和血红的唇让郑吒联想到了西方的某种肮脏魔物。


 “就算没有你,我们也能避免。”楚轩毫不留情地说:“不一定是你,我们还可以和皇后合作,对于驱赶一个侵占自己领地的人,皇后一定会感兴趣的。”


有一瞬间,公爵夫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扭曲恶意的表情,但很快,她又恢复了优雅的笑容。


郑吒叼着一个鸡腿略惊讶地看向楚轩,楚轩原本不就是想和公爵夫人合作吗,现在看来是想狮子大开口啊!


 “皇后不是一个和蔼的好人,客人……那么,好吧,你们想要什么,是力量还是权势,或者是无穷的金钱甚至寿命,我都可以答应你们。”


楚轩估量的目光落在公爵夫人身上,公爵夫人大方地任由他打量,一会,楚轩淡淡道:“让我研究那个城堡,在你得到它之后,我要求先进入研究它。”


两人的合作算是暂时达成了,公爵夫人告了退,回到自己卧室休息去了,偌大的客厅只剩下郑楚二人。


从来到这里后就没有好好休息吃饭的郑吒这次总算满足了,他靠在椅子上舒服地伸了了懒腰,这才有空和楚轩说话。


这一转头他才发现,楚轩面前的食物竟然没动多少,那个看起来十分像情感存在某方面缺失的家伙正一手抓着一个番茄在大口啃着,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吃,而他的手上脸上糊的都是番茄汁。


郑吒看的嘴角抽搐,忍不住抽出面前的餐巾递给楚轩,楚轩接过来毫不在意地擦了擦手。


 “只吃这一点水果能吃饱吗,不吃点肉身体怎么有力气。”郑吒有些无奈地发现这个脑袋极度聪明的家伙还真是格外挑食,在这种食物匮乏的情况下还挑三拣四的。


 “颜色太难看了。”楚轩不满皱眉道。


他一转过脸,郑吒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如果不是害怕对方报复,郑吒一定会拍个照作为留念的。


见郑吒大笑,楚轩面无表情地抽出餐巾擦了擦脸,郑吒好不容易忍住笑意,他切下一块牛排放到楚轩盘子里,顺手帮楚轩把脸上没擦到的地方擦了擦,道:“还是吃一些吧,现在不是挑食的时候,要不然怎么有精力应付明天的事情。”


楚轩看着牛排露出了不满的情绪,但不知道是不是听进去了郑吒的话,他并没有拒绝,而是将郑吒叉来的牛排吃了下去。


吃完饭,两人一起朝楼上卧室走去,郑吒低声问道:“你既然知道之前的食物有问题,为什么不提前说?”


 “反正你又没有喝下去。”楚轩毫无愧疚之色的冷淡道。


 “喂,你这是什么回答啊,万一我喝下去了,万一你没来得及阻止怎么办?”


 “那就喝下去吧。”


 “等等,混蛋,什么叫那就喝下去吧,你怎么不喝啊!”


当然郑吒还是没有吵出来结果,也没有如愿以偿揍到楚轩,因为两人推推攘攘上楼后,楚轩先一步走进浴室洗澡去了,等他出来后,郑吒想揍人的心情早就没有了。


评论
热度(32)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