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13~15)

第13章 皇后

 亲身站在欧洲中古时代才有的巨大城堡里面还是蛮震撼的,更何况它还是一座充满了神秘巫术与魔法的城堡,古老的防御城墙,灰色的墙砖,像是要刺穿天际的尖顶,还有诡异阴森的骑士列队。


像是一场只有在梦中才能实现的古欧洲之旅,当然,如果不是被当成死囚犯一样的押着前进就更好了。


是的,现在郑吒和楚轩也确实就是囚犯,早上起床吃完早饭后,两人就被公爵夫人交给了皇后的黑骑兵,由黑骑兵押着带到城堡,皇后打算亲自给他们砍头。


这让郑吒不由得嘴角抽搐,猜测那位皇后得多古怪血腥,才要给人亲自砍头。


郑吒的腹诽和黑骑兵一路看押暂且不提,且说,两人被黑骑兵押着进入城堡后,在经过一丛小门时,仿佛约定好了一般,同时攻击向押着他们的黑骑兵。


不得不说,公爵夫人配出的药水真是好极了,果然,最了解一个人的是这个人的敌人,虽然不知道公爵夫人和皇后算不算这种情况。


那些药水仿佛硫酸一般,泼到骑士哪里,哪个地方就融化。


直到此时,看到铠甲都被药水融化的黑骑兵,郑吒才惊愕地发现,那些铠甲后面裹着的竟然全是骷髅。


大概没有聊到两人会突然反抗,直到郑吒踢翻了几名黑骑士,黑骑士们这才反应过来,开始试图合攻两人。


领教过黑骑士厉害的郑吒,自然不会等到被他们围起来,他灵巧地躲过几个黑骑士攻击后,冲到楚轩身边——那家伙就连打架都是极为聪明厉害,大概知道力量上比不过对方,楚轩干脆地避开正面交锋,专门找巧妙的角度打击对方,每一次他攻击后,被他击倒在地的黑骑士总能绊倒另一个黑骑士,一会,他脚边就躺倒了几个黑骑兵了。


 “快走!”


郑吒没空欣赏楚轩的巧妙打法,因为敌方的力量毕竟非常强大,虽然它们不防备之下被两人寻了巧,但等一会只要有一个骑兵举刀杀向两人,两人都只有被砍的份。


郑吒拉着楚轩朝小铁门跑去,小铁门极为狭窄,锈迹斑斑,被一柄生了锈的大锁锁住,似乎还渗着水迹。


跑到小门前,郑吒狠狠一刀劈向大锁,锁竟然被他一劈之下碎成了数瓣,郑吒也不迟疑,带着楚轩就冲进门里,同时把门插上。


这里并不是什么房间,而是城堡的下水道系统,脏兮兮的,泛着臭味的水漫过小腿,仔细闻,还能发现有股怪异的甜腻腻的味道。


两人狼狈地在臭水中行走,楚轩果然厉害,仅凭着水流和空气以及下水管道的行走方向就判断出了该往哪里走,在楚轩的指引下,没多久,两人就走出了下水道。


他们出来的地方是城堡的一个小隔间,走出小隔间,郑吒发现整个城堡安静极了,安静的几乎有些诡异,站在城堡内,能感到阴湿的空气中勃发的戾气和怨毒,幽暗阴森的走廊两边尽是斑驳的痕迹,似乎拐角处随时都会蹦出一个幽灵一只怪物将他们撕裂。


 “郑吒,你去找皇后,将这个东西塞到皇后的王冠上。”楚轩将手中的一个东西塞到郑吒手中。


 “那你呢?”郑吒接过去,发现那是一个造型很奇特的有些发黄暗淡的坠子,坠子像是一朵花的形状,看不出质地,边边角角有被磨损的银色,看得出这应该是一朵银色的花。


 “我去找能和公爵夫人交换的东西。”楚轩淡淡道。


郑吒将坠子小心放好,看向楚轩打趣道:“那你小心,这次可别又让我救了啊。”


楚轩抿了抿嘴,没有说话,郑吒拍了拍楚轩的肩膀,起身朝应该是皇后王座所在的地方走去。


那个方向也是楚轩指出来的,他说,这座城堡看起来是西欧典型的古堡,而按照那种设计,城堡主人勒见下臣的地方应该在第一层,而郑吒的任务则是将手心的坠子塞到皇后王冠上后,赶紧离开。


虽然不知道楚轩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依照对方的聪明程度应该不会想出什么傻办法。


虽然古堡的走廊和楼梯看起来格外像恐怖片里的走廊和楼梯,但实际上郑吒这一路走来其实并没有碰到什么古怪的东西,所以他顺利地来到了一楼。


那些黑骑士似乎刚刚侦测到一楼,郑吒有几次差点和他们面碰面,在查探过几个地方都没找到王座后,郑吒心里暗暗有些焦躁。


不止是在担心时间久了会有变数,同时还是在担心某个丝毫没有危险自觉,喜欢随时将自己陷入各种奇怪境地的家伙。


该死,这城堡未免太大了吧!


郑吒暗暗咒骂道,虽然楚轩给出了具体的方位,但在这个方位中还有不少房间,他刚刚才搜查到第六个房间,朝前方看去,似乎还有不少房间散落在阴暗的城堡一楼各处。


不行,不能再这样毫无目的地找下去,否则等自己找到地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想到这里,郑吒索性光明正大地的走出藏身处,开始在走廊晃悠,果然刚晃悠了一会,就有一个黑骑兵出现在郑吒面前,气氛骤然紧张起来,郑吒能感受到黑骑兵身上散发的强烈死气,那是对方将要进行攻击的信息。


将军刀收回,郑吒举高双手,做出无害的姿势,同时一边朝对方走进一边做出无害的笑容:“嗨,你好,你看我都已经收回了武器,我是说,我刚刚突然后悔了,觉得这样跑真是无趣极了,我乖乖地和你们一起走,你别攻击我,你看怎么样?”


 对面的黑骑兵没有动,似乎是在默默观察郑吒可信性,也许真的是郑吒的话起到了效果,也许是因为郑吒毫无危害的动作,总之,那个黑骑兵最后真的没有攻击郑吒,而是像来的时候那样,压住郑吒开始朝一个方向行去。


郑吒紧绷的身体猛然放松了,他长出了一口气,老实说,他刚才也一点把握都没有,如果这些黑骑兵同他猜测的不一样,而是具有个体智慧的话,那他就完了,但幸好,这些是只知道机械服从的傀儡。


黑骑兵押着郑吒朝城堡最里面的方向走去,当他押着郑吒一路行走的时候,从城堡各个奇怪的角落里开始陆陆续续蹦出别的黑骑兵,刚开始郑吒还很奇怪它们是怎么出现的,当看到一个黑骑兵在黑暗的角落中凝聚成形的时候,郑吒一下子就明白了。


黑骑兵押着郑吒来到一间极度宽敞但格外阴森的地方,那里像是一个大殿,整个大殿墙壁天花板上都是奇怪的花纹,地板上的花纹格外像当初神殿的花纹,而大厅的四个角落点满了白色蜡烛。


一个黑袍子头戴王冠的女人坐在大殿中央华贵宝座上俯视郑吒,那个女人的模样很奇特,十分漂亮,但漂亮中透着维和,像是从各种美女的脸上取下最美的部分拼凑出来的脸。


女人歪着头打量郑吒,神情中透出十分的天真,淡粉的唇勾出纯洁微笑,纤长食指指着郑吒,轻轻开口,声音意外的清澈干脆:“死!” 


郑吒只感到一阵恶寒,他正想开口说话,但一股极强烈的危险感让他全身神经都紧绷起来了,那是比任何时候都强烈的危险感。


全身细胞都叫嚣着危险,可郑吒却不知道危险从哪来,一柄巨大的铡刀从他头顶急速落下,千钧一发之际,郑吒大脑一片空白,强烈的危险感让他本能地蹲下蜷缩抱紧然后就地一滚。


 ‘嘭!’


是铡刀落下的生硬,竟震得大殿地面都晃动了一下,接着还没等他起身,那柄铡刀就一刻不停地追着他开始不断铡下。


MD!再这样下去不但不能把坠子塞到王冠上,他还会死! 


郑吒狼狈地翻滚着躲避头顶不停追赶的巨大铡刀,同时大脑急速地运转试图想出方法,此时慌乱中打量那皇后,才发现对方眼中的天真中其实透着极度的残忍。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对方神情的时候,郑吒试图把能量按照楚轩所说的方式凝聚到眼睛上,昨晚在探讨合作结束后,楚轩又和公爵夫人聊了不少,其中就有对能量的运用,公爵夫人所说的可以将那种意念集中到身体各处,更是让两人增加了不少知识,昨天急促之下只练习了最简单的一些,其中就有运用到眼睛上看出敌人弱点的。


但此时在面对如此恐怖敌人还要分心是非常困难的,一个差错,就可能被铡成两半,但他必须做到,必须要在铡刀落下之前看见想要看见的东西! 


郑吒咬牙,心中冷冷计算着铡刀落下的时候和自己可以用来集中注意力的时间,这一切计算只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果然,当郑吒将一部分意志集中到眼睛上的时候,皇后的王冠上隐约出现了一个凹槽,正是坠子的形状!


郑吒心中一喜,这让他几乎被铡刀铡掉一只脚,心有余悸地看着落在地上的铡刀,郑吒狼狈地喘了几口气,但不等他恢复过来,那蠢笨巨大的铡刀就以不可思议的灵活再次铡过来。 


操!


郑吒忍不住爆了粗口,这个世界的人的力量真是诡异又强大,仅仅只是单一的铡刀攻击,就让他根本无法反抗,只能逃跑,而现在他能明显感受到体力的流失。


不能再逃了!


郑吒抬头估量着他和皇后之间的距离,引着铡刀来到合适的距离后,不再狼狈地逃离,而是在铡刀落下的瞬间一下蹦到了铡刀上,铡刀的力量带着郑吒飞了起来。


大概这情况太突然了,皇后竟然愣住了,郑吒顿时一喜,他狠狠一脚踩在铡刀上,整个人如同出膛炮弹一样弹向皇后。


5,4,3,2……快了,再快点,一定要赶过去!


终于在皇后反应过来抬起手之前,郑吒已经将坠饰嵌在记住的那个地方,皇后顿时痛苦地大叫起来,狼狈地滚落在地上,王冠从她的脑袋上滑落下来,黑骑兵们也乱成一团,甚至整个城堡都晃动起来。


 而耗尽力气的郑吒则瘫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铡刀落下。




第14章 阵源

这次真的死定了,郑吒苦笑着闭上眼,只是没想到最后自己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死在这个地方,不过好在完成了楚轩的任务,这样一来那家伙就能顺利地在这里站稳脚跟了吧,想来以对方的智慧,以后一定能好好地活下去的。


郑吒叹了口气,静静地等待死亡,但奇怪的是,预料中的黑暗和痛苦并没有降临,他有些奇怪地睁开眼,发现铡刀竟然在半空中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这种突然出现的情况让郑吒稍稍楞了那么几秒,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一定跟刚刚自己塞的那个坠子有关,而且很有可能,那个坠子能伤害到皇后。


这样一想,郑吒连忙从地上跳起来,他这才发现,整个大殿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恐怖的爆炸,窗柱壁画都摇摇欲坠,原本摆放整齐的蜡烛桌椅等正凄凉残缺地躺在地上。


皇后尖叫着把头顶的皇冠狠狠砸飞,她疯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而她的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温柔圣洁穿着白裙的贵妇人。


皇后的黑骑士们仿佛变成了一个一个骑士雕像,看着面前的一切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僵硬呆滞地散落在大殿周围。


 “白玫瑰,白玫瑰,我就知道是你!”皇后状若疯妇地尖叫着:“你这个贱/人,你让外人把诅咒带进了城堡,你会不得好死的!”


巨大的铡刀随着皇后的疯叫如死神镰刀般优雅又迅速地朝温柔妇人铡去,看的郑吒心中一紧,正想大喊提醒那个让他心生亲近的女人。


但出乎郑吒意料的是,铡刀并没能落下来,赤褐色长发的白裙女人身上似乎有什么奇怪的能量,将攻击完全挡下了。


 白裙女人朝郑吒的方向微笑着点了一下头,郑吒猜测对方大概在表达感谢,随即白裙女人就收回了目光,低头俯视着皇后,柔声道:“红桃,我的皇冠戴起来不是那么舒服吧?当初你用无耻手段将我赶出城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红桃皇后冷笑两声,并没有回答白玫瑰的话,而是从地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似乎这么一会,红桃皇后又从新冷静下来,她再次恢复了那种天真优雅。


 白玫瑰笑了笑,她没有在意皇后身上的冷厉威严,而是打量着周围的黑骑士,用一种毫无感情的惋惜口吻道:“真是可惜啊,原来你就是这么对待黑桃K,对待唯一一个喜欢你尊敬你的人,你把他变成了傀儡,真不知道如果他还有意识,会怎么想。”


皇后眼中透出残忍冷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玩意吗?贱/人,你永远都别想从我手中拿走这座城堡的控制权!”


听到此处,郑吒总算明白过来了,楚轩曾经嘀咕过的园丁应该就是白玫瑰的人,原来不止是公爵夫人,还有一个曾经被皇后赶出城堡的势力存在,而楚轩交给自己的坠子应该就是对方回来的关键,不过,楚轩知道这个坠子会有这种效果吗?


话说回来,楚轩什么时候接触到白玫瑰一方的,难道是公爵夫人给他的坠子,公爵夫人早就和白玫瑰联合了?


想到楚轩,郑吒心中掠过一丝担忧,按楚轩的说法,他是去寻找能和公爵夫人交易的东西,以郑吒的理解,那种东西应该会对城堡产生影响才对,但是从郑吒寻找皇后位置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却什么都没发生,所以,郑吒心中难免产生了不好的推测,那家伙不会又出什么危险了吧?


想到此处,郑吒决定不再耽搁下去,而是去找楚轩。


可是等他走出了一层大殿,来到阴森走廊后,郑吒开始犯愁了,找皇后王座都那么费力,那在这样偌大城堡中寻找楚轩岂不是更困难,而且楚轩还不是固定在某个位置。


郑吒站在走廊处一边走一边思索着:楚轩走之前说是要寻找能与公爵夫人交易的东西,那会是什么东西呢?


公爵夫人曾经提到过她没法进入城堡,看今天那个白玫瑰与皇后对持,公爵夫人白玫瑰皇后应该是一个等级的,但公爵夫人和白玫瑰之前却拿皇后无可奈何,也就是说这城堡里有能保护皇后的东西。


 按小说故事什么的惯例,这些东西应该会被好好保存起来,放在什么隐秘的地方,而按照这一路行来仿佛黑暗故事一般的尿性,那些诡异的东西很极大可能是在地下密室之类的地方吧!


这样想着,郑吒开始朝设想的地方跑去……


楚轩双眼放光地看着房间的一切,虽然他依旧那副疑似面部肌肉损坏的死人脸样子,但那双眼中却毫无疑问地是可怕的兴奋与狂热。


 “果然啊,我就说与地下室相比,被自喻为光明和希望的人类所崇敬的存在,应该是在最具有象征意义的塔顶才对,那样才方便被挂在十字架上受万人跪拜啊!”


.这是一间非常宽阔的房间,房间天花板墙壁和地上都充满了各种神秘的图案和文字,就算最普通的人走进去,也能感受到房间中充斥的力量。


 而在最中心,一圈一圈奇异符号围住的高台上,则是一个四周点满了金色蜡烛的水晶棺材,水晶棺材再往前走,依然是一副巨大画像,画像上还是那个少女,只是此时少女不再圣洁悲悯温柔。


那幅画,被鲜明的分成了两部分,仿佛有神之手从中间将它们劈开一般,一半是血腥恐怖的地狱一半是纯洁至美的童话,少女则一半红裙一半白裙,而少女的那张脸,却是说不出的让人怪异,虽然依旧在微笑,但那是一种让人发抖让人恐惧的感觉。


楚轩把手中的钥匙塞进裤兜,他并没有急着去看那副水晶棺材,而是饶有兴致地观察起房间里神秘符号,同时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叠白纸一只笔飞速地记录起来。


大概是楚轩太过专注于陌生的知识,他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画像里少女的双眼开始流下鲜血,而那水晶棺材似乎有细微的异动。


楚轩一边记录,一边暗暗道:“如果没有推测错误的话,这里有八成可能是整个城堡的运作中心,甚至是能够将之前森林遇到的无头艾丽阻挡在外面的原因,那么也就是说有什么办法能控制艾丽,或者是足以抵抗艾丽的力量,这就是公爵夫人想要得到的力量。”


 “而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皇后也绝无可能任由它毫无防备地立于这里,也就是说,它有防御的力量。”


楚轩的话刚一说完,水晶棺材就哗啦一声被推开一半,一只干瘦的爪子搭在棺材上,同时原本明亮的房间开始暗下去,而此时楚轩也极为警惕地转过身,双枪不知何时滑落在他手心。


就在气氛一触即发的时刻,‘轰——’一声巨响,房间大门发出极为难听的咯吱声,接着它被人暴力踹开。


 “楚轩!”一个略带焦急的声音自门口响起,接着郑吒整个人都出现在房间内,当看到楚轩毫发无伤地站在这个诡异房间内后,郑吒整个人都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楚轩难得诧异地扬起眉:“ 你能找到这里?“


原本满心高兴的郑吒闻言顿时黑了脸:“什么叫我能找到这里啊!我为什么不能找到这里?你曾经说过,光明的信仰让人们习惯将一切摆放在最明显处,公爵夫人的态度明显就是说,和圣女有关的信仰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虽然我本来是打算去地下室的,最后想了想,觉得更有可能是尖塔塔顶,不说别的,你不觉得这个城堡的尖塔建的很奇怪吗,之前被黑骑兵押着走过塔楼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东西长的奇怪了。”


 “看起来你的思维能力并没有你表现的那么弱,或者该说是野兽的直觉?”听到郑吒一大串解释,楚轩并没有什么特别惊讶的表情,依然是毫不在意地回应,同时警惕地打量着房间。


也许同样被郑吒突然的暴力拜访惊到了,水晶棺材只是维持着半开的摸样,再没有任何变化。


 “话说回来这里又是哪里?”知道和楚轩争辩没什么好结果,郑吒也不计较对方的态度,而是走到楚轩身边,同样打量着房间,当看到满屋子奇怪花纹后,郑吒皱了皱眉:“你看到这些不觉得头晕吗?”


 “完全不觉得!”一听郑吒说到自己的领域,楚轩似乎完全忘记两人的处境,而是眼中透着狂热,连声调都提高了:“这里很有可能是另一种文明,遗失在历史中的失落文明,被命名为‘巫术魔法文明’,虽然被称为巫术魔法,但我觉得这只是当时人们无知的称呼,它们应该是另一种文明体系,和现在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玛雅文化应该同属一源。”


 “所以你就想研究这个?”一见楚轩的这个样子,郑吒就开始觉得头疼:“所以我说这和你要找的能和公爵夫人做交换的东西有什么联系吗?”


 “如果能把它们破解的话,这里所有的符文应该都有一定的意义……”楚轩脸上依然是让人毛骨悚然的狂热,他双眼放光地盯着周围。 


 “那你现在能破解吗?”郑吒闻言,也顾不上对楚轩的表情感到害怕了,他连连问道。


楚轩眼中的狂热明显消散下去了,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似乎非常不甘心:“不能,我需要时间,我并不是专门学习这方面的人才。”


郑吒有些无奈地看着楚轩,他就知道一定是楚轩这厮特有的科学家式的研究欲发作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之前我按照你吩咐的把坠子放到皇后皇冠后,出现了一个女的和皇后打起来了,估计一段时间内没人能注意到我们……所以说现在你还有时间,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第15章 女尸

 楚轩的情绪稍稍冷静下来了,他颇为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房屋,随即道:“看来白玫瑰并不是这里的一个传说,而是真的存在啊,也就证明了这里不少传说其实是扭曲的真实历史。”


郑吒见状,无奈地掏出了那个随着自己一起倒霉地沦落到这里的手机,递给楚轩,楚轩的表情顿时变得兴奋了,郑吒趁着楚轩还有理智的时候连忙问道:“那这么说,你知道多少了?”


 “足以让我推论出不少有用的东西,密码是多少?”


郑吒打趣道:“我还以为你能像神探夏洛克里面那样,一摸到我的手机就能直接推论出密码呢,131421。”


 “没那个必要,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尝试一下。”楚轩拿着郑吒的手机就开始疯狂拍摄。


郑吒顿时苦了脸:“我只是开玩笑的,没必要,还有,手机没多少电了,你省点用,咦,这个棺材里面躺着的是森林那个怪物一样的无头女鬼?不对,这应该是她的尸体,原来她真的就是公爵夫人她们祭拜的圣女?”


 “同时也是整个城镇的保护者。”楚轩接口道:“按照公爵夫人的说法,虽然她被亲人杀害,但依然愿意保护自己的亲人。”


郑吒眼中透出怜悯和敬佩:“真是伟大的女孩,不过,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画像很奇怪?”


在观察尸体的时候,郑吒眼睛扫过头顶画像,画像中女孩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特别可怕,狰狞又恐怖,仿佛随时都要挣脱画像张开可怕的嘴咬碎一切。


 “嗯,或许是被迫的伟大……你当然会觉得奇怪,因为那个女孩的头就在画像里面,具体来说应该是那个画像的头其实就是女孩的头。”楚轩已经开始拍地上的花纹了,他拍照的手法十分快而且格外清晰。


 “什么!”郑吒大惊失色,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人真是变态,一边祭拜畏惧,一边还要这样虐待那个女孩,连尸体都不放过。”


 “也许不是虐待,可能只是一个仪式,好了,郑吒,我们可以开始破坏这个房间了,记得尽你最大的努力破坏,特别是这个女孩的尸体。”


楚轩收起了手机,开始抡起双枪不停地射击,随着他的攻击,房间里竟然开始古怪地冒出黑烟,同时有幼童尖细凄凉的惨叫不停地响起,那诡异的感觉让郑吒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


郑吒一开始有些反应不过来,但随即他就大叫道:“你疯了,楚轩!如果按你的说法,这个女孩的尸体这个房间是整个城镇的守卫力量,那么你破坏这个房间,那个恐怖的无头女鬼就能攻击这个城镇了,以她的力量,到时候我们都只有死的份啊!”


 “我们不会死,我也没有疯。”楚轩一边解释着,同时手上不停地射击着周围墙壁,确实如同楚轩说的一样,这些花纹很有可能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甚至它也许就是一个法阵,因为当楚轩破坏了这些花纹后,整个城堡都开始晃动起来。


 “森林外的无头女鬼应该就是公爵夫人她们的共同敌人,虽然女鬼的尸身在守卫整个城镇,但很明显她不是自愿的而且对皇后等人有强烈的怨恨,到时候以女鬼的力量攻击城镇,那么钥匙的持有者就不得不拿出钥匙对抗女鬼,而到时候我们就有机会抢得钥匙。”


 “操,这想法真TMD疯狂,你怎么知道谁有钥匙,而且如果真有钥匙的话,那她们三个怎么还会对持不休,而不是有钥匙的那个人直接控制城堡?”


郑吒不知道此时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楚轩,看不出来这家伙斯斯文文柔柔弱弱的,脑子里面的想法竟然这么疯狂。


 “我不知道谁有钥匙,但以公爵夫人的表现来看,她最可能知道什么,之所以不拿到钥匙,有可能知道的人无法进入城堡,进入城堡的人不知道钥匙,而到时候女鬼的强大外力压迫下,为了保命,那个持有钥匙的人就不得不拿出钥匙,到时候以四方混战的情况下,我们抢到钥匙的可能性最少有五成以上!”


楚轩此时的表情看起来竟有些冷酷:“其实如果我们实力够强大的话,就不需要这么算计了,要么我们可以强迫公爵夫人她们交出钥匙,要么就是可以无惧公爵夫人之后的反悔,是我们太弱了啊,郑吒,所以努力变强吧!”


郑吒神色复杂地看着楚轩,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担心公爵夫人的毁约吗?也是,按照双方实力的对比,公爵夫人完全可以无视他们之间的约定,是他们太弱了啊!


 “这一切都是你之前早就算计好的,对吗?早在你拿到吊坠,进入公爵府邸后就计划好了这一切。”


楚轩并没有回答,而是依然破坏着整个房间。


郑吒苦笑道:“你其实可以和我商议一下,被同伴瞒着的感觉真不太好,而且你早就告诉我的话,我们之间的配合会更顺利一些。”


楚轩冷淡的声音传来:“并不是不说,而是在进入城堡后才完全确定这一切,计谋这东西是随着手中砝码不断变化而改变的,而且就算我说了,你会同意吗,不过,下次会考虑你的心情。”


 “是啊,这么危险的计划我肯定……等等,你说什么,你会考虑我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有些黯然的郑吒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他咧开嘴笑了起来,但随即一股强烈的晃动以及天花板吊饰砖块噼啪下掉的情形让他脸色猛然一变。


眼见一个吊顶雕像就要砸到楚轩,那吊饰一头还带着尖角,若砸下来,楚轩定然会被劈成两半。


郑吒连忙向前一扑,楚轩被他紧紧搂在怀中摔倒在地,而大力之下,两人直滚到墙角才停下来:“咳咳,我说楚轩,这种破坏有用吗,我怎么觉得只是城堡要被你玩塌陷了,而那东西还没有任何变化?”


此时两人灰头土脸的,楚轩摘下眼镜擦了擦,他顺着郑吒的手看过去,才发现水晶棺材和画像的那一边被什么神秘的东西保护着一般,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要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对付这具尸体?”


两人此时站在水晶棺材面前,看着半开的棺材,郑吒忍着嗖嗖阴森凉意问道。


楚轩正皱着眉咬着手指大概是在为难,接着他直接掏出□□,对着棺材里的尸体啪啪就是几枪。


 仿佛是一个依然在活着的人一样,在挨了枪子后,尸体突然发出凄厉惨叫,在棺材中挣扎起来,她枯瘦焦黑的手臂和腿以不正常的方式扭曲着,想到对方还是个小女孩,郑吒不忍再看,他扭过了脸,这才发现原来尖叫的是墙壁上的画像。


那画像中的脸可怕极了,正张大嘴发出刺耳的怪音,一双眼睛充血凸起,怨毒地盯着郑楚两人,那头在画像中也不安分,挣动着,似乎随时要扑上来。


见楚轩还要开枪射击画像,郑吒伸手握住楚轩的手腕,制止了对方,一个纯洁乖巧女孩的形象突然从他心头滑过,郑吒感到一丝不忍。


楚轩看向郑吒,郑吒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支吾道:“那个,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做也不一定有效果,你看它们依然没有任何变化,除了造成尸变一样的恐怖效果,我只是想,这孩子沦落到这种地步已经够可怜的了,也许我们可以想别的方法,这个城堡这么大,也许有其他我们没探索到的秘密。”


楚轩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他只是冷淡地道:“她已经死了,你无论对她有什么样的感情,她也无法感知到,郑吒,这种心软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那只会拖住你的脚步,甚至会牺牲你身边活着的人。”


 “我知道,我并不是……”郑吒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说之前被楚轩坑着攻击女鬼的时候,在某一瞬间被女鬼带着变成了对方,体会了一下下那种感情?还是说那女鬼好像对他有某种青睐,这段时间总是偶尔让他看一下某个生活片段?


他不再说话,而是走到画像前,一把扯烂画像,把那还在怨毒尖叫的人头拎起来塞到棺材里,然后转身对楚轩耸耸肩道:“我只是觉得一个人,还是个小女孩,日日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身边却无法再拥有自己的身体,那该多么痛苦,所以就算毁掉之前,也让她变成完整的她,我说,我们烧掉她吧,结束她的痛苦,怎么样?”


 “我想不需要了……”楚轩盯着郑吒身后淡淡道。


 “什么?”


 “走!”


在郑吒反应过来之前,楚轩一把拉住郑吒的手腕,朝门外狂奔而去,他们身后,那个红衣女孩缓缓地从棺材里站起,那双原本怜悯慈悲的双眼紧闭着,两行血泪从她眼中滑落。


评论
热度(31)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