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16)


第16章 离开

 直到一口气狂奔到二楼,两人才喘着气停下来,两人互相对视着,看到对方眼中劫后余生的心悸,郑吒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楚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道:“你笑是因为我们成功逃跑?但现在我们还处于危险中,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等到我们彻底掌控了势以后你再高兴吧。”


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也让郑吒有些了解自己这个同伴的性格了,所以他并没有觉得扫兴,只是无奈地道:“楚轩,这个时候你应该陪着我一起笑才对,我们为什么不笑,我们成功了,而且我们活着也并非独自一人,这为什么不值得我们去笑着走下去?”


楚轩摇了摇头,他眼中似乎闪过一丝迷茫,随即又恢复了那种冷酷平静:“你太乐观了,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东西依然十分危险,甚至你和我其中的一个都有可能会死,或者我们都会死,就算渡过这一次,未来路上我们还会遇到很多未知的危险……”


郑吒摇了摇头打断楚轩的话:“我只是从不想放弃希望,未来路上的困难和我们现在的快乐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不愿意放松警惕和戒备,那也不妨碍我们去享受每一时每一刻活着的快乐,楚轩,这一段时间看着你,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说,你可以试着放松一下,不用这么严苛的要求自己,你毕竟是一个人,不是不知疲倦的机器。”


郑吒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拍了拍楚轩的肩膀,随即他转身朝楼下走去:“那么接下来呢,防御已经被我们破坏了,那个东西直接来到城堡里,估计该去找皇后她们的麻烦了,我们是要去皇后她们的主战场吗?”


 被郑吒拍了一下肩膀后,楚轩在原地楞了一下,直到郑吒的声音传上来,他才跟上去:“是的,接下来我们要去主战场,但并不是直接进入,我需要你恢复最大战力的时候再进入。”


 ………… 


 艾丽一步一步走到皇后的大殿,她此时完整的看不出曾经被人砍成两截,她的身后是一步一步的血脚印,而她的红裙则像被鲜血染红,她走过的地方都充满了怨灵的哀嚎,一只穿着背心戴着怀表的奇怪兔子紧跟着她。


 艾丽的到来让原本还在混战的红桃皇后和白玫瑰以及在一边看好戏的公爵夫人同时愣住了,接着像是商量好似的,皇后和白玫瑰同时攻向艾丽,但艾丽却没有任何反应,任由那两人打向自己,果然两人的攻击落空了。


隐藏在一旁的公爵夫人心中划过一丝了然,果然啊,那个聪明的小家伙是绝对不会按照约定来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放出了这个东西改变局势。 


 艾丽的嘴角突然扭曲出一个笑,三人心中顿觉不妙,接着一声凄惨猫叫,一柄巨斧飞过,柴郡猫被艾丽砍成了两半,巨斧的力量让白玫瑰和皇后同时狼狈后退。


但艾丽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又是一斧头,原本呆滞立在两边的黑骑士顿时冲上来挡在皇后和白玫瑰面前,巨斧的力量让黑骑士没有任何招架之力的被劈成两半。


黑骑士的阻拦好像惹怒了艾丽,她发出一声可怕叫声,冲向了白玫瑰和皇后,眼见两人就要命丧斧下。


公爵夫人突然走了出来,挡住了艾丽的攻击,她站到艾丽面前。


见到公爵夫人,白玫瑰和皇后眼中都透出诧异和奇怪,但公爵夫人根本没看她俩,只是有些哀伤地看向艾丽,轻轻道:“艾莉丝(其实也可以叫爱丽丝,这里讨了一个翻译的巧)。”


不知道为什么,艾丽停顿了一下,但也只是停顿犹豫了那么一会,艾丽就绕过公爵夫人继续砍向白玫瑰和皇后。


见艾丽执意攻击,公爵夫人眼眸沉了沉,她从腰侧抽出宝剑迎向了艾丽的巨斧。


 ‘嘭’一声闷响,公爵夫人脸色惨白地后退了两步。


 艾丽似乎完全被激怒了,她再也不顾忌公爵夫人,巨斧泄愤一般朝所有人砍去。


 而这一耽搁也让白玫瑰和皇后有了喘息的时间,两人同时拿出各自武器,皇后依然是铡刀,而白玫瑰竟然奇怪的是一顶破破烂烂的帽子……


 “情况似乎不太好啊,都这样了,她们还不拿出‘钥匙’?”郑吒楚轩两人躲在大殿一角——其实现在已经没有大殿了,早在白玫瑰和皇后战斗的时候,大殿就完全被毁了,所以现在两人只是找了一处空地观看了起来。


楚轩并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眼中也隐隐透出焦急。


 ‘轰——’


又是一声巨响,白玫瑰、红桃皇后、公爵夫人都狼狈地飞了起来,而公爵夫人好巧不巧地落到了离郑楚二人不远的地方。


见到二人,公爵夫人眼中透出一丝惊诧,随即了然地笑了起来。


郑吒皱眉,看着公爵夫人沉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隐藏实力吗?如果现在再不使用钥匙的话,被艾丽视为复仇对象的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隐藏……钥匙?”公爵夫人疑惑地皱了皱眉,随即大笑了起来:“原来你们是这么以为的吗?”


 “否则呢,公爵夫人或者该称呼你为艾丽的父亲?”楚轩的眼镜反射出凌厉光芒:“这个时候我们只有合作才能不被敌人绞杀。” 


郑吒张大了嘴,他不敢相信地上下打量着公爵夫人,确信自己无法从对方身上找到一丁点男性特征,但看公爵夫人的表情,郑吒又知道,楚轩说的完全正确。


 “你很厉害啊,小家伙。”公爵夫人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阴毒,但很快就变为平淡,她叹了口气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很简单,你对城堡知道的太多了,甚至多过皇后和那个白玫瑰,这不应该是你能知道的,而你对艾丽圣女的事情知道的太过详细,只有艾丽身边的人才会知道这些东西,而你说话叙事的口吻,又不可能是艾丽的母亲和姐姐,所以排除了一切不可能之后,就算结果再离奇也是真相,但联系到你那些有各种效果的药水,我觉得这个猜测的结果并不离奇。”


 “而且以此类推,红桃皇后应该就是艾丽的姐姐,白玫瑰是她的母亲吧。”


 “艾丽是我和皇后的女儿,这你也该猜到了,红桃和白玫瑰陪在我身边这么久都没猜到我是她们丈夫、父亲,(怕有不明白的解释一下,红桃皇后既是艾丽的母亲又是艾丽的姐姐,也就是说艾丽是父女乱伦的产物),甚至还以为我是情妇,没想到都被你猜出来了。”公爵夫人的表情有些奇怪,他像是笑又像是嘲讽厌恶:“但可惜的是小家伙,你猜中了一切,却没料到我根本没有什么‘钥匙’,不止是我,这个世界也没有。”


公爵夫人冷冰冰地大笑起来:“我该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郑吒顿时心一沉,楚轩却并没有生气,他依然是那种无趣的表情,只是当公爵夫人解释完了之后,他并不再停留纠缠,而是转身就要朝城堡外走去。


公爵夫人冷冰冰的嘲笑没能再维持下去,她似乎没料到楚轩会是这种反应。


直到楚轩走了好几步远,公爵夫人才再次出声道:“你是想找到别的栖息地吗?别费力气了,这个世界只有这一栋城堡,如今城堡被你毁掉,已经没有能阻挡艾莉丝的地方了。” 


楚轩依然没有停步,郑吒有些奇怪地看着公爵夫人,红桃皇后和白玫瑰已经失败了,公爵夫人如果再不走,下一个死的就是她了,她怎么还有心情挑衅楚轩。


 “你不走吗?”郑吒不再蹲在地上,而是站起身打算和楚轩一起离开了,如果再留下去,估计得大家一起死。


公爵夫人有一瞬间流露出十分奇特的表情,像是自嘲又像是佩服诧异,此时艾丽正站在红桃皇后和白玫瑰的尸体上发呆,估计一会就该对付他们了。


 “其实你已经非常厉害了,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如果你和我一样对这个世界有一定的掌握,绝不会犯这种错误,甚至整个世界都会属于你。”公爵夫人撇了撇嘴,拢在阴影中的表情有些阴郁:“你确实猜透了我的想法,如果合作下去的话,你们根本没有实力来保证合作的公平性,但现在局面到了这种地步……”


公爵夫人突然站起身,也不知道她又或是艾丽做了什么,城堡突然间不见了,郑吒发现他们又来到了最初遇到艾丽的地方,一条河流,河边一棵树,但那颗被自己砍了一刀枯萎的树如今却变得生机勃勃。


郑楚二人有些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大树,而公爵夫人不等两人反应过来,突然伸手推了他们一把。


 “去吧,到艾莉丝的世界去吧,祝你们一路愉快!”大树突然露出一个漆黑的深洞,两人直接被公爵夫人推到了深洞里,跌落下去。


 而在陷入漆黑世界之前,两人听到公爵夫人的大笑声:“当初我被你们逼的不得不隐姓埋名,甚至连原本的性别都丢弃了才安然活下来,红桃、白玫瑰,但却想不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局,艾丽啊,艾丽,我的孩子,愿我们的灵魂纯洁,直到永远吧!”


评论
热度(30)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