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20~22)

真的好多....我歇一会再贴OTZ

第20章 睡美人

  本来村民的这些行为意味着他们十分落后野蛮,更有可能是没有人性的疯子,不应该冒失地进入,以免遇到什么未知的危险。


但楚轩表示至少应该进去打探一下情况,更何况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注意一些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于是张杰就被派去在附近寻找一个暂时的落脚处,而楚轩、詹岚、郑吒三人则悄悄打晕了三个当地人,换上他们的衣服后,潜进了村落中。


进去之后三人才发现,原来这里不是小村落,而是一个已经形成一定规模的城镇,只是城镇边缘靠近森林的地方十分落后,所以才让三人以为这里是村落。


沿着大路朝里走,越往里走越繁华,三人没有走到尽头,一则离烧死妇女的地方太远的话,就打听不到什么了,二则这里看起来并不小,再走下去估计也没什么头绪。


不过楚轩三人停留的地方也比较繁华,里面甚至有吃饭住宿的地方,也有进行贸易的集市,但詹岚却说她总觉得这地方有什么不对劲。


 “能有什么不对?”


郑吒转头奇怪地道。此时三人都穿着欧洲中古时代的紧身长衣,外面披着一件袍子,看起来与这里的居民没有任何差别。


 “我说不出来,但感觉……就像这里被什么笼罩住了一样,让人看不清。”


詹岚摇了摇头,她正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周围的人,生怕错过一点消息,此时三人在一家小酒馆坐着,来来往往的客人都会大声嚷嚷出一些有趣的消息。


 “詹岚说的没错,这里确实不对,应该是爱丽丝的力量。”就在郑吒思考着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时候,楚轩突然出声了:“只是暂时我们没法推断出爱丽丝给这里造成了什么改变。”


 “看今天被烧死的那个孕妇,我觉得不会是什么好的改变。”郑吒沉声道。


这里确实无法给人舒服的感觉,虽然城里的居民比爱丽丝世界的要正常的多,但那些人来来去去之时,被兜帽半遮住的脸,总似乎隐藏着不坏好意的冷笑,而那些兜帽阴影下的目光,说实话,郑吒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真像是某种恶/欲/的混合体。


 “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小心。”郑吒环顾了一眼四周道。


 “嘿,今天那贱/货死的可真让人痛快!”就在郑吒三人用精神链接讨论的时候,酒馆里一个粗噶的嗓门突然突然打断了三人的谈话,三人对视了一眼,看向了说话那人。


那是一个穿着粗布短衣的大胡子,腰里别了一柄长匕首,此时他正往一张空桌子边走去,他身后跟着两个男人一个女人,而他正在与两个男人中的一个说话。


 “哈,你还念着玛利亚那贱/货,安德鲁,是因为你没能/操/到她吧,本来以为是贞/洁/烈/妇,谁知道是被玩/烂的!”与大胡子安德鲁说话的男人口吻中充满了讥讽。


 “哼,谁能想到发誓要纯洁一生的外乡女人,会偷/情还怀了孩子,既然早知道忍不住,就应该在来的那天把身体交给咱们,既然发誓,就不该背叛,白白浪费了这么一美妙身体。” 


 “女人就是蠢,明明是享受的事,还非要搞那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爱,跟一个男人玩还是跟一群男人玩有什么区别嘛,还是我们的小鸟儿聪明。”走在最后的男人□□着摸向身后女人的胸部,女人咯咯笑着迎了上去。


 “公主的盛宴又要开始了,美丽的聚会,又有好戏供咱们欣赏了。”大概是发泄了郁闷不满,大胡子不再纠结玛利亚的事情,转而谈论起最近好消息来。


他提到的盛会似乎一下子调动起酒馆里人们的情绪,大家顿时兴致勃勃地开始谈论起来。 


 “据说这次来的外乡人不少啊。”


 “是啊,希望有好货色,不过就算没有,狂欢也足够美妙了。”


 “足足一百多人,哈哈,想想我都□□。”酒馆里一个人大笑起来,他举起了酒杯:“为了公主的纯洁干杯!”


 “为了公主,干杯!”立刻有人开始回应。


也许是气氛太过兴奋,酒馆里竟然开始有人当场扒起身边女人的衣服,而身边没有女人的,甚至开始和旁边的男人互相抚摸起来。


 “天,这可真是……”


詹岚顿时收回了视线,脸色有些发白地喃喃道,她有些担心甚至畏惧地看了旁边郑吒和楚轩一眼,当看到两人表情没什么变化的时候,她悄悄松了口气。


郑吒厌恶地皱了皱眉,虽然他曾经有过一段放/浪形骸的生活,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礼义廉耻,光天化日之下这种随时发/泄的行为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三人趁着酒馆里气氛高涨的时候,离开了酒馆。


 “公主的盛宴,为了公主的纯洁?看看他们做的事情,这些话说的可真够讽刺。”三人走到街上,似乎还有些被刚才的气氛影响,一时间三人之间有些沉默,直到好一会,郑吒才打破了沉默。


 “你们对这个怎么看?”楚轩没有回答郑吒的话,而是反问两人,郑吒没想到楚轩会问他们,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看起来他们对外乡人十分不友好。”詹岚的脸色还有些难看,但已经冷静下来了,似乎又想到刚才的情景,她皱了皱眉道:“看来那个女的是偷/情才被烧死的,但看今天的情况,不像是对情爱方面管理特别严格的地方啊?”


 “的确,依照那个大胡子的说法,来自外地的人应该是要参加一个什么聚会,聚会的内容我们暂时不知道,但根据他们谈话推测,不会是什么有好的聚会,而避免参加聚会的办法,应该是向公主起誓纯洁一生,我可以推测纯洁一生应该指的就是孤独一生,而一旦违背誓言,就要被处死 。”


楚轩一边走一边打量周围街道淡淡说道:“公主是这里的关键,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还需要我们继续搜集情报。”


 “走,快点!”


 “再晚就赶不上了。” 


就在三人边观察这座城镇边讨论刚刚得到的信息的时候,有人急冲冲地超过他们往一个方向跑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看样子他们都像是在朝某个地方赶去。


 “这些人想去干什么?”郑吒看着街上的行人疑惑地道。


 “如果推测没有错误的话,他们应该是要去参加那个聚会。”楚轩却是看着人们离去的地方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你想过去看看情况?”郑吒微微皱起了眉,他知道楚轩的意思,过去应该能搜集到更有用的情报,但难免他们会遇到无法预知的危险,谁知道那个宴会是什么,万一他们外乡人的身份暴漏,那么他们就有危险了。


 “那好吧,我们悄悄过去,小心一些不要被发现,詹岚注意随时建立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精神链接。”


詹岚点了点头,楚轩却是已经开始朝那个方向去了。


跟着人流的方向,越走越宽阔,最后来到了似乎是一个宽阔广场的地方,广场上早已经堆满了人,除了围观的居民外,还有一队队巡逻士兵。


广场高台上放了三把华贵的椅子,左边是一把金椅子,右边是一把银椅子,放在两把椅子下方的是一把镶嵌了玫瑰宝石雕花的宝石椅子。


 而广场上则挤满了惊慌失措的一百多人,男女老少都有,郑吒吃惊的发现那些人中有很多穿着西装裙子,竟然和他们一样是现实世界的人。


 “看来他们应该就是国王、王后和公主了。”


郑吒随着楚轩的话朝高台上看去,只见刚刚还空无一人的宝座上多了三个人,戴着王冠,拿着一柄顶部镶嵌椭圆蓝宝石权杖,一脸阴沉的络腮胡国王,高贵却显得冷傲的王后。


 而公主则一脸厌恶地站在宝座旁,但仔细看她的眼中却闪烁着残忍和兴奋。 


此时三人隐藏在广场斜侧,人群较少的房屋旁的巨树后,方便随时离开。


 “你有没有注意到?”


 “嗯?”楚轩疑惑地看向突然出声的郑吒。


 “那个国王好强,完全被他压制住了,等会我们一定要小心,一旦有什么不对,立刻离开。”


 “都已经抓了那么多次外乡人了,那个能伤害公主的外乡人还没有被抓到?”就在三人用精神链接交谈时,突然有声音从他们身后渐行渐近:“啧,说起来这么喜欢这种游戏,公主真的还纯洁吗?”


 “马可因,不要乱说,公主的纯洁当然不用质疑,如果不是公主,我们玫瑰王国早就完蛋了,你跟我都得陷入沉眠,哪里还能享受这种盛宴。”


 “哼,那些巫女的预言,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噱头,想要从咱们手中抢夺国王的关注,赚取权利呢!”之前那个声音继续道。


 “都是那个邪恶巫女的诅咒,马可因,其他巫女是善良的,如果不是她诅咒公主在成年时会在塔楼顶被纺锤刺死,国王也不会担心公主活不过成年。”


 “哈,不是说会因为和外乡人在塔楼偷/情兴奋而死吗,塞缪,没必要把咱们公主的死因那么纯洁,我看她心里/骚/着呢,要不然不会玩这些刺激的游戏。”被称为马可因的男人讽刺道。


 “那是国王的点子,和公主没关系。”塞缪声音似乎激烈起来:“国王只是希望公主会对男女的事情产生厌恶,保证公主的纯洁之身。”


两人行走的速度比他们说话的声音要快,原本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的对话,但只一瞬间,那声音就已经特别近了,让郑吒三人根本没来的及在选一个地方躲避,所以几人就直接碰了面。


马可因和塞缪停止了谈话,有些诧异地看了郑吒三人一眼,随即应该是叫塞缪的那个人走上前询问道:“你们也是过来参加聚会的?”


郑吒三人对视一眼,随即郑吒走上前,对塞缪和马可因和气地笑道:“啊,是的,不错,我们也正打算过去,那么两位?”


马可因和塞缪随即笑了,马可因道:“正巧,我们也去,一起去吧?”


郑吒沉默了一下,他脑海中立刻传来楚轩的声音:“现在不要发生冲突。”


郑吒婉言拒绝道:“不了,谢谢,我们在这里会方便一些。”


马可因立刻意味深长地笑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完两人便离开了。


郑吒皱眉看着两人离开,他转头看向楚轩:“情报应该收集的差不多了吧,还要留下来继续吗?我总觉得刚刚那个男人的眼神不对。”


 “没必要了搜集了,我们走吧。”楚轩点了点头,三人从树上跳下,打算离开。


 “快,这里有漏网的外乡人!”


 “抓住他们!”


 “把他们扔进去。”


正当三人打算离开时,变故突起。 





第21章 盛会

 一队一队的巡逻兵围了上来,前后足足有三四十人,郑吒冷静地计算了一下,随即扭头道:“趁他们还没有围上来咱们快走!”


因为都担心被抓住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所以三人都神色紧张的拿出了武器。


 “我来开路,楚轩殿后,我们集中力量从一个方向冲出去,没意见吧?”郑吒也不回头,他双眼紧紧盯着周围士兵,寻找着对方力量最薄弱的地方,在精神链接中大声道。


 “明白”


 “没意见”


 “好,走!”


郑吒大喊一声,不等巡逻士兵反应过来,就冲上去就是一刀,那士兵愣了一下,被郑吒一刀割断了喉咙,接着郑吒一矮身,腿一扫,又是几个士兵嚎叫着,倒在地上。


 而身后詹岚楚轩的攻击也到了,在詹岚的影响下,那些士兵都会莫名其妙的动作迟缓一下,这一下的停顿,让这些士兵变得就像靶子,迅速地被郑吒撂倒,或者被楚轩一枪放倒,同时郑吒楚轩两人脑海中还有詹岚用精神力扫描的作战地图,周围几百米都清晰地出现在两人脑海中。


三人的合作十分契合,郑吒主攻,用蛮力给众人开出一条道路来,而楚轩和詹岚则配合清理周围偷袭过来的人,很快,几十名骑士的合攻就被三人清出了一条道路来。


眼见三人就要冲出包围,原本在广场上关注这边情况的国王动了。


郑吒原本对国王那边就一直没放松警惕,国王这一动,他立刻就发现了,同时心里一沉。


 “快走!”


此时郑吒也顾不上许多,无视了旁边刺过来的长矛,他一把抓住楚轩和詹岚的腰,同时全身力量运用到了极限,脚下狠狠一蹬窜飞老远。


原本一直没有动静的国王突然举起了权杖,他神色冷酷地看向郑楚三人的方向,威严道:“外乡人不能离开!”


天空忽然暗了一下,又忽然亮了起来,世界暂停了。


不对,郑吒感觉到那不是暂停,而是空间时间都被一股巨力攥住了,他感觉自己像被拍死在墙壁上的苍蝇,完全地糊在墙壁上了。


但这种感觉只有一瞬间,下一秒,郑吒、楚轩、詹岚三人直直地从半空中掉落。


 “抓住他们了!”


一声声欢呼,三人被巡逻士兵按着脖子绑着手臂送到了广场上,很像被押往皇后城堡的那一次,但又不一样,因为那一次是楚轩的计谋,他们都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而这一次却带了未知的恐惧。


 “现在我宣布,宴会开始。”


下面的人发出一声声欢呼,而被困在广场的百多人脸上都露出了惶恐无措的表情。


国王的脸上露出了扭曲的笑容,而王后和公主则如同戴上了完美的面具,脸上依然是或高傲或冷酷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享受吧,我的子民们,享受圣女带给我们的福音,释放你们的天性,让我们一起回归最初始中来,至于你们……”国王看向了郑吒三人,那双浑浊眼中透出的光亮让人心悸:“伤害我子民的外乡人,你们应该被全国的人民享用。”


郑吒皱紧了眉,他想不用人给他解释是什么意思了,因为广场中央,那被囚禁的百多号人的地方,开始了不好的盛会。


无数双手伸了出来,将那些人的衣服全部扯成了碎片,尖叫声,咒骂声,哭泣声,甚至哀嚎狂乱乃至兴奋的叫喊混成了噪杂的乐章。


詹岚的脸色已经完全惨白了,也许是急中生智,她突然转向国王大喊道:“国王陛下,我愿意向公主发誓纯洁一生!我为我刚才的失礼冒犯感到羞愧,陛下!”


这次公主和王后也看过来了,国王露出了一个感兴趣的表情,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詹岚,一会,国王点点头道:“我同意了。”


詹岚松了口气,她看向郑吒,郑吒见状连忙道:“那我们都愿意发誓纯洁一生,国王陛下。”


国王原本还算和善的表情猛然变了,他怒吼着,用权杖一下将郑吒和楚轩扫进人群中:“可能玷污公主纯洁的男人没有资格要求纯洁,滚吧,外乡人!”


詹岚歉意地看了两人一眼。 


郑吒和楚轩一下子就被挤攘的人群淹没了,他这才注意到人群中表现出反抗的人都被卫兵拖了出去,一会就是一道长长血迹,因为这种震慑,很多人只能含泪脱掉衣服,行苟且之事,毕竟贞/洁总没有生命来的重要。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影响,郑吒总觉得在这种氛围中心底竟然开始有种烦躁兴奋的感觉,而此时,也许是兴致渐浓,周围人抗拒的表情开始淡下去,逐渐变得投入起来。


郑吒抬眼看楚轩,到这个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居然冷淡如初。 


就这一会愣神的工具,郑吒身上就纠缠了两个人,两个女人一看就是兴奋过度,不停地抚摸着郑吒。


郑吒毕竟是个正常男人,在这种刺激下很快就有了反应,但在这种情况下,总感觉特别不自然,尤其对面还是楚轩那个冷情男人情况下,所以他连忙推开了那两个女人。


他连忙去看楚轩,发现楚轩也和自己一样陷入了不妙的境地,也许因为楚轩干净的气质太吸引人,竟然有三个人围着他,而其中一个竟然是男人。


这三个人牢牢困住楚轩,让楚轩狼狈不已。


但楚轩的眼神依然清明,丝毫没有兴奋,也没有的屈辱,就像面临的是一件不太喜欢,但又没法不做的事情一样。 


 “楚轩!”


郑吒只感觉心里像突然被谁放了一把火,原本只是觉得虽然恶心丢人,但对两个男人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损失,唯一有点担心就是像楚轩这样一看就是干净之极的人,会不会因为厌恶反抗遭受危险。


但没想到还会有人喜欢这种变态的事情,不过想想也是,这个宴会本身就够变态,那就一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 


不正常的火气一下被怒火烧了干净,以郑吒的性格,又怎么会容忍同伴遭受这样的侮/辱。


他一把甩开身上的两个女人,这时候郑吒才惊讶的发现,身上的能量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他现在又重新成为了一个普通男人。


但惊惧只是一会,他立刻冲到了楚轩旁边,一把将那男人扔到地上,冷冷道:“不准你碰他!”


郑吒的突然冲过来让那男人愣了一下,但随即男人露出了一个让人不舒服的邪恶笑容,“占有欲挺强嘛,小子。”


郑吒冷冷地盯着那男人,并不说话,但看他的神情,如果不是极力忍耐的话,估计早就一脚踢上那男人的脸了。


楚轩因此得了喘息的空,他捡起了眼镜,整了整衣服,抓住郑吒的手腕低声说:“现在不能发生冲突,郑吒,这不是值得在意的事情。”


郑吒神色复杂的回头看了楚轩一眼,不知道楚轩是真的不在意,还是不懂,郑吒对着从地上站起来的男人冷冰冰地道:“滚去玩你的女人去,别搞错了发情对象。”


 “看来你还不懂这个宴会的精髓啊,小子,在这里大家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至于你,很快你就没命管我了。”男人得意的大笑着,伸手去拽楚轩:“不止我要玩,等会我还要让兄弟们陪我一起玩。”


郑吒拦住了那男子的手,男子原本大笑的表情顿时沉下来:“我说,小子,再闹下去就没意思了,既然你自己不玩,那让别人玩又怎么样,别说我,那边还有几个等着的,你还能站着不动护着?” 


正如男子所说,旁边还有几个面色不善的男人看向这里,甚至有一两个在打量郑吒,看的郑吒一阵恶寒,同时他也发现这次宴会规则,不能拒绝各种爱游戏,否则就会被带走处死。


这里的小混乱很快就引起了卫兵的注意,眼见卫兵要过来,楚轩突然一脚踹向郑吒,郑吒毫无防备之下,被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到在地上。


 “你干嘛?”


郑吒还来不及惊讶责问,楚轩一屁股坐在他身上。


 “做该做的事”楚轩毫无感情地回答:“你听我说郑吒,我们必须得互相掩饰,否则会被卫兵发现并且击杀。 ”



卫兵果然发现这里的动乱开始过来一趟,但是看见这里没有任何异常后就离开了,郑吒抬眼看了不远处站的几个高大男人,想到如果让楚轩下来,估计等会两人就得交代在那群人手里了,他就感到一阵恶心加恶寒。






第22章 弥天大雾

 

……为了避免被卫兵发现两人特别,郑吒楚轩互相掩饰一番后,郑吒发现了不对劲。


郑吒放弃了安抚楚轩,他看向楚轩,低声道:“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一时间郑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现实没让郑吒纠结下去,就在旁边看戏的男人已经换过两个床伴并表示不满后,盛宴突然发生了混乱。


 “她跑了,那个邪恶的女巫跑了!”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抓住那邪恶的女巫,居然死心不改,还试图伤害尊贵的公主殿下。”


一队队卫兵突然冲进场地中,冲散了欢/爱的人群,不少人爆发出惊呼声和痛叫声,看来有不少人被卫兵误踩。


 而被卫兵追逐的是一个纤瘦灵巧的身影,披着黑斗篷,看样子是个女性,此时那女的正敏捷地在人群中穿梭,躲避卫兵的追捕。


女孩一边跑一边回头怒气冲冲的大喊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才是公主,真公主……”


因为这一场变故,原本守卫广场的卫兵都动了起来,人群因此发生了混乱。


 “这是怎么回事?”


郑吒听到旁边有个人迷茫的问道,那人显然因为这种惊吓混乱从欢/爱盛宴中清醒了,此时正不敢相信的看着赤/裸的自己和身边的人。


 “那是诅咒公主会在纺锤边死亡的邪恶第十三女巫!”


另一个像是当地居民的人突然惊呼出声:“她不是已经被抓走处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此时的混乱简直来的正是时候,郑吒回头看楚轩,发现对方眼中也是这种意思。


顾不上尴尬,两人寻到一个隐蔽的路线,打算赶紧离开。


 “等一下,楚轩。”但郑吒突然叫住了楚轩。


 “怎么了?”


郑吒从地上捡起一件长袍扔向楚轩,楚轩接过,随便裹在了身上。


的确,因为刚才那些混乱撕扯,楚轩的上衣早已不见了,身下裤子也被别人撕扯坏掉,此时他算得上是衣不蔽体了,这样子出去确实不太方便。


 “走吧。”见楚轩裹好了衣服,郑吒也不废话,拉着楚轩顺着混乱的人流往外走,灵巧地避开巡逻卫兵,冲进了旁边森林里。


一旦离开国王所在的广场,郑吒就发现自己的力量回到了身体里,此时两人也不敢耽搁,往詹岚所在的方向跑去。


因为楚轩被国王扔进广场之前,曾经和詹岚说过汇合的地方,所以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詹岚。


一见面,詹岚就紧张担忧地看着两人。


 “我们没事,怎么样,能联系上张杰吗?”知道詹岚想说什么,郑吒干脆打断了詹岚的问话,直接询问起张杰所在。之前的情景太尴尬了,所以郑吒根本就不想再回忆一遍,也不想被人详细咨询相关细节,于是只能岔开詹岚问话。


 “张杰说找到地方了,在森林里有一个废弃的神殿,离这个王国也不算远,我们可以暂时住在那里,既方便来这里打探情况,又方便我们随时撤离。” 



评论(6)
热度(28)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