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23~25)

第23章 囧

 三人一同来到张杰所在的神殿,此时天已经黑了,张杰正在神殿里面生火烤肉,看到三人进来他只是招招手,然后继续翻动肉块道:“情况怎么样,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嗯,消息,是有一些有趣的消息,我们大概了解到这个地方的基本情况。”楚轩在火堆不远处寻了个位置,低头摆弄郑吒手机淡淡道。


 “是什么情况?别又是什么杀/人/魔吧?”张杰随口好奇地问道,同时他脸上表现出一种心有余悸的摸样。


他这话倒是引起了楚轩的好奇,楚轩抬眼看向张杰:“这么说,你以前还去过别的这样的城市,那里是什么样的,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楚轩这一问,顿时让郑吒和詹岚也好奇地看向张杰,大概没想到这里还有别的城市,而城市和城市之间还能互相往来。


 “怎么突然有种游戏通关的感觉,找到关键就可以继续下一个,做完任务就能GAME OVER了。”郑吒皱眉嘀咕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没错吧,总之很像我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呢,一个恐怖世界到另一个恐怖世界,解开谜题才能活下去什么的。”詹岚甜美的声音突然响起,郑吒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詹岚冲郑吒笑了笑。 


 “别提了,总之非常糟糕,里面住的就是一个变态杀/人/魔,见人就杀,要不是我跑得快,早没命了。”张杰却是挥挥手一脸嫌恶的样子,随即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奇怪地看着三人道:“你们不是去打探消息吗,怎么弄成这样子,像跟谁打了一架似的。”


 “不对。”张杰上下打量着楚轩和郑吒,那种打量怀疑的视线让郑吒忍不住心虚的缩了缩身体,随即张杰露出一抹坏笑:“哥们,我说你们,打探消息去哪打探了,别是什么特殊服务场所吧。”


郑吒顿时尴尬的笑出声,连连摆手道:“张杰,你别误会……”


但他这个表情却更是让张杰误会了什么,张杰顿时大叫出声。 


 “好小子,行啊,把我一个人支开,带着詹岚妹子去那种地方,我说詹岚妹子,这下认清某些人的真实面目了吧,还是你张杰大哥最好对吧。”张杰伸手拍了拍詹岚的肩膀,贱笑了两声,詹岚尴尬的笑笑,躲开了张杰下一次熊掌。


 “呃,其实……”正当郑吒想着要编什么谎话圆过去的时候,张杰朝他和楚轩扔了个东西,打断了郑吒的话。 


 “真激情,衣服都烂了,幸亏我早有准备。”张杰准备的确实齐全,他居然不知道从哪顺了几套衣服回来,说是这段时间在林子里过的脏兮兮的,早该换身衣服了,所以就顺了几套出来,而且当地居民的衣服还能给几人掩护。


说实话,郑吒和詹岚没什么,倒是楚轩该换一下衣服了,因为三人中就他最倒霉,也不知道这面瘫死人脸哪地方招惹人了,衣服都被撕破光了,身上就只有郑吒扔给他的长袍。


但身为一个正常的文明人,不可能全身上下只有一件黑袍,而里面光溜溜的,所以张杰这套衣服给的正是时候。


但让三人完全没想到的是,楚轩这人看起来怪聪明的(其实也确实非常聪明),但在某些地方好像少了点什么,拿到衣服后,他居然没有躲起来,或者等大家都入睡了再换,而是直接扯下身上袍子。


 “!”


 “……”


郑吒和张杰目瞪口呆,而詹岚则轻呼出声,脸忽白忽红的后退了半步,也许是一时震惊,她竟然忘记转过脸。


 “呃,哈哈,你小子身材蛮好的嘛,所以詹岚小姑娘也不算太吃亏吧……”张杰哈哈笑着打破了尴尬,但随即他低声对楚轩道:“你小子耍/流氓耍的可真顺手啊。”


好在楚轩的动作也不慢,此时他已经套上了上衣,微长的上衣正好盖过臀部,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腿。


在一旁无语的郑吒却是微微转过了脸,不敢再看,也许是之前广场的情景太过震撼,这一刻他脑海中竟然突然晃过楚轩两条长腿夹着他的画面。


见到周围三人表情各异,神态不自然,楚轩先是疑惑地抬头看了一遍,最后视线略过郑吒停在詹岚身上,稍稍皱眉想了想,楚轩看着詹岚淡淡道:“不是耍/流氓,是在实验室养成的习惯,下次会注意。”


三人愣了一下,最后还是詹岚喃喃问出三人心底的问题:“楚轩,你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啊。”


 “说出来也没什么,再一次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楚轩、军职大校,文职型军人,专攻生物进化方向。”楚轩笑了笑道:“因为从小在实验室长大,所以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我没办法注意到。”


 “怪不得……”詹岚的表情很显然是放松了下来,甚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态度中还透了一丝亲近,这却是让郑吒微微不舒服了起来,他总觉得楚轩隐瞒了什么,或者说那个男人本质上根本没那么让人亲近。


不说郑吒和詹岚,却说张杰震惊地再次打量下楚轩,大概没想到楚轩这种文弱摸样会是一个军人,但是看了两下之后皱起眉,奇怪道:“楚轩,你腿上蹭到什么脏东西了。” 


因为张杰的话,郑吒同样奇怪的看过去,这一看,他脸上却是腾的一下烧了起来,饶是他这般厚脸皮,也不由感到了不好意思。


他连忙抬眼去看楚轩和詹岚,詹岚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而楚轩则已经弯下腰,郑吒一看就知道他试图蹲下来擦自己后面的XX(咳,突然觉得打出来好羞涩,就暂时用符号代替吧)。


郑吒此时已经不是脸红了,而是感觉自己想流鼻血,他连忙扯过楚轩,拉着他来到神殿一间空房间里,背后还能听到张杰大声说话的声音,张杰在大声问詹岚:“他们俩跑个什么,刚才不是不害羞吗,还有刚刚我没错觉吧,郑吒是不是脸红了,他脸红什么啊?”


这些话更是让郑吒连声咳嗽了起来,他对上楚轩略微疑惑的表情,郑吒尴尬解释道:“那个,你自己弄不方便,我帮你擦吧,毕竟是……咳,对不起啊。”


 “我之前说了,没必要。”大概是知道郑吒对自己比较熟悉,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在郑吒面前,楚轩那种人味少了很多,说话也是冷硬的命令或直白,不过这样的楚轩却让郑吒松了口气,毕竟在出现张杰和詹岚之前,楚轩就是这样子的。


 “别让那些心情成为你的负累,郑吒。”


楚轩淡淡说着,然后他扶着墙背对着郑吒微微弯下腰,他这个姿势让郑吒又是一阵脸红,接着楚轩道:“我自己也确实不方便,你快点,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确实,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他们的确没有太多的时间纠缠这些小事,所以郑吒当即收敛心神拿起碎布给楚轩擦拭了起来。


虽然心中暗示自己不应该多想,两人是好兄弟,是同伴,那些想法是侮辱,但真正触碰到楚轩的时候,郑吒感到了同在广场上时一样的感受,那是一种渴望,它烧的郑吒喉咙干渴。


他甚至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划过楚轩皮肤,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郑吒惊慌地收回手,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楚轩根本没反应,这让郑吒松口气的同时感觉如一桶凉水当头浇下。


 “好了。”三两下擦完,郑吒扔了碎布,嗓音沙哑道:“我去外面等你。”


直到郑吒身影完全消失,楚轩才收回打量的目光。


楚轩的速度很快,郑吒刚在火堆边坐好,楚轩就跟着出来了,正好张杰的肉也烤好了,四人围着火堆一边吃一边聊起了各自掌握的信息。


张杰说他是从一个古怪可怕的城堡一路跑到这里的,那个城堡主人性格阴森可怕,杀人没有理由目的,城堡主人在地下室建了好几间房子,把进入城堡的客人都囚禁在城堡中,每天都有人意外死亡,而他那几间房子不允许人随便进去,一旦进去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但其实地下室的房间里是堆满了凶器和尸体,城堡主人有过很多妻子,那些妻子都死了,其中一个房间堆的就是那些女人,他会把各个房间的钥匙给他的妻子,一旦他的妻子忍不住好奇进入了地下室就会被他杀死,而张杰正是在城堡主人现任妻子的帮助下才逃出来的。


 “所以,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詹岚突然开口问道,见几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身上,詹岚解释:“从刚刚打探消息的时候我就觉得了,这很像我熟悉的故事。”


 “睡美人和蓝胡子,对吗?”郑吒看了一眼楚轩,他想到了楚轩曾经提到过的爱丽丝的世界其实是童话世界,现在看来楚轩的猜想得到了应证。


 “对,只不过是……”詹岚皱着眉想着合适的措辞:“像是□□。”


 “别管什么童话不童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干什么?”张杰露出了烦躁的表情:“我总觉得像是有什么存在在耍着我们玩,也许我们永远都出不去了,甚至会忘记自己,有一天甚至会觉得自己也就是童话世界中的人。”


郑吒心中一沉,是啊,他们有什么保证能离开这里,也许在不停杀戮之中,他们会渐渐忘记自己曾经来自文明世界,而把自己当成这个世界的人。


他看向楚轩,希望这个聪明的男人能给大家一个解释,但楚轩只是自顾低头摆弄着手机,并没有搭话。


就在郑吒以为楚轩不会开口的时候,楚轩淡淡道:“还记得今天在广场上看到的那些人吗?他们也是现实世界的人,也就是证明,现实世界已经开始慢慢被这个世界吞噬了,一旦抵挡不住这些吞噬,就会被这个世界慢慢同化,但释放人心的恶/欲永远比坚守一些苍白无力的道德底线要轻松的多,真是……人类的劣根性啊!”


 “MD,你懂什么,你知道那种无力吗,你知道那种‘你不杀别人,就只能被别人杀’的痛苦吗,你知道那种没法反抗的恐惧吗,MD,我就不信你真的面对这些的时候还能嘲讽出声人类的劣根性……”张杰突然大声嚷道。


 “好了,行了,兄弟,我们都明白那种痛苦,楚轩他只是不太会说话,张杰,这个时候了,我们真不应该自己吵起来。”郑吒拍了拍张杰的肩膀劝道,张杰粗/喘了几声,似乎慢慢镇定下来,接着他颓然地坐在了一边。


郑吒看向楚轩,楚轩正抬眼看着他,火光映在那双眼睛中,显得神秘变幻,郑吒低声道:“你知道,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活下去让他压力太大了,你别放在心上。”


楚轩摇了摇头,又低下头玩手机了,郑吒叹了口气坐在楚轩旁边。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是被一阵马蹄声和有力的脚步声吵醒的,一起来就见守夜的张杰神色严肃地看向外面。


 “麻烦大了,兄弟们,有人找过来了。” 






第24章 公主

 众人神色一凛,郑吒已经本能地摸向别在腰上的军刀,詹岚脸色苍白,但看她的眼神,这女人分明是在用精神力扫描神殿周围,而楚轩则在神殿内四处摸看着。


 “怎么样,詹岚,楚轩?”郑吒缓缓向门口靠近,而张杰早已在门外草丛寻找到一个隐蔽的位置,打算随时放冷枪。


 “没有密道,而且我也不建议使用密道。”楚轩淡淡道。 


至于詹岚的表情则有些奇怪:“门外只有一个人。”


 “什么?”郑吒诧异道:“也就是说不是来找我们的,而是误入这里的村民?”


詹岚在皱眉,她似乎想要努力看清什么:“是一个女人……是……公主!”


 “她发现我了!”


说完这句,詹岚突然睁开眼,眼中满是恐惧,她脸色惨白,连连倒退好几步。


与此同时,郑吒突然前跳一步,军刀狠狠挥下,如果有外人在,一定十分奇怪,甚至怀疑郑吒脑子有病才会去砍空气,但事实上,当郑吒这一刀下去后,空气中却传来了浓郁的血腥味,一只造型怪异恶心的东西啪叽一声掉落在地上。


但这并不是结束,几乎是在下一瞬间,郑吒感到强烈的威胁从左侧传来,想也不想,郑吒回手就是一刀,但这一刀落空了,这样说也不对,这一刀并没有完全落空,因为空气中传来了淡淡血腥味,证明那个东西受伤了。


 “詹岚!”


郑吒大喊一声,詹岚立刻会意,同时一张精神力地图传到所有人脑子里,郑吒注意到他们都是红色光点,有一个绿色光点正快速地靠近詹岚,而外面有一个更大的蓝色光点在以更快的速度靠近神殿。


郑吒冲过去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本能地喊了两个字:“楚轩”


 顿时一颗带着流光的子弹射向詹岚旁边,‘嘭’一声闷响,一蓬血雾在詹岚身边炸开。


此时,脑海中那个更大的蓝色光点已经来了,来不及看向神殿门口,郑吒双手握着军刀狠狠向上挥去,同时他的双手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


 ‘轰—’


一声更沉闷的响声,一条突然出现的长鞭与郑吒的军刀相撞了,公主的速度太快了,众人根本来不及注意她,只能注意到那条比她更快的长鞭。


其实刚才郑吒完全能躲过长鞭,但一旦他离开所站的位置,詹岚就会被长鞭抽成两截,所以无奈之下,郑吒只能迎向那带着恐怖威力的一鞭。


这一鞭果然和郑吒预想的一样厉害,竟然让郑吒脸色猛的一白,后退半步才稳住身体。 


 鞭子在和军刀相撞后并没有立刻撤离,而是缠上了军刀,同时以刁钻的角度勒向郑吒脖子肩膀和腰。


眼见郑吒要被鞭子勒成三截,詹岚甚至惊呼出声不忍地闭上眼,可郑吒并没有被鞭子勒成三段,他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动了起来,像是绞成一团的麻花或者粗蟒蛇什么的,竟然生生从鞭子中逃脱出来。


一声冷哼,长鞭挥向郑吒下盘,此时郑吒根本没站稳,如果被抽中,一定会受到重伤,但郑吒并没有同所有人预料的那样被鞭子抽中,在双脚没完全落地的时候,他落地的左脚狠狠一踩地面,整个人竟跃到了半空。


等他落下的时候,也已经躲过了公主的鞭子。


 “很厉害吗,男人,就是不知道你能躲过多少。”一个高傲娇蛮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发现大殿门口多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少女,穿着帅气的古欧洲贵族骑马装,蕾丝高领白衬衫、黑马甲、长裤、黑色半高跟长靴。


女孩一头金发扎成漂亮的粗辫子,一个精致的蔷薇发卡别在耳际,好用来固定那头辫子,她头上还带着一顶帅气的帽子,手里拿着暗褐色带刺长鞭,长的不算漂亮,只能说是清俊,但因为神情太过高傲邪气,让她整个人透出一种夺人心智的危险魅力。 


 “对付你是够了!”郑吒露出了好不逊色于对面女人的自信笑容,因为知道对方是童话故事剧情人物的原因,所以郑吒并没有因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女人而感到困惑。


话音未落,双方又是一阵交错,兵器和兵器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因为公主是远程攻击比较强大,所以郑吒打到现在,已经聪明的发现只要近身战,公主招架起来就会有些慌乱,所以他正试图靠近公主。


 而因为此,郑吒有几次不小心蹭到了鞭子末尾,蹭掉了几层油皮,甚至出了血。


大概郑吒的行为惹怒了公主,公主的眼神变得十分阴冷邪恶,她高高举起了鞭子,吻着鞭身轻声呢喃着什么,这一次所有人都明显感到了气氛的不对,那种强烈的危险感让所有人都感到心头一跳,看来公主要使用什么手段了。 


就在这时,楚轩突然一枪射向了两人,不错,不是公主,而是郑吒和公主。


 “你干什么啊,楚轩!”被打断了注意力,郑吒顿时恼火地头也不回地朝楚轩怒吼道。


但楚轩并没有回答,反而是公主因为被吸引了注意力,所以放下鞭子,饶有兴致地盯着楚轩看了起来。


 “你不是有事要找我们吗,如果再耽误时间的话,就不要说了。”楚轩冷冰冰,甚至能轻易听出话语中不耐烦的情绪道。


 “男人,你怎么知道我是要找你们,而不是要杀你们?”公主的神情变得危险了,她突然窜到楚轩面前,鞭柄挑起楚轩下巴充满杀意问道

 :“也许我觉得死人更符合我的心意呢。”


郑吒甚至没反应过来,直到公主跳到楚轩面前时,他才神色难看全身戒备的看向公主,打算动手将楚轩抢回来。


楚轩躲过公主的鞭柄,背在身后的手冲郑吒轻轻摆了摆,郑吒只好无奈地收敛了动作。


 “如果你要杀我们的话,就不会一个人前来,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再次解释吗?”楚轩淡淡说道,但众人分明在他冷淡的口吻中听出了浓浓的讽刺之意。


众人不由赞叹楚轩神经之强悍,要知道那可是公主,一旦得罪她,可是会迎来整个玫瑰王国的追杀。


公主露出了一个笑容,因为她整个气场的原因,众人只觉得这个笑容让人不由一寒。


但出乎意料的是,公主并没有生气,她只是看着楚轩,就在大家猜测公主是不是在想要怎么处置楚轩的时候,公主突然开口说话了:“我突然发现有点喜欢你了,跟我回王宫,做我男人。”


这个突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傻眼了,郑吒甚至觉得心里略过极奇怪的感觉,那让他非常不舒服,他不由仔细打量公主,觉得这女人长的不怎么样,而且太危险,如果楚轩要喜欢女人的话,最好别喜欢这样的,但他突然又想起楚轩好像不行。


 而公主的要求虽然让大家感到奇怪,但同时让所有人神经紧绷,张杰和詹岚甚至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因为所有人都直觉去王宫不会是什么好事。


 “楚轩……”郑吒甚至上前一步将楚轩拉到自己身后,他警惕的看着公主,但公主并没有阻止郑吒的动作。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楚轩,他却是朝众人摆了摆手,阻止了众人,表示自己不会有什么事情后,竟然跟着公主走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张杰从神殿外草丛中跑进殿里奇怪问道。 


 “楚轩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郑吒皱眉暗道:“感觉很可疑啊。”


 “不知道楚轩是怎么想的,但我们要倒霉了!”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詹岚却是脸色惨白喃喃道。


就在两个男人不明所以看向她的时候,詹岚却是将精神力链接到两人脑海中:“你们看!”


 “我操!”


两个男人同时怒骂出声,原来在神殿外,密密麻麻聚集了不少那种恐怖又恶心的怪物。 






第25章 合作·监狱

 不提郑吒张杰等人在这边如何艰辛地对抗成群怪物,且说楚轩随公主离开,两人骑在一匹马上一路朝王宫方向行去。


看到楚轩在观察路两边的情景,公主轻蔑冷哼道:“别想着能够逃离,狡猾的外乡人,想离开玫瑰王国就必须从王都走,而一旦你们进入王都,就不可能逃离父王和我的监控。”


 “哦!”楚轩只是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一会他说:“王宫里有什么?”


公主楞了一下,她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你都知道了什么,外乡男人,你也想得到王宫里的东西?”


 “你知道爱丽丝吗?我帮你解决掉那个第十三女巫,你给我可以查阅圣女教资料的权利。”楚轩看向公主说道。


公主脸色变了一下,她紧紧盯着楚轩,但楚轩毫不畏惧的同公主对视,公主冷冷道:“你知道的不少啊,外乡人,我改变主意了,还是杀掉你最安全,你太狡猾了。”


 “杀掉我,你就永远别想杀掉第十三女巫了,还记得我的同伴吗,一旦我遭遇危险,他们就会直接把十三女巫带走,现在他们应该是往王都方向去了,应该一会就能到达。”楚轩却是一点都不在意公主的威胁,冷淡说着。


公主眼中顿时杀意大盛,她一把将楚轩按倒在马头上,同时捏住了楚轩的脖子,怒道:“你想死?!”


楚轩侧过身,举着□□的手稳稳对着公主的脑袋,枪口隐隐凝聚着流光,他并不说话,只是冷冷凝视着公主。


公主怒视着楚轩,她大口喘息着,好一会,眼中那种疯狂的光芒然淡下去不少,她收回了手冷笑道:“你还指望你那些同伴,恐怕他们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


楚轩收回了枪,转身看向前方,淡淡道:“终于冷静下来了吗,现在我们可以谈一谈了吧,和我合作,我只是想要看一看这一路行来的圣女教历史而已,而让我研究圣女教的资料对你并没有多少损失,对吗?”


楚轩的平静让公主有些忌惮他还有什么底牌,所以公主只是冷哼一声,她弯下腰,在楚轩耳边危险道:“你没有和我谈判的权利吧,那个女人父王早晚会杀掉她,不需要你帮忙也可以,至于你,你有什么筹码吗?”


 “有这一个就够了,国王如果想杀死她,早就杀了,不会等到现在还没动手,他一直想要找到破解诅咒的方法,所以巫女暂时不能死,直到寻找到解咒方法以后,而你,你不愿意看到那个人还活着,一刻都不行,我很好奇啊,为什么你会这么急于杀死她呢?”楚轩的声音中透出微微的疑惑。


公主顿时大怒道:“那当然了,谁会想看到希望害死自己的人活着,而且那家伙居然说自己才是公主,真让人无法忍受!”


 “呵!”楚轩却是冷笑了一声,公主正想变脸,就听楚轩道:“你们谁怎么样我不感兴趣,我只想看圣女教的资料,以及让我同伴安全离开这座城市,谁能帮助我,我就帮助谁。”


 “你!”公主瞪着楚轩,但楚轩却没有任何表示,知道跟楚轩较气没什么意思,公主撇了撇嘴道:“你当初在广场的时候,明明快离开了,还让那个女的用奇怪的方法引起我的注意,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吗?”


 “我说了,只要能让我们安全离开这个城市,我知道国王对于外乡男人十分厌恶,如果我们贸然穿过王都则会冒非常大的风险,所以有你的帮助最好不过。”


公主沉默着没有说话,看来是在思考合作的可能性,一会,她抬头看向楚轩:“好,我同意你的计划,不过让你的同伴接触到那个恶心的女人后,先别急着杀她,看看能从她口中套出什么话。”


 “你想要什么消息?”楚轩顿了顿:“什么才叫有用的消息,没有一个准确的信息,我无法判断?”


 “既然和你合作,我就直说了吧。”公主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她目光灼灼的盯着楚轩,但楚轩脸上没有半分慌张,公主道:“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直接派人去杀掉你们或者抓了你们吗,而是选择一个人去见你们?毕竟说实话,有没有你们,杀掉那女人也是早晚的事。”


楚轩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公主,示意对方说下去。


 “因为预言,你会拿到这个王国最有力量的东西,你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外乡人。很模糊的画面,你和……在塔顶……”公主后来的声音越来越细弱,让人听不清。


 “那是什么,国王的权杖吗,你想得到这个国家的权利?”楚轩疑惑的问道:“但综合广场上国王陛下的能力而言,我认为这个选择有很大的难度,我不建议你尝试。”


公主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他也只是一个依附力量而存在的人而已,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呵,那才是国王力量的来源,它授予国王能量,它才是最伟大的。”


楚轩眼神闪了闪,不再去接公主这个话题,只是道:“那东西和我有关系,和那个邪恶女巫有关系,而我会因为和那个女巫接触得到它?”


 “唔,可以这么说吧,外乡人,别打它主意,那东西虽然力量强大,但实际上对你们没有什么作用,你得到后交给我就行了,还有,我建议你们最好别耍花招,否则,哼!”公主后半句没有说出来,但谁都能听出她语气中浓浓的威胁意味。


另一边,张杰、詹岚、郑吒三人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喘息着,每个人都狼狈的像是逃亡的乞丐,身上鲜血淋漓,地上躺满了各种死状的怪物尸体,密密麻麻的堆满了整个神殿门口。


 “操,这打的真TM过瘾啊。”张杰上半身靠在神殿门柱上苦笑着,他抖着手从兜里套出一根烟,同时递给郑吒一根,真难得衣服都破成这样,他兜里的烟和火机居然没掉:“楚轩那小子真好狗运,不用遇到这个。”


 “应该说这是来自公主的恶意吧。”詹岚笑了笑,虽然经历了一场苦战,但女人的笑容依然温柔动人,她上衣裂开了,露出饱满的两对胸部,晃得在场男性一阵精/血倒流,詹岚顿时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胸口,两个男人也有礼貌的扭过头:“幸好公主离远后就没法在操纵这些东西了,否则我们三个只有死在这里的份。”


 “别这么说张杰。”郑吒狠狠抽了一口烟,满是疲惫道:“在这个世界谁也不能预测会遇到什么危险,而且楚轩做的事情比我们危险多了,他可是单独一人,总之,休息好了我们就走吧,虽然不知道那家伙临走前说的去王都监狱是怎么回事,但那个聪明的家伙总有自己的理由,按着他说的做,我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是啊,走吧,这些伤也总得找个地方处理下,总之我们还要连夜赶路赶在他们之前到达国都呢。”詹岚首先站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轻声说。


 “如果不是只能从国都经过,我真想超小路离开这种奇怪的地方。”张杰却是愤愤的甩掉了烟屁股道:“你们都不明白,反正经历了那个城堡后,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和这里的人有任何接触。”


其实这一次的战斗也并不是全是坏事,至少郑吒突破了三阶,张杰也有很大进步,詹岚曾和他提到过,没法检测张杰的精神力,看来张杰在精神力方面有过突破,而詹岚自己则是进入了二阶,说实话,一个二阶的精神力者真是太重要了,原本詹岚的精神力链接有一定距离限制,如今就可以随时链接上楚轩了,而且还能扫描整个王国,但这样做太危险,所以詹岚从来没有尝试过。


国都城堡


公主带着楚轩悄悄从城堡某个小门进去,并且嘱咐楚轩不要声张,以免被国王的人发现了,大家都知道,国王十分讨厌外乡男人,更何况还是和公主接触的外乡男人,一旦被国王发现,楚轩就只有死的份。


但现实永远不尽如人意,甚至可以说十分残酷,就在公主和楚轩刚进入城堡范围后,国王突然出现了。


 “父王?”


公主惊讶的看着国王,撒娇道。


但国王的表情却非常不好,他眯着眼看着楚轩,冷冷道:“宝贝,你去哪里了,刚刚父王没有找到你,你是不是跟这个外乡男人在一起,他是不是夺了你的贞/操?”


说到后来,国王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了,甚至可以算的上是呵斥责骂,他举起权杖对着楚轩,看来就要立刻命令杀掉楚轩,公主顿时泪水盈盈的看着国王,她脸色惨白的后退半步,娇声道:“父王,你……你怎么能这么怀疑女儿,不,我不允许你这么对他!”


国王怀疑的打量着公主和楚轩,但他还是冷酷的举起了权杖:“我不会容忍任何染指我宝贝女儿贞/操的存在!”


 “你不能这样,父王!”公主立刻扑上去抱住国王手臂:“他是我的玩具,你不能不经我允许摧毁我的玩具!”


国王的神情微微缓和了,但依然带着怀疑:“宝贝,你以前可从来没有带玩具回来过,你想怎么玩,带到广场叫一些卫兵过去不就行了。” 


 “可是……你不觉得他很有趣吗,无论怎么做表情都没有变化,我只是想带回来后,看看面对我的那些可爱工具,他还是不是依然这样的表情啊,想一想都很好玩,父王,你不会毁掉他对吧?”公主依然不依不饶的撒娇。


就在这时,一个温柔女声插进来了,是王后,她慈爱的看着公主道:“陛下,小玫瑰还从来没求过你什么,既然只是玩具,你就让她带回去玩吧,我看也没什么,小孩子难免玩心重了点,公主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对男人产生过兴趣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国王犹豫了下,他已经垂下了手,公主送了口气,但国王还是挥了挥手道:“卫兵,把他投入监狱,明日带到塔楼处死。”


 “父王!”


 “宝贝,父王不能看到这么干净的你被那些肮脏的东西玷污,有一点可能都不行,所以这个人还是用他的血肉来浇灌我们的花园吧。”国王这次却是根本没有同意,直接就转身走了。


 而楚轩也没有反抗,直接被卫兵带着,以玷污公主纯洁的名义投入监狱,等待明日处死。 





评论
热度(18)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