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29~31)

26-28被屏蔽了...我明明已经很小心了OTZ申请解除试试,不行就重贴

26-28http://xiaoyujunge.lofter.com/post/1eef94_1292fb57

第29章 公主的心意

 楚轩唤醒昏迷的郑吒等人后,也不耽搁,只是稍作修养,就往王都方向赶去。


此时他们正位于王都附近的森林里,雾气弥漫在睡美人世界的森林中,让能见度变得特别低,森林显得静谧而又危险,但也因此透出一种梦幻世界般的美感。


楚轩和公主站在森林里一条流淌的河水边,河水流动的速度很慢,十分窄小清浅,一脚就能跨过去,从上往下看,能清晰看到河床上分布的石头,美的像一幅油画。


 “楚轩先生,我……对不起啊,明知道父王会杀掉和我在一起的男性,还任性地要求你们带我回王宫,如果不小心被父王看到了,你们就危险了呢,真是对不起啊,但我会和父王说是你们救了我的,他一定会听我的劝告的。” 公主绞着手指,低下头微微有些脸红道。


 “还有,对不起,那天晚上夜宿的时候,我偷听了你们的谈话,我身上真的有那个,你们说的那个带来力量的钥匙吗?”公主仰头充满希冀的看着楚轩。


楚轩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或者说你就是钥匙也没错。”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像是想到了什么,公主的眸光渐渐黯淡下来,但一会她又重新抬起头看着楚轩笑道:“我知道,楚轩先生是个好人,你才不会骗我,十三女巫是故意那么说的,如果你真想要钥匙的话,你才不会冒着危险还要把我送回王宫呢,你甚至不会让我回去,对不对?”


楚轩抬眼看了公主一会,直到公主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楚轩才淡淡道:“十三巫女说的没错,我是因为钥匙才找到你的,放你回去也是因为拿不出钥匙,你还想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我以为你身为公主应该早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拥有这样强大的东西却不自知,自然会引来觊觎,巫女教因为觊觎你的力量来到你的王国,带来各种怪物和恶/欲,甚至于你的父亲,你给予了他太强大的力量,他的心性无法掌控,才会在力量中越陷越深,可以说你的王国你最爱的父母你的子民,都是因为你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说到后来,楚轩的声音甚至变得冷酷凌厉,他微微上前半步,低头俯视公主,冷冰冰的眸子毫无感情:“你故意无视所有可疑的地方,直到逼不得已才去想,才去思考,躲在真相后面,装成无辜的受害者,好让自己安心,安慰自己都是坏人的错,却不想想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毫无作为!” 


 “其实最残忍的是你,公主,你把你的子民推进深渊,却因为想要维持自己无辜的形象而袖手旁观。” 


公主顿时惊惶无措地睁大眼睛,她面无人色地后退半步,蓝眸中透着凄惶水光,仰着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楚轩,看起来被楚轩话中透出的意思给砸傻了,红唇被她自己咬出伤痕,但她却根本没注意到,她只是茫然无措地自语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才是罪魁祸首,我才是。”


 “是啊,你才是,是你让这个世界变得这样肮脏淫/乱。”楚轩毫不留情地指责道。


 “不,我不是,不是!”公主大叫着连连后退几步,她哭泣着,那双柔弱蓝眸透出羞愧和坚毅:“你说谎,说谎!” 


 “我会保护我的子民,一切都不会再这样下去的。”公主用袖子擦干脸上泪水,神色坚定,喃喃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楚轩只是看着公主,并不做评价,只是道:“我会让詹岚送你回去,还有为了我们安全,麻烦你不要自作主张的向国王提起我们。”


公主渐渐平静下来,她点了点头,突然有些羞涩笑道“嗯,不过,楚轩先生,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我还是觉得你是个好人呢,你不会像十三巫女那样撒谎骗我,而是把所有的事实都告诉我,我很感谢。” 


 “唉,郑吒,你说楚轩这小子在和公主谈什么呢?”离公主和楚轩不远处张杰三人正无聊地坐在树桩上说闲话,三人一边聊着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楚轩和公主,都十分好奇楚轩这种看上去就是性/冷/感的家伙会说什么甜言蜜语。


 “我怎么知道。”郑吒闷闷道。


听到郑吒的口气,张杰纳闷地看向他:“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放心,等楚轩/嫖/到公主当了国王,你跟他说一声,就凭你们俩这交情,美女还不是任你挑,何必单盯着公主不放,虽然公主是挺美的。”


旁边听两人说话的詹岚却是扑哧一声捂着嘴笑出了声,张杰纳闷地看了詹岚一眼:“我说错什么了吗,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詹岚笑的更欢乐了,一双美目微妙地从郑吒身上滑到楚轩身上:“我觉得不可能啦,国王本来就厌恶公主和外乡男人在一起,楚轩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不会和公主做过多纠缠,不过,至于公主嘛,我就不知道了。”


 “哼,我看不一定,谁知道楚轩会不会一时冲动为了美人做出什么,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嘛,他那么聪明,说不定就直接干掉国王,自己当国王,那谁还能管得住他啊,像他这种处/男,通常都会为了自己第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再聪明也逃不过。”张杰却是得意的说了一大通,力求证明自己的正确。 


不过他话音一落,詹岚和郑吒都立刻直直盯着他,张杰顿时结巴起来:“怎……怎么了,你们干嘛这样望着我,喂,我先说好了,詹岚还行,但是郑吒,我对男人绝对没兴趣!”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詹岚娇嗔地捶了张杰肩膀一下,郑吒也是哭笑不得:“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看出他是那个,恩,咳,那个什么的?”


 “我还以为你们要说什么呢。”张杰顿时得意的吹嘘起来:“嘿,这可是我张杰的不传之秘,男人女人是不是纯的,老子一眼就能看出来,别看楚轩这人整天拽的二万八五似的,一副冷酷面瘫什么都会的摸样,其实根本就是个纯洁小男生,这样的孩子一旦开窍,嘿嘿,那就好玩了。” 


大概是张杰实在太猥/琐了,詹岚顿时没好气地道:“你也就靠意/淫/楚轩这些东西,来找回被他打击的自信了,还有我觉得你猜的一点都不靠谱,你们看,公主都哭了。”


郑吒抬头看去,发现果然不知道楚轩对公主说了什么,公主一边哭一边大喊着,看起来很是生气伤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画面却让郑吒觉得心里的闷气突然消失了,他摸了摸心口苦笑了一下,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内心好像越来越变态了,看到公主被楚轩伤害居然感到高兴。 


 “喂,詹岚,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张杰大哥,真是……”张杰愤愤道。


 “那个……”郑吒开口道,但话还没说话就被张杰打断了。


张杰一脸威胁的看着郑吒:“郑吒,你不是也要表示赞同吧,这叫见色忘义你懂不懂,你不能因为詹岚是美女就什么话都依着她,我觉得我说楚轩说的没错。”


 “你们在聊什么?”楚轩淡淡的声音从张杰身后传来,仔细听其中似乎还包含着好奇:“什么说的没错,你们在说我什么?”


 “啊,啊,啊,这……没,没说什么,就说你跟公主完事吗,对,是在说这个。”张杰顿时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同时他怒瞪郑吒,刚才怎么不提醒我?


郑吒无奈耸肩:我刚才明明想要提醒你,是你自己说的太兴奋了,还嫌弃我多嘴。 


 “哦,没什么事了。”楚轩的好奇只是一会,大概知道几人也说不出什么有营养的话,所以他也没有追问:“一会我们就出发吧,把公主送回去。” 


王都大门外,几人在这里分别,公主恋恋不舍地看着楚轩和众人。


 “我一定会改变父王的,楚轩先生,你一定要等我!”公主突然踮起脚尖闭着眼亲了楚轩脸颊一下,因为她动作太突然了,所有人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众人都惊讶的张大嘴,但公主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红着脸跑开了,詹岚善意的笑着跟在公主身后。


 “怎么样,美女香吻一个感觉如何?”张杰怪笑着冲楚轩挤眉弄眼道。


楚轩并没有回答张杰,只是看着詹岚和公主离开的方向不语。


郑吒感到喉咙一阵苦涩,他拍了拍楚轩的肩膀安慰道:“如果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偷偷跟过去,只要不被国王发现就可以了,到时候也许公主求情之下国王就会同意了呢,如果国王不同意,我们再想办法。”


 被郑吒拍了一下,楚轩这才反应过来,他啊了一声淡淡道:“刚刚只是在吩咐詹岚一些事情,我们走吧,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


他这话噎的张杰和郑吒两人一顿干瞪眼,张杰顿时不满道:“真是个没有情趣的家伙,想不通公主看上他哪点了,要我说,看上我们两个还靠谱点。”


郑吒顿时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回应张杰的话,两人一前一后跟着楚轩潜入了国都。 





第30章 坚定

 国都城堡内,国王正在接见送回公主的女英雄,因为见到自己失踪的爱女,国王显得异常高兴,城堡连日来的阴霾也消散不见了。


 “宝贝,我的小玫瑰花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国王激动的胡子都一颤一颤的,他如熊的魁梧身体拥抱着自己美丽纤细的女儿,公主被他严严实实的遮在了怀中:“父王真是想死你了。”


公主也是激动的热泪盈眶:“父王,能回来见到您真好。”


国王陶醉的叹了口气:“这才是我的女儿啊,这么真实的感觉,身体的力量更加精纯了,你果然是那个假货永远无法媲美的,小玫瑰。”


 “父王。”公主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抬起头楚楚可怜道:“这次要不是詹岚姐姐,女儿就永远见不到您了呢。”


国王这才有把目光放在詹岚身上,被忽视了这么久,詹岚也不生气,只是依然微笑着。


离开了自己的女儿,国王柔软的目光就变得冷酷傲慢充满打量,他看着詹岚道:“女勇士,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你尽可以提出来。”


 “帮助公主是我等臣民应尽的责任,陛下。”詹岚礼貌的欠了欠身,谦虚的道。


 “你很好。”国王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但不等国王再说什么,公主就拉住了国王的胳膊。


 “父王,让詹岚姐姐留下来好不好,我想有个人陪着我玩嘛。”公主晃着国王的手臂撒娇道。


 “当然可以,宝贝儿。”国王爱怜地捏了捏公主的小脸蛋,他转头对詹岚道:“那么这样吧,你就留下来吧,至于妄图害我女儿的女巫教,哼!”


国王话没有说完,但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詹岚注意到一边的王后脸色微微变了下。


不过国王因为背对着王后并没有看到,所以国王挥手召来卫兵将命令传达下去,然后他转脸对公主温柔道:“乖女儿,为了庆祝你回来,父王让全国子民狂欢呢,要不要去看看狂欢盛宴,你一定会喜欢的。”


詹岚顿时想到了之前的广场,她暗暗龇了龇牙,心道:假公主喜欢那些东西,就是不知道真公主是不是也喜欢了。


 “詹岚,陪公主一起去,注意观察公主的表情以及之后的行为,然后告诉我,还有小心王后。”楚轩突然在詹岚精神链接中开口道:“公主当初被掉包,这不可能是一个人能做到的,现在看来王后估计也参与了。”


 “知道了。”詹岚在心中回答,她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的公主,微微叹了口气。


和詹岚猜测的一样,所谓狂欢也就是当初广场上那种事情的放大版,不过看来真公主不喜欢这东西,她的表情看起来相当痛苦,不过国王却看得津津有味。


 “父王!”公主终于忍不住抓住国王的手臂:“停止吧,你怎么能让臣民们做这种事情,你看看你的臣民,父王,停止吧,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的慈爱宽容呢?”


国王欣赏的表情顿时消散了,变得冷酷多疑:“宝贝儿,你怎么了,你看看这些男人女人,他们就像畜生一样交/合、肮脏,你不觉得有趣吗,无论外表看起来多衣冠楚楚,只要欲/望一来,就什么都不顾及了,小玫瑰儿,我们和他们是不一样的,那些男人女人只是低等的物品,只有我们才是高贵的,你有父王就够了,不需要对他们产生任何多余的情感。”


 “你不觉得欣赏他们的本性是一件打发无聊的快乐事情吗?”


 “不,不是的,父王,他们都是在你的影响下才会这样做的,你明明知道,你应该保护他们的!”公主大喊道,她握着国王的手,盈着泪水的蓝眸凝视着国王,诚恳道:“停止吧,父王,这种事情只有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才能做啊,不应该这样的。”


但公主的哭求对国王却没有任何作用,他冷酷的一挥手,公主被他弄得踉跄后退:“为什么要这么说,宝贝儿,难道……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喜欢上一个男人了,是谁?到底是谁!不,我不会允许别人夺走你,夺走我的力量,我会杀掉他们。”


公主脸色发白,她连忙擦干眼泪道:“不是的,父王,我……我只是暂时没法接受这种场面,我们……我想先回去。”


詹岚陪着公主一路回到了城堡,公主失魂落魄:“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我真没用,楚轩先生说的没错,我只能无能的看着,为什么呢,不是说拥有力量的是我吗?”


 “因为你希望国王强大的能保护王国臣民,所以国王才会有力量,每一次你握着你父亲的手的时候,内心深处一定是这样渴望的吧。”詹岚淡淡道。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以为我至少有力量让父王改变,我以为一切都会变好的。”公主不甘心的低声道。


 “你只是给了他力量,但没法为他做出决定,怎么使用力量是他的事。”詹岚安慰道,随即她好奇地问道:“你既然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之前被假公主陷害的时候没想到反抗?”


 “我……我不知道。”公主神情有些茫然:“我是说我不知道自己有这些,我只知道每次我握着父王的手,父王都会说他心里变得好舒服,但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被投入大牢的时候,只想着有人能来救我就好了,渐渐的,我把自己的一些东西都忘了,但父王也没来救我。”


 “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公主低下头,当她再抬起头的时候,表情变得坚定了:“楚轩先生这么聪明,詹岚姐姐你们一直和他是朋友,也一定很聪明吧,那么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吗?”


詹岚摸了摸自己额头,呵呵笑了两声,她复杂地看着公主道:“你真是个好公主呢,那么公主,你还能说出诅咒的内容吗,就是当年你被十三巫女诅咒的那个。”


 “啊,那个……”公主的脸一下红了,她支支吾吾道:“是,好像是说,我会和喜欢的人在塔顶,嗯,因为太过兴奋,那个心脏停止跳动……”


詹岚意味深长地看了公主一眼,公主的脸更红了,詹岚内心吐槽:看不出楚轩和公主都是那么奔放的人啊,话说回来,楚轩会干出这种事吗,不过如果是为了得到钥匙必须这么做的话,他真可能会干出来。


 “其实,我一直有个推测。”詹岚的话适时打断了公主的尴尬,公主疑惑地看向詹岚,詹岚解释道:“关于诅咒,其实并不是诅咒,而是一种预言,或者说是看到对于未来某个场景片段,而且因为模糊被人误解,公主,你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会有这个诅咒,为什么只有你心里希望的人才能使用力量?”


 “我……”公主微微瞪大了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能说说当初你让楚轩使用你的力量时候的感受吗?”


 “嗯,我当时感到心脏砰砰跳动,心里只有一个渴望,我不想他受到伤害,内心在渴望着接近他,很久以前,我也是这样依恋着父王。”公主的声音有些黯然:“可是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只是知道怎么使用力量……”


 “其实公主你心里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相信你会做出最好的选择。”詹岚却打断了公主的话,看着公主道。


 “我怎么……”公主先是疑惑,随即想通了什么,震惊之后开始苦笑起来:“我是啊,楚轩先生骂的真没错呢,我又想逃避了,可是真的很不甘心啊,我想活着,想活着和他站在一起,想活着看看,想活着啊!”


 “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啊,他明明对你,从来没有流露过什么感情,甚至对你那么冰冷,还说出那些残酷的话。”这次却是詹岚自己问出来的问题,不错刚才所有的对话都是楚轩在精神链接中告诉她怎么说的,至于目的,詹岚也大概明白了。


 “我也说不明白。”公主有些茫然:“大概是在监牢中,我等的那么绝望了,快要放弃了,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把我带出去,虽然当时他也很狼狈,但那种坚定决断和强大,让我觉得突然又有了依靠,他虽然不像父王那样魁梧,但也很可靠很冷静,就像我朝思暮想的王子,拉着我的手,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


詹岚迟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公主肩膀,大概太伤心了,这次公主没有躲开,而是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凄美却坚强的笑,詹岚突然觉得公主这样善良的女孩,这样对她太残酷了,太不应该了,为什么所有人的过错都要让这样一个柔弱美好的女孩承担。


詹岚迟疑了一下道:“公主,要不然你和我们一起离开吧,逃离这个王宫,跟我们一起出去,虽然国王也很厉害,但如果只是离开的话,我们也能做到的。”


公主看了看詹岚的表情,感激道:“谢谢,不过不用了詹岚姐姐,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知道为什么不让你们碰我吗,也许也是因为这种能力,凡是触碰我的人,都会忍不住对我心生爱慕,想要接触更多,可是我只想把自己留给爱的人,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从很久以前我就不愿别人碰我,可惜的是,这种能力对喜欢的人却没什么作用,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詹岚冷汗顿时都下来了,心中暗道,怪不得刚才突然对公主产生好感,幸好楚轩不知道自己差点破坏了他的计划,要不然就好看了,同时心道,公主果然是真好人,好姑娘,如果自己有这种能力的话,早就毫不客气地利用别人了。 


詹岚安慰地道:“也许还有别的方法呢,不一定非要你去做啊。” 





第31章 净化

 公主和詹岚的谈话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王后正迎着两人走来,国王并没有跟在她身旁,看来刚才的事情还是让国王十分生气。


 “母后。”公主看到王后,轻轻擦干了眼泪,带着委屈地道。


 “玫瑰,你别生你父王的气,他只是太担心你了。”王后慈爱地道,然后她伸出手:“来,玫瑰,我这两天让人给你做了一件新裙子,我带你去看看。”


 “谢谢母后。”公主的表情变得高兴点了,抬脚要往王后方向走去,但詹岚却警惕地拉住了她。


 “怎么了,詹岚姐姐?”公主疑惑地问道。


詹岚机警地看了看四周,摇了摇头:“别过去,公主,不对劲。”


然后她抬头看向王后:“王后如果只是想让公主去看看新裙子的话,带这么多人,还隐藏在城堡里是为什么呢?”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王后脸色微微变了变道。


 “啊,没什么,我是说,不如等到国王来了以后,你们一起去看怎么样?”詹岚微笑着建议,虽然她语意温柔,但态度却十分强硬。


 “你算什么,我带我女儿去看衣服,凭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王后傲慢地道。


詹岚紧紧攥住了公主想要挣脱的手,坚定道:“也没什么,只是国王陛下让我保护公主的安全呢,我当然要小心一些。”


 “你!”王后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了,她挥了挥手,身后顿时冒出了一群戴着高帽披着斗篷的阴沉家伙将公主和詹岚围住:“带走公主,杀了那女的。”


 “母后,为什么?”公主不敢相信地看向王后:“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十三巫女那个成事不足的白痴,我都帮她混进王宫了,她居然还没成功,你问我为什么,我的宝贝女儿。”王后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了:“我那么辛苦地生下你,你居然把所有的权利都给了那个什么都没付出过的蠢货,明明我才应该是女王的!”


 “母后!不……”受不了这种打击,公主顿时流下泪:“我是您的女儿啊,母后,您只看到了权利吗?”


 “没有那东西,我要你有什么用!”王后厌恶地冷哼道:“带走!”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了,但詹岚知道自己没有胜算,对方人太多了,而且还有个实力莫测的王后。


但事情并没有按王后想的方向发展下去,就在王后的人想动手的时候,一股庞大的力量压迫下来。


 “谁想带走我的女儿!”国王的怒吼由远而近:“原来是你这个贱/货!”


面对拥有绝对统治权利的国王,王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虽说她和手下们反抗的也挺激烈的,但国王还是很快就制服了他们。


 “你这个白痴,哈哈哈,你绝对想不到你的宝贝女儿已经喜欢上一个男人了,你会失去你的权利,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落到我这种地步的!”王后状若疯狂地在卫兵手里挣动着。


 “什么?”国王惊讶地睁大眼,暴怒地盯着公主:“是谁,是谁,哪个男人?”


 “不,不是的……”公主虚弱地哭泣道。


 “你会渐渐感到衰弱,你的权利会移交给另一个男人,你老了,你不行了,老头!”王后恶毒地咒骂。


 “不,不会的,我会下令杀掉所有男人,凡是跟公主接触过的,一定不能放过。”国王突然冷静下来,冷冷道:“至于你,把这个恶毒的蠢妇拖到塔顶去!”


 “不,不,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妻子,我是王后,玫瑰,我是你母亲啊!”王后冲公主大喊道。


 “父王,你不能这样对母后。”公主试图劝阻国王,但国王根本没有理她,只是冷冷地挥了挥手,示意卫兵带走王后。 


 “妈妈……”公主终于支撑不住,滑跪在地上,捂着脸大哭起来。


另一边,城堡某处。


 “我说这样行吗,楚轩?”郑吒扯了扯身上中古世纪欧洲侍女裙,郁闷道:“我会被当成变态的。”


 “不会有人认出来的。”楚轩冷淡说着,他也穿了一套女仆裙,头上还变态地系着一个白色蕾丝边蝴蝶发带,幸好楚轩属于身量单薄的男人,装扮一下还是能勉强伪装成女人,要不然就会像郑吒那样,典型一金刚芭比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郑吒无奈地低吼,他不习惯地扯了扯只勉强遮住大腿的裙子,偷偷打量身后张杰的表情:“你看张杰都快要吐出来了,我看他的表情,分明是在说,对女仆装的幻想全破灭了,以后再也不要看到女仆装了……”


 “那是他的事,你们的幻想可真无聊。”楚轩侧头淡淡看了张杰一眼,张杰顿时更努力地将自己往后缩了缩,试图背景化。


张杰内心:太感谢我的刀疤了,那让我避免了办成女仆的厄运,而幸运地成了一名卫兵。


 “喂,哪个爷们没点幻想啊,张杰,你说是不是……”郑吒恼羞成怒地道,最主要的还是这身装扮让他感到异常暴躁。


 “我说,你们两个打情骂俏不要牵连到我好吗,路人君表示自己很无辜的……”最后的张杰有气无力道。


 “别这样张杰,打起精神来,我们可是在干很危险的潜入城堡的勾当呢。”郑吒扭头安慰道,但张杰看到郑吒的脸配上那身萌妹裙更加的萎靡了。


 “等会一定要让詹岚妹子给我洗洗眼睛。”张杰欲哭无泪道。


 “对了楚轩,你怎么对城堡这么熟悉?”见张杰这么可怜,表示能理解张杰心情的郑吒就不再去骚扰张杰,而是对楚轩好奇地问道。


 “曾经和公主聊过,就顺手把城堡地形图画下来了。”楚轩淡淡道,丝毫没意思到自己的话对两人造成的震撼。


这家伙,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刷我们对他智商认识的上限啊!他是故意的吧,他一定是故意的吧,故意让我们产生自卑感什么的,好表达对我们的嘲讽。


这是在场另外两个男士的心理。


 “可是你到底想来拿什么,上次不是已经拿过资料了吗?”张杰同样忍不住好奇问道。


 “完全不够啊,如果没猜错的话,一旦公主封闭城堡,这里的东西就拿不走了,当然需要再拿一些有用的东西,更何况这一次的计划需要我们呆在离公主最近的地方,以求随时应变。”


于是我们就被你扯来搞这种变/态的cosplay吗?在场两个男人同时腹诽道,而楚轩却是毫不在意两人内心,只是继续朝既定目标走去。


城堡在经历了王后那一晚的变故后,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除了国王对公主的看管保护更严格了些,对国都内巫女教的打击更严厉了些。


值得一提的是,国王又出台了一个更变/态的政策,就是一旦出现外乡男人就会各种折磨然后处死,如果郑吒张杰知道了国王的这个命令,一定会感谢楚轩让他们变装的决定的。


 “怎么样,休息一夜,感觉好些吗?”詹岚推开公主房间的门问道,不过看公主的状态,詹岚就知道自己问的多余了。


公主的眼睛还红肿着,神情忧郁,整个人看起来就像笼罩了一层哀愁,听到詹岚的关心,公主勉强笑着摇了摇头。


两人来到大厅用餐,国王一看到公主,表情就变得柔和了:“宝贝,等会带你看一个好东西。”


因为不知道国王会突然又想出什么变态点子,所以公主和詹岚一时间都有些心惊肉跳的。


心不在焉的吃完饭,国王带着两人来到了城堡高塔的塔顶,那里尘封着一辆金纺车,原本是打算在公主成年的时候送给公主的,但自从出了诅咒的事情后,金纺车就被尘封起来了,如果不是打碎金纺车会有噩运的话,估计国王就下令砸碎它了。


 “父王,您要我看什么?”公主疑惑地问道。


国王拍了拍手,顿时有两名卫兵推着两个被绑住手脚的年轻男子出来了,詹岚发现这些人还穿着现代服饰,看来是和自己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两个人神情惊恐,但因为嘴巴被封住,所以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可怜的呜呜声。


 “父王,您这是?”公主顿时脸色一变,质问道。


 “宝贝,我想出来方法了,为了让你永远不能离开我,我会把这些可恶的男人全杀了,他们肮脏的鲜血只配浇灌花园,这样开出最美的玫瑰花就能送给你了,宝贝儿。”国王的神情因为极度兴奋而扭曲着,他挥了挥手,身后的卫兵立刻打开了塔顶的门。


詹岚这才看出原来塔顶内是一个巨大的空洞,而下方连接着一个巨大的搅拌机一样的东西,上面还黏着血肉骨骼,一看就知道用来做什么的,而搅拌机则连接着城堡花园的地下。


詹岚不忍地闭上眼睛,她知道自己救不了那两个男人。


 “不要,父王,不要这样!”公主大惊失色的抓住国王的手,试图阻止。


国王神色变了:“怎么,你喜欢上他们了,我告诉你永远没这个可能了!”


接着不等公主阻止,两个卫兵就熟练地将两个人扔进去,几声尖锐的惨叫传来,鲜血伴随着碎肉喷出,詹岚不忍地闭上眼,感觉到一阵想呕的冲动。


 “不……”公主颓然地垂下了手:“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公主抬起头,那双一直以来都泪水盈盈的蓝眸浮现出坚毅:“你不是我的父王,我的父王一直以来都是温柔的慈爱的,你根本就是个残忍的魔鬼!”


 “宝贝儿,你会慢慢习惯喜欢的。”国王就像看着一个淘气的孩子一样看着公主,似乎根本没在意公主说了什么:“宝贝儿,跟我下去吧,看看父王今天能抓几个回来。”


 “不,别碰我!”公主突然激烈地推开国王,她深深地瞥了国王一眼,突然拔出靴子上的匕首狠狠插进自己的心脏,鲜血四溅,穿着白色礼服长裙的公主缓缓倒在血泊中,她在微笑,声音轻柔的呢喃:“以后永远不会了,该结束了……”


 “公主!”詹岚惊叫道,同时她在心灵锁链里焦急喊道:“楚轩,你们快来,公主在塔楼顶自杀了!”


 “玫瑰!”国王也被这变故惊呆了,他扑上前试图止住公主流血的伤口,但只是徒劳,他能感受到,力量在明显流失,一种强烈的眩晕在向他袭来。


 “不,这不是真的,为什么!”国王不敢相信地扯着自己头发怒吼道。


 “因为这都是你逼她的,她无法忍受你的凶残,你不愿意改变……”一个冷淡的声音突然自外面传入。


 “该死的,楚轩,你坐在我脸上了,我快要窒息了,你快起来!”接着另一个声音插/入了,是郑吒。 


 “哦!”依然是冷淡的回答。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张杰无力的吐槽随后而来。


詹岚目瞪口呆地看着三个同伴的出场方式,郑吒搂着楚轩从窗户外荡进来,大概是使用了某种工具,不过因为用力过猛,郑吒一下子瘫在塔楼顶的地面上,而楚轩保持不了平衡坐在郑吒脸上,两个人还都穿着女仆装,怎么看怎么像两个变态。


至于张杰,还好还好,这个一直纯爷们形象示人的男人此次并未丢了自己形象,而是穿着卫兵铠甲从楼梯爬上来。


 “你们两个……”詹岚表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公主看到楚轩的时候,原本渐渐黯淡的眸子竟然亮了起来,她吃力的转过头看向楚轩,楚轩则淡然走过去。


 “原来如此,原来你才是那个外乡男人!”国王不甘地咆哮着,试图去攻击楚轩,但被郑吒不客气的踢倒了。


 “郑吒,帮我留下国王权杖。”楚轩头也不回地吩咐。


 “啧,真是一点也不客气。”郑吒无奈地道,随即跟国王打在了一处,而楚轩则弯腰看向了公主。 


 “真好,你来了呢,楚轩先生……”公主虚弱地道,她眼中虽然带泪,但脸上却含笑:“我以为我见不到你了,真是遗憾,没法……没法……真想和你一起,我……我做到了呢。”


公主剧烈的喘息了一声。


 “嗯,你做的很好,你累了,应该休息了。”楚轩依然面无表情,他口气淡然地道。


 “你夸我了,我……”公主突然伸手狠狠拔下胸口匕首,她剧烈喘息了几声,然后将手插进胸口里,她的身体在渐渐透明,一个泛着光沾着血迹的东西被她举起:“我很开心,这是忠/贞,忠/贞的爱啊,楚轩先生,你……” 


楚轩从公主手里拿过钥匙,公主笑了,然后化成了一阵泛着白光的雨。


世界似乎瞬间安静下来了,只能听到看到这阵洁白光雨落地的沙沙声,然后一声不知是谁的叹息。


 “快走吧,这个世界要被封闭了。”楚轩第一个转过身,走下塔楼。


城堡花园里,荆棘正在雨水中疯狂长着,它们爬过了地面,攀上了城堡蔓延过国都大街小巷,睡美人世界开始沉睡了。 





评论(2)
热度(19)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