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38~40)

感觉这章也有被屏蔽的危险...

第38章 乌鸦

  “这是四阶的杀/戮之心,当力量强到一定程度就会对杀/人产生迷茫,因为力量太弱的人对于四阶而言就像蝼蚁一般,这样肆意支配的快乐,心智弱的人更容易受到杀/戮之心的影响,一旦被杀/戮之心控制,就会变成只知道杀/人的杀/人机器,最后甚至连身边的亲人朋友都会被杀/光。”


当郑吒恢复后,众人却是一边走一边讨论着郑吒刚才的情况,而那个一直冷酷摸样的小女孩赵樱空却是冷冷地解释道。


郑吒苦笑了一下:“听起来真是非常不好的样子,而且一旦我到了那种程度,我们队里根本没人能阻止我,对吧?”


 “是的,所以如果你控制不住自己的话,我们只有给你的杀/戮之心陪葬的份。”赵樱空的声音依然非常冷,听不出太大的感情波动,就好像可能会死的不是自己一样,她这幅样子倒是和楚轩有几分相似。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而且就刚才的感觉,好像无论什么都不会是我的对手,这样看起来我们存活的几率更大,但杀起来根本就不受控制了,所以其实根本就是□□。”郑吒连连苦笑了起来,他现在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发疯的时候再让楚轩抱一下呗,你刚刚不就那样好的。”张杰说不出什么怪腔的声音从郑吒身边传来,郑吒一转脸就看到张杰那张表情怪异促狭的脸:“啧啧啧,真没想到啊郑吒,原来……怪不得詹岚妹子这么漂亮却没见你追在她屁股后面呢,原来……”


 “咳咳,唉,你在乱说什么啊,张杰!”郑吒顿时大叫起来,他连忙偷眼去看楚轩,却发现楚轩正在和齐藤一说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这里,郑吒顿时松了口气。


 “你脸红了呢,郑!大!哥!”詹岚同样促狭的声音从精神链接里传来:“虽然很奇怪你和楚轩为什么会有这种超越同伴的情谊,但是我并不歧视哦!”


 “喂,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啊!既然都说了我和楚轩是同伴,那就根本没什么啊,我刚刚只是想问一下楚轩的意见,你们都知道楚轩很聪明,而且刚刚那种情况我自己也控制不住啊,再说了,楚轩像是会有那种想法的人吗!”郑吒无奈地道:“你们的想法真是太不正常了。”


 “不正常的是你吧。”张杰嗤笑一声:“看见那个叫程啸的小子吗,那才叫正常的男人。”


郑吒转头,发现程啸正围着詹岚打转,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惹得詹岚娇笑连连,而程啸的眼睛竟然还不老实,还在不停偷看赵樱空,看他的口型,好像在不停说‘童颜□□’‘极品啊’什么的。


郑吒无语地摇摇头,发现果然离开危险后大家真是太闲了,居然有闲心关心这些。


想到危险,郑吒脚步停了停,他走向楚轩:“我们现在快进入城堡了,楚轩,你刚刚让我注意城堡,我确实发现有其他和我们类似存在在活动的迹象,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前进吗?”


 “我正要说这个问题。”楚轩推了推眼镜,他寻找到城堡墙角某处站定。


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金黄的麦田,一望无际,微风吹过,麦田轻微浮动,看起来异常壮观美丽,但经历过刚才,大家都知道这份美丽中到底隐藏了多大的危机,而城堡就位于麦田中,像是金色海浪中的孤岛,一条宽敞大路直穿过城堡蔓延向不知名的远方。 


 “城堡里面应该就是这个童话世界被封闭的原因,他们手里一定有这个世界的钥匙,郑吒,你还记得我们为什么要钥匙吧?”


 “是的,你说过这关系到我们是否能离开。”郑吒愣了一下,随即回答道。


 “不止这一个意义。”楚轩打了个响指,露出了一个淡笑:“所以对于争夺钥匙我有一个计划。”


 “李帅西可以去打探情况,引起对方注意,因此对方在得知有同样团队存在后,因为暂时不知道我们队伍的人数和能力,会选择先过来试探,而郑吒这时候你就应对试探的人,暂时控制一下自己,佯装成能力较低的人,詹岚对赵樱空零点程啸进行屏蔽,王侠和张杰到时候会被误认为主战力来吸引对方主战力,到时候把他们全部吸引过来进行绞/杀吧!” 


楚轩说完停顿了一下看向了众人,众人表情各异,基本上都呆愣了一下,李帅西则直接涨红了脸,不知道这个青年想到了什么,他有些怨愤地看了楚轩一眼,只有程啸和王侠大概很熟悉楚轩这种行事手段,所以并没有任何反应。


 而郑吒更是听得直接愣住了,当楚轩说完后,他却是连连道:“不行这个计划太危险了,我完全不同意,不说我们完全不知道对方队伍情况,你怎么肯定我们能对他们进行绞/杀,如果对方是实力十分强的团队呢,那么被绞/杀的就是我们了。”


 “而且李帅西身为一个普通人怎么去打探情报,这一点我就完全不同意,一旦他被抓,我们的情报就完全泄露了,我不知道你通过什么判断的,王侠和张杰吸引主战力的话,他们两个很有可能会被主战力秒杀啊,这太危险了!”


 “我知道你想让零点干什么,伏击,可是刚刚李萧逸的死亡我们都看到了,在这个世界伏击真是致命的危险,所以我绝对不同意你这样冷酷危险的布局,我们是同伴,请尽量考虑一下同伴的情谊吧!” 


楚轩却是冷笑起来,他甚至露出了一丝嘲讽:“那么你想怎么样,没有伤亡的布局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别忘了这是什么世界,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代价,我的计划虽然危险,但是却能保证最大的利益,而且有七成的可能全灭对方得到钥匙,至于你说的那些危险,就算没有我的计划,在这里随时也会因为别的什么丧命,而且如果按照我说的做,也只是有一点危险而已,并不会丢掉性命。”


郑吒认真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摇头道:“不,总觉得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的样子,我们最好想一个保守一些的,先去城堡看看吧,我们可以和对方结盟,虽然不知道对方小队是什么样子,但以我们的实力,就算对方有什么想法也是可以防范的,也许这个盟约还可以延长下去呢。”


楚轩见郑吒如此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道:“你的想法太过理所当然了,只是建立在运气上的而已,而且所谓的保守也并不是没有危险,就算只有一成的危险也是有危险啊,不过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算了,你真的不考虑我的计划吗,我们有七成可能性,这还是很高的胜算的。”


说到最后楚轩甚至露出了略微有些遗憾的口吻,这却是让郑吒更加坚信之前楚轩想法中有什么了,他摇了摇头正想说话,麦田中却完全没有征兆地突然窜出了大群乌鸦。


 “天,这些是什么东西!”齐藤一甚至惊慌地大叫出声。


密密麻麻的乌鸦如同最迅猛的利箭最快速的子弹朝众人飞来,甚至能听到它们因为太过快速的飞行而和空气产生摩擦的声音。


并不是说众人多么胆小,看到乌鸦都会吓成这样,老实说在场众人在这个世界早就见识不少市面了,只是这些乌鸦实在是太恐怖了,分不清究竟有多少乌鸦,只感觉它们形成了一股乌黑的龙卷风,每一只乌鸦都长着尖锐的嘴和锋利的爪子,只用看就能明白一旦这些利器接触到人体会出现什么恐怖的场景。


所以众人当下也不迟疑,当看到乌鸦风暴形成的瞬间,郑吒当机立断大吼一声,然后带着众人转头就往城堡跑。


但那些乌鸦实在太凶残了,速度极快紧追着众人不放,原本众人离城堡够近了,本以为这么短的距离不会受伤,但等所有人开始跑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乌鸦竟然能从乌鸦群中以炮弹一般的姿势射出,然后落到人身上后就开始狂抓狂咬。


众人原本不是杀手刺客就是在这个世界得到过训练,原本以为对付不过乌鸦群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乌鸦,但现实却异常残酷,那些乌鸦因为体型娇小,所以想要命中它们十分困难,反而让它们得到攻击的机会,所以当众人跑进城堡后都受了不轻不重的咬伤抓伤,但好在进了城堡后这些乌鸦就不再攻击。


 “现在看来我们不进城堡也不行了。”


当所有人都在城堡门后气喘吁吁地站立后,郑吒无奈苦笑道,他倒是没有受多重的伤,只有手臂和脸上留下了几道抓痕,头发衣服也乱糟糟的,让这个男人显得格外狼狈。


 “既然发生这样意外的情况让我们不得不留在城堡,那就让我们看看城堡里到底是何方神圣吧!” 





第39章 合盟

 当郑吒等人进入城堡的时候,果然同楚轩猜测的一样,里面存在着一个由现实世界人组成的团队。


当郑吒他们来的时候,这个团队的人正十分没有形象地瘫在地上狼狈喘息,看到郑吒等人的时候,他们不由一愣,戒备起来。 


这是五个人组成的团队,年轻光头和尚,清秀美女雪耐,俊美医生阿罗特,平凡的高个青年兰姆,还有一个粗黑大汉伊玛尼。


虽然只有五个人,但郑吒却感到对方实力格外强,他一瞬间就判断出对方至少有两个四阶强者,一时间他不由暗自庆幸没有贸然和对方发生冲突。


 “那个,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想在这里暂时住一个晚上,外面的攻击实在太疯狂了。”郑吒微笑着上前道。


 对方一时间没有出声,只是默默打量着郑吒,而郑吒也暗自防备着,但这种危险尴尬的沉默只有一会,不知道考虑到什么,对方队伍里那个年轻和尚站起来冲郑吒同样和善地微笑起来,看起来他就是领队了。


小和尚同郑吒握了握手道:“当然没关系,你们真是幸运啊,来的时候那个最恐怖可怕的疯子已经被我们杀死了,外面的攻击虽然疯狂,但总比那个疯子好,有他在每天晚上都会死人……对于留宿我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我们要先选房间,而且希望我们互相不要发生冲突和攻击。”


 “那是肯定的,总之能让我们留宿就已经很感激了,我们并不会做出什么失礼的行为的。”郑吒微笑着回答。


于是暂时的合盟就这样形成了,好在对方团队的人也属于比较健谈直爽的,所以虽然相互之间互有防备,但大体上来说还是其乐融融。


几个女孩子更是很快就在一起笑谈了起来。


不过因为已经过晚了的缘故,两个队伍弄了些吃的后,就决定去休息了。


小和尚团队选择了二楼,那里原本是城堡主人所在的居所,而郑吒他们就选择了一楼客房。


一层有好几间客房,但出于安全考虑,郑吒等人只选择了三间,三个女孩住在一起,一帮大老爷们分成两拨分别住在女孩子两边,这样出了事情也能尽快赶过去。


 “你们队长还真是厉害,话说他以前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白领吗,真的没什么隐藏身份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敢这么不客气地命令楚轩的人,而且他竟然质疑楚轩大校的布局,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在大家打算回到各自房间的时候,程啸突然拍了拍詹岚肩膀带着玩笑意味夸张道。


詹岚愣了愣,她打量着程啸,这个痞子军人一时间竟然被詹岚看的有点尴尬,他嘿嘿笑着躲闪了詹岚的目光。


詹岚抿唇笑了笑:“你还真是关心楚轩呢,虽然每次都说他坏话,但楚轩也没在意过你说他坏话啊,我想楚轩对郑吒应该也是同样的感觉吧,我觉得并不是敢不敢或者命令什么呢,他们两个不是朋友吗,这样的争吵也许只是表达友情的一种方式吧,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关系好很正常吧。” 


程啸的目光似乎闪动过什么,他哈哈笑了起来,喃喃道:“是这样吗,也许是吧,只是完全想象不到能拥有好友的楚轩啊,竟然有人不怕那种冻死人的可怕性格,还能跟他做成朋友,完全想象不能,而楚轩竟然会在意朋友这种东西……。”


 “怎么了?”詹岚疑惑地看向程啸:“有什么不可以吗?”


 “啊哈哈,没……没什么啊。”程啸挠头笑了起来:“我的意思是说,我当然关心他了,他可是国宝啊,他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是要以死陪葬啊。”


 “有这么夸张吗,听起来楚轩的身份真是神秘呢。”詹岚惊奇赞叹道:“能和他亲近的你一定也很厉害吧。”


 “还……还好吧。”被一个美女当面这样夸着,厚脸皮如程啸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城堡大厅,楚轩正和那个盲人女孩一边朝房间走一边低声交谈。


 “之前你说能看到死气,那么现在能不能看一看我们几个人谁的死气最重?”楚轩好奇地向朱雯问道。


朱雯有些犹豫,她为难道:“我睁开眼会非常难看,我担心会吓到你。”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什么问题。”


见楚轩非常坚持,朱雯也就不太情愿地睁开眼,这个外表格外清秀的女孩睁开眼后眼中竟然只有眼白,这让她整个人都显得阴森狰狞起来,在如今这暗沉沉的城堡中大厅中,显得犹如妖魔。 


朱雯看了一圈城堡后,竟然脸色惨白的倒退一步,楚轩见状连忙问道:“怎么样?”


朱雯似乎遭受极大惊吓,好一会她都没缓过来,直到楚轩连说了几遍,这个女孩才惊恐道:“我看到……一个黑色的骷髅在对着我咧嘴笑……整栋城堡全是黑沉沉的一片,那个骷髅就在一片浓雾一样的黑暗中。”


楚轩皱了皱眉,接着他问道:“是全部被黑雾笼罩住吗?那我们呢?”


朱雯犹豫了一下道:“也有黑气,我们两个身上缠绕的也有,刚才我看了一下,零点和李帅西他们两个身上的死气最重,就像被一团可怕的东西包裹住了一样。”


 “是死气吗,你确定我们身上是死气,而不是因为你看到城堡黑雾太重,所以把两个混在一起?”


朱雯摇了摇头:“这个很轻易就能分清,我不会看错这个。”


楚轩似乎被什么困扰了一样,他咬了咬指甲喃喃道:“不可能啊,不可能有死气啊,究竟是因为什么,还是封闭了世界拿到钥匙也依然会有危险,危险和安全这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似乎想到什么,朱雯突然轻声道:“对了,还有,对方团队的那个女孩,之前我有因为好奇偷偷看过,对方团队的那个女孩死气也很重。” 


就在楚轩想开口再问什么的时候,突然一个人窜过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喂,嗨,楚轩大校……”这却是程啸看到了楚轩朝这边走来,就立刻上前打起了招呼。


詹岚见状立刻识趣地微笑着拉着朱雯回房间去了。


 “怎么了?”似乎不满谈话就这样被打断,楚轩不爽的皱了皱眉抬头看向程啸。


 “呃,也没什么啦……”不知怎么了程啸竟然支吾起来。


楚轩一见他这幅摸样,却是撇了他一眼(之前就说了,楚轩每次做这种动作就格外像翻白眼,而事实上,他这个明明就是看人一眼的动作,却的确能让人读出被鄙视的味道,所以这大概就是楚轩表达鄙视的方式吧。),不再搭理程啸,而是向前走去。


 “你……”楚轩这个动作却是让程啸顿时心生不满,他一把抓住楚轩肩膀:“你走什么?”


楚轩扯动了两下嘴角,约莫是个冷笑,他抬头看向程啸,那双黑冷的眼睛却是看的程啸一下子就收回了手,同时心虚地笑了两声,楚轩却突然笑了一下,程啸因为这个动作抖了抖,甚至能清晰看到他瞳孔中的恐惧。


 “你需要心理辅导?因为没法接受世界突然变成现在这样,所以只能通过夸张的言行来掩盖内心惊慌,甚至要通过不停地对熟人进行确认才能安心……”


 “啊啊,停!”程啸顿时一脸痛苦:“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样子,楚轩,不用你来替我解释,我喊你只是想了解你最近的情况。”


 “你很不对劲,楚轩,不对,应该说你变了。”一旦找回思维,程啸神情变得严肃了,他低头看着对方,瞳孔深深地印在对方瞳孔中:“是因为那个郑吒,还是因为……你自己?”


楚轩这次开始正式地打量对方了,他的神情一瞬间变得异常冰冷,但很快又恢复过来,快的让人觉得那一定是幻觉,因为这个眼镜男平素就冷冰冰的,所以应该没什么变化吧。


楚轩微微皱起眉,眼神冷淡:“你在担心什么,程啸?”


 “这太危险了,这绝不可能!”程啸眼神复杂,他紧紧盯着楚轩,深深握住了楚轩的手腕。


楚轩回望程啸,一段时间的沉默,突然他冷笑一下,用力收回自己手腕,头也不回地朝房间走去:“你多想了什么,程啸?既然知道绝不可能,就应该明白,那永远都不会发生。” 


程啸站在城堡梁柱的阴影下,目送着楚轩离去的身影,无意识地摩挲着左手手腕,拢在梁柱阴影下的脸庞在阴暗光线下显得格外幽魅。 





第40章 失踪死亡

 深夜,城堡一层某个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全身都被裹住的身影轻轻地滑过半开的门,它先是看了看左右,见周围房间的门都安静地沉睡着,便放心地朝二楼走去。


城堡中偶尔闪现的月光照出了它诡异的身影,还有不知什么东西的反光。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沉睡毫无防备的时候,这个人是打算做什么呢?恐怕它无论做什么,在这个时候都不会有人能阻止吧。


 “赵樱空,在白天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了,你打算去干什么?”


就在身影打算朝二楼去的时候,梁柱阴影处突然传来了一个淡漠的声音,身影顿时止住了脚步,警惕地看去。


原来身影竟然是赵樱空,而出声的那人却是楚轩。


赵樱空皱了皱眉,同样冰冷道:“这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私事。”


楚轩冷淡地看向赵樱空,他手腕微动,很明显是已经拿出了□□:“身为团队谋划者,我有权知道你所作所为是否会影响团队,赵樱空,从你愿意加入我们开始,你的行为就不仅代表了个人意志,而是整个团队。”


赵樱空沉默了下,她收起了匕首:“原本是打算解决我个人恩怨的,我并没有想要牵连团队,阿罗特是刺客世家通缉的对象,曾经杀害过刺客世家不少精锐。”


 “这样吗。”楚轩的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但仍没有收回双枪,他略微思索后道:“我不会阻止你解决阿罗特,但不是现在。”


 “谢谢”赵樱空朝楚轩微微点头冷淡道,接着她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间。


楚轩也不再停留,直接朝自己房间走去。


只是离开的两人都没注意到城堡窗户上印出的一个模糊的影子和一瞬间闪过的两点幽红光芒。


因为终于有了一个足以遮风避雨的休息地方的缘故,这一夜众人都睡得比较安稳,第二天一早醒来,因为肚中饥饿,几人商议着出去打点什么东西吃。


 “咦,你们有谁看见零点了?”就在几人商议的时候,在城堡另一头探寻的张杰走过来拍了拍程啸的肩膀问道。


郑吒几人闻言都一愣,因为零点性子沉默稳重,一般不会随便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刚才商议的时候没见到他众人也只是以为他有什么事情出去了一下,张杰这一问,却是把大家都问的愣住了,因为这时大家才意识到从早上开始就没见到零点了。


 “说起来凌晨的时候零点说要出去看一下,说是听到窗户外面有奇怪的声音,但是只听到他关门的声音,却没听到他进门的声音。”齐藤一突然皱眉喃喃道。


 “真是奇怪,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其他人睡得也挺沉的,零点怎么就听到了呢,还一定要出去查看。”


郑吒听到齐藤一这么说心里却是骤然一沉,一种沉甸甸的不详感充塞了他整个内心。


他抓着齐藤一的肩膀连声问道:“你确定没听到零点回来的声音?”


齐藤一被郑吒吓了一跳,他连连道:“虽然很迷糊,但大概是因为潜意识觉得睡在这种阴森的地方不舒服吧,所以我一直睡得朦朦胧胧的,虽然具体什么事情不知道,但屋里如果有响动我一定能感觉到的,我很确信零点没有回来过。”


 “安啦安啦别紧张,也许零点只是出去放水,结果碰到了一个绝色美人,所以迷晕了头忘记回来了。”程啸却是拍了拍郑吒的肩膀安慰道。


 “不可能,零点绝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因为什么玩笑让别人担。”郑吒此时半点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他神色阴沉地低声道:“我们快一起去找找,我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众人见郑吒神色这么难看,再加上整个古堡的氛围也确实阴惨惨的,所有人心里都有些沉重,收到郑吒命令后,大家立刻出动起来。


 “怎么了?”小和尚等人一下楼就看到气氛沉闷的郑吒几人,立刻奇怪问道。


 “零点不见了,我们团队的一个人不见了。”郑吒此时根本连寒暄客套的心情都没有了,他脸色阴郁地道。


 “这是怎么回事?”这次连小和尚团队的人神色都变了,他们连声追问道:“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是不是他遇到什么事情出去了,你们不知道?”


 “零点的性格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总之去找找吧。”郑吒此时也没有辩解的心情,只是随便解释了两句就要出去。


 “不用找了,零点一定已经死亡,我们快离开这里,这个城堡不对劲。”就在郑吒打算离开的时候,一旁一直拉着张杰在说什么的楚轩突然出声阻止道,而一直冷静的楚轩眼神中竟也透出了点焦急。


 “什么意思?”一听到楚轩的话,郑吒顿时大声质问起来,因为零点的失踪,他原本就焦躁不安的情绪顿时爆发了:“你是打算不顾零点的死活吗,因为一个可能的推测就打算放弃他,根本就还没有定论,你凭哪一点认为零点已经死了?”


郑吒甚至攥住了楚轩衣领,生生将楚轩提了起来。


楚轩顿时眼神一凌,抬脚就踢向了郑吒,郑吒顿时冷笑一声,轻易地抓住了楚轩的脚腕,然后狠狠一拉,楚轩顿时头着地,狠狠倒在了地上。


因为撞击太过猛烈,这个男人的眼镜都飞落了,甚至一时间都没法从地上起来,但他却没有停止攻击,抬手就举起□□射向郑吒。


郑吒立时侧脸,避开了射向自己脑袋的子弹,他冷笑一声,手指用力,眼见就要把楚轩脚腕捏碎。


 “够了,你们真是够了,在别的队伍面前闹内杠,你们是不嫌丢人还是觉得现在气氛还不够紧张啊!”


站在一旁因为之前的攻击愣住的张杰连忙跑过去将郑吒拉开:“郑吒,你的冷静呢?”


郑吒粗喘了几声,冷冷盯着楚轩,楚轩毫不示弱地同郑吒对视,一会郑吒先放开了楚轩的脚腕,低头将楚轩从地上拉了起来。


 “抱歉,让你们看笑话了。”郑吒歉意地朝小和尚道。


 “啊,没事,郑吒兄还真是性情中人呢。”看到两人争执,小和尚眼中闪过什么,朝郑吒温和笑了笑。


 而在这时出去寻找的队员们也回来了,只找到了零点的阻击枪,却没有发现零点一丝痕迹,甚至詹岚的精神力扫描也发现不到异常,就好像零点这样一个大活人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昨天晚上,朱雯告诉我这栋城堡的死气很重,而零点和李帅西身上的死亡气息尤为重,之前在莴苣姑娘世界,虽然世界被封闭,但依然有很大危险,所以我才说零点有极大可能已经遭遇不测,而这座城堡潜藏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危险,所以我建议大家赶紧离开。”


 “不,这个定义太早了。”郑吒也恢复冷静,他握着零点的阻击枪,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沉默稳重的男人竟然这样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我们现在只是找不到零点,也许他发现了什么,追了过去,遇到什么危险才没法通知我们,我无法接受就这样直接抛弃可能正在遭遇危险的伙伴,零点很有可能就在某个角落等待我们救援,我不接受就这样直接离开!”


郑吒坚定的眼神看向周围众人:“我不会抛弃任何一个遭遇危险的同伴,因为在遭遇危险的时候,我也不想被别人抛弃!”


原本有些害怕的几人接触到郑吒的目光顿时犹豫了起来。 


 “零点没有死,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救援!”


 “你这是在拖累整个团队!”楚轩却是冷冰冰毫不客气地道:“你只是因为有可能的猜测让所有人陷入到危险中。”


 “好了,好了,这有什么可吵的,零点还生死未卜呢,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一会,我们就留下来找一找又怎么了。”张杰见两人又要吵起来,顿时连声阻止道:“这一点我很同意郑吒,没有人希望在遇到危险时候被同伴抛弃。”


 “既然这样作为盟友我们也留下来帮忙好了。”小和尚却是微笑道。


郑吒顿时感激地看向对方:“谢谢你,你们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我们冒这个风险的。”


最重的结果是所有人都留下来去寻找零点,最后找了两天也没有任何收获。


第二天入夜,所有人都极度疲惫了,搜寻了整栋城堡都没有找到关于零点的半分线索,每个人都累得一身臭汗,几个女孩子更加无法忍受臭烘烘的身体。


于是商议之下,几个女孩子决定沦落洗浴,并且让几名男士在外面守卫着。


雪耐慢悠悠地泡着古老木桶,整栋城堡看起来虽然低调奢华,但究竟比不上现代建筑,所以洗澡也只能准备了热水在木桶中冲澡。


雪耐在现代只是一个出卖身体的情妇,辗转于各个富商豪门之间,过着完全没有尊严的生活,而这次世界性的危机突然爆发,却是让她过上了另一种生活,那是充满了血腥和战斗,但也充满了尊严的生活,虽然十分危险,但她对于现在的生活却是异常满足。


所以她根本不希望世界重新变回原样,她不想再过着母狗一样的日子,她想拥有尊严。


雪耐用木勺舀着水,浇在自己雪白的肌肤上,她看向对面落地镜,对着镜子中美丽的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过因为她太过专注于看着自己,所以连碰掉了肥皂都不知情(奇怪,竟然有肥皂!好吧,诸位就当剧情需要吧。),当雪耐想用肥皂的时候,她只能不满地微微嘟起嘴,低头寻找了起来。


但木桶毕竟用的太久了,有些老旧,所以当雪耐握着木桶两边半趴下身体捡肥皂的时候,木桶边竟然掉了一块,而滑溜溜的雪耐顿时从木桶中滑了出来。


她这一掉,却是一下子掉在肥皂上,湿滑的肥皂顿时让她停都不停一口气滑到镜子前,狠狠撞了上去。


 “啊啊啊啊——”


这个女人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顿时就被镜子跌落的碎片扎的鲜血淋漓,而因为剧痛,雪耐惊慌失措乱动下,正好一下趴倒在木桶掉落竖起的木片上。


前后不过几秒钟,这个女人就被木桶掉落的木片硬生生插破喉咙而死。


雪耐的惨叫自然引起在外守护的人注意,当下就有几人合力撞开了铁门,但已经晚了,所有人只来得及看到雪耐眼球惊恐凸出,全身流满鲜血。


 “已经完全没气了。”程啸将手指搭在雪耐手腕上,叹了口气摇头道:“太巧了,千分之一的概率,跌倒滑落在木片上,因为角度力度问题被木片活生生插死……”


小和尚脸色阴沉的看着死去的雪耐,甚至能清晰听到他暗暗磨牙的声音。


所有人脸色都变得难看了,本以为没有危险的地方竟在短短两天内一死一失踪两人。


 “现在你还坚持自己的决定吗,郑吒?”楚轩抬头冷冷问道:“我早就提醒过你,这个城堡存在危险,之前询问张杰关于这个城堡,我推测,他的话有两种意思,一个是城堡主人在的时候会有人死亡,每天都有人死,可能城堡主人消失后这个规则不存在,一个是死亡后依然存在这种规则,但通过这几次的死亡,我认为第二个可能性最大……总之我会离开,我不想莫名其妙死亡,如果谁愿意,谁可以和我一起离开。”


郑吒暗暗低头不语,但谁都能看清他眼神中的挣扎,良久他咬牙道:“我会留下,我决定留下,这次死亡只是巧合,并不能说明什么,不找到零点我不甘心,零点只是失踪,并不是死亡!你们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拦着你们,但是我会留下。”


 “我们和你一起走。”却是小和尚第一个发言。


于是片刻的沉默后,郑吒身边只剩下张杰和李帅西,但郑吒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


 “抱歉郑吒,我们这一方人多,所以我不能因为你们三个人而连累所有人生命,把所有人性命当成你任性的赌约,所以,抱歉,我只能放弃你。”


楚轩冷淡说完,就带着所有人离开了。 


评论
热度(13)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