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41~43)

上一章居然没被屏蔽?

第41章 分路

  “MD,这家伙还真是冷酷,郑吒,我早就提醒你了,你还不信,你一路上这样照顾他,他这就说放弃就放弃了,他心里还有半分情谊吗?”


楚轩一离开,张杰就骂骂咧咧了起来,他满是忿恨道:“说什么我们也是一路一起走来的吧,就这样完全不理会遇到危险的零点,他居然一点愧疚都没有。”


 “是啊,郑吒大哥,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冷冰冰的,一点人类感情都没有,我感觉他一定是在想办法把我这个会拖累你们的人处理掉。”


李帅西满是怨恨道:“只是因为我没法像你们一样拥有能力,但这并不是我的错啊!我也想变得有用啊……那种没有人性的人,郑吒大哥你怎么会跟他做朋友的?”


 “够了,不要再说了!”郑吒神色阴沉地低吼道,他挥了挥手,眼中有明显可见的烦躁:“楚轩那家伙的理念虽然我不认同,但他不会无缘无故说一些话,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个城堡是不是一日一死,但是这里确实也不安全,知道他为什么急着离开吗,因为我也感受到了……那种深深的危险感!”


 “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


与此同时,已经离开城堡的楚轩队伍。


 “我本来以为你有了感情,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程啸走在楚轩身边低声道,他脸上的表情格外复杂,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落:“你依然是那个多智无情的大校,你怎么会变呢?”


楚轩淡淡看了程啸一眼:“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你的假设都不可能存在,为什么会有这种猜测,程啸上尉?”


 “是啊,我一直都是个白痴。”程啸苦笑了两声,接着他神色严肃的看向楚轩,楚轩奇怪地抬头看他。


 “不管怎么说,阿轩……”程啸突然伸手攥住了楚轩的手腕,那双黑眸深深地看向对方


 “嗯。”楚轩微微侧头看了程啸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一眼,眼神快速地划过什么。


 “保护好自己……”犹豫了一会,程啸又加上一句:“不管你有没有感情……记得,我都会选择站在你这一边,这是男人的承诺,是我对楚伯父的承诺。”


 “知道了。”楚轩微微皱了皱眉,挣开了程啸,他脸上甚至没有半点感动的表情,只是冷淡地应了一声,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


这却是让程啸脸上苦笑更明显了。


他还想同楚轩说些什么,但楚轩已经和走过来搭讪的小和尚说起话来,这让程啸不得不放弃地回到队伍后端开始警戒工作。


 “王侠,你相信奇迹吗?”回到队伍末尾警戒后,程啸突然开口问道。


这个问题却是让王侠这个一向严肃刻板的男人愣了起来,良久,他正色道:“我相信大校会给我们带来奇迹,我们一定会在大校的带领下解决这次难关。”


这下倒是换成程啸楞了起来,他看向眼中露出坚毅的男人,顿时苦笑起来:“我说的不是这个……”


王侠疑惑地看向程啸,程啸摇摇头有些怅然地看着远处,那里楚轩正淡淡微笑着同小和尚说些什么,程啸收回了目光:“只是心底尚且有些疑问罢了,算了,就算得到答案又有什么意义。”


 队伍的前端,小和尚带着同样和煦的微笑道:“之前那是你们队的队长吧,这样离开他真的没问题吗,这里可是很危险的世界呢,之前我们队伍的雪耐不就在我们眼皮底下遇害了吗?”


楚轩微微笑了一下:“我们只是暂时合盟的关系,之前已经说了,我们没有必要拼着性命陪他玩那种任性的赌气游戏,我已经说出了劝告,不可能再为他的行为负责。”


 “哦,也是。”小和尚眼中露出某种意味深长的光芒:“说起来你的合盟人还真是豪不理智,粗暴无礼,竟然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斥责你,对于这种想要压制你的人,也许你可以考虑考虑,接下来的路程我们同行?”


 “既然你是这么认为……”小和尚伸出了手,楚轩淡淡笑了一下,伸手同他握了握:“我只有两个条件,第一不要干涉我的行动,第二尽量让我了解各位战斗数据以方便我布局,我想既然你们懂得去拿钥匙,那么应该知道钥匙的意义吧?”


小和尚瞳孔猛然一缩:“你知道钥匙?”


 “别管我知不知道,这和我们的合作没有关系,既然你们知道要去拿钥匙,就应该明白钥匙的重要性,所以我们的目标一致,就是找齐离开这个世界的关键。”楚轩淡淡道:“在拿到所有钥匙之前,我们并没有冲突,不,准确说,我们的敌人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希望你能明白。”


小和尚低下头没有说话,看得出他在思考,良久他抬头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但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别的心思的话……”


小和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轩打断了,这个男人干脆道:“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我们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而且,对于新人和非战斗人员过多的我们而言,你们的保护才是我们最需要的。”


夜晚,一轮惨淡苍白的月高挂在城堡上空,将整个世界渡成死人般的惨白。


郑吒和张杰等人在经历了一天依然毫无结果的搜寻后,都疲惫地进入了梦乡。


熟睡的三人都没有注意到,因为年代久远,天花板上的古老吊灯正危险地晃动着,看起来那唯一的支点已经不足以支撑它的重量。


在徒劳挣扎了一会后,吊灯终于咯吱一声快速掉落,眼见那尖锐的底端就要直直插入熟睡中三人的身体…… 


睡梦中的郑吒梦到一团浓密黑雾紧紧纠缠着他,四周全是一片漆黑,但那团黑雾却像是活着的生命体一般不停变换着形状,试图吞噬掉郑吒。


黑雾的正中心是一片纯粹的黑,似乎要将人吸入那种永无止境的黑暗中,只是看一眼,就感到从灵魂传来的恐惧颤抖。


那种压迫感,那种危险感如此真实,让这变得不像是梦境,而是郑吒真的在面对一个什么巨大的危险一般,那种糟糕的感觉甚至压制地他直接从噩梦中惊醒,甚至瞬间开启了基因锁。 


 “操!” 


只能说那梦中警示来的实在太及时了,郑吒刚睁开眼就看到吊灯尖锐的菱角离他们不过几分米的距离,那一瞬间郑吒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只有身体本能让他拽着张杰和李帅西的领子从地上一跃而起。


 被郑吒拽起来的时候,两人脸上的表情还十分迷糊,但当两人同时看到摔在地上的巨大吊灯后,全部都惊醒了,甚至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一切。


巨大吊灯掉落还不算结束,那些尖锐的碎片炸裂开来,如同子弹一般射向四周。


如果说刚才郑吒他们是经历了一场火箭炮般的袭击,那么现在他们面对的就是密集的子弹扫射。


 “别让这些东西近身!”


郑吒大吼一声。


 “啊!”


但已经有些晚了,身后传来李帅西的惨叫,郑吒迅速撇了一眼,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倒霉的被玻璃碎片插瞎了一只眼睛。


 而张杰身上也多出了不少伤痕,只是这个男人一直都十分坚毅,虽然脸色惨白,但也紧咬压根努力寻找能够躲避的空间。


 “该死!”


郑吒怒骂一声,在这个时候,只有詹岚发出的精神力屏障最有用,他们两个近战加上李帅西一个普通人根本只能靠拼皮厚和对危险的预感,甚至可以说张杰和李帅西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自保能力,但詹岚已经跟着楚轩离开了。


身后已经没有惨叫了,而是虚弱的呻·吟,郑吒紧咬压根,眼中透出狰狞,而此时他双手竟然燃起红色火焰来,他挡在了张杰和李帅西身前。


这并不是郑吒突然会了魔法什么,而是他在燃烧自己身体的能量,那种纯粹的意志强烈的信念化成的火焰,足以烧毁一切,这是郑吒在进入这个城堡战斗后领悟出了属于自己的技能。 


随着红色火焰的燃烧,那些玻璃碎片根本无法近身就被直接汽化了,而与此同时郑吒也感受到周围弥漫在黑暗中的那种恶意,和梦中一样让人骨头发寒的恶意。


那种黑暗恶意似乎也在畏惧郑吒手心红色火焰,踌躇着不敢上前。


喷射的玻璃碎片很快就被郑吒烧完了,但郑吒依然没有收回攻击,那种黑暗恶意似乎在估量什么,最后不甘心地消退了。


郑吒这才松了口气收回火焰,接着他虚脱地直接滑到在地上。


深夜,楚轩和小和尚团队宿营的地方。


 “詹岚,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正在对着火焰摆弄手机的楚轩淡淡问道。


篝火照耀出詹岚惨白的脸色,但她的目光却十分坚定:“楚轩,我想了很久,我决定回去找郑吒。”


 “为什么?”楚轩奇怪地抬头看了詹岚一眼:“你应该知道如果脱离团队你有九成死亡的危险,甚至什么都来不及做,而且我以为你一直都明白……”


 “我知道,你不用劝说了,楚轩。”詹岚咬了咬牙:“正如郑吒所说的……我甚至都没有坚持……零点还救过我的命……”


楚轩皱了皱眉,他收起手机看着詹岚:“詹岚,我希望你明白,这并不是冷酷的抛弃,这是……”


一阵噪杂的响声打断了楚轩的话,几人奇怪地抬头看去,发现稻田深处竟然密密麻麻地飞腾起了无数只乌鸦。


楚轩瞳孔顿时一缩,他大吼道:“快跑!”


詹岚楞了一下,接着咬牙朝城堡方向跑去,楚轩面无表情地看了詹岚跑走的方向一眼,紧跟着跑了起来,他一边跑一边喊道:“跟紧詹岚!”


一时间被乌鸦袭击弄懵了的众人顿时慌乱地跟着楚轩詹岚跑起来,甚至都没注意到他们又回到了城堡方向。 






第42章 受伤

 当楚轩一众再次出现在城堡中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还躺在地上狼狈喘息的郑吒顿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他一下从城堡地板上跃起走向众人,脸上是压抑的激动和快乐:“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回来的。”


郑吒眼中满是真诚热切的笑意,这让齐藤一和王侠一瞬间甚至不敢面对郑吒的眼睛,只有詹岚走过去,这个一直以来十分娇弱温顺的女人露出了坚定的微笑:“是的,我们决定回来和你一同寻找零点。”


郑吒奇怪地看了看有些沉默尴尬的队伍,然后他扭头看向另一边依旧表情淡淡的楚轩,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原本的激动欣喜开始在他脸上消退:“所以说,楚轩,你们并不是回来找我的?”


其实楚轩只需要一句谎话就可以让郑吒毫无芥蒂心甘情愿地继续为自己所用。


但不知道这个眼镜男是不屑于此,还是根本意识不到这种方法,他只是冷淡道:“我们在路上遇到乌鸦袭击,因为詹岚身为精神力者选择往城堡走,为了保护团队重要精神力者,我们就决定一起回来,我依然保持之前的言行,并不认为留在这里是正确的选择。”


楚轩这话音一落,众人就知道要遭,果然郑吒脸上的表情变得咬牙切齿起来,他双手握成拳头,看起来像是极力压制自己的怒气或者说要随时挥动拳头。


众人心中暗叫不好,王侠和詹岚等人甚至准备随时冲上去拦住两人而躺在地上的张杰更是暗叹道冤家。 


程啸甚至心里暗暗苦叫道:大校啊大校,你那忽悠死人不偿命的能力呢,驯服郑吒这种野兽应该是你最在行的吧,快用你那张骗死人不偿命的嘴忽悠他啊,要不然他爆发起来我们谁也拦不住啊,对着他你怎么突然矜持起来了,你还说你没感情呢,坑我们呢这是!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郑吒虽然气急,但这次并不再计较楚轩的言行,他喘息了几声,平复下心情冷冷道:“我不认为你所说的是正确的,我们在城堡也遇到了危险,但并没致命伤亡,而你们虽然离开了城堡,但依然遭到了乌鸦袭击,可也没有伤亡,所以说并不只是城堡有危险,而这种危险甚至可以预防的。”


听到郑吒所说的后,楚轩并没有生气,只是皱了皱眉问道:“你们遇袭是什么时候?”


郑吒愣了一下,他努力回忆一下,只记得是深夜猛然惊醒就被吊灯袭击,但具体什么时候不记得了。


旁边张杰却是虚弱地挥了挥手臂,此时程啸正走过去给他和李帅西疗伤,他手腕上有一个手表:“我的手表在十二点的时候会轻微的响一下,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手表有细微响动,应该是十二点。”


楚轩冷淡道:“十二点之后就算是第二天了,也就是说,从昨天雪耐死后,今天我们并没有死人,这也就意味着,今天我们会再死一个人,如果按照朱雯所说的,这里的死亡有具体形状和思维的话,在接触了你的实力并被反击躲避后,死亡不会再随机选择,而是会聪明地避开强者,向比你弱的人开枪,接着最有可能死亡的将会是队伍中最弱的人。”


楚轩若有所思的目光掠过李帅西,看的这个男人生生打了个冷颤。


郑吒一下走到楚轩面前,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挥拳揍在楚轩脸上的时候,他只是看向楚轩冷冷道:“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什么都代表不了,与其在这里恐吓众人,不如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度过这一天。”


就这样在两人进行了一番争吵后,做出了暂时留在城堡的决定,眼见队伍最强力与智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其他人也就只能跟随,而小和尚团队大概出于离开城堡也不安全的考虑,也留了下来。


于是在一番吵吵闹闹的相互交流后,楚轩决定先搜寻一下城堡有没有什么残留的有用信息。


出于某种自已也说不清的心理,郑吒陪着楚轩一起在城堡地下室搜寻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原地居民消失后,城堡里的物品也会跟着消失,地下室的东西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少,要说是被小和尚他们拿走了也不可能,因为小和尚几人身上明显没有可以装物品的东西。


郑吒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楚轩认真搜寻屋子的身影,地下室的封闭和阴暗让他一瞬间有种回到红桃皇后城堡的错觉,那时也是这样的环境,楚轩搜寻物品,他对战怪物,两个人并肩战斗没有间隙,到底是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样了呢?


 “楚轩,难道你一点都不念和零点一路走来的情谊吗?还是我们所有人在你看来都是冰冷的棋子?”心中挣扎了良久,郑吒还是忍不住出声质问道。


楚轩声音中没有丝毫愧疚或者愤怒,他依然冷淡如初,头也不回地回答:“并非我不想着团队情谊,如果在平常环境下,每一个人都是十分重要的,但是现在再多留一分就是多一分危险,你这样做就是在拿团队其他人的生命做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到时候也许不止零点找不到,团队其他人也会失去生命。”


 “郑吒,你还是没有团队领导的意识,你意识不到你的决定已经和自己无关而是和团队所有人的生命有关,在不得不牺牲的时候,需要你做出决断,放弃什么留住什么,在这个世界里,大家愿意聚在一起,都只是为了那多出一分的活着的可能,我所做的,也只是为了让更多人活下来。”


郑吒站在地下室的阴影中不再说话,但他心中却无比混乱,是这样的吗,是像楚轩说的这样,他这是在危害大家生命吗?


可是零点……郑吒一想到那个沉默可靠的男人就这样音讯全无,甚至不知道落到哪种境地,而以为可靠的伙伴却在决定放弃他,郑吒就觉得一阵说不出的难过。


 “这是?”就在郑吒低头思考的时候,楚轩不知道发现什么,他疑惑地打开了地下室一角的箱子,蹲下身低头看箱子里面的东西。


大概是楚轩打开箱子的时候没有把盖子放好吧,就在他低头的一瞬间,那个落满灰尘的沉重铁皮箱竟然‘吱呀’一声嘭地要落下来。


这个意外发生的太快了,等郑吒反应过来要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眼见楚轩就要被沉闷铁皮箱给砸成两半,身体本能的预感让楚轩在这危险的瞬间解开了基因锁。


他两只修长的手一下握住了铁皮箱盖子,同时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接着嘎吱一声让人牙酸的声音过后,铁皮箱盖子被楚轩掰成了两半。


但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在楚轩将铁皮箱盖子掰成两半后,他重心一个不稳竟然向一边滑到,而他滑到的方向正是地下室对方冷兵器的地方。


 “楚轩!”


郑吒双眼一红,只觉有什么东西直冲大脑,让他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红着眼冲了过去。


一柄长刀正好从楚轩腹部直直插穿到地上,因为冲力过猛,甚至将楚轩牢牢钉在地上,而其他兵器则噼里啪啦开始往他身上砸去,其实若不是楚轩反应快稍微侧了一下身体,那么这柄长刀就是直接刺穿他的心脏了。


郑吒一时间只能将楚轩整个人护在怀中,然后用能量布在头上背上任由兵器砸下,因为长刀钉的太牢了,一时间郑吒竟不敢伸手去拔。


 “楚轩”郑吒惊讶地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了。


但楚轩的表情依然十分平静,似乎被一柄长刀刺穿腹部的不是他,他冷静地道:“把刀拔掉,用能量护住我的伤口,抱着我去找程啸。”


郑吒当下也顾不得担心害怕了,他咬了咬牙,一把拔掉长刀,在楚轩伤口的血喷出来的瞬间用能量护住对方伤口,然后一把打横抱起楚轩,同时一只手还不忘放在对方伤口上维持能量输入,他抱着楚轩匆匆朝楼上跑去。


郑吒甚至没有注意到因为紧张他竟然本能地开启了基因锁。


 “你们不是只是下去搜寻个地下室吗,这是穿越到什么武侠世界了,还是遇到哥拉斯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郑吒抱着楚轩一路狂奔,将路上碰到的人都吓了一跳,等两人来到程啸面前时候,程啸也被吓了一跳,但这个特种军医脸上的表情明显十分阴郁不快。


郑吒还没来得及放下楚轩,就被程啸一把夺了过去,理由是郑吒这种外行只会越搞越糟。 


 “怎么样,楚轩有没有什么问题?”郑吒直接无视了程啸的责问,而是异常急切地问道,惹得程啸怪异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医生治疗的手段十分奇怪,他并没有用普通的药物什么,而是不知从哪弄到一个小虫子放在楚轩伤口上,那只在楚轩伤口不停蠕动的虫子看起来真是恶心极了,但奇怪的是楚轩腹部极深的伤口竟然开始慢慢变浅。


 “其实并不是什么难治的伤口,因为很好的避开了体内器官,但是大校的体制还有这种医治环境……”程啸故意拖长了声音,同时摇了摇头:“还有,你不是说要看着大校吗,怎么会看成这样?” 


郑吒顿时觉得心头一梗,如果楚轩无法得到救治,那就都是他害的,他顿时有些难过地看向楚轩。


楚轩皱了皱眉,他看向程啸冷冷道:“程啸。”


程啸顿时不满地撇了撇嘴大声道:“阿拉阿拉,我开玩笑的行吗,真是的,拿命救你你不在乎,这个伤了你的小子你倒是关注你紧。”


 “你,该死的,这种玩笑是可以乱开的吗?”郑吒一听顿时愤愤地一拳捶向程啸肩膀,他的耳朵竟然有些红,而程啸则是被捶的龇牙咧嘴,大呼野兽。


见楚轩伤口已经止住了血,程啸找到绷带给楚轩伤口缠了一下,这一耽搁很快就晚上了,队伍中有了三个伤病员想走也不好走。


张杰还好简单的救治过后就又活蹦乱跳了,楚轩和李帅西则被留在房间修养,其他人三三两两的分了工,收拾城堡的收拾城堡,警戒的警戒,去寻找食物的寻找食物。




第43章 离开城堡

 楚轩和李帅西休息的房间内,李帅西有些怨/毒的看着楚轩,但也许是碍于之前楚轩的积威,他只能口上嘲笑道:“怎么了大天才,你现在还认为你之前的结论是对的吗?”


 “明明跟我们一样自私,却还自以为是的嘲笑别人,看看你现在狼狈的样子,这就是你所谓的死亡只会降临在弱者身上,那看起来你也不怎么样嘛。”


原本闭目思考的楚轩抬眼看了李帅西一眼,那种冰冷的无机质感的眼睛让李帅西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你尽可以试试,你和我谁会死。”


 “你什么意思?”李帅西顿时脸色涨红的大吼出声。


 “今天没有死人也就意味着事情不会这么结束,死亡不会善罢甘休也不会暂时退却,只会在短暂的平静后更猛烈的反扑。”楚轩冷冷道:“郑吒太天真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你说是吗?”


 “你……你什么意思?”李帅西只觉得被玻璃插瞎的眼睛跳着疼的更厉害了,他有些恐惧地看了楚轩一眼,眼中跳动着恶/毒和不顾一切的光芒。


楚轩冷笑一声不再说话,但他这种表现让李帅西心里更加惶恐不安,本能觉得楚轩在算计着什么。


 “你是想我死好换取你们的安全?我告诉你,你做梦!而且郑吒大哥也不会同意的!”仿佛为了安抚心中不安一般,李帅西冲着楚轩大声喊道。


因为过度的恐惧,他甚至朝楚轩躺着的方向走了两步。


 “郑吒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楚轩看向李帅西冷笑出声,他脸上淡淡的嘲讽和蔑视让李帅西觉得怒火中烧。


李帅西顿时大叫出声:“你就不怕郑吒大哥他……”


喊到一半李帅西突然想起之前郑吒对楚轩的紧张,明明他和张杰也受伤了,但只有楚轩受伤的时候,郑吒几乎都六神无主了,而他和张杰受伤的时候,郑吒只是焦躁,虽然两人之前那样的争吵过,但郑吒还是最担心楚轩。 


再联想到最初见面的时候,两个人那种虽然争吵但却仿佛有种看不见丝线在联系着的感觉,总觉得好像……两人其实所做的一切根本就都是在为对方考虑……李帅西顿时脸色一白。


 “他会怎么?为什么不说下去了,是想到什么吗?”楚轩淡淡问道,但李帅西总觉得对方是在得意讥讽。


 “你别高兴!我……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你们这对狗男男!”李帅西冷笑着大声道,他大步走到楚轩面前,眼中满是恶毒,他入魔了一般低声道:“只要你遭遇了意外我就不会有危险了对吗?”


 “你一直想害死我,我知道,你们都以为我是傻子,其实我都知道,只要有一个人死了其他人就安全了对吗?哼,大天才,你有预料到自己会到现在这个境地吗,毫无能力地躺在床上,如果在这个世界你死了,所有人都会以为是意外,到时候我会和郑吒说我很伤心的。” 


说着李帅西抬头打量着屋内环境,接着他脸上露出一个笑:“你说你怎么死法会比较好?零点是失踪,雪耐被玻璃砸死,那么你呢?”


楚轩只是冷淡地看着李帅西,似乎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毫不担心。


李帅西冷笑道:“怎么,你以为郑吒还会来救你吗,你做梦,告诉你这里发生什么外面是不会有人知道的。”


李帅西说着用力将房间里古老破旧的衣柜朝楚轩推去,因为衣柜正对着楚轩的床,所以一旦衣柜倒下,楚轩就会被砸个正着。


但李帅西没想到的是,原本重伤无力的楚轩竟然如同一条鱼一般一下子从床上窜了起来,并且灵活地离开了衣柜攻击的范围。


 “你!”李帅西惊恐地瞪着楚轩,看着楚轩脸上的冷笑,他连连后退两步,似乎想说什么,但已经晚了,他的世界在下一个瞬间就陷入了沉沉黑暗中。 


原来李帅西在惊恐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到倒塌衣柜上掉下来的一根螺丝,这让他脚底一滑,一下子就撞到背后墙上,而那墙角正巧立着一个等人高的铠甲,铠甲手中握着一柄长矛,李帅西就这样被长矛给洞穿了,他到死都没能瞑目。


楚轩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帅西口鼻流血的垂死挣扎着,因为撞击太重,对方的内脏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李帅西只是挣扎了一会就没了气息,只有猩红的鲜血和李帅西大睁的眼睛提示着屋内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故。


楚轩看了一会,突然推开门跑了出去,他找到了正在城堡外面劈柴的郑吒,因为城堡是那种老式城堡,所以厨房用具都是古老的手动用具,想要生火做饭就得自己弄,所以郑吒在寻人未果后就打算弄点食物。


 “郑吒,李帅西死了,我们快离开!”楚轩跑到郑吒面前,不等郑吒奇怪就拉着郑吒手腕迅速道。


郑吒一下子被这个消息搞懵了,他没反应过来,被楚轩拉着跑了好几步,才神色难看地甩开楚轩的手,停住脚步连声问道:“你说什么,人好端端的怎么会死?他之前还好端端的和你在一个房间呢!”


楚轩冷冷地看向郑吒大声道:“这个时候你还想和我争吵吗,郑吒?你是觉得人死的还不够多吗?还想让我们陪着你继续送死?我早就说了,在这里多停留一天就会多一分危险,零点不是失踪是已经死了,你明不明白?零点、雪耐、李帅西再加上之前的李萧逸,每死一个人其他人死气都会变淡,你还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对的吗?李帅西既然已经死了,那么我们这段时间就是安全的,趁现在赶紧离开!”


但郑吒依然没有动,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他神情阴郁道:“我只是奇怪李帅西好好的为什么会死。”


楚轩皱了皱眉:“你怀疑是我杀了他?不,并不是,他想害我好让自己安全度过剩下十个小时,结果反而害了自己,不过这样正好让我更加肯定之前的猜测,总之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趁着剩下时间是安全的,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郑吒怀疑地看着楚轩,老实说他虽然震惊李帅西竟然敢动心思暗害楚轩,但某种敏锐的直觉告诉他没楚轩说的那么简单,但楚轩说的也对,现在再计较这些没什么意义,这几天死掉的人已经太多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楚轩的话是对的,可是……真不甘心啊!


 “好,我就再信你这一次,如果让我发现你在骗我的话……”郑吒紧紧盯着楚轩的眼睛冷冷道。


 “那就等你发现再说吧。”楚轩却是毫不客气地回了这一句,就不再搭理郑吒而是转身召集队伍去了。


他这个态度却是让郑吒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动作或者表情,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着眼瞪了半天,也跟进城堡了。


当听到李帅西死亡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再当楚轩让朱雯说出看到的死气的时候,大家的脸色就更难看了,特别是郑吒,这也就意味着之前楚轩所做的推测都是正确的,郑吒心中更是愧疚,这就意味着零点之后的两人死亡都是他固执地想要留下的错。


张杰拍了拍郑吒的肩膀好一番安慰,毕竟这种选择郑吒并没有强迫谁必须留下,而是大家自愿做出的选择。


不过听到郑吒也要离开后,所有人却是都松了口气,毕竟郑吒的厉害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郑吒本人又有些烂好心,不会放任别人受到危险而不理会,所以队伍中多了他等于多了一份强有力的保障。


一番整合后,大家就连忙离开城堡,按照楚轩的推测他们只要在十个小时内离开蓝胡子城堡的范围,那么所有人就安全了。


于是剩下的时间就是大家拼死赶路,试图在十个小时内离开这个地方。


因为已经吞噬掉一条生命的缘故,众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可怕的袭击,也因此所有人得以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蓝胡子的世界最明显的就是一排排稻田,一旦离开稻田范围也就意味着他们安全了,所以当不停奔跑的众人看到稻田越来越矮越来越稀少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等等,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正在奔跑的张杰突然大叫出声,而他话中的意思顿时被詹岚的精神力锁链传给了众人。


张杰的话顿时引来了小和尚和郑吒的注意。


 “怎么了?”小和尚在精神锁链中焦躁地大声回问道。


 “是时间吧,你们刚刚没有发现时间在加速吗?”楚轩特有的冷淡声音从精神锁链中传来。


时间?


众人抬头,这才惊恐地发现蓝胡子世界竟然已经陷入了暮色中,而不多时这暮色竟然变成了星月升空,沉沉黑暗。


同时张杰惊恐的声音从精神锁链里传向众人:“刚刚我看时间还是下午四点,但这一会竟然变成二十三点三十,下一个瞬间也许就是明天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来。 




评论
热度(15)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