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47~50)

今天就先贴到这了!对了,听说某位聚聚还想要刷我家的tag,不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啊?顺便说一下,这篇文还有五十章。

第47章 小红帽

 一时间酒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少女身上,就连郑吒也晃神了那么一下。


不过也有例外的,楚轩只是默默打量了少女一会,就自然地移开了目光,只是他那种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像欣赏,倒像是科学家看到稀有解剖实验材料的那种。


那种目光竟让门口的红衣少女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奇怪地抬头看了酒馆一圈,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于是收回了目光,表情重新变得楚楚可怜起来。


 “这不是镇西的小红帽吗,真美啊!”红衣女孩的美丽带来的震撼只持续了那么几分钟,酒馆又重新变得热闹起来,只是不复之前的噪杂喧闹,而是成了一种私语,像是怕惊扰了这种美丽一般。


 “哼,这小/婊/子也只能看看而已吧,我就不信你有胆子招惹她!”另一个声音带着不屑厌恶和嘲讽道,这是个络腮胡的粗鲁汉子,他看着小红帽的眼神带着/淫/邪,但似乎忌讳着什么,并不敢去招惹小红帽。


 “她根本就是个扫把星,谁挨着谁死,镇南的尼克,西街的大锤子、疯狗……哪一个不是因为她被狼人咬死了,说是要离开这个镇,可我到现在都没见她离开过,她怎么不死在森林里,也好过给我们带来灾祸,还有她那个所谓的奶奶,谁见过她?要我说她根本就是个妖精,是老巫婆派来勾/引杀害男人的妖精。” 


这时离郑吒等人不远处的另一桌人也议论起来,只是那口气十分恶劣。 


 “对啊,自从她来了以后,我们镇上就没发生过好事,打从她来那一天起就不断有漂亮男孩女孩失踪。”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霍克!”其中一人语气不好地打断了那人说话:“小红帽来之前,我们镇也不停有漂亮男女失踪啊,这怎么能全都怪在她头上呢?”


之前说话的那人顿时讥笑起来:“怎么了,查拉,还懂得心疼人家了吗,是不会也想和疯狗一样啊,心甘情愿地被喂到狼嘴里面之类的,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心啊?”


 “我……我……”查拉顿时愤怒地涨红了脸,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起来这就是剧情人物了?”这却是听到私语声的中州队开启了队员间精神链接开始交流起来。 


 “这是小红帽的故事吧,那么看起来我们要面对的战斗对象就是狼人了?”詹岚接口道,楚轩点了点头。 


 “那么,是否要继续接触下去,楚轩?”郑吒询问道。


楚轩微微皱起眉,就在他打算说话的时候,走进酒馆的小红帽开始说话了。


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美,带着甜美纯真,裹着诱/惑与娇/媚,直击人心底,她的眼睛,只要那双泛着水光带着哀求的眸子看着谁,谁就无法拒绝那双眼睛的主人说出的话。 


 “各位大爷,我的奶奶一个人住在小镇外的木屋里,她年纪大了,采不动果子,摘不动蘑菇,一定饿了很久了,我必须给她送点吃的,可是……附近有凶恶的狼人,我……我一个人不敢去,哪位大爷愿意送我过去,我……我愿意付给他丰厚报酬。”


小红帽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微微低下头,让人能看到她美丽的颈子与锁骨,还有仿佛受惊蝴蝶一般颤抖的睫毛,那种微微咬唇,又柔弱又倔强又害怕的表情,让人一下子就能明白她最后一句话的含义。


酒馆里男人们的目光顿时炽热起来了,但依然没有人敢上前,所有人只是贪婪地看着小红帽。


 而小红帽并没有立刻气馁,她用那双能勾人心魄的眼睛直勾勾地期待地看着酒馆里的男人们。


 “各位大爷……”


 “怎么样?”郑吒在精神锁链里轻轻问道:“我感觉她身上传来一种很奇怪的气机,贸然接触的话,我们会不会有危险?”


楚轩则是抬头打量着小红帽,不等郑吒再问什么,他就起身向小红帽走去,小红帽的眼睛顿时一亮。 


 对于楚轩经常性无视郑吒,甚至明确表现出鄙视郑吒智商的行为,队员们淡定地表示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同时由衷地敬佩虽然如此还敢在军师面前刷智商下限的队长。


因为楚轩的离开,所有人都陆陆续续跟上楚轩,落在最后的郑吒苦笑了一下,他如何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只是楚轩的心思太危险,如果完全放任,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虽然他智商完全比不上楚轩,甚至可以夸张地说楚轩是神的智慧,而他依然停留在猴子阶段,但就算如此,他也要尝试着去限制楚轩一下。


 “这是今天刚来的几个外乡人……”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看样子是被美色迷晕了吧,啧啧,只怕这一句,又是送个那怪物当零食了。”


就在郑吒一行走向小红帽的时候,酒馆里的人顿时又开始私语起来。


 “谢谢,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们了,几位雇佣兵大爷。”小红帽见到有人愿意陪着她去找奶奶,顿时开心地笑了起来,那双泛着水光的妖/媚眸子也变得纯真美好。


 “雇佣兵?原来是外面来的雇佣兵啊,怪不得不怕了,看来那个怪物还会被雇佣兵赶走呢。”酒馆里的人顿时恍然地交流起来。 


 “为什么说我们是雇佣兵?”楚轩淡淡问道。


 “我们出去再说吧,同时我们需要你需要我们帮助的具体事情。”郑吒温和地笑了起来对小红帽道,他原本就生的高大俊美,这一笑顿时让小红帽眼中多了半分亲近来。


 “好……好的,大爷。”小红帽的脸蛋微微有些泛红。


 “我叫郑吒,叫我郑大哥吧。”郑吒示意小红帽先离开酒馆,小红帽咬了咬嘴唇,红着脸走出了酒馆大门。 


程啸在后面阴阳怪气地‘啧’了一声,而詹岚则趁小红帽往外走没有注意的时候朝郑吒腰上狠狠扭了一下:“男人果然没一个是好东西。” 


郑吒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苦笑起来。


一行人离开酒馆朝小红帽所要求的地方走去。 


 “好了,现在可以说一下为什么认为我们是雇佣兵了吧?这座小镇需要赏金猎人存在吗,还是你在别的什么地方见过?”离开了酒馆,楚轩依然没有忘记询问小红帽。


小红帽带着他们朝自己所住的地方走去,说是要拿给奶奶准备的东西,小红帽住的地方十分破落肮脏,看起来像是镇里贫民窟之类的地方。


 而让郑吒等人警惕的,却是这里人的眼神,那种眼神明显是怨/毒/凶恶,直勾勾盯着他们看,让人脊梁骨一阵发冷。


小红帽叹了口气,露出忧伤的表情:“之前你们也听说了,我并不是这个镇里的人,而是外面城市流落到这里的人,原先我有一个很美好的家,可是我的妈妈死了,我的后母容不下我,就把我赶出来了,我在各个城镇流浪,但又被人欺负,最后躲到森林里,但是森林里没有食物,我差点饿死,幸好……幸好奶奶救了我。”


 “但是奶奶年龄大了,没有力气干活,我又是个小女孩,根本就没有办法弄出食物,就只好来到附近的镇上讨生活,奶奶说人心不好,就一直不愿意到人聚集的地方住,我只好每天在镇上弄了吃的后,再给奶奶送去,原本一直无事,谁知道有一天狼人来了……”


小红帽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但好在这个女孩十分坚强克制,在接过詹岚递过来的手帕听到郑吒的安慰后,就止住了眼泪接着道:“我在离开王都流浪的路上遇见不少像你们这样的人,他们就像你们这样一队一队人,拿着武器帮助城主守卫城堡,也有一些会接一些悬赏的活拿酬金。”


 “之前我在镇上从没见过你们,在酒馆中看到你们的装扮就大胆猜测你们应该是外来的雇佣兵了?” 


小红帽眼神期待地看着郑吒等人。


见楚轩听过后就不再接话,郑吒微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了和剧情人物互动的任务:“你说的不错,我们确实是雇佣兵,原本打算去附近森林做任务的,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在这里耽搁了。”


 “真的,那太好了,你们是雇佣兵,雇佣兵都是很厉害的人呢,这下我就再也不用担心狼人了,说起来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任性,不相信有狼人来了,非要去森林采蘑菇,尼克叔叔和大锤子就不会死……”


眼见小红帽又要流泪,郑吒连忙出声安慰:“你放心,我们一定帮你打退狼人。”


 “谢谢你,郑吒大哥。”小红帽顿时破涕为笑,但随即她想到什么羞涩地低头道:“可是,雇佣兵的报酬不是很高的吗,我……我担心我付不出啊。”


 “没关系,原本我们也是要去森林的,就当顺便送你好了。”郑吒立刻接口拍着胸脯豪爽保证道。


他那种样子顿时惹得小红帽微笑起来。 






第48章 森林

 因为小红帽住的地方太小太破的缘故,郑吒几人只能站在小红帽家外面的小道上等着对方,不过小红帽也没让郑吒几人等太久,不过一会,她就来到了郑吒团队所在的小路上。


之前小红帽只是穿着红裙子和红皮鞋,但这次出来的时候她给自己戴了一顶红帽子,胳膊上挎着一个大篮子,篮子上面盖了一层布,隐约能看到里面放着的食物。


这一套衣饰让她显得无比明艳,仿佛燃烧的火焰,让整个破败的街道都明亮起来,看来这才是标准的小红帽装备啊。


 “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我把糕点带给外婆尝一尝啊……”


郑吒露出了微笑正想上前同小红帽说些什么,就听到身后传来程啸那略带痞意的哼唱声。


郑吒顿时哭笑不得地回头,就见程啸双眼放光地看着小红帽,同时嘴里哼唱着不知道什么歌曲,曲调单纯幼稚,但由程啸唱出来,却说不出的猥/琐,郑吒顿时不满问道:“你在乱唱什么啊,可别让剧情人物对我们产生厌烦啊。”


程啸顿时诧异回问:“我在唱小红帽啊,你们上小学的时候没学过吗?难道看到此情此景,你们就没有像我这样有感而发吗?”


 “……”


一队人顿时对程啸无语。


 “喂喂,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喂,别走那么快啊,还有我呢……”但这一次却是没有人再搭理程啸,程啸在蹦跶了两下后,只能垂头丧气地乖乖跟上队伍。


 “你一个小姑娘住在这种脏乱的地方不安全吧?”在离开那个破落街区后,郑吒善意地问道,出乎所有人意料,原本他们以为会在那里遇到袭击的,但最后却是安全走出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会呀,怎么会呢!”这个问题似乎让小红帽非常惊讶,她顿时吃惊地看向郑吒,一双漂亮的眸子闪着光:“大家都很好啊,邻居格非太太每次都会对我微笑,还有每次我出门大家都很和善地打招呼呢,还有……还有小镇上的人都挺好呢!”


真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原来那些人的表情在她眼中竟然算是和善?


不过……郑吒看向小红帽纯真甜美的笑脸,也许看到这样的小红帽,再邪恶的人也会不自觉地对她和善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红帽,总会让人想起睡美人中那个牺牲自己的善良公主,只是不知道小红帽最后会是什么结局。


 “这个暂且不说,如果不是遇到我们,是别人护送你的话,你打算怎么付给那些人报酬?之前所说的疯狗、大锤子他们,应该就是以前护送过你的人吧?”楚轩突然出声打断了小红帽的话淡淡问道。


郑吒顿时诧异地看了楚轩一眼,他的脑中急速思索起来,怎么了,刚刚楚轩都一直没有说话,是有什么不对吗,是小红帽的回答还是?


听到楚轩的问话,小红帽脸上并没有惊慌的表情而是变得悲伤难过起来:“尼克叔叔他们都是大好人,他们只愿意要我篮子里剩下的食物,毕竟奶奶年龄大了,吃不了多少,可是……都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他们才会被狼人吃掉的。”


之前想歪的队员们顿时内心默默面壁起来,原来理由竟这么单纯啊,不愧是童话,看起来他们的内心真是被污染的不能直视了啊,竟然会想到那么下/流的地方去。 


 “恕我直言,一个大男人都没法逃过狼人的利爪,那么你一个小女孩是怎么次次都活着回来的?”


虽然同样感到了奇怪,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楚轩竟然这样直言不讳地问出来,顿时都吃惊地看向了楚轩。


郑吒更是大惊斥道:“楚轩!”


但小红帽并没有生气,她竟然捂着脸呜咽了起来:“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真是太没用了,我害了尼克叔叔他们,竟然根本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等我清醒的时候,我……我就已经回来了。”


美丽让小红帽的可怜更加触动人心,队中唯二的女成员詹岚顿时看不下去拍了拍小红帽的肩膀安慰起来,她这一拍,似乎让小红帽找到宣泄的途径,顿时一把抱住詹岚哭了起来,詹岚诧异地扬了扬眉。


至于另一个女性成员赵樱空,这个一出场就以少年形象出现的刺客,她从某方面来说和大老爷们一样,估计压根生不出什么细腻的心思,所以基本上这种场面都是詹岚来。


 “我砸死你这个小/婊/子,砸死你这个小/荡/妇,勾/引漂亮男女的妖精,还我女儿命,还我女儿的命,你滚,滚啊!从我们镇上滚出去,你这个祸害!”


就在一行人快要离开小镇的时候,拐角处突然冲出来一个疯婆娘,一边朝小红帽一边疯疯癫癫不清不楚地大吼着,如果不是郑吒反应快,估计他、小红帽还有楚轩都要被烂菜叶砸个正着,谁让他们两个和小红帽站的近呢。 


至于扔东西的这个疯女人,如果童话中的邪恶女巫婆有原型的话,那一定是她这个样子的!


这个女人用围巾裹着脸,露出一张满是沟壑的蜡黄阴沉的脸,那张脸上有一双布满血丝的疯狂眼珠,长长的鹰钩鼻活像是怪物的爪子,全身上下破破烂烂的。


她如同老鼠一般,只敢躲在房屋的阴影处骂骂咧咧乱扔东西,并不敢上前,似乎那里能给她安全感,可以让她随时钻到肮脏的地底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疯婆子叫骂的功力堪比中国大妈,而郑吒几个大老爷们又不可能真的跟一个老女人计较,所以队员们只能郁闷加快脚步赶紧离开这个小镇,因为疯婆子语言攻击太给力,所以这一次连郑吒的语气都变得不好了。


 “都是因为我……”小红帽眼中的愧疚更浓了,她捂着脸轻泣道。


不知道为什么,郑吒听到小红帽又是这一句话突然感到脑袋更疼了,他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心中安慰自己,就当是玩游戏触发剧情台词了。


 “如果不是我去找小安娜玩,她就不会失踪了,最后还死的那么惨,都是因为我,也许他们说的对,我就是祸害……”小红帽哽咽道,她微红了眼眶道。


从某方面说,他们说的也不错啊,谁让你是能触发故事的剧情人物呢。这却是一众队员在内心忍不住默默吐槽了。


只有和楚轩他们一起经历了睡美人的张杰出声安慰道:“别听他们胡说,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这么漂亮的妹子,怎么会是祸害呢,那只是无知镇民的胡思乱想罢了。”


郑吒知道张杰此时估计也是想到睡美人王国的玫瑰公主了,所以才会出声安慰。


 “谢谢,你们真是好人啊。”小红帽顿时破涕为笑,朝张杰感谢道。


这倒是让张杰这个一直以来非常豪爽的汉子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尴尬地挠挠头连连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那么客气。


一行人就这样气氛较为融洽地走进了森林,其实这也是几人的刻意表现,毕竟大家都是至少经历了一个以上的故事世界,像经历较少的齐藤一也听过其他人讲解自己的经历,所以都明白和剧情人物接触的重要性。


所以都尽量看看能从小红帽那里套出什么有用信息,再加上小红帽本身天真纯善的性子,所以一路上相处还算愉快。


不过大概是出于对成年男性的畏惧,小红帽一路上不太和郑吒等人交流,倒是和詹岚樱空更为亲近些,总是缠着两人问东问西的。


小红帽的奶奶住的离小镇却是挺远,这一路走来越来越偏僻,眼见天快黑了,竟然还没有到地方。


 “还有多久啊,小红帽?”齐藤一忍不住开口问道,原来几人中只有齐藤一原本就是技术宅,而且并没有得到进化,所以身体素质最差,就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就在前面了,你别急,齐藤一哥哥。”走在前面的小红帽闻言回头笑道,不知道为什么,在昏暗天光下,郑吒总觉得小红帽的笑容说不出的奇怪,他心中顿时提高了警惕。


但奇怪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行人继续向前走着,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


 “还有多久啊,小红帽?”这次是程啸忍不住开口询问了,因为天色已经更加黑暗了,四周渐渐多出了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像是狼的眼睛。


这时候所有的队员都感到了危险,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攻击出现。


 “前面就是了,程啸哥哥,你别急,我们一会就到。”走在前面的小红帽回头微笑,郑吒心里奇怪的感觉更强烈了,就在所有人暗自戒备的时候,程啸幽幽的声音突然从精神锁链中传来。


 “故事里小红帽的奶奶可是被狼吃掉变成狼外婆了,你说一会我们到了小红帽奶奶那,会不会看到一只披着老女人皮的野狼妖啊?”


他那种说恐怖故事的腔调让原本就精神紧绷的众人给吓了一跳,大家顿时集体在精神锁链中冲着程啸大骂起来。


 “喂,别那么小气,只是开个玩笑好吗?好吧,我说个轻松的,你们猜为什么小红帽是平胸啊?”只能说程啸的精神无比强大,在经过众人鄙视后,他居然还有力气蹦跶,精神锁链中再次传来程啸有些贱贱的声音。


他这个问题顿时让所有人都疑惑起来,大家都不自觉地抬头去看小红帽,问题是,人家小红帽标准的魔鬼身材天使脸蛋,为什么程啸要说对方是平胸?


 “为什么?”这次竟然是一直冷淡的樱空忍不住开口了,惊得程啸一阵大呼小叫的。


最后还是郑吒没好气地道:“够了程啸,别带坏小孩子了。”


 “为什么说是带坏小孩子?”正直的军人王侠也疑惑了,甚至楚轩也略微好奇地看向程啸。


张杰顿时在精神锁链里爆笑起来,在郑吒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张杰就已经大声道:“郑吒啊郑吒,我们队都是什么极品啊,这个问题居然讨论半天,天啊,我真是服了,当然是因为小红帽的奶奶被狼吃掉了啊!”


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的詹岚顿时红了脸,而齐藤一和王侠则是无语地嘴角抽搐,大叹某些人真是无聊,楚轩则继续扭头沉默不再搭理无聊的一群,而赵樱空依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大家会笑,直到詹岚小声地在赵樱空耳边轻声解释,赵樱空才恍然大悟地恶狠狠瞪了程啸一眼。


这一番笑闹也让气氛不再那么紧绷,在跟着小红帽穿过四周绿油油的眼睛后,众人也来到了森林某处一个小木屋旁。


见到黑黝黝森林唯一亮着昏黄灯火的木屋,众人不知道是该松口气好,还是该觉得诡异的好。


这时小红帽走上前敲了敲木屋:“奶奶,我是小红帽,我来给你送饭了。”


 “唉!”一声粗噶嘶哑的回应,接着小木屋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条缝,屋里昏黄的灯光投射出来,在漆黑的地上映出了一个带着头巾的高大黑影。


那身影实在太高了,带来一种说不上来的危险感与压迫感,让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一颤,心道:别让程啸那乌鸦嘴说中了吧! 




第49章 战

  “奶奶。”小红帽神色如旧地迎了上去,她的表情带着愉快温柔,朝老人晃了晃手中篮子。


 “哎,好孩子快进来吧,天黑了,外面有狼不安全。”老人的声音难听极了,但并不是苍老难听,而是一种说不出的低哑粗噶,像是两块干涩的石头在互相摩擦。


 “好的,奶奶,那您把门开开,让我们进来,外面又黑又冷,我和我的伙伴们一路上真担心会被狼吃掉呢!”小红帽撒娇道。


老人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笑,接着只开了一条门缝的门被推开了,澄黄的灯光倾斜出来,让人看清了屋里的情况也看清了老人的脸。


如果说之前见到的那个疯女人的脸是足以让人做恶梦的丑陋,那么这个老人的脸大概已经丑到超过人类视觉承受极限,让人分不出是不是丑的地步了。


那张脸不像是人脸,仿佛是一层一层的老皮堆出来的,层层叠叠,甚至因为太苍老的缘故,下巴上还坠下两层干枯肉皮,她的眼睛是那种枯萎的浊黄,在灯光反射下透出淡淡死气,因为太高的缘故,老人佝偻的很厉害,那只搭在门上的手干枯消瘦长满了老年斑,但偏偏能看到其中蕴含的力道,简直像是怪物的爪子多过像人的手。


这个形象……


郑吒估计所有人脸上的表情一定都很精彩,他甚至听到程啸从喉咙底发出的一声□□。 


真是难为这孩子了,被这样的老人捡到居然没有吓哭,而是愿意为了赡养老人而努力。一时间所有人都略有些敬佩地看向小红帽。 


虽然出场的方式很震撼,但不能否认的是老人脸上的笑应该是和善的吧。


原本都做好和狼外婆恶战一番的众人都稍稍松了口气。


 “快进来吧,孩子们,夜深了,再在外面待下去会被狼吃掉的。”原本应该是善意的劝告,但由老人粗噶的嗓音说出来,倒像是吓唬小孩子的恐怖故事。


但好在郑吒几人都是经历过无数战斗的战士,对于这种场面,自然不会生出什么惧怕来,见老人邀请他们进去,郑吒在表达了感谢后,就带着队员进到小木屋中了。


小木屋里出乎几人意料的温暖宽敞,橘黄的灯光给屋子点染出几分温馨,再加上热气腾腾的茶水和食物,以及小红帽明媚的笑容,这让精神绷紧了一整天的众人都略略放松下来。


在经过一番客气交谈后,老人表示自己乏了需要休息,同时也给几人安排了房间。


 “真是多谢几位贵客了,你们真是好人,把小红帽安全送来,只是这样,我这小木屋原本就是我这老太太一个人住的,所以木屋里只有小红帽的房间还有一间仓库,老太太年纪大了没法睡仓库,所以只能委屈几位贵客了。”


长相可怕的老人说完后就离开了,剩下郑吒几人面面相觑。


 “那就这样吧,詹岚和樱空你们和小红帽睡木屋里,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就在仓库凑合一晚吧。”见老人都这样说了,郑吒几人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就直接分配了房间。


老人说的没错,仓库果然只是仓库,潮湿霉烂暗沉还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甜腻味道,闻着让人有些作呕,虽然如此,劳累了一天的队员们还是很快就睡着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郑吒总觉得没法睡安稳。


夜更深了,黑暗中似乎传来了轻笑声。


谁?是谁?


郑吒勉强睁开眼,只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郁黑暗中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笑声越来越响了,越来越大,轻快的笑被扭曲变成说不出是哀嚎还是哭泣的声音。


那黑沉沉的影子就蹲在郑吒前方一动不动。


到底是什么东西?是谁?


郑吒往前走,他像是行走在一片粘稠的黑暗中,四肢都变得呆滞沉重。


笑声越来越响了,黑暗中的影子突然抬起头!


一张惨白的超出人类想象的扭曲流血的脸,一袭红裙子…… 


 啊——


突然而来的惊悚视觉刺激让郑吒竟然忍不住大叫出声。


郑吒本能地挥动军刀,那张扭曲流血的头颅滚落在地上,变成了……


 “詹岚!樱空!”


不,不对!


黑暗渐渐变成了白色雾气,雾气渐浓,一个血红身影蹲在浓雾中,直勾勾地面无表情地盯着郑吒,像是郑吒初来第四度世界遇到的那个红色身影。


红影越来越近了……


郑吒猛地睁开眼,从黑暗中惊醒,他大口喘着粗气,发现自己依然在小红帽奶奶家的仓库里,空气中泛着甜腻的香味,四周一片浓郁黑暗,他不由松了口气。


但下一秒,他整个人神经都绷紧了,因为仓库的房梁上一个惨白的鬼脸正直勾勾怨毒地盯着他看,血红的衣裙从房梁上飘荡下来,像是染血的白绫。


郑吒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但那惨白的恶毒笑着的鬼脸反应更快,‘嗖’一下从房梁上消失了。


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郑吒大步推开走到仓库门口,推开仓库的门。


 “楚轩?”


门外并没有什么鬼影,而是沐浴在惨淡月光下的楚轩,因为月色问题,让他整张脸都渡上一层冷白,配上那面无表情的表情,真是说不出的鬼气。


 “MD,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装鬼吓谁啊!”一见到楚轩,郑吒就不自觉地松了口气,他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到楚轩肩膀上。


楚轩被这一巴掌拍了一个踉跄,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怎么了?”见到楚轩这种表情,联想到刚才遇到的事情,郑吒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是发现什么不对的吗?”


 “我在想白天的事,之前的事,对了,你怎么出来了?”楚轩奇怪地看向郑吒。


郑吒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梦里的事,其实他心里也疑惑不已,想听听楚轩的意见。


不想楚轩听了后,顿时脸色大变,急急道:“糟了,快去叫醒他们,我们受骗了,真正害人的是小红帽,詹岚他们有危险!”


郑吒脸色顿时也跟着一变,他顾不上询问楚轩是怎么分析出来的,就一脚踹向了木屋的门。


小红帽的卧室内。


因为之前小红帽的表现,虽然众人有时候感觉有点违和,但依然没太过警惕,詹岚虽然出于女性强烈的直觉,有些怀疑小红帽,可她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奇怪,只能暗自嘱咐樱空随时提高警惕。


此时三个女孩收拾妥当以后正打算休息,小红帽就笑嘻嘻地爬上床凑到詹岚身边。 


她那双大眼睛中透着妩媚与纯真,殷红的唇如同染血玫瑰般艳丽:“真是好羡慕你们呢,樱空姐姐,詹岚姐姐。”


 “怎么了?”詹岚温柔微笑着回问,而赵樱空依如往常一般冷淡,此时正不动声色地打量这间房间。


 “你们长的可真漂亮,皮肤这么好,你看这眉毛,这眼睛,这嘴唇……”小红帽着迷地看着詹岚和赵樱空。


詹岚忍不住皱了皱眉,她微笑道:“你也很美啊,比我们两个漂亮多了。”


但小红帽似乎陷入了某种自我的情绪中,她并没有回应詹岚,只是低低自语道:“都是他喜爱的摸样呢……”


 ”什么?“小红帽的声音太低,詹岚只能奇怪地询问对方在说什么。 


 “我说……”小红帽抬头微笑,她眼中竟透出一丝丝嫉妒:“真想将你们留下来,永远陪着我好了,这样他就永远看不到你们,我们也能永远做朋友,你说好不好,詹岚姐姐?”


小红帽刚一抬头,看到对方眼中疯狂的嫉妒那一刻,詹岚警惕心就瞬间提到最高,但已经晚了。


小红帽房间的地板上、窗户上不知什么时候爬满了惨白嚎叫的怨灵,看得出那些怨灵生前都是些漂亮的男女,但此时它们只能面目狰狞地嚎叫着向赵樱空和詹岚爬去,在怨灵袭来的瞬间,赵樱空就反应过来了,她双手挥动匕首攻向怨灵。


 而此时小红帽的手也死死掐在了詹岚脖颈上,詹岚想发动精神链接呼救,但绝望地发现精神力竟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阻隔了,完全没法发出。


 “姐姐,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喜欢穿红衣吗,其实它们原本是白色的呢,可是鲜血将它们染成了漂亮的红色,人的血染出的衣服真的很美,对吗?”小红帽微笑着,妩媚的大眼布满了疯狂血丝,而詹岚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


 “你放心姐姐,不会很痛的,我会很温柔地把你切成碎片,然后再把你做成我的小伙伴,就像它们一样,你说好不好?” 


就在赵樱空陷入怨灵苦战,詹岚垂死挣扎之时,木屋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郑吒还有张杰出现在门外,见到屋里的情景,郑吒张杰顿时愤怒大叫出声,冲了上去。


见到两人詹岚松了口气,而赵樱空的压力也变轻了些。


与此同时,小红帽奶奶住的房间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一声声凄惨的狼嚎从小红帽奶奶所在的房间传出,原来在郑吒张杰对战小红帽的同时,楚轩带着剩余几人包抄了小红帽奶奶所在的地方。


随着一声声狼嚎,一只狼脸人形怪物在废墟中站了起来,它的一只手臂被炸断了,口角流着黄色口水,澄黄的眼睛露出凶光,果然程啸的乌鸦嘴一点都没错,那根本不是什么可怕的老人,而是披着老女人皮的野狼妖!


 而此时的小红帽根本不见了之前的天真软弱,变得狂野性/感带着致命危险,她手握一柄长镰刀站在废墟中冷笑:“看来我那愚蠢的后母这次终于懂得挑选手下了吗,不过可惜……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结局……那个白痴女人,她永远都不会明白谁才真正的握有权利!”


说完,小红帽低低笑了起来,那笑容格外艳丽,如同血泊中绽开的玫瑰,她手指温柔地拂过嘴唇:“看在你们陪我打发时间玩游戏的份上,我剥皮挖心的时候会温柔的。” 






第50章 分析

 森林里,郑吒一行人狼狈奔逃着。


 “MD,那女人也太厉害了吧,这还叫善良可爱的小红帽吗?直接就是黑暗女王了吧,这一下子跳跃太快,真是让人有点接受不了啊!”


张杰一边跑一边还不停骂骂咧咧地骂着,看起来这次画皮美女把队里的色狼们吓得够呛。


齐藤一闻言苦笑接口道:“真是太可怕了,那根本就是一个变态啊,我们居然还想着从她那里诓骗信息……看起来天真的是我们啊,也许我们没得到一句真话吧。”


 “并不是没有得到一句真话。”跑路以来就一直在沉默的楚轩开口了:“郑吒,你觉得她的实力如何?”


 “你是说小红帽吗?其实她的实力并不是逆天的强啊,真的说起来的话应该和我不相上下,只是胜在出其不意和那些奇奇怪怪的攻击手段以及怪物下属,所以才让我们只能避开锋芒暂时逃离。”郑吒苦笑了一下:“总之说起来是我们这次太大意了啊!”


 “是啊,这么强的实力,就算在这个世界中也该无所顾忌了吧,跟我们之前那些世界遭遇的相比,虽然不清楚我们现在这个世界具体如何,但可以推算出小红帽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也属于顶尖了,可就算如此她依然要躲避另一个人的锋芒,这是为什么呢?”


 “你是说小红帽的后母?”郑吒心中一动,连连问道:“可是你怎么肯定小红帽说的是实话,并非随口胡说?毕竟之前……”


 “世界上并不存在完全的谎话,再说了,对于这个她完全没有说谎的必要,你仔细想想……”楚轩淡笑了下道。


仔细想想?郑吒沉思起来,是啊,最后小红帽占上风的时候狂妄之下说出的话必定是内心所想,就算之前出于游戏的心态随口胡说,但也隐约提到了关于后母的事情,也就是说小红帽存在一个厉害后母的可能性极大。


可是这和他们现在的处境又有什么关系呢?楚轩是在这之间又发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所以呢,只是为了证明我们并不是完全被她欺骗吗?”郑吒抬头看向楚轩,疑惑地道。


 “当然不是了,这证明了这个世界很有可能并非单一的世界。”楚轩解释道。


 “什么叫并非单一的世界?”听到楚轩说出了新的名词,众人顿时都好奇了起来,询问般地看向了楚轩。


只有詹岚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并不是只发生了一个童话故事,而是有可能有两个乃至两个以上的童话故事同时发生的世界?”


楚轩露出了称赞的表情,他打了个响指:“你说的不错,这个世界很有可能就是这种存在。”


 “为什么要这么说啊,就算小红帽变态了也并不能说明这不是小红帽世界了吧,还有到底从什么地方能看出的?”郑吒连连问道,他心中实在好奇,毕竟小红帽就说了那么几句话,楚轩是怎么分析出的。


 “其实很简单。”楚轩淡淡道。


众人立刻露出一副不敢苟同的表情,心道,也只有你自己觉得简单吧,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所有人脸上还是都露出聚精会神听讲座的表情。


 “首先我们要确定的是这个世界很大,并不是之前遇到的睡美人、蓝胡子等那样单一的城镇或者城堡,而是一个完整的疆域辽阔的王国,这个从我们自己在森林中行走的路程和小红帽之前说有需要雇佣兵守卫的城市就可以看出,那么这样大的一个地方是否只有小红帽这样一个关键点呢?”


 “我把与钥匙相关的存在都称为关键点,而虽然童话故事各有异变,但其实还能追溯到原本故事,原本的故事背景中,小红帽只是在一个小镇中发生的故事,那么钥匙权柄是否只是之前那个小镇呢?很明显不是,从小红帽的话中可以推断出,这个权柄必然是覆盖了整个王国的,而她后母的追杀和她的逃亡游戏都是围绕着这个权柄的。”


 “我之前就一直在想如果只是小红帽的话,那么钥匙是什么也未免太简单了,设定了这么大一个王国,只是为了一个拥有钥匙权柄的小镇,你们不觉这样太没有必要了吗?至于之后牵出的后母那根线索更是证明还有别的故事在发生,毕竟原本小红帽可是没有后母的,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么紊乱的情况,也很有可能是因为故事被混在一起了,也就是说同一个人可能存在两个角色。”


众人不由目瞪口呆,原本混乱的思绪一下清晰了起来,心里对楚轩更是敬佩,这就是队里有个智慧型人才的好处,什么都能清清楚楚的,不用担心事情结束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样说的话,那会是哪些故事混合在一起,童话故事中带后母的好像很多啊?”王侠好奇问道。


 “不知道,我并不是神,在没有信息基础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分析出的,至于这个问题,相信在下一个城镇会得到解释。”楚轩淡淡说道。


 “对了,那之前你是怎么突然分析出小红帽才是骗子的?”郑吒好奇问道,虽然他也能感觉到小红帽不对,但那是纯粹的感觉,却不像是楚轩那样分析出的。 


 “这个更容易啊!”楚轩淡淡笑了一下道:“在经历之前那些故事的时候,我们将这个世界定义为□□,既然是□□,那么就是原本真善美童话的异变,至于有哪些异变,我有两个猜测,一个是像睡美人那样整个故事背景的异变,也就是说黑暗化的是故事相关人员和环境,主角依然美好,还有一种应该就是主角的异化了。”


 “至于小红帽应该就是主角的异化,小镇的人和小红帽各执一词,那么其中必然有一个是在说谎,要么是小镇的人,要么是小红帽,小红帽身上的疑点太多,但因为并没有感测出她身上的战斗气息,所以当时我推测她虽然与攻击事件有关,但只是被利用的棋子,但后来你对我说发现的异样的时候,我就立刻明白一切都是小红帽做出来的了,也就是说说谎的是小红帽,所以她这样一个女人在镇上才没有人敢轻易触犯。”


 “这么说来,单单就小红帽的话就这么难以对付,再加上她那个有能力追杀她的后母,如果我们想从她们中间拿到钥匙,岂不是很难?”郑吒喃喃道。


 “这么说也没错啊,是很难,我们的力量太弱了,这一次也许依然会有牺牲,说不定我也会死啊!”楚轩看了郑吒一眼淡淡道。 


是吗?会这样吗?郑吒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不知道是因为楚轩丧气的话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只是刚开始,他们就遇到了如此复杂的情形和艰难的战斗,那么接下来呢,他们会在这个广袤的王国遇到什么,他们还会如此幸运地全都活下去吗?


郑吒不知道答案,也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但在内心深处,他希望能同他的同伴们一起活下来,一起活着回到现实世界去,哪怕如今的现实世界已经变成了一片地狱,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回去。


也许是和郑吒想到了一处,在接下来的行走路程中没有人再说话,整个队伍都陷入了一种沉闷中,大家都在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我把钥匙相关的存在都称为关键点……”


 “我们从中间夺取钥匙……”


奢华昏暗的房间内,四周墙角燃着一个又一个精致华贵的烛台,幽幽烛光将房间点染出神秘迷幻的感觉,一个高大身影站在一面等人高的镜子前沉默不语。


仔细看去,那镜子中竟然能如同3D电视般播放画面声音,而镜子中播放的画面不是别的,正是在侃侃而谈的楚轩以及他身边的郑吒,还有附近的程啸、樱空等人。


高大的身影认真地看着镜子中的影响,认真的连楚轩抬手的动作,微笑的幅度以及周围一草一木的一微米起伏都不愿意放过,好像能从中间研究出什么宇宙形成的奥秘一般。


甚至于这样还不满足,高大的身影一遍一遍地倒序顺序反复播放查看,直到看了足足百遍才满意地停止了自己的变态行为。


接着这人从镜子前抬起头微笑着,幽暗烛火在对方淡金色发丝间闪动着,映出幽幽鬼魅般的光泽。


高大身影微微张口,变回平凡的镜子照出对方的口型。


 “楚轩……”


 “呵呵,真好。” 





评论(2)
热度(16)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