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60~62)

第60章 计成

  亚当虽然依然在微笑,可他的眼神却愈发阴沉,只听他低声道:“既然你那么急着送死,楚轩,那么我就好心送你一程,毕竟我们也算……死在我手里,也算你死有其所了。” 


  郑吒闻言顿时连连冷笑道:“那个名叫亚当的,你未免也太自大了吧,到底谁会死,现在还言之尚早!”


  话音未落,郑吒就直接纵身跳了过去,同时手举军刀狠狠地向下劈去,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一把击杀亚当,解决现在困境。


  但若真的能那么简单的击杀亚当,就不会有这些天楚轩费心的谋划了,所以当郑吒冲过去后,他很快就被一个手持长剑一脸正气的青年拦住了,而亚当则微笑着后退半步,做观戏状看周围混战。


  因为同是四阶的缘故,郑吒只能打起全部精神应对面前长发青年,但因为牵挂战场上的同伴,所以原本应该强于青年的郑吒反而和青年达成了平手。


  郑吒无法不担心,因为虽然自己牵制住一个四阶,但对方还有一个四阶没有出手啊,同时那亚当和昊天却都是三阶高手,而自己这一方,张杰勉强三阶,王侠只不过是两阶,而楚轩,虽然不怎么见楚轩出手,所以郑吒也不知道楚轩到底有多强,但想来再加上楚轩面对一个四阶高手也不太乐观啊!


  但现实不容许郑吒多想,对面手持长剑的青年很快就冲了上来,郑吒只能举起军刀与罗应龙对战,余光瞥见昊天正拖住张杰王侠,而那个亚当身后手持长刀的东方男子宋天也没有闲着,而是悄悄朝战场移动。


  郑吒顿时心中一凛。


  “喂,你的对手是我!”罗应龙手捏剑诀目光炯炯地盯着郑吒:“早就想和你好好打一场了,郑吒!”


  郑吒只是冲罗应龙冷笑了一下,就头也不回地拦住了打算偷袭的宋天,此举却是惹恼了罗应龙,罗应龙顿时怒声道:“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接招,剑神决!”


  与此同时,楚轩也举起□□,他的目标很是明确,就是纠缠打算置身事外的亚当,见楚轩这番举动,亚当则是眼神闪了闪,微微一笑,不再退避地迎了上去,顿时战场上一片混乱。


  因为为了拖住宋天,郑吒干脆不管身后罗应龙,而罗应龙也没想到郑吒会那么大胆,竟然背后全不设防,当罗应龙手持长剑冲上来的时候,郑吒干脆一口气解开四阶基因锁,能量燃遍全身,同时凝聚全身精神挥刀击向宋天。


  ‘嘭——’一声巨响,宋天整个人凌空翻了几下才落到地上,而郑吒则因为直接使用身体抗下罗应龙攻击,连连后退后退几步,口沁鲜血,罗应龙整个人却是呆了呆。


  “果然厉害!”


  郑吒无心理会罗应龙的赞叹,接下两个四阶高手合击的他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腾,甚至整个人险些从基因锁的状态脱离开,但现场却不容许他有半分闪神,不过稍稍调息了一下,郑吒再次握紧了军刀。


  他抬眼打量了一番战场,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自己这个主战力只有被消耗掉的份,而对方也不过是稍微受点伤,必须想个办法才行,不过楚轩虽然身为军师,战斗力也不弱,稍微抵挡一会还是能做到的,所以……


  郑吒看了一眼楚轩,正巧楚轩与亚当对战时,视线也扫过了这边,郑吒心道,楚轩,你可千万别叫我失望啊……


  接着他就不再搭理宋天,而是转身大吼道:“张杰,王侠!”


  与此同时另一边,亚当再一次避开楚轩攻击,他微笑着收起武器:“楚轩,你不觉得以我们的身份不应该做这种面对面打架的事情吗,这实在太像小孩子斗殴了,所以……”


  楚轩没有接亚当的话,而是继续使用他那漂亮的枪术,只可惜亚当虽然同样是文职,但战斗力也不低,所以楚轩一时间也根本无法伤到亚当。


  亚当的笑容微微变冷,同时他的身形在不断后退:“所以,我不想再同你玩下去了,你已经感觉到了吧,宋天!”


  一个高大男子的身影如同幽魅一般出现在楚轩身后,同时他举起了刀,楚轩若有所感地回身……


  在郑吒喊出张杰和王侠两人名字的时候,两人就立刻反应过来了,针对昊天的攻击更加凌厉,同时若有若无地将昊天逼向郑吒,而郑吒则是转身使出全力应对罗应龙,罗应龙眼睛一亮,古朴长剑迸发出湛然光彩。


  但让罗应龙惊愕不已的是,郑吒那一刀并没有砍向他,而是半路转弯对准了昊天,昊天虽然警觉不对,但因为之前全副心神对着张杰和王侠,又没想到郑吒会不顾一切地杀向自己,所以反应已经迟了,在稍稍抵抗了一下郑吒后,就被军刀劈成两半。


  而罗应龙的剑则被张杰和王侠全力挡住,但一个三阶初一个两阶如何挡住四阶高手,而且还是盛怒中的四阶高手,所以迎面不过一招,两人就极为凄惨地被剑气所伤,然后被强大的内劲给震飞了出去。


  但这一招的时间差也够了,郑吒正好劈死昊天转身迎向罗应龙。


  而王侠则好死不死地正巧被震飞到楚轩战场,他刚刚忍下内伤的眩晕和痛苦,抬头就看到宋天的刀正对着楚轩迎头劈下,但王侠此时根本无法动弹,他只能凄惨大吼道:“大校!”


  郑吒心头巨震,他急急抬头看去,就看到令他几乎心神失守的一幕,楚轩似乎对迎头的危险毫无所觉,只是冷淡地看着迎面而来的长刀。


  “楚轩,不!”


  郑吒瞬间明白了什么,他不敢置信地看向楚轩,只觉心中涌起让他窒息的情绪,只这一下愣神,就被罗应龙寻到了空隙,盛怒中罗应龙那一道剑气毫不留情地捶向郑吒,郑吒顿时狂喷一口鲜血,几乎踉跄倒地。


  为什么不躲,快闪开啊!


  但也许是被四阶强大气势所压,楚轩依然呆呆地站在原地,生死一瞬间,郑吒不知道从哪又来的力气,一下从地上窜起,整个人如同燃烧的巨大血红火球射向了楚轩,那速度之快,就连一直专注着郑吒的罗应龙都没能反应过来。


  “楚轩!”


  郑吒大吼一声冲了过去,而他整个人确实燃烧起来了,这是他最近才领悟出的一直没来得及告诉楚轩的最强招式,牺牲自己全身能量,能够让自己速度在最短时间内变得极快,战斗力在短时间内得到大幅度提升,就如同之前他扔出的那个炸弹一般,凝聚全身能量炸掉敌人,只是最后他也有可能……


  原本郑吒是打算找楚轩商讨修改一下这个招式的,可惜……


  郑吒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比宋天的刀还要快,在千钧一发之际拉住了宋天,宋天的长刀在郑吒手中段段碎裂,同时整个人被郑吒拖出了好远,接着郑吒身上包裹着的能量猛一暗,像是太阳西沉,又像是灯灭前的最后一闪。


  他最后回头看了楚轩一眼,那个男人依然面无表情,微微低着头,似乎自己的死亡与他并无干系,郑吒苦笑了一下,沉入深渊前,郑吒的脑海中闪过一双冷漠的微微泛着红色的眼睛,那是那个被他放在心底的男人的眼睛,那红色……


  极暗之后是极致的亮,那种超级生命临死前爆发出的亮,晃得所有人本能地闭上眼,接着只能听到一声闷响,似乎有什么淅淅沥沥地落下来,落了所有人一身一脸。


  王侠勉强伸手一摸,只觉得一股浓郁强烈的血腥味直冲大脑,他的脸上手上身上全是鲜血和碎肉,他心头巨震,连忙抬头看去,敌方那个拿刀的高手躺在地上生死不知,郑吒已经不见了,而周围墙壁上天花板上楼梯扶手上全是鲜血,那血甚至如同小雨一般从天花板上一滴一滴地滴落,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血?


  王侠不明白,他艰难地看向楚轩,发现因为离得爆炸源近的缘故,已经看不出楚轩的容貌,他整张脸上头发上肩膀上满是肮脏血肉,那血甚至流过他浓密的睫毛再滑落下来,但他似乎根本不在意,甚至没有抬手擦一下,只是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处。


  而下一秒,让王侠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楚轩哭了,没有声音没有动作没有表情,只有两行泪水从那双冷漠的眼睛中流出,在那张满是血迹的脏脸上冲出两道蜿蜒痕迹,因为楚轩头脸上满是鲜血脏污的缘故,这让他看起来既可笑又可悲。


默剧一般可笑的场景只持续了不到一会,接着先是宋天动了动,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看起来受了极严重的伤,然后是楚轩,之前的悲伤似乎只是人们的错觉,这个男人很快又变成了那种冷漠无情,他抬头看向某处淡淡道:“亚当,我们谈谈吧。”

  




第61章 团灭

  一声轻蔑冷笑自城堡某处响起:“楚轩,你觉得此时你还有与我一谈的资格吗?你们队唯一的四阶强者已经损落了,但我们团队还有两个四阶强者,就算其中一个已经没有战斗力了,但一个也足以团灭你们!”


  随着亚当话音落下,罗应龙举起长剑,王侠恨恨地看向罗应龙,但苦于根本无力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罗应龙冲过来。


  但楚轩脸上没有丝毫惊慌,他依然冷静如初:“你不会杀了我的,我的心脏如今已经和魔镜连接起来,一旦我死亡,魔镜也会化为灰烬,你不想要钥匙了?”


  罗应龙的长剑停在楚轩头顶落不下去了,亚当的声音一阵沉默,接着他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你说谎!”


  “你可以试试我是不是在说谎,你就不好奇我还有一个队员去了哪里吗?”楚轩淡淡道:“所以我们谈谈吧,把我带到你那边谈谈,现在我只希望我和我的队员们能平安离开这个世界。”


  “原来这才是你最后的伏笔!”亚当的声音低声自语道:“之前的战斗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不,不对,你不可能做到的,还有王后……”


  但楚轩根本没有搭理亚当,而亚当在说出这么一句话后就不再言语,一时间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这种氛围让等待亚当命令的罗应龙尴尬地挠了挠头。


  “好吧,你来吧,过来说出你的条件,我就在……”亚当的话没有说完,就有一个人再次闯入了战场,这个人正是去执行楚轩秘密命令的齐藤一。


  齐藤一一冲进来就被眼前血肉横飞的情景弄得愣了一下,但接着他就不再走神,而是直接对楚轩道:“楚轩,你让我在魔镜旁边做的魔纹已经弄好了。”


  楚轩点了点头,他对齐藤一道:“你暂时留在这里。”


  然后他抬头看向虚空:“亚当,现在你该相信了吧,如果想要钥匙,就最好诚心地和我谈一谈条件,我不接受武力胁迫,所以我要求和你单独谈一谈!”


  亚当离开了战场后就呆在城堡二楼王后寝宫中,王后寝室有一面魔法镜子,不是魔镜那种拥有强大魔力的镜子,而是王后自己做出的能够随时监控整栋城堡的镜子,王后无事的时候就喜欢摆弄这面镜子,看看宫中的人是不是背着她在做什么危害她的事情,而如今,亚当正是用这面镜子观测的战场。


  当听见楚轩推门进来的时候,亚当放下手中镜子迎了过去,与以前一致的微笑中多了一丝极淡的自傲:“那么,要和我谈……”


  但亚当的话没说完,楚轩就突然举起□□,他抽枪举枪射击的速度极快,快得亚当根本不敢置信,甚至于亚当大脑刚刚读取楚轩要杀他这个信息时,子弹就已经飞射过来,直接穿透了亚当大脑。


  亚当只来得及惊愕地喊出:“你,四……”两个字,就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原来你已经开了四阶,原来这才是你计谋的最后,用一个四阶战力的牺牲换取我防备心下降,换取你隐藏实力的机会,再用魔镜逼迫我给你一个单独谈判的机会,最后给我来个一击毙命,不,也许连那个名叫郑吒的战力的死亡都是你刻意为之,借我的手清洗团队吗,赌准了我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强大战力却是你随意抛弃的对象……果然是……楚轩啊!


  但亚当的这番话却是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在亚当倒地身亡的那一刻,楚轩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寝宫,同时拿出了联络器:“我是楚轩,可以开始最后的行动了,绞杀亚当团队最后成员。”


  因为亚当团队只剩一个战力的缘故,清绞活动进行的很顺利,罗应龙和宋天最后都死在了楚轩枪下,接着楚轩又带着苏白莲和程啸等人帮助公主杀掉了王后,让公主的军队占领了王宫。 


  一切俱都尘埃落定,中州队花费了极小的代价团灭了亚当,威胁住公主,控制了白雪公主世界,只除了……


 “什么?郑吒死了?哈,这是在开……”一路风尘仆仆赶来的程啸、詹岚迎面就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程啸甚至一脸的夸张搞笑的表情,大概真的以为是在和他开玩笑,但当他余光瞥见楚轩浑身糊满血肉走过来时,脸上吊儿郎当的表情消失了,詹岚甚至用手捂住了嘴:“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现场一片沉默,楚轩是原本就冷漠,而郑吒死后,少了那样一个调节气氛的人,就更显得楚轩少话,齐藤一是执行另外的任务去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至于王侠,这名正直的军人还沉浸在悲痛中,尚未回过神来。


 “话说回来,张杰呢?”队长的牺牲没人愿意说就算了,那队里另一个色狼汉子呢?往常这个时候张杰早该爆发了,但今天却不见人影。


这一次依然一片沉默,良久只听到齐藤一低声道:“不知道,从我们清理了王后和亚当势力回神后,就不见张杰的身影了。”


  “楚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詹岚神色严肃地看向楚轩,这个一向温柔的女子眼中第一次浮现出了冷然,也许敏锐如詹岚早已察觉到什么了吧,只是不敢相信郑吒居然会死亡:“你不觉得需要向队员们解释清楚吗?”


  “詹岚,你这话说的太过分了吧!”苏白莲却是半分不让地上前一步挡在楚轩面前,她神色一如往常那般惹人讨厌的高傲,但仔细看却能发现她眼底的得意:“什么叫让楚轩解释清楚,楚轩已经很尽自己全力地保住你们性命了,郑吒又不是小孩,他没能力保住自己生命关楚轩什么事?战场上生死无常的,谁能说清楚会发生什么……”


  楚轩突然蹙了蹙眉头,转身朝外走去。


  他这番举动让所有人都怔愣了下,因为所有人都未见过这样的楚轩,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又像是在发泄。


  苏白莲住了嘴,转身去追楚轩了,但楚轩走的极快,就连苏白莲都费了好大力气才在楚轩挑选的寝室门口追上他:“楚轩,等等!”


  “什么事?”楚轩并没有回头,语气中也不见了往日刻意的熟络,只是微微侧头,如冰如雪的目光清清冷冷地落在苏白莲身上。


  “呃……”苏白莲忍不住缩回了手,心道楚轩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了。但随即她心中又被郑吒已死的好消息充满,脸上堆起了笑,支吾了半天才充满勇气道:“你放心,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是吗……”极轻的声音从楚轩口中飘出,他脸上似乎闪过一丝笑,说不出感觉的笑意,但让苏白莲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不过想到楚轩素来就是这种阴阳怪气的脾气,苏白莲也就没有太在意,而不等苏白莲再说什么,楚轩就已经关上房门。


  哈哈,看来楚轩终于意识到郑吒的伪善天真了,才没有再次帮着护着他,而郑吒一死,自己就是团队最值得依靠的最强战力了,而自己会让楚轩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战力,才是他最需要的战力。


  苏白莲几乎掩饰不住心中得意,她几乎可以想象等到楚轩慢慢开启四阶后,自己与楚轩双宿双飞相亲相爱的场景了,那冰山融化的温柔一定妙不可言吧!


  ……


  温热的水慢慢淹没双腿、小腹、胸膛最后直至没顶,楚轩整个人蜷缩在王宫一方浴池水底,白天战斗中喷洒他满头满身的血肉碎片被池水泡开,散满了整个浴池,甚至有一些碎肉从他的脸颊边指缝双腿间滑过,让原本幽香的浴池变得血腥扑鼻。


  被这些血肉包裹着,楚轩并不觉得肮脏黏腻,因为那是郑吒的血郑吒身上的肉,也许这一片是他原本宽阔的胸膛,另一片是他强壮的手臂,这一片是他坚毅的脸庞……而自己正是被他的血肉看着包裹着,就像郑吒还活着的时候那样,一直看着自己只看着自己,这让楚轩感到了温暖。


  温暖……


  是啊,这就是温暖,他原本并不懂得温暖的含义,但血肉应该是热的吧,当时那些血肉喷洒在他脸上身上的感觉,暖洋洋的热乎乎的烫的他流泪,就像现在池水给他的感觉一样。


  郑吒……


  纤长的睫羽轻轻颤了颤,但并没有睁开,楚轩徒劳地伸出手,似乎想抓住什么拥抱什么,但什么都没有。


  楚轩,多吃些肉吧,不吃肉怎么能有力气呢!


  那个男人宠溺的目光,语气中尽是温柔的斥责。


  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子一定一刀劈死你!


  男人咬牙切齿,装腔作势地举起刀,紧抿的嘴唇透着愤怒和无奈。


  我们是伙伴啊,你能不能考虑一下伙伴的心情!


  每每这个时候,看男人失控的表情还是蛮有趣的,可是他一直没能懂男人跳脚背后的心情,何尝只是因为伙伴呢。


  楚轩,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哼,人都死了,还谈什么永远呢?


  真是个白痴,类人猿的智慧,永远都那么轻易的信任别人,为什么呢,郑吒,明明有很多人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你,我不值得信任和珍惜啊……


  楚轩更紧的蜷缩起身体,长久憋气的窒息让他大脑开始昏沉,朦胧光影中浮现出那个男人温暖的身影,男人微笑着,弯下腰,黑色的瞳仁中溢满关切。


  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能在这个男人关切的目光中沉沉睡去,但楚轩知道这是人类濒临死亡时才会产生的幻觉。


  这个念头一起,男人的身影就如同梦幻的泡泡一般破裂了,楚轩没有一刻如现在这样痛恨起自己极度的理智来,那些念头那些冷酷的无时无刻不在运作的分析将他仅存的感性消磨殆尽,甚至让他没法再在这温暖的梦幻中多停留一会。


  ‘哗啦’


  水波被劈开,楚轩突然从水底窜出,站在水池中,水珠从他湿淋淋的头发落下,沿着镜框脸颊往下滴落,像是哭不出的泪水。


  湿透的睫羽轻颤了两下,楚轩睁开眼,他轻轻摘下眼镜,那上面还沾着几丝没被水冲掉的血肉,突然他狠狠将眼镜扔进水底,接着整个人游到浴池一边的出水水管处,对着水管狠命揉搓起身体来。


  身体被揉搓的发红,甚至因为开启四阶刚拥有感觉,稍微一用力便敏感的发痛,但楚轩却毫不在意,直到痛苦变成麻木,他才停止下这些毫无意义的行为,面无表情地走上地板,拿起浴巾擦干身体。


  果然是……凡人的感情啊!


  沉浸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幻想痛苦与自我安慰中,这有什么用?


  郑吒……的确是死了。


  楚轩擦拭身体的手顿了顿,他的手指有极轻微的颤抖,但接着他垂下眼继续面无表情地擦起身体。


  会想出办法的,他会救活那个男人,就算走遍所有的童话世界他也会找出复活的可能,更何况也许不用……


  至于那个男人复活以后……楚轩突然对着水面笑了笑,一滴水滴将他水中的镜面打碎成无数,但依然能看出那个灌注了感情的微笑有多美……那个男人复活以后,没有资格被再次信任的他也就能真正的休息了吧。




第62章 程啸楚轩

  谁也不知道那天下午楚轩第一次发脾气回房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第二天那厮出来后又恢复了冰山工作狂人的本色。


  他一刻不停地与公主谈条件,交接整合程啸詹岚带来的军队,查看皇家书库的典藏搜寻信息等,完全看不出有一丝为郑吒悲伤难过的样子,这让与郑吒交好的詹岚等感到一阵不值心寒。


  而此时中州队气氛也与之前大相庭径,若说郑吒在的时候大家是嘻嘻哈哈打闹和谐的话,那么此时就颇有种楚轩一言独大的感觉,还带着他本人特有的冷酷军事化味道。


  若他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和大家解释一番,心情不好的时候则干脆直接发布命令,虽然大家表面上畏惧于楚轩的冷酷霸道,可私底下早就抱怨开了。


  只除了苏白莲一人,自从郑吒离开后,她的态度就愈发嚣张,就像是事先得过楚轩什么许诺似的,整一个副队长的高高在上态度,有时候楚轩没时间,就让她来代传任务,她那种高傲轻蔑教育般的口吻简直让人想糊她一脸屎。


  “詹岚,虽说我们暂时已经安全,但这毕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世界,所以楚轩说了,整个王宫的安全还需要你再进行几次严谨的精神力扫描才行。”


  苏白莲看着詹岚,她的目光已经不是之前的轻蔑鄙视了,而是一种怪异的怜悯,像是看到跳梁小丑什么的终于落到某种应该有的境地而且将来还会更糟一般:“所以快去执行任务吧,别整天闲的无聊都用来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这个团队可不是只是楚轩的。”


  说完一些心中认为的敲打警惕的话,苏白莲扬起下巴转身离开,似乎不屑再回头看第二眼,直到她的身影消失,程啸和齐藤一才敢放开詹岚。


  两人一个捂住詹岚的嘴一个拉着詹岚的胳膊,此时两人一旦放开,詹岚几乎就跳了起来:“妈的,她那是什么眼神什么口气,你们别拦着老娘,让老娘糊她一脸翔!”


  看起来詹岚真是气坏了,一向温雅知性的她竟然爆起了粗口。


  “冷静啊,詹岚。”程啸连连劝道。


  “对啊,别冲动,你打不过他的,詹岚。”齐藤一也在一旁温言相劝。


  而詹岚除了刚刚一时怒火上头,聪慧如她也慢慢平静下来:“你们说楚轩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这话却没人能回答,詹岚露出了一丝苦笑:“老实说,有时候我也真想像张杰那样一走了之,但是……”


  她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内心究竟在期盼什么,还是只是出自于自私的怕死,不敢离开这个具有强有力保护的团队。


  “别这样詹岚,大家还是伙伴对吗?”程啸神色复杂地安慰道:“郑吒以前也说了我们应该互相扶持着走下去,况且我想……阿轩他也不是故意如此,他只是……”


  程啸没能说下去,因为詹岚脸上浮现一丝冷笑:“不是故意的,程啸,你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是啊,大校这一次也太过分了,好歹队长也是为了他牺牲的,而且死的那样惨烈,至少也要进行遗体告别给个军衔什么吧……”一直沉默的王侠神色间也有些愤愤,他劝慰道:“但不管怎么样,詹岚妹子,这路咱们还是得继续走下去。”


  三人各自愤愤,只是每个人叹息在意却各自不同,只是不知道他们自己是否了解这种不同了。


  而王侠说过后没有人再接话,四人俱都各自沉默下来想着心事,接着纷纷告辞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程啸凑巧碰到楚轩的时候是在王后的寝宫,他本来是打算去拿一件东西的,结果打开门以后却发现了握着王后寝殿镜子发呆的楚轩。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楚轩,说不出有哪里不对,但整个人很明显的就透出一种‘我不对劲’的感觉来。


  程啸突然想起刚进入白雪公主世界没多久,郑吒曾有一次对他说起感觉楚轩不对的话,他当时只觉得郑吒是不了解楚轩情况多想了,但现在想来是郑吒早就发现了什么不对吧,就像此时的自己一样。


  “楚轩大校?”程啸忍不住关切地轻喊出声。


  其实对于郑吒的死亡,他内心深处早就隐约有预感,虽然郑吒对楚轩极好,但楚轩根本就不了解那些行为的含义是什么,估计看到的只是郑吒屡次的阻碍,而依照楚轩往日谋划的习惯,只怕根本不会允许这类不服军令威胁团队安稳的隐患存在,只是郑吒战力太强,一直以来只能依靠郑吒战力,而这一次苏白莲突兀出现,等于是拥有了合适的替代郑吒战力的存在,虽然程啸一直希望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甚至因为两人互动生出楚轩终于了解感情的感觉来,但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想法太可笑了啊!


  仔细想想有哪一次是楚轩主动对郑吒表达感情的呢,有哪一次不是郑吒被气得跳脚,无奈又关心地拎着楚轩咆哮,就像是……自己,不过程啸随即苦笑,他可没郑吒那胆量,所以目前来看,他比郑吒活得要久,不过这貌似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吧。


至于从王侠那里了解到的郑吒死前情况,虽然听起来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想到楚轩的行事方式,程啸摇头,那就足以让人感觉奇怪了,只怕詹岚也有隐约感觉吧。


  早在程啸推门进来的时候,楚轩其实就已经发现了,当程啸问起的时候,楚轩冷淡地看了门口程啸一眼,反手扣下镜子,起身朝门口走去,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他整个人竟然晃了晃,几乎摔倒。


  见到楚轩如此,程啸连忙冲到楚轩身边扶住了对方:“楚轩,你没事吧?”


  但让程啸惊愕的是,在被自己半扶半抱住之后,楚轩竟然僵硬了一下,接着撤回了自己被握住的手,整个人微微后退了半步,他摇了摇头:“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但程啸并没有听从吩咐,他不由分说地再次去抓楚轩的手腕,但被楚轩避开了,程啸脸上带着微微薄怒:“阿轩,你又在胡乱消耗自己身体了?没有感觉并不是你可以糟蹋身体的借口,这里可没有一整只跟着你的医疗团队!如果连你也倒下了,那么这个团队就真的完了!”


  楚轩眼神微闪,这一次他并没有避开,而是任由程啸握住了自己的手腕,随着时间流逝,程啸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黑沉:“你有多久没休息,多久没好好吃饭了,我知道你喜欢研究新奇的东西,但也不是这么乱来的,睡觉吃饭无论谁都……阿轩!”


  紧接着程啸瞪大了眼,他不敢相信地盯着楚轩:“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身体中设下的东西呢,不……这不可能,这可是程家的心血。”


  程啸说着不敢相信地又抓起楚轩另一个手腕诊了起来,但结果依然如此。


  楚轩垂下眼,收回手腕,冷淡道:“从郑吒死后它就消失了,正是对此感到奇怪,所以并没有对你隐瞒,身为医生和操控者,你有什么想法?”


  “不……并没有,也许……应该说这是一件好事。”程啸神色复杂,笑容苦涩:“阿轩,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早就说了,我对楚伯父发过誓,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无论……你做了什么,还有谢谢……”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当初造出楚轩,而楚轩渐渐长大以后,国家愈发忌惮楚轩的智慧,特别是流失在外的楚轩基因副本亚当,他烧掉自己所在研究所事发后,这种忌惮就更深了。


  如果楚轩是普通人心志还好,但因为他是人造人,智能机器一般的存在,谁也料不准逐渐接触世界后,他会生出什么想法,于是属于国家特殊存在的程家联合几名催眠暗示专家在楚轩身体里下了极重的暗示。


  那是一种科学的心理暗示和古老蛊术结合的东西,楚轩的大脑中被程家下了蛊虫,而程家当家人的心脏也有一只附蛊,以前是程啸大伯成为操蛊人存在,后来程啸大伯战场阵亡,就由程啸接替。


  那蛊虫与楚轩大脑蛊虫连接,若是楚轩大脑有强烈情感波动,程家操蛊人就会有感应,蛊虫就会发动,而附属价值则是楚轩一旦有危险,那危险就会有一大部分转移到附蛊人身上,等于楚轩又多了一条命。


  但这暗示让楚轩无法背叛人类,无法背叛中国,甚至于一旦他对谁产生了感情,当这种感情超过一定域限值的时候,他就会杀掉对方,然后情感重新归零,因为国家担心,如楚轩这般情感上纯洁污垢的存在,一旦可能有了感情,就极容易被有心人引诱,到那时只怕就危险了,或许会沦为一些人争权夺利的工具,所以倒不如永远没有感情,成为为国家服务的机器。 


  程啸收回了手,正色道:“阿轩,这件事我只当从未发生过。”


  楚轩突然笑了笑,那笑容让程啸整个人都呆住了,接着他就听楚轩道:“没必要了,谢谢你啊,程啸,好像这么久以来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这句话……总之,我会从公主那里找出关于金球复活术的事情。”


  直到楚轩离开了好久,程啸才反应过来,楚轩所说的关于金球复活术的事情,那么他是想要复活郑吒,想到从王侠那里了解到关于郑吒死亡过程,程啸整个人一凛,不,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楚轩的!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白雪公主世界某个荒僻的枯野上,一颗肉块突然浮现,接着那肉块渐渐长成了一颗跳动的心脏,如同科幻电影的3D教学视频一般,心脏开始生出血管、肉壁、肌肉群,五脏六腑渐渐成形,接着一个完整的□□的俊美男人凭空出现在荒野上。


  男人如同在母亲子宫一般蜷缩着身体,他有着极英俊刀斧雕琢一般的五官,强壮完美的身材,接着他睁开眼,整个人透出一种危险疯狂的气势,他先是有些茫然,随即狂喜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身体,仰天大笑了起来,甚至因为笑的太过厉害,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狰狞扭曲。


  笑过之后,男人落在地上,随意扯出躲在地下瑟瑟发抖的强盗一名,扭断脖子扔掉,将对方衣服披在身上,低头轻语:“楚轩……”


  随即挥挥衣袖,朝某个方向走去,他身后是渗出血水的土地,而那地下洞窟中则是一群倒霉地死于非命的强盗。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某段我超想写成,程啸大喊,不,这不可能,男人怎么可能怀孕呢?最后想想作罢。


评论
热度(17)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