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63~65)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没来得及贴对不起!所以那个要刷我家tag的聚聚到底还动不动手啊...

第63章 继续

  “你是说井底王国?”伪小红帽·真白雪公主饶有兴致地盯着楚轩问道:“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楚轩依旧是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扑克面瘫脸,只听他淡淡道:“之前已经和公主说明了,在我们互相合作达成目的之后,我和我的队员就会离开,自然是想在离开前了解下下一个目的地,以免出现什么意外差错。”


  白雪公主单手握拳托着下巴,笑意吟吟,神情中一片天真烂漫,看不出半点变/态的痕迹:“井底王国嘛……你是说绿王子啊,他一向讨厌男人,给你个忠告,如果你们以现在的形象过去,那么一定会死,他的王国只允许女人出现,而且对于漂亮女人,他一直很有耐心哦。”


  “知道了。”楚轩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那么谢谢你了,公主,我还有一个问题,绿王子什么时候会来镜王国,你们还要举行婚礼吧,到时候是否能麻烦公主引荐一番?”


  白雪公主突然捂唇咯咯笑了起来:“那只是国民流言,你们也信?那个家伙……他只怕喜欢的是我的尸体罢,怎么会真的举行什么婚礼呢,说起相救,真是巧合啊……”


  说到这里,白雪公主脸上浮现出诡异莫名的笑意来:“他原本只是是想用金球唤醒我的尸身,没想到我并没有完全死亡,结果反而将我唤醒……他到现在还后悔的要命,完全不愿意再来镜王国了。”


  “看起来这金球还真是神奇,竟然能起死回生。”楚轩不动声色地赞美道,虽然是赞美,但由他那种无起伏的口吻说出来,真是说不出的奇怪。


  不过公主也并不在意这些细节问题,只是点头,她露出了思索的表情:“那确实是一个神奇的物品,绿王子从不离身,说是他的心肝宝贝都不为过,我曾经看他拿出来把玩过,就那么一个精致玩意,真是看不出有那么神奇的能力。”


  “好了外来者,你想问的问题我已经告诉你,你想要在我的王宫休整我也给了你们休整的时间,那么现在是否可以离开我的王宫,我的王国,说实话镜王国和我并不欢迎你们!”


  公主目光灼灼地盯着楚轩,神色算不上良善。


  但楚轩却丝毫不为公主威压所迫,只听他淡淡道:“暂时还不能离开,离开时自然会告诉你……”


  不等楚轩话说完,一柄带着锋利的镰刀就抵上了楚轩的脖颈,屋内顿时冷意森然,杀气四溢,公主一脚踩在椅背上,神色狰狞地俯身逼视楚轩,她语气阴森:“外来者,适可而止!”


  楚轩毫无畏惧地同公主对视,修长食指抚过胸口:“我在这里似乎见不到巫女教的痕迹,你还希望镜王国保持现在的宁静吧?毕竟好不容易除掉王后。”


  白雪公主的表情更加阴郁恐怖:“你们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楚轩点点头,他轻易地拿掉白雪公主架在他脖子上的镰刀,淡淡道:“既然你已经猜出了,那么我也无需费心遮掩,你自愿或者我来动手这由你来决定,公主,你自己想一想吧,如果我没猜错,这个国家以前并不是现在这样吧。”


  公主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神情阴郁地站在原地,握着镰刀,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楚轩也不再停留,直接推门离开。


  “楚轩!”就在楚轩离开公主书房没走多远的时候,就被一脸温柔微笑的苏白莲兴冲冲地喊住了。


  也不知道苏白莲是怎么想的,面对楚轩这种冷气制造机一般的存在,竟然能不怕危险,自来熟地挎住楚轩胳膊:“你和那个女人多说什么呢,反正以我们的实力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到时候直接让她交出来就好了。”


  苏白莲撒娇不满道:“本来说好了今天下午要到我房间,我把下半部的《心经》给你呢。”


  楚轩神色中依然冷漠,他不动声色地抽回胳膊:“能让剧情人物自愿交出为最好,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适合用武力解决。”


  “好啦好啦,人家知道楚轩最最厉害了,这些动脑子弯弯绕的事情不适合人家来想啦,反正一切都有你呢,我又不是郑吒那种人,什么事情都非要追根刨底问清楚,”


  楚轩的脚步顿了顿,但苏白莲没有发现依然喋喋不休地试图向楚轩表白真心:“你知道的,我相信你,交给你的东西就不会再怀疑啦,说好了我只是做你的最强战力……”


  “暂时不去了,我还有一些重要实验没有完成,要先去做完它们。”楚轩突然停住了脚步。


  “啊?”苏白莲一愣,神色间有些失望,但还是不甘心就这样回去:“那……那我帮你一起,给你做下手吧?”


  楚轩淡淡看了苏白莲一眼,那眼神让苏白莲忍不住脊背一凉:“也好,正好我缺一个实验新式物品功效的人,你的自我修复极强,而且四阶反应快,再好不过了。”


  “呃……”苏白莲顿了顿,发热的脑袋总算想起了楚轩实验室的可怖,她顿时干笑起来:“那……这个,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有个东西忘在詹岚那了,我还是去一趟吧。”


  “那好,尽快赶回来。”


  “呵呵。”苏白莲干笑两声,逃命似的跑了,楚轩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苏白莲身影消失,楚轩才转身离开。


  并不如苏白莲想象的那般,楚轩是去地下实验室做什么恐怖的实验去了,在吓走苏白莲后,楚轩回到了卧室,和往常自律到自虐的作息习惯不同,这一次他竟然去洗了热澡,然后将自己卷进温暖的被窝里。


  他记得郑吒曾经对他说过,不舒服的时候洗个澡美美地睡上一觉,第二天什么都会过去,虽然他已经好几天没能睡着了,但这种温暖的触觉让他眷恋,就像是最初他得到的温暖。


  他把被子卷的更紧,就像是被卷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整个人蜷缩起来,双臂抱住双腿的睡姿,这样心脏的疼痛就会减轻很多。


  这几天他都没有想起郑吒,好像队伍一直都是以来都是由他带领一样,只是偶尔心脏会尖锐的痛,直到今天,那个名字又突兀地冲进他耳朵里,一瞬间,他几乎要被痛苦吞噬。


  心脏叫嚣着‘嘭嘭嘭’鼓动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炸裂。


  感觉一点都不好。楚轩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将自己更深地蜷缩进被子里,周围光线顿时暗下来了,有蒙蒙光束将空气照耀出跳跃斑驳来,像是被幽暗的星空包裹,连日来高速运作的大脑有了第一次的喘息。


  他不想要了,不想要了,一点也不好,不如……再次重组基因锁吧,没有了感情,他的谋划就会重新归于完美,那样他就再也不会犯像这次一样的错误了。


  白雪公主世界,远离王都的某荒僻乡镇。


  几个白人壮汉神色狰/狞地围住一群人,看得出这几个壮汉都解开了基因锁,但解锁状态各有不同,而被壮汉围住的人群则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约有十几人,这群人脸上充满了惊慌。


  “头,今天运气不错啊,这几个漂亮妞给咱兄弟解馋行吗?”其中一个褐发壮汉神/色/淫/猥/地对一个扛着巨斧的肌肉男道。


  “啧,不过是一群黄/种/猪/猡。”肌肉巨汉眼露轻蔑:“快点完事,还要做任务呢。”


  “不过是群未进化的低等物种而已,你也能吃下去。”另一个红发男人嘲笑道,然后他转头看向人群,接着他眼中渐渐露出疯狂变/态的光芒:“哼,最讨厌穿西装的男人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人群中几个穿西装的男人顿时碎成了肉块,这种血腥顿时让人群爆发出尖叫,甚至有几个人拼命地朝外面跑去,试图跑出这可怕的死境。


  “闭嘴,MD,你的声音太响了。”一个瘦高男人骂骂咧咧道,他残忍地扭断了身边一个厉声尖叫的女人的脖子:“全部给我蹲下来!”


  顿时尖叫声如同被什么东西掐住了一样,同时停止了,幸存的人们被迫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咦,这个小男孩有趣,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一个眼角下有着严重淤青的阴沉男人拎起一个小男孩好奇道。


  旁边顿时有人嗤笑出声:“杰森,你老毛病又犯了,真不知道小男孩有什么好的,就算是/恋/童,也要小女孩才有趣吧。”


  “这你可就不懂了,看到那种幼小脆弱的身体在手中颤抖摧折,是一种怎么样的快乐……”杰森舔了舔嘴唇,他阴沉扭曲的目光盯着手中提起的小男孩,被烟熏黄的手变/态地摸着小男孩的脸、脖子和上身:“而且这孩子看起来应该更耐玩一些……”


  确实,被杰森拎着的小男孩说不出的古怪,如果普通孩子只怕此时已经吓得哇哇大哭了,但这个小男孩却依然面无表情,不,甚至可以说他的表情阴沉的可以媲美杰森。


  当听到杰森的话时,小男孩只是抬抬眼皮,阴沉沉地看了杰森一眼,那眼白多于眼黑的眼部动作,竟然让变态如杰森都忍不住动作顿了顿,如果杰森是个正常人的话,只怕早就把这个鬼气森森的小男孩给扔老远了,但对杰森而言只能让他更加兴奋。


  他一把咬住男孩脖子,变/态地吮吸起来,就在他脱掉裤子试图去撕男孩衣服的时候,他只觉得背后一痛,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杰森的血喷了小男孩一脸,但小男孩只是冷淡地抹了抹脸上鲜血,让原本想要安抚孩子的男人惊怔地挠了挠脑袋。


  但不等男人说出什么,小男孩就仰头看向救了所有人的男人,冷淡道:“我叫萧宏律,带我走,你会需要我的。”


  


第64章 王都

  


  


  


  “小红呐……”救下萧宏律那一群人的厉害男子正是郑吒,出于某种直觉他带上了萧宏律,而事实证明这个决定确实没错。


  萧宏律老成的不似孩子,倒像是看透了世事的成人,而他身上的某种熟悉的特质,更是让郑吒想起了某人,一个让他心绪万分复杂的人。


  “不要叫我小红……”萧宏律神色更加阴郁了,这一路上名叫郑吒的男人的所作所为让他十分怀疑当初的决定,甚至常常有种调头离开的冲动,真是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甚至还开启了四阶。


  “那……小绿啊……”


  “不要叫我小绿!”萧宏律的脸阴冷的简直能滴下水来,如果这是漫画的话,萧宏律的脑门上现在一定是蹦满了井字。


  “叫我的名字吧。”不等郑吒再次开口,萧宏律连忙堵住了郑吒接下来的话,他怕自己再听下去会忍不住算计自己救命恩人。


  “好吧,萧宏律,我好像从来没问过关于你家人的情况……”果然是小孩子啊,逗一逗就变脸,如果是楚轩的话,大概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吧,郑吒心底暗暗好笑,却没想到也只有他才敢把萧宏律这样的人当成普通小孩子看待,也许是经常对着楚轩这种智慧,被虐习惯的缘故?


  “我没有家人。”萧宏律毫不留情打断郑吒的话,让郑吒讨了无趣。


  “呃……好吧,那你真的确定要跟我一起到王都?其实以你的能力足以自保,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不比跟着我好多了,我都不知道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呢。”郑吒挠了挠头,转移了话题。


  “你是在质疑我的大脑,还是在质疑你的实力?”萧宏律忍不住给了郑吒一个白眼:“你到底在不安什么?”


  “什么?”郑吒忍不住愣了一下,随即挠头大笑起来:“以我的实力,我还能不安什么,谁能给我不安啊?”


  萧宏律冷冷嗤笑一声,他拽下一根额发绕在手指上把玩着,额发断裂,他轻轻吹走发丝,一字一顿道:“你现在的表现就叫做不安。”


  “哪里?哪里?”郑吒几乎要跳起来,没想到萧宏律这小子人虽小但还真是个人精,看人一溜的准,竟然一语道破他的内心。


  萧宏律看了郑吒一眼,郑吒明显看到对方眼中的鄙视,像是在说‘你就死鸭子嘴硬吧’。


  “越接近王都你情绪中的浮躁不安就越明显,你不觉得自己最近废话太多了吗,而且频繁走神,这正是人心绪不宁的表现。”萧宏律又拽掉一根头发把玩起来,他停了停喘了口气道:“本来并不确定是不安,但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什么?”郑吒紧张兮兮地看着萧宏律,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汗毛直竖,那绝对是属于顶尖智者的气场才能给人这种影响。


  “你本身的四阶,你的性格。”萧宏律盯着郑吒,似乎是在思索什么,这让郑吒既紧张又好奇。


  “我的性格和实力有什么不妥吗?”


  “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根据你曾经提到的,四阶应该算是很强的力量了,而你的性格又属于烂好人的性格,你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短了,正常来说这般性格的强者身后早该聚集了一群或寻求庇护或寻求合作的人了,可是你却是孤身一人,但从我近日与你接触来看,你说话行动的习惯,显然是已经习惯了合作发号施令的人,而且你的队伍中也绝对有智者的存在。”


  萧宏律又拽断了发丝,轻轻吹掉头发,在他分析的这段时间,他已经拽掉了好几根额发了,害的郑吒直担心他会不会少年秃顶。


  “为什么不能说我来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合作呢?”郑吒好奇地问道。


  “也可以这么推测,但这是错误的推测,因为你之前的身份是公司白领,但你习惯的合作却明显是战斗合作。”萧宏律淡淡解释道,根本听不出他语气中的鄙视,但郑吒却明显觉得自己又被鄙视了:“那么问题就来了,你的团队呢?为什么你只有一个人,也许你是遭遇更强的对手,或者是团队出现了什么问题,而这一切只有等你到了王都才有答案。”


  真是厉害,可以说完全接近真相了,郑吒心中忍不住赞叹,这样以来自己的团队可以说是拥有两份大脑了,那么活下来的保障又多了一分。


  不过随即郑吒心中又黯淡下来,还不知道现在队伍怎么样了,楚轩又怎么样了,其实萧宏律说的对,越接近王都,他心中越是不安,甚至有种类似近乡情怯的心态,心底有些不愿见到楚轩,毕竟他那么真心的付出,却被对方视为壁障,就算知道其中原因,但心里总像是结着疙瘩一般。


  “所以你不打算和我说明吗?”萧宏律冷冷地打断了郑吒的走神:“既然你最初接受我的请求,那么我们不算是一个团体的人吗,对于未来进入王都之后可能面对的事情,你不打算和我说清楚吗?”


  “也许我只是在执行我团队的任务呢?”郑吒还是打着哈哈,老实说他自己心底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总是有些不甘心的,因为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想到楚轩真的是想他死亡,就算是因为……


  但那一瞬间真是心头剧痛,如同被至亲之人背叛的痛楚,直到死亡,他心中还残留着不甘痛苦,最终在那片痛彻心扉中被唤醒。


  萧宏律那一瞬间的表情极像是想给郑吒来一拳头,但最终还是凭理智堪堪忍住了,只是手一抖多拽了一把头发下来,看的郑吒都替他疼的荒,萧宏律长出了口气稳住心情道:“见过你这样执行任务的吗,光是在这片森林我们就逗留多久了,明显是在消磨时光,如果我是给你发布任务的人,恐怕得一脚把你踢成勤杂兵。”


  郑吒张嘴还想狡辩什么,但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神色复杂地解释:“是我的团队出了问题,原本我是那团队的队长……”


  “我的军师名叫楚轩,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萧宏律脸上的表情有瞬间的怀疑,大概是怀疑郑吒这种不靠谱的人知道什么叫聪明吗,但郑吒并不在意,只是继续解释道:“你见到他就知道了,在他智慧的帮助下,我们许多次都化险为夷,直到这次来到白雪公主世界,我们遭遇了一个同样智慧的团队,敌明我暗情况危险,楚轩想了一个办法,蒙骗对方大脑……在最后的混战中,我为他挡下一击爆体而亡,再次有意识后就在荒野了,看现在镜王国的情况,应该是楚轩成功了吧。”


  听完郑吒解释后,萧宏律的脸色更加阴沉了,握着几根头发呆呆站在原地也不动弹,好一会他才吹掉手指上的头发喃喃道:“完全摒弃感情的智者吗,听上去真是让人兴奋啊,原来这是名为复仇的路吗,那么这个复仇的序章就由我来揭开吧,真是好奇与他对持时候的情景呢。”


  “不,我并不是……”耳力极好的郑吒如何听不到萧宏律的自语,他顿时苦笑出声想要解释。


  萧宏律顿时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以你的大脑……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的死亡是意外吧,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又复活的,但你那个军师,他明显是有异心,你不会还在想着你们之间的情谊吧,说实话,以你对他的形容,我不觉得他心里有这些东西存在。”


  “不是……”郑吒还想解释,但心里酝酿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他无奈低语:“算了,到了王都再说吧,反正以萧宏律的能力也伤不到楚轩,事情总要解决的。”


  打定了主意之后,郑吒不再犹豫拖沓,而是加快了前进的步伐,果然在几天加快速度的跋涉后,两人来到了熙熙攘攘的王都中。


  白雪公主世界王宫中,中州队队员罕见地聚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这是王宫的餐厅,如电视中那般富丽堂皇,四周烛台上点满了蜡烛,角落放着精致花瓶,餐桌上铺着华丽桌布,但仍然遮掩不住吃饭的人之间僵硬沉闷的气氛。


  詹岚等人是想不到楚轩竟能说出聚餐的提议,这么有人情味的话由楚轩嘴里说出真是说不出的奇怪,而苏白莲则是脸色臭臭的,因为原本她是打算和楚轩吃二人小餐桌的。


  原本应该是由带头人的楚轩来活络气氛的,但奈何这人只知道埋头大吃,而作为团队仅存的色狼,程啸表示独木难支,有楚轩这尊活佛镇守,气氛怎么能活络起来。


  幸好楚轩很快吃完了,他随手擦了擦嘴淡淡道:“这次让你们过来是通知你们一件事,尽快做好准备,我们要进入下一个井底世界了。”


  詹岚插牛排的手顿了顿:“这么快?不需要等公主交出钥匙?”


  “暂时不封闭白雪公主世界。”楚轩接过苏白莲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手指道。


  “为什么?”这次连齐藤一都觉得奇怪了。


  “哈哈,难道大校你终于领悟爱的真谛了,其实抛开性情,白雪公主确实是个绝色尤物啊,”只能说程啸作死作成习惯了,连楚轩的玩笑都开,众人顿时对他投去同情一瞥。


  而楚轩则是淡淡看了程啸一眼,程啸顿时消声。


  楚轩解释道:“有一些东西我没有弄清楚,需要再多一些时间……还有什么想法吗?”


  众人惊愕地看向楚轩,楚轩竟然会征询他们的意见再加上今天的聚餐……众人心中不由一抖,不会有是什么阴谋吧。


  楚轩问完才意识到自己问错了,郑吒已经不在了,还有谁会和他因为一个可笑的问题争执不休,他有些茫然地盯着餐桌呆愣了一会,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身后跟着追着他的苏白莲,餐桌上留着面面相觑的众人,以及担忧地看着楚轩背影的程啸。


  




第65章 交锋

  白雪公主世界是爱丽丝童话世界中最大的一个王国了,它幅员辽阔,领地内拥有大大小小十几座城池,同时它的地貌也十分丰富,森林、湖泊、山脉、沙漠应有尽有,相当于现实世界一个中型国家,所以它的王都也十分繁华。


  南来北往的马车,行商的商人,持着手杖神态高傲的贵族,身后跟着一群仆从的王爵,沧桑的武者,流浪的吟游诗人,忙碌于生计的平民,交织出一副王都百态图。 


  而那最高权力象征的王宫更是威严森然,王宫前后都有黑甲卫兵守卫着,护城河绕着王宫城堡一圈,城堡大门前的吊桥被放下来,偶尔有骑士骑着骏马进出,吊桥前后都有身披铠甲手持巨斧的勇士守卫。


  虽然王后已死,但她的威慑力还未散去,根本不敢有人靠近王宫护城河十步以内,守卫的人也就没有投放太多精力在王宫外的人群中,因此没有注意到有一个男人站在人潮中默默看着王宫。


  这个男人英俊高大,周身透着让人莫名心颤的威势,让人一看之下就直觉知道他不好惹,若是他突然发难想做什么的话,王宫守卫估计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但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叹了口气,满脸怅然地转身离开了。


  男人有些失落地回到自己所住的旅馆,迎面撞见一个知性优雅的丽人,双方视线一相碰,就各自愣了愣,接着各自叫出声。


  “詹岚?”郑吒难以置信,不想这么快就碰见自己老队员,一想到队中那人,他心思更是复杂难言。


  “郑吒?”詹岚则是惊呼出声:“你……你竟然……”


  “是的,我没死,或者说我复活了。”郑吒拍了拍詹岚的肩膀,言语中满是复杂,他心头明了,八成是萧宏律那小家伙做了什么:“我们进去再说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王侠说他亲眼看见你炸成碎片的,王侠不是会撒谎的人……不对,郑吒,你复活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们?”一进去,詹岚就连声问道,看上去她惊愕之极,也是,任谁看到一个原本应该死去的人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都会这样的:“原本那个小男孩说你还活着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相信……”


  “这……这说起来复杂,连我自己也不太能明白。”郑吒耸了耸肩苦笑,沉默了一会他又道:“对了,你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楚轩的计策成功了吗?那为什么白雪公主世界还没有封闭?”


  詹岚这时候有些平息下来了,听到郑吒的问话,她神情复杂地看了郑吒一眼,细细说起了郑吒离开后的情况:“……就这样我们现在属于和白雪公主僵持之中,楚轩说是要等白雪公主自愿交出钥匙,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昨天他下了一个命令,要我们立刻做好离开去井底世界的准备,很匆忙的样子,我想不出这是为什么。”


  “是吗?是这样吗……”郑吒轻声道,他低垂下眼陷入思绪,其实他心底隐隐有个猜测,但他不敢肯定也不敢相信,毕竟……还有詹岚口中楚轩和苏白莲的关系,说不介意那是假的。


  詹岚看着郑吒,眼眸深处有极细的怜悯,她叹了口气:“我原本也以为楚轩只是性格冷淡了一些,没想到……其实张杰走了之后,我也早就想离开了,只是我没有他那种胆量,现在幸好你还活着。”


  “什么?张杰走了?”郑吒从思绪中抬头,惊讶地看着詹岚,他急急道:“他真的是走了?张杰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独自行走非常危险吗?他没有留下什么信息吗?楚轩为什么不去找?”


  说到最后,郑吒想起了什么,他叹了口气:“算了,张杰现在至少也是三阶以上了,而且我总觉的他保留了什么,也许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詹岚看了郑吒一眼,脸上终于再次露出她惯有的温柔微笑:郑吒啊,这就是我们更愿意跟着你的原因。


  就在两人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再次被人推开了,萧宏律捏着一个形状古怪,让人一见之下就不忍细思的东西边吃边往里走,小男孩脸上一如既往的冷淡阴郁,他看着屋里的两个大人道:“好了,叙旧时间结束,我们可以讨论下一步行动了。”


  “我的决定是去说服你接下来的队员,让他们回到你这个真正的队长身边,郑吒,你觉得怎么样?”


  郑吒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他想告诉萧宏律没有必要这样,但内心有一股力量阻止他,让他不想太快见到楚轩。


  “我建议最好不要,程啸和王侠原本就是楚轩身边的人,他们三个在现实世界就已经认识,估计你没法像说服我那样说服他们,如果张杰没走,你还可以去拉拢张杰,但现在估计只有我一个人愿意跟着你过来。”詹岚心下有些了然,她对萧宏律道。


  “既然这样……”萧宏律三两口吃掉手中奇怪的东西,摸了摸下巴道:“那么我们进行最后一步吧,詹岚你掩护我,我们去说服公主,然后和楚轩谈判。”


  萧宏律说完就要转身离开,他身后郑吒、詹岚连忙喊住他。


  “你怎么想到要去找我以前的同伴?”


  “你打算和楚轩谈什么?”詹岚奇怪的问:“你这样做,到底想要干什么?”


  “让他交出钥匙或者说让他交出王宫魔镜使用权。”萧宏律脚步顿了顿,回头冲詹岚郑吒笑了笑,他坐在旁边一个椅子上道:“既然当初他是因为想要赢想要得到钥匙才赔上了郑吒的生命,那么现在我们要求他把钥匙交给我们也不算太过分吧,虽然郑吒队长心胸宽阔,到现在还念着情分,认为那是无法避免的牺牲,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有了钥匙郑吒队长想要再重归队伍那就更有理由和被接纳的资本了吧,之所以要找公主,那是因为公主一定是得到钥匙的关键,否则他身为一个智者,不可能到现在拿不到钥匙。”


  “至于能否说服公主,我想,这么久公主还不愿意给你们钥匙已经说明了一些什么了吧,至于你问我怎么想到找你以前的同伴……”萧宏律托着下巴道:“我以为那样性格的一个人在做了牺牲你的谋划后,估计队伍的心也该散了吧,果然我照着你给我提供队员信息,在接触詹岚姐姐后,发现詹岚姐姐心里也有很多意见呢,所以我就透漏了关于你的消息把詹岚姐姐引了过来。”


  詹岚惊奇地看着萧宏律:“如果你遇到的不是我呢,如果你遇到的是队伍里其他的人呢,比如苏白莲比如程啸,那么关于郑吒的存在不就暴漏了,也许还会引来很多麻烦。”


  “当然会是你了,因为我等的就是你啊,詹岚姐姐,因为在郑吒给出的信息中,你和他的关系比较亲厚,是最初遇到他的那一批人,而且你身为女性,心思灵敏细腻,也就更愿意偏颇牺牲的人啊。”


  詹岚眼中满是赞叹:“以你的年龄,思维竟然如此缜密厉害,郑吒,你都是怎么碰到这样的人啊,先是楚轩然后又是小宏律,不过,你真的还打算回去吗,你难道不怕……”


  郑吒摇了摇头,詹岚见郑吒没有多谈的意愿也就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什么了。


  是夜,萧宏律在詹岚的帮助下顺利进入了王宫见到了公主,郑吒则作为保护詹岚和萧宏律的人员像只大蝙蝠一样吸在外面墙壁上晒月亮。


  月色很淡,被乌云遮了大半,如果不是郑吒四阶高的能力,在这种夜晚估计什么也看不清。


  听下面几人交谈,郑吒知道萧宏律谈的差不多了,他颇有些无聊地看着这栋宏伟城堡,当初因为是急匆匆冲进城堡战斗的,所以根本没能仔细打量,如今在月色下一看,感觉比爱丽丝世界的城堡要宏伟多了。


  郑吒闲来无聊蹲在一间空置房间的窗户上往下打量,夜色中的城堡静谧安详,有一种纯美童话的味道,真心想不出它白天的血腥荒谬,城堡下面的广场是一具国王雕像,周围挖有池子,国王手中权杖顶端的红宝石在往下喷水,水池边有一团模糊的影子,大约是椅子什么的吧。


  但随即郑吒发现不对,因为那影子竟然会动,原来是坐在池水边的人。不知道谁这么无聊,大半夜出来看池水,那人似乎看够了池水,轻轻起身,乌云散开了些,清亮的月光漏下一些落在那人身上,描摹出了一张清冷淡漠的脸,那眉那眼那唇……


  郑吒心头巨跳,而对方似乎若有所感,抬起头,锐利冰冷的目光直直看向郑吒所在方向,但看了一会,那双眸子疑惑地离开了。


  郑吒长出了口气,重新显出身形,他背后一双纯能量组成的庞大黑色双翼无声息地扇动着,直到此时,他的心跳还未平复。


  “郑吒!郑吒!”


  “啊?”郑吒回头,见城堡某扇窗户打开着,萧宏律正怒视他。


  “我喊你好几声了,你到底在发什么呆,我们快帮公主带走国王然后一起离开这里。”


  “哦,哦,好的。”背后双翼轻轻抖动一下,化成黑色荧光消失不见,郑吒轻巧地跳进房间,直面公主。


  公主一脸惊愕:“你?!”


  “有什么疑问我们出去再说吧。”


  


  


评论
热度(12)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