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66~68)

第66章 见面(修)

  因为詹岚的缘故,带走公主和国王的过程分外顺利,一行四人离开了王宫后就回到了郑吒所在的旅馆。


  在稍作休息后,萧宏律就说明了接下来的动作:“既然公主愿意帮助我们,那么我们就有了和楚轩谈判的筹码,明天我就去和楚轩谈一谈,郑吒队长,你……”


  “我……”郑吒在走神,直到詹岚发现他神情不对的时候,才晃了晃郑吒示意萧宏律在跟他说话:“我当然陪你们一起,虽然你只是想和楚轩谈条件,但毕竟不是没有危险。”


  “哦”萧宏律意味深长地瞥了郑吒一眼,郑吒总觉得对方是不是看出什么了:“郑吒队长愿意帮助我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那么我呢,需要我的帮助吗?”白雪公主笑意吟吟地道,之前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一双大眼充满兴致地盯着郑吒。


  萧宏律冲白雪公主笑了笑:“不,并不需要,美丽的公主,您目前只要等待谈判的结果就好。”


  “哦,是吗?”公主略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那可真是可惜,我真想亲手割断那家伙的喉咙,他可真是太失礼了,他和他的那个女人看着我的目光让我生气,他们在我的王宫中肆意而为。”


  郑吒猛然转头瞪着公主,不知道是因为听到公主想杀掉楚轩而愤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此时目光中是满满的杀意和警告。


  公主却丝毫不在意,只是微笑着回视郑吒。


  “啊,对了郑吒队长、公主,我还有一些关于王宫的事情需要和你们商量。”见两人就要发生争执,萧宏律连忙打断了两人无意义的争吵,他可不想还没做些什么就先内杠了。


  被打断了谈话,公主竟然并没有生气只是接着萧宏律的话题说了下去,在了解了王宫一些情况后,四人各自回房。


  “什么事?”萧宏律和詹岚的房间因为比较近所以先回去了,郑吒住在楼下,就在他下楼的时候,却被趴在大厅围栏上观景的公主拦住了,郑吒皱眉看着公主,冷冷道。


  公主的唇角勾起一抹恶意的微笑:“说实话,你真让我吃惊,我该怎么称呼你?勇士,还是归来的复仇者?”


  郑吒皱了皱眉,冷冷道:“这和你没关系。”


  “对,对,就是这种眼神和口气,你应该用这种神情去看着你那个无礼的军师而不是我,我以为早在很久之前你就应该冲过去抓住他,好好地怒吼他教训他让他明白,他和那个女人每天就那样毫无顾忌地晃啊晃晃啊晃,躲在王宫角落里亲亲蜜蜜地说话,回到一间房间里……真让人厌烦,你早就该做些什么了,而不是复活后还像个懦夫一样无所谓地躲在这里!”


  郑吒脸上的线条瞬间绷紧了,刀刻般的薄唇紧抿着,看的出他在极力忍耐。


  公主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兴奋了,她脸带嘲笑和怜悯:“啧啧,我真为你感到可怜,你不过才离开了那么几天……”


  “我劝你还是先想想自己吧!”说完郑吒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公主笑了笑,大概不相信自己的话对郑吒没有影响,于是她满意地转身回房了。哼,她就不相信嫉妒之下这个男人不会做出些什么,到时候就让他们好好对斗去吧,王宫和父王都是自己的,谁也别想得到他们。


  “楚轩大校!”王侠急匆匆地推开楚轩实验室的大门。


  楚轩从资料中抬起头,因为王侠冒失的行为皱了皱眉:“怎么了?”


  “詹岚不见了,从昨天晚上起我就没见到她,我还以为她是在王宫什么地方散心,今天早上我去找她没发现她的踪影,联系不上她的精神力,联络器也无法联系。”


  “楚轩,国王和公主突然失踪了!”这时候苏白莲的声音从联络器中传来:“我问过侍从,没有人发现异常,但是王宫里没有他们两个人,守卫说也没见到两人从大门出去,楚轩,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暂时还分析不出。”楚轩淡淡道,他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和昨晚那种感觉非常相似,那与理智无关,是一种微妙的无法形容的感觉,不需要分析和思索,似乎内心直接给出了答案。


  他摇了摇头,将脑中不合时宜的想法甩出脑海,自从拥有感觉后,他经常被这类凡人的杂念缠绕,让他烦不胜烦,同时加剧了他想要再改回基因锁的打算。


  “楚轩,有没有可能詹岚遇到什么危险了?”紧跟着王侠过来的齐藤一问道。


  “詹岚并没有离开王宫,在王宫中能遇到什么危险?毕竟她已经是三阶精神力了,如果是强到可以屏蔽三阶精神力和切断联络器同时带走公主和国王的存在,那么就没有必要和我们玩什么计谋,直接强力压制就可以。”楚轩却是毫不在意突然出现的情况,手下实验一刻不停淡淡道。


  “所以,楚轩你的意思是有人在针对我们?”苏白莲的声音从联络器中传来:“詹岚是自愿离开的?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心思险恶靠不住。”


  这话说的王侠程啸、齐藤一顿时皱了皱眉。


  “有五成可能,不管怎么样,我们只需要等待就行了,做出这些行为的人不可能只是觉得好玩,所以他们一定有什么需要我们满足的目的。”


  就在楚轩说话间,他腰间联络器中属于詹岚的信号亮起来了,程啸和王侠顿时噤声,紧紧盯着楚轩腰间的联络器。


  “喂,是楚轩吗,我是萧宏律,我想……和你谈一谈。”


  “怎么样?”詹岚好奇地看着萧宏律。


  萧宏律的表情有些奇怪:“答应了,让我们去王宫谈,看起来他已经推算出什么了,果然厉害。”


  “楚轩一直都很厉害,而且我们昨天离开王宫时候留下的痕迹也不少,他猜出什么也属于正常。”詹岚理所当然地道。


  萧宏律的表情顿时就郁闷下来了:“你们就算这么相信他的智慧,也不要用这种表情吧,好歹也对我有些信心啊,再这样下去我可是会没动力的!”


  詹岚顿时咯咯笑了起来,她摸了摸萧宏律的脑袋:“姐姐一直很相信你啊,小宏律。”


  “詹岚姐姐,不要摸我脑袋!”萧宏律不满地大叫道:“男子汉的脑袋是不可以乱摸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我们现在就去?”郑吒推开门,就见到一大一小在打闹着不由一笑。


  “郑吒,你……”詹岚有些关切地看着郑吒。


  “怎么了?”郑吒奇怪地看着詹岚道,见詹岚盯着自己的脸,他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没什么,只是……”詹岚摇了摇头,大概是自己错觉吧,要不然怎么总觉得郑吒在忐忑不安在茫然呢,郑吒回到中州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啊,就算楚轩也没有理由阻止反对才对,而且本来理就在郑吒一方。


  “好了,走吧,有什么事今天也该结束了。”虽然郑吒是这么说,但到了王宫后,他依然没有露脸,只是让詹岚陪着萧宏律去见楚轩,而他自己则和那天一样躲了起来,暗中保护萧宏律和詹岚。


  “你就是楚轩?”萧宏律好奇地打量面前的男人,老实说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刚开始听到郑吒形容时候,他还以为是一个俊美冷酷充满气势的危险男人,或者一看就是狐狸般奸诈,但真面对面的时候,他只能说这个男人普通到让他失望,对方像个研究员学者多过于像个智者。


  “嗯。”楚轩只是淡淡应了声,视线扫过萧宏律和他身后的詹岚,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年龄而露出半分或意外或不满的表情,这种淡然倒是让萧宏律高看了几分。


  “既然你答应谈判,那我就直说了,公主在我手上。”萧宏律露出一个笑:“你应该知道公主的意义,所以你们守着王宫也没什么意义,钥匙的研究权可以转让给我们团队了。”


  楚轩并不接话,冰冷锐利的目光看着萧宏律,直到萧宏律忍不住要变色,楚轩才嗤笑一声——那让萧宏律的神色更难看了:“是谁告诉你公主有意义的?詹岚?你未免也太轻信了,果然只是小孩子自作聪明而已,钥匙我不会给你的,无论有没有公主的存在,我取得钥匙只是早晚的事,之所以留着他们没动,是因为暂时没有封闭这个世界的必要。”


  “不,不对,你是在诓我!”萧宏律脸上露出不甘的表情:“公主一定有作用,而且和钥匙有直接关系,否则你早就可以干掉和你不对盘的公主了,为什么还要留着她?”


  楚轩不再说话,只是眼中露出淡淡嘲讽,转身朝门外走去。


  直到楚轩离开房间,原本一直在窗外等待的郑吒跳进房间内,安慰地拍了拍萧宏律的肩膀。


  萧宏律郁闷地抬起头,顿时大惊:“你这是什么造型?”


  原来郑吒竟然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个大斗篷把自己全都裹了进去,脸上还蒙了一块大黑布,但不等郑吒苦笑着挠头回答,苏白莲、程啸、王侠突然出现在房间内二话不说攻击向郑吒。


  “楚轩,果然聪明,早就猜到你们埋伏的有人,哼,今天你们谁都别想离开!”苏白莲冷笑道。


  郑吒厌恶地看向苏白莲,示意萧宏律和詹岚躲到自己身后,但谁知原本以为已经离开的楚轩竟然出现在门口,神色冰冷地举枪对准了萧宏律。


  “小律!”詹岚惊呼。


  冷静如萧宏律神色也变了,原来趁郑吒对付苏白莲几人的时候,楚轩就已经打算直接射杀对方团队智者了。


  但那颗子弹并没有如期杀掉萧宏律,郑吒见萧宏律危在旦夕,情急之下无视了苏白莲的攻击,一把扯过萧宏律,险险躲开要害,但他脸上蒙面的黑巾却因此被子弹打掉了。

  


  

第67章 合队

  如同被按了暂停键一般,画面瞬间定格了,气氛可怕地沉默着。


  接着一声爽朗大笑打破了沉默,郑吒随意扔掉身上的可笑斗篷,大方地站到自己之前队员面前,拍着萧宏律的肩膀道:“这是我路上捡回的小智者,怎么样不错吧?”


  “喂,什么叫捡回来,明明是我不嫌弃地跟着你才对吧。”萧宏律顿时不满地大叫道。


  郑吒呵呵干笑,并不接话。


  凝滞的气氛这才流动起来,王侠走上前狠狠拍着郑吒的肩膀,拍的郑吒咬牙不已,这个素来坚毅正直形象的军人竟然红了眼眶,他大声道:“MD,郑吒,你到底在乱搞什么,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回来,害的兄弟为你伤心,真是……真是太欠揍了!”


  说着,这个男人动情地紧紧拥住郑吒:“不管怎么样,活着回来就好。”


  郑吒心下也一阵愧疚,狠狠拍了拍王侠后背以作安慰,是的,他应该一复活就立刻赶回来的,而不是因为自己小小的失意纠结就停滞不前,害关心自己的兄弟们伤心。


  王侠的行为带动了气氛,齐藤一也走上前紧紧拥住了郑吒,这个东北大老爷们竟然一阵哽咽:“队长,你回来就好。”


  这让郑吒诧异不已,原本他以为齐藤一对自己的交情就是一般呢。


  程啸担忧地看了楚轩一眼,随即也走上前轻轻抱了抱郑吒:“好哥们,安全回来就好,大校一直在挂念你……”


  郑吒身体微微一僵,程啸叹了口气,郑吒这才反应过来正打算解释什么,但程啸已经松开手走到一边。


  郑吒抬起头看向最远处的两人,苏白莲不用说,已是满脸惊愕不甘愤怒嘲讽,看起来和郑吒离开前并没有多大变化。


  至于楚轩,他站在人群后神色漠然,一如之前郑吒无数次地注视他时那般,遥远如冰山上的雪莲,不可及不可想也猜不透。


  郑吒心中暗暗苦笑了一声,是啊,一直以来不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吗。


  他正打算说些什么,但楚轩已经走过来,二话不说一拳揍向郑吒的脸,那力道之大,竟然让郑吒颧骨迅速红肿了起来,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顿时都目瞪口呆,就连郑吒也不明所以地看向楚轩:难道这厮是在记恨之前我老是揍他,所以现在想明白了,要还回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郑吒心底竟有隐隐的喜悦,这让他开始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被揍爱好。


  但不等郑吒分析出个所以然来,楚轩已经狠狠抱住了他,郑吒愣了愣,身体甚至因为太过惊愕而僵硬,但随即他就反应过来,轻轻拍了拍楚轩的后背,脸上露出淡淡微笑。


  楚轩从他怀中抬起头,细细打量郑吒的脸,他的手轻极细微的轻轻拂过郑吒胸膛,曾经郑吒为了保护他,被宋天从这里一刀劈过:“回来吧。”楚轩在郑吒耳边低声道,他的声音竟然有些沙哑,他灼热的气息吐在郑吒耳朵上,引得郑吒身体僵了僵。


  “嗯。”郑吒目光灼灼地看着楚轩,喉咙底含糊地应了一声。


  这一刻,什么纠结什么在意什么怀疑统统被他扔到了脑后,在拥抱住了楚轩的那一瞬间,在感受到对方温热身体的瞬间,他觉得自己以前的迟疑纠结多么可笑,他现在活着,并且能够再次拥抱对方,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更何况楚轩未必……


  两人神色如常地分开了,郑吒道:“一会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一说,正好也有些事情需要你来分析清楚。”


  楚轩的动作顿了顿,他点了点头。


  “对了,还没有正式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此时众人情绪大都恢复过来了,只是开始好奇郑吒怎么会死而复生,但郑吒并没有立刻说明,而是指着萧宏律道:“这是我路上救下的……小智者萧宏律。”


  “这是我之前的同伴,詹岚,你已经认识了,这是王侠、齐藤一、程啸,这是军师楚轩……”郑吒顿了顿最后道:“这是苏白莲。”


  几人互相点头算是认识,楚轩最后淡淡看了萧宏律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之后的事情就好说了,既然误会解除,那么就是相互交流双方的情况,虽然当通知公主的时候,公主以为自己是被玩了差点爆发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插曲。


  晚饭的时候,众人如同往常那般聚餐开会聊天,不同于楚轩心血来潮召开的那次,这次众人再次感受到那种久违的活跃与放松,仿佛只要有郑吒在,就算是遇到困境,也并不是痛苦紧张的。


  “所以说队长你究竟是遇到了什么啊,我记得当时你明明已经是失去生命了啊?”齐藤一好奇地问道,因为郑吒活生生站在他们面前,所以现在谈论起郑吒当初的死亡已经不痛苦,反而带着一种猎奇的感觉。


  郑吒翻烤肉块的手停了停,他摇了摇头苦笑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我确实是已经死了……”


  楚轩手中叉着肉块的钢丝突然断了,响声引得众人都好奇地看了过去,苏白莲甚至刻意地大声地关切道:“哎呀,阿轩,你没有……不,你把握不好力道,我来帮你吧。”


  楚轩神色淡淡地任由苏白莲拿走他手中肉串,殷勤地替他烤着,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苏白莲身上,而是依然看着郑吒,苏白莲不高兴地撇撇嘴。


  郑吒神情微妙地看了楚轩一眼,继续道:“当时我确实是已经死亡了,但奇怪的是我的意识并没有消亡……是的,我依然拥有意识,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是非要形容的话就是这种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奇怪的空间中,那里充斥着一片红色大雾,上没有天,下没有地,就在我无处着力动弹不得心中焦急的时候,雾气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接着那片空间开始变化了,我脚下变成了一片画满红色纵横纹路的地板,那些红色痕迹在流动着,就像是活人的血管脉路一般,接着一个红衣女孩出现在我面前。”


  “不会又是小红帽吧,难道是传说中遇到后与其大战三百回合就能起死回生突然拥有超强武力的神女?”程啸怪声怪气地眨眼道:“队长,真是好福气!”


  原本营造的灵异气氛瞬间消散,郑吒顿时无语,瞪了程啸一眼:“你在乱说什么,对了,楚轩,还记得我们在爱丽丝世界遇到的无头爱丽丝还有那个流血画像吗?”


  楚轩点点头:“你是说是爱丽丝救了你?”


  郑吒赞许地看了楚轩一眼:“你说的没错,仔细想一想,其实在此之前我见到过爱丽丝,那个把我引入这个世界的影子和大雾中的红衣女人都是她。”


  楚轩皱了皱眉:“这样说来,我之前的一些推测是很有可能了的了……你继续……”


  “爱丽丝告诉我,之前就有人预言过人类进化,她是在上一次大异变时期被选中的人,原本她创造的世界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可以引导人类进化,但人心贪婪,那些心中充满了丑陋欲/望的人为了夺取她的力量,将她杀害封印,并且用她的力量满足自己私/欲,美丽的童话世界渐渐被污染,善良的精灵成为怪兽,爱丽丝为了保住人类,拼尽全力让自己陷入沉眠,不让邪恶的力量泄露出去,如果人类世界的恶/欲积存到一定时候,将会唤醒黑暗的王国。”


  “还记得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个被烧死的孕妇吗,那个孕妇的孩子原本是爱丽丝为自己准备的身体,但邪恶的力量太强大,爱丽丝棋差一招,原本打算用来对抗邪恶的工具被毁掉,虽然还能以精神的状态存活,但因为没有躯壳,那力量也渐渐散去,所以情急之下她决定用最后的力量将我复活,因为在这么久的观察中,进入的人类保持本心还拥有战胜对手力量的只有我们。”


  “这么说来,你还是有不被复活的可能啊。”詹岚喃喃道:“这真是太……太……”


  “太侥幸了是吧。”郑吒耸耸肩:“或许这就是我的运气,总之,当时的感觉很玄妙,我能感觉到自己肌肉血管生长的过程,甚至能看到周围百里天上地下的情况,而且那时候神智也处于一种混沌本真的状态,等我醒来后,就再也找不到爱丽丝的踪迹了。”


  郑吒的复活真的不能用科学解释,甚至有一种震撼玄妙的感觉在内,所以一时间竟没人能说什么,只能呆呆消化郑吒话中所带来的信息。


  郑吒自己心头也一时复杂难言,他离开了众人聚餐的篝火场地,走到远处河水边,依着河边大树抽烟,烟头明灭,映出他坚毅英俊侧脸和沉沉黑眸,直到好一会,身后传来窸窣声,郑吒才淡淡道:“你来啦。”


  身后人没有说话,郑吒也不心急,直到风中飘来一声极淡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为什么要让萧宏律那么做?”


  没想到楚轩沉默了这么久居然会问出这个问题,郑吒笑了笑,转过身凝视楚轩,反问:“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黑暗中的人影沉默了一下:“因为你讨厌我,因为我算计你算计所有人,你厌恶这样的人。”


  郑吒夹烟的手顿了顿,他声音中听不出感情:“你是这么想的?”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楚轩没有说话,他眼神黯淡下来,直接转身。


 “你要去哪?”郑吒开口。


 “中州队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一定规模,程啸擅医,王侠擅守,詹岚相当于雷达的存在,如今你的战力如此之高,又有这个世界守护意识倾斜,只要配合相当就不会出什么事,你自己以后也不要太感情用事,虽然你不喜太理智冷酷,但有时候静下心思索再做事会少许多牺牲,萧宏律虽然是凡人的智慧,但接班也足够了。”楚轩说到这顿了顿,然后他道:“我走了。”


郑吒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奇怪:“走?去哪?”


楚轩抬头看向郑吒,黑暗中看不清郑吒的神情:“团队不需要一个有异心的军师……”


郑吒沉默了下,他喃喃道:“我觉得你有异心?”旋即他放弃般地一笑:“你自己走?”


楚轩本想抬头,但随即他想到了什么,顿了顿,本能地看向人群方向,郑吒立时就气笑了,他咬牙切齿地道:“你还想着她,你还想跟她在一起啊?”


 “我……”


郑吒叹了口气,扔掉手中烟踩灭,然后走过去无可奈何地伸手摸了摸楚轩脑袋:“明明这么聪明……一定要我说出来吗,我一个大老爷们,会不好意思的啊!”


楚轩奇怪地看了郑吒一眼,随即明白了什么,微微瞪大了双眼。


两人此时离得太近了,再加上双方都是四阶高,对方脸上的表情就看的一清二楚,郑吒顿时低低笑了起来,在楚轩耳边轻轻道:“很难看到你这样吃惊的表情啊,我真应该把它拍下来。”


楚轩微微抿了抿唇并没有说话,但眼尖如郑吒,却看到楚轩双颊很轻微地红了。






第68章 解

   两人的暂时离席并没有引起队员的什么怀疑,只当是队长要军师一起去商议什么事情,两人以前也经常这么商量,现在只当是两人又冰释前嫌重归于好,队伍眼见就要恢复以前的气氛,各自都心中暗暗高兴。


  在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训练日程各自的发展以及剧情后,见已快入深夜,郑吒就让情绪依然有些兴奋的众人各自散去了。 


  不过苏白莲依然一副看不惯郑吒的样子,因此对于郑吒的命令,她则是轻蔑一笑,御风飞走了,大概是不知道去哪里散心了吧。


  她飞起之时还搞了一个飘然华美若仙的姿势,可惜是媚眼抛给瞎子看没一个人关注她,楚轩更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在走神,这让苏白莲更加气怒,几乎是拂袖而去。


  郑吒笑了笑,只当是没有看到苏白莲甩的脸色,他走过去拍了拍兀自走神的楚轩,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就在刚才的闲聊之后,楚轩就像是陷入了某些难以解开的谜题中,对外界根本就欠缺反应,郑吒示意他跟着,他也就跟着走了,就连半路上郑吒悄悄牵住他的手时他都没什么反应。


  直到快到他房间门口时,楚轩才反应过来手上温热的感觉是什么,他有些不自然地微微侧过头,想要抽走自己的手。


  但郑吒适时地放开了,郑吒的手离开的时候,楚轩只觉得手中空了一个什么,就像是当初那时候……让他心脏不舒服的感觉,因此他很快地不满地重新握住了郑吒的手。


  郑吒诧异地挑了挑眉,他脸上微笑的弧度扩大了:“进去吧,我有些事想和你说说。”


  楚轩疑惑地看了郑吒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侧身让郑吒进门,然后关上了房门。


  “是不是关于爱丽丝的事情有不方便谈的?”


  楚轩的房间原本是王后的寝宫,因此十分奢华,光卧室的床就能睡下十人左右,之所以住在这里是因为王后寝宫的镜子方便监控城堡,而且这里还有通往魔镜房间的密道,此时两个人坐在两把白色宽椅上,中间只隔了一个小小的圆桌。


  郑吒大致打量了一下房间,他点点头:“是也不是。”


  “我在爱丽丝那里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来源与历史,知道爱丽丝曾经设下七个王国,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郑吒停了停,他深深凝视着楚轩:“楚轩,爱丽丝让我看了你的过去。”


  楚轩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在观察这个世界的时候,爱丽丝也没有停止过观察你,因为你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太特殊了,没有感情没有感觉,心是最本质的存在,近神近魔,因此如果跟随善意则成神,若是被恶意引诱则成魔,而你的智慧……所以她不希望我们之间发生间隙,最后被人类的阴暗罪恶趁虚而入……我一直没来得及问你,你过心魔了?”郑吒轻声问。


  他的目光太过灼热,让楚轩不自觉地咬了咬嘴唇,微微垂下眼,点了点头。


  “对不起。”郑吒轻轻走过去,他半跪在地上仰头看着楚轩,温柔地将楚轩脸边的几缕发丝别在耳后,他将楚轩双手握紧在掌心,脸颊轻轻摩挲着楚轩脸颊:“我应该再快点再快点赶回来,回到你身边陪着你,那个时候刚刚触摸这样崭新的世界,你一定很惶恐吧。”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楚轩低头凝视着郑吒。


  “因为我竟然以为你不想见到我。”郑吒低下头,抓着楚轩的手,将他的脸埋在楚轩手心,轻轻叹了口气。


  楚轩感觉到手心湿热的温度,他抿了抿嘴唇,身体僵直的坐着,声音竟然有些沙哑:“你不介意?”


  郑吒抬起头,他神色如常,只有眼角微微湿润,他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是人类,我只是人造人,在培养槽中长大,最后成为政府手中最有力的工具,虽然需要吃喝需要睡眠,必要的时候可以模拟哭和笑,但我的本质只有冷冰冰的分析计算,世界在我眼中就是繁复交杂的数据组成的线。”楚轩淡淡道。


  “郑吒,你知道吗,有一种女孩子喜欢玩的玩具娃娃,做的就像真娃娃一样,只要一捏就会有表情能哭能笑,只要给它输入数据,它能够模拟简单对话,但本质它就是一个仿真娃娃,无论怎么样都变不成真的,我虽然比它高级许多,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娃娃用来安慰人类寂寞的心灵,而我是用来参与作战和研究……我是怪物,郑吒,是一台可移动人形智脑,但无论怎么样,唯一一点不变的就是我不是人类。”


  “你怎么会这样认识自己?”郑吒眼中的责备和心疼几乎灼伤楚轩的眼睛。


  楚轩只能微微移开视线,漠然道:“在我出生的时候就被输入了完善的数据,在我长大以后,为了防止这台智能机器被有心人利用又设定了完美的自毁程序……”


  “嘘——”郑吒竖起食指轻轻点在楚轩唇上,他站起来半屈着身体,唇轻轻落在楚轩额头上:“听,你的灵魂在哭,楚轩。”


  “我……” 


  “我爱你。”唇从挺直的鼻梁滑落下来,落在一张冰冷的薄唇上,轻轻摩挲着:“我爱你,楚轩,因为你是楚轩。”


  无关身份,不管你是什么,我爱的只是你,楚轩。


  唇分。


  楚轩半仰着头,他睁着眼,眼中是茫然:“郑吒,机器是没有感情的。”


  “你有心,楚轩,我已经把心给了你,这样你就会爱我了,没有感情没有感觉也无所谓。”


  楚轩猛得坐直身体,瞪着郑吒,眼中竟然浮现类似恨的感情,但他的手却紧紧地攥住郑吒的胳膊,像是抓住了冰冷世界唯一的浮木。


  像是心中已经经历过汹涌的暗潮,他声音嘶哑:“你应该利用我,利用我的智慧,利用我的特点,像他们无数人那样控制我,让我有自己该有的样子,而不是和一台危险冰冷的电脑相爱。”


  “你不明白吗,郑吒,我恨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打破我惯有的处境,我讨厌你时时刻刻都在试图改变我,我讨厌你让我觉得自己是个人,也许有一天你知道真相,你就会和他们一样了,因为你明明就是那么普通的人类,那么愚蠢,连我在骗你都不知道,你明明看着我的样子像是恨不得杀掉我,你早晚有一天会忍受不了杀掉我或者离开我……所以我杀了你,这样我就可以再次平静下来了……”


  楚轩说着,虽然语调依然冷漠,但他眼中却不停流出了泪水,那些泪水很快就打湿了他的衣襟和郑吒的手背,但郑吒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了拍楚轩的手背,任由楚轩发泄自己的情绪。 


  “我在不停试探着你的底线,你和那些自私虚伪的家伙并没有什么不同,也许有一天,你终于忍受够了,你的眼睛会愤怒地看着我,你的刀会穿透我的胸膛……”


  “你知道我不会的。”郑吒将楚轩拥在怀里,轻轻拍打对方后背,楚轩哭的太厉害了,虽然声音依然冷漠但语调已然哽咽。


  “你会的,你会的……”楚轩已经话不成句,只是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看起来他大概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而最后他疲惫地睡倒在郑吒怀里,依然在流泪。


  郑吒无奈地替他擦掉眼泪,将他抱到床上盖上被子,直到很久楚轩停止了流泪,郑吒才弯腰吻了吻楚轩额头,轻声道:“晚安,楚轩。”


  就在他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晚安。”


  郑吒不自觉笑了起来,他心下明了,他停下离开的脚步,搬来小凳坐在楚轩床边,握住楚轩的手柔声道:“睡吧。”


  就这样凝视楚轩的睡颜,不知不觉间郑吒就睡着了。 


  第二天,郑吒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了床上,而楚轩已经不见了踪迹。


  他找了个杯子漱了口又洗了把脸,才觉得有了些精神,这时他才惊觉自己已然饥肠辘辘,下了楼跟队员一起吃了早饭,苏白莲依然不在,楚轩也不在。


  跟队员们微笑着寒暄了几句,问了问萧宏律的适应情况,得到对方无礼的一大白眼后,郑吒笑着拍了拍对方脑袋转身离开。


  他沿着城堡雕花的旋转楼梯向上走去,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告诉他,楚轩还在城堡没有离去。


  城堡很高,楼梯有很多层,他一层一层地登上去,会推开路上遇到的门,但里面都是空的,直到他来到了最高的塔楼顶。


  旋转楼梯尽头是那种贴在墙上的扶手梯子,梯子尽头是门,郑吒爬上去拉开门:


  那是一间极特别的房间,屋子是圆柱形的,房顶雕刻满了宗教意味的图案,房间里面铺了厚重的暗色绣彩纹地毯,正对着郑吒的是一大扇弧形的落地窗,窗前围着栅栏,橘色的窗帘被拉开,阳光射进来亮堂堂暖洋洋的。


  楚轩就半躺在靠窗的一把雕花扶手软椅上看书,他的手边是一个白色小桌,桌上放着一个烟灰缸,牛角杯往外冒着热气,一大束新鲜的杂色非洲菊躺在花瓶里懒洋洋地舒展身体。 

作者有话要说:


以及关于感情线的解释


或许有朋友觉得这样进展太快了,突然从暧昧跳到了表白。但我要说明的是,其实这并不快,郑吒之前就已经暗暗喜欢楚轩了,只是他一直不明白自己的感情是什么,那是超过友情的关心但又不到爱情,所以让他迷惑,再加上他一直不了解楚轩对他的态度,后来出现了苏白莲和楚轩心魔这一个催化剂,郑吒彻底明白,什么感情他会吃醋他会甘心为之牺牲。


后来则是因为楚轩这么干脆牺牲他,没有一点纠结犹豫,以为楚轩不在意他,心里失望生气,所以才会答应萧宏律的算计,直到最后见面,楚轩揍了他一拳又那么紧的拥抱他对他说出留下的话,以及后面的谈话,他才知道楚轩对他和他对楚轩是一样的,因为他了解楚轩的过去,若不是情到极致是不会做出这些行为的。


至于楚轩,更容易理解,他之前无心无情,郑吒就算在他心中留下痕迹,他也意识不到,直到后来心魔,他的心魔就是郑吒,我想诸位也能看出来吧,否则他身为一个顶尖智者不会突然发抽想要杀掉郑吒,郑吒一死,他心魔就破了,感情也就自然而然喷涌而出,后面他内心独白也能知道他其实早已经在意郑吒了,所以两个人早已经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一旦打破各自壁障,那么表白做爱相守就根本是顺理成章了。


至于说怀疑楚轩会和苏白莲跑了,诸君不见一直以来郑吒都没有看得上过苏白莲,郑吒一直很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他知道楚轩也不会看上苏白莲这种,心魔前他因为不知道楚轩心态,所以会担心为了再有一个好用的棋子,楚轩会稀里糊涂跟苏白莲跑了,但心魔后那一场聊天,郑吒就根本不担心了,再提苏白莲,不过是他大男人心态作祟,为吃醋找个借口而已,就算不是苏白莲,是任何一个接近楚轩的人,他都会吃醋。


评论
热度(14)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