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69~71)

感觉会有被屏蔽的危险

第69章 第二日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将近晌午了,楚轩从未这样酣睡过,以至于刚刚醒来的那一会他的大脑竟然有几秒钟的空白。 


  “你醒了?”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楚轩转过头看去,就见郑吒穿着一袭深紫色睡袍站在床边微笑,手中还端着一杯牛奶。 


  “昨天辛苦你了,睡了这么久肚子也该空了,先喝杯牛奶垫垫,等会我们一起下去吃午饭。”


  “嗯。”楚轩接过牛奶,这才发现自己依然/裸/着的,皮肤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不过身上却干爽利索,只除了总是错觉自己身体内好像还夹着什么东西。


  他有些不舒服地动了动屁/股,然后喝掉手中牛奶,大概是感觉之于楚轩太过珍贵,他喝牛奶的表情都像是在品尝什么极致的美味。


  郑吒原本只是站在旁边看着,等到接过杯子,他突然倾身在楚轩唇边细细舔起白色水渍来。


  楚轩的呼吸重了重,随即眯起眼享受起这个细吻,郑吒舔/着/舔/着手掌就抚上了细滑肩头,他摩/挲了几下,最后以一记响亮长吻作为结束。


  “味道不错。”郑吒笑眯眯地摸了摸嘴唇。


  楚轩疑惑地用手指摸了摸嘴唇,然后伸出舌尖舔了舔:“相对于皮肤我更喜欢牛奶的味道。”


  郑吒呼吸一滞,连忙移开视线,而楚轩已经略感无趣地从口中拿出手指,然后取走旁边的眼镜戴上,郑吒平静了一会才转头道:“我们快些吧,再磨蹭下去他们就该直接上来找我们了。”


  此时楚轩直接从床上跳下拿起衣服穿了起来,一边穿一边同郑吒道:“他们不会来的,昨天我跟王侠说我有一些重要实验要做……说起来我们在白雪公主王国已经滞留了大约一个月时间,原本的计划是今天进入井底世界的,如今你回来,这个计划就推迟了一些,但依然不宜推迟过久,五天后我们就该离开了。”


  郑吒顿了顿,有些不太能接受楚轩两眼一睁和自己谈的就是这些,瞬间有种被吃/干/摸/净/就被翻脸不认账的错觉,但转念一想对方是楚轩,干出这种事实属正常,真不能对他在感情表达上寄予多大希望。


  “说起来你拥有了感觉以后,詹岚他们就没有觉得奇怪?”一想到楚轩本性,郑吒就不自觉想到楚轩的身份,他顿时奇怪问道:“詹岚王侠他们不知道你以前的事,可能不大了解,但我不相信程啸不知道,还有苏白莲……她好像对你的事很清楚……”


  楚轩扣扣子的手顿了顿,接着他头也不抬地道:“之前心魔后四阶基因锁重组,这具身体恢复了感觉随之解封的就是感情,那些瞬间涌来的纷杂感情数据让我整理起来颇为费力,相比较下感觉就变得弱了很多,直到昨天……”


  “我们□□了之后,感觉数据才完全恢复正常,像是牛奶的味道感觉就比之前清晰了很多,所以,也是因为这个程啸他们一直都没有察觉。”


  “呃……”郑吒摸了摸鼻子,虽然楚轩正经的像是学术分析,但他仍然忍不住听得尴尬脸红,这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在说他把楚轩干/开窍了似的。


  莫非就像当初看的一本关于人形电脑的漫画一样,他们当初造楚轩的时候,也在楚轩身体内设了什么机关之类的,只要触碰到,楚轩就会……


  郑吒暗暗甩了甩头,这想法太猥/琐了。


  好在楚轩很快就穿好了衣服,没让郑吒再乱想下去。


  “我们下去吃饭吧,正好我有关于张杰的事情要和你说一说。”


  神游中的郑吒胡乱点了点头就赶紧换了一身衣服和楚轩一起下去了。


  因为两个人以前也有过泡在一起做实验一天一夜的情况出现,所以队员们对于两人并肩出现在饭桌上也并没有感到异样,只是惊叹队长对军师还真是包容,不过两个晚上就一点芥蒂都没有,继续欢欢乐乐地凑在一起了。


  饭桌上除了苏白莲都在,看起来那个女人还在郁闷地散心中没有回来。也是,眼见快到嘴的鸭子就那样飞了,是谁都会郁闷的,不过可惜苏白莲从来没有搞清楚,楚轩从来不是盘中任人宰割的鸭子。


  虽然是古欧背景的世界,但身为吃货中国人的中州队员们竟然搞了个火锅出来,也不知道谁弄来了几瓶白酒——听说是个叫张恒的人酿的,然后围在一张大圆桌上吃火锅,桌上还有几盘詹岚友情贡献的美味菜肴。


  “队长,你终于来啦。”是啊,确实磨蹭的太久了。


  “队长,你和军师在搞什么,怎么才下来?”呃,确实是在搞什么,不过这话郑吒可不会说出来。


  “大校,是不是我们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了?”嗯,一听就知道一定是王侠这正直的好同志。


  “……还能研究什么,肯定是我爱一条柴这种极品春X啦,听说井下世界全是女人哦,那里可是传说中的女儿国一样的存在呢,到时候只要在她们源头的井里下上我爱一条柴,嘿嘿……”不用说,肯定是程啸那色狼。


  “哼,只怕到时候铁杵磨成针。”一个小男孩阴测测的童声,绝对是萧宏律那个变/态小正太:“听说井底王国的王子挺变/态的,如果让他知道了你做的事,说不定会把你抓去变成女人,然后嘿嘿嘿……”


  “小孩子不要说这么H的话拉……”


  “都说了很多遍了,不要摸我的头,还有我不是小孩子!”


  “咳!”郑吒清了清嗓子打断了队员们有爱的互动,顿时五双眼睛直勾勾不满地射向他,郑吒额头顿时滴下一滴冷汗:不是我想打断你们的啊,而是再聊下去绝对没完没了……


  “这是关于你们每个人的训练方向和训练方法,有什么疑问的可以来找我。”楚轩将手中的一叠资料发了下去,打断了队员们的视觉谋杀,顿时引来郑吒感激一瞥,但楚轩并没有回应郑吒而是看向饭桌上的众队员。


  众人看了看都没有什么异议,楚轩给出的方向确实非常适合,可以说比他们原先想的一些东西更要适合他们自己。


  “既然如此,我要说的是五天以后我们出发去井底世界,之前我会尽量收集一些井底世界的资料以应对随时发生的情况,那么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众人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楚轩没有以前冷酷,还是因为郑吒也在总觉得心理上有了安慰的缘故?


  “那么,我有一个……”


  “等等,五天以后我们离开,那钥匙呢?”萧宏律拽掉一根额发在手中把玩着,同时他直直盯向了楚轩:“我不认为暂时留着白雪世界是可行的,那么你有什么办法让公主交出钥匙吗?”


  楚轩淡淡地看了萧宏律一眼:“你说的不错,既然郑吒已经回来,我们又有了宽裕的时间,那么就没有必要还留着白雪公主世界,我给了公主五天时间,到时候若她不愿意交出钥匙,白雪公主王国依然没有存在的可能,公主既然宁愿与王后合作换取王国平静,那么就不会愿意看到这种平静破碎。”


  “你是说……”


  “钥匙一直在公主手中,在一个所有人都能看到却无法移动的地方存放着,之所以会放在那里,是公主在驱逐巫女教入侵……我看了皇家典籍,里面提到过,封闭世界之后,这个世界会存活在另一个本真中,并非死亡而是在沉眠,公主会愿意的。”


  “原来是这样。”萧宏律喃喃道,他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而其他人则听得一脸雾水,茫然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智者在打哑谜。


  郑吒生怕两人继续兜圈子连忙道:“楚轩,你不是说要和我说关于张杰的事情吗,怎么不说了?”


  楚轩这才移回视线,他淡淡道:“我刚刚要说的正是这个,郑吒,我有一个推测,在听你说了关于爱丽丝的事情后,我有了一个推测,也许你们觉得荒谬,但排除一切可能后,我觉得那也许就是真实。”


  “什么?”郑吒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郑吒,你是怎么看待罪恶的?”楚轩突然问道。


  “罪恶……你这么一问倒是让我觉得突然抽象起来。”郑吒沉思道:“但就爱丽丝的观点来看,罪恶应该是相对善良而言,是一种伤害别人获取利益甚至只是获取快/感的行为。”


  “不错。”楚轩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他点头道:“人是复杂的,人心善恶,既有善良的一面也有恶/欲的一面,只看他哪个念头占上风,就像你面对这个世界依然坚守,而有些人则坠入黑暗。”


  “这些念头在一瞬间闪现,很多人都表示过就像有人在他们耳边低声引诱,圣经中提到这是地狱恶魔的诱惑,中国古代神话也提到过一些说是精怪的诱惑,那么有没有可能罪恶真的是有形体有思想能够幻化万千可以对人类进行引诱的呢?”


  “你的意思是说张杰可能就是那个存在变成的?”原本沉思的郑吒猛然抬头看向楚轩,他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让原本就还有些担心两人关系的队员们顿时紧张起来,程啸甚至稍稍半离开了座位,紧紧盯着两人。


  “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楚轩?”詹岚的表情也有些不太好:“张杰已经离开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楚轩看了詹岚一眼,他推了推眼镜:“刚刚我已经说了,这只是我的推测,不说张杰本身存在诸多疑点,就说我们之前说到的那些。”


  “你的这些观点有些太过虚妄了吧,如果说罪恶能化成人类,那么它们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那么它们又为什么不过来影响我们呢?”萧宏律忍不住质问道。


  “它一直在影响我们,只是你没有察觉,而你觉得虚妄那只是因为没有看到足够的信息。”面对如此多的质疑,楚轩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只是冷静解说道:“每经过一个王国我都查阅过这个王国的相关典籍,之前我就有些怀疑了,直到郑吒带回了爱丽丝的话,你们有没有发现爱丽丝在把罪恶当做一个强大的敌人在抵御,她对它重视到超过那些伤害过她的人。”


  “爱丽丝提到的封印,战斗,抵抗和失败都和罪恶有关,而她七个王国的设立,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分别是人类的七种原罪,爱丽丝一直在尽力抵御罪恶的力量,直到她变得虚弱,人类世界的贪/欲增长了罪恶的力量,直到它强悍到可以冲破封印。”


  “可这些和张杰有什么关系?”郑吒神色有些沉郁道。


  楚轩看了他一眼:“在之前,我进入心魔的那段时间,我一直感觉到有什么力量在影响我,有一些想法和情绪不是我该拥有的,当时我没想明白那是什么,直到后来心魔被提前诱发。”


  郑吒心中一窒,怔怔抬头,看向了楚轩,两人视线有瞬间交错。


  “那是高阶精神力者的能力。”楚轩顿了顿道:“郑吒,你一直没有察觉到张杰言行与他的身份不合,他一开始就对我表现出敌意,并且毫无理由,自称是退/役/军/人甚至是从未封闭的蓝胡子世界逃脱出来,但他在我们面前的表现却是仿佛对这个世界毫无所知的新人,而且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应该对我的手段大惊小怪,可他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


  “郑吒,你仔细想想,从最一开始他是不是就在挑拨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奇怪啊,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如果他是我们一个团队的人,难道不应该尽量调节我们的关系以获取更大的生存利益吗,就像詹岚所做的那样,但他却像是生怕没法立刻出事一样。”


  “他只是……”郑吒顿住了,不知道该接什么,因为被楚轩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似乎真的如此,但他感觉无法接受,那样活生生一个好哥们好兄弟竟然会是怪物。


  “如果是这样的话,张杰完全可以直接暗害我们啊,他有必要陪着我们战斗这么久吗?”詹岚顿时大叫起来,她有些生气地看向楚轩。 


  对啊,如果张杰别有异心,那么干嘛还要陪他们这么久呢?


  郑吒立即看向楚轩,楚轩皱了皱眉:“这又是另一个猜测了,关于原罪的生存形态,它应该是拥有意识躯体的存在但同时又是一个抽象的存在,也就是说它和爱丽丝一样是通过影响活人意识而行动的,而且只在于善意恶意之上,并没有办法直接出现攻击人类。”


  “郑吒,你再想一想,在张杰身边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很容易就产生不该有的暴/躁/攻击恶/意的念头,而一旦他离开,我们就正常了?”


  




第70章 交谈

  随着楚轩的话,郑吒脑海中闪过以前的总总画面,那些质疑与争吵,蓝胡子时那种暴/虐的冲动,把全世界踩在脚下凌/虐的杀/意……直到现在心魔破两人终于彼此知根知底亲密无间,但那些只是相互磨合的必然经历,毕竟他之前不了解楚轩时也确实怀疑过对方,郑吒皱眉:“但是那只是……” 


  楚轩眼神闪了闪,看向郑吒:“不只是你,郑吒,包括我也受到了影响……否则你怎么解释清楚那种不遗余力的分裂行为,所以在爱丽丝观察我们的同时,它同样也在观察我们,爱丽丝认为我们是拯救这个世界的希望,那么它就会想方设法阻挠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们自相残杀。”


  “还有,这是我在蓝胡子世界中找到的东西……”楚轩从文件夹中拿出一个斑驳破损的证件一柄有着风干血痕的□□以及一本破损大半的便签本:“张杰,应该早就已经死了。”


  郑吒闻言一愣,直直盯向楚轩。


  此时所有人都觉得浑身寒毛一竖,全身鸡皮疙瘩起了大半。


  程啸更是咽了口唾液,干笑道:“大校,你……你在开什么玩笑,张杰要是早就死了,那和我们相处这么久的是什么?”


  “一定是鬼!”詹岚早就忘了生气,这个小女人如今禁不住搂住自己肩膀,看得出女人无论变得多厉害,对这么东西都是惧怕的。


  萧宏律却是嗤笑一声看了詹岚一眼:“什么鬼,之前楚轩已经说了啊,那是罪恶化身的怪物,应该是那东西用了张杰的身体吧。”


  “可以这么说。”楚轩点了点头,依然一副平静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推测给众人带来了什么样的冲击。


    “为什么不早说?”郑吒紧紧盯着楚轩,似乎是在等楚轩给出一个合理解释。


  对啊,若是在蓝胡子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么大家早就开始提放,也许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以楚轩的智慧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才对。


  楚轩的反应却是坦然,他回望众人:“我忘了。”


  “……”


  “之前我就说过张杰是高阶精神力者,也许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我们都不知道,更何况他身体内还住着人类罪恶化成的怪物,所以在我发现了这件事后,就自然而然忘了告诉你们,直到今天……”


  “直到郑吒回来,我才想起这件事。”楚轩的神色变得严肃了:“所以今后我们要小心了,也许那东西会变成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所以在收集全能够改变一切的钥匙前,我们最好不要再吸收任何一个人了,因为只要不是在我们身边,它对我们的影响就不会那么强。”


  这一番谈话却是让在座所有人都变得心中沉沉,原来他们要面对的敌人这么厉害,也不知道这么多人中有谁能够活着走到最后,又甚至有可能所有人都走不到最后,毕竟那可是全人类的恶/欲集合体啊,你见过没有动过恶念的人吗?所以它的强大只怕需要他们付出所有去对抗啊。


  接下来的饭众人都吃的沉默不语食同嚼蜡,只除了吃的凶相毕露的楚轩。


  “早就告诉过你别吃那么多了。”郑吒哭笑不得地扶着楚轩朝楼上走去,脸上满是无奈。


  因为刚刚恢复了全部感觉,所以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楚轩消灭了桌子上绝大部分食物,如今肚子吃得活像三个月的孕妇,一动就难受只能靠郑吒扶着走,好在队员们都因不忍直视军师吃饭,最后都纷纷找个借口告辞离开,否则看到如今的楚轩只怕感觉更幻灭。


  “我只是没有感觉到饱,等到身体提出警告的时候就已经如此了。”楚轩皱了皱眉:“难道是哪里恢复的不对?” 


  郑吒嘴角抽搐:“你是因为贪嘴吧,还有饿了太久就不容易感觉到饱,但其实吃得已经足够了,楚轩我不相信你不懂这些。”


  但郑吒却没有等到楚轩的回答,他奇怪地侧头,发现楚轩移开了视线,扭头盯着某处,那样子极像是在尴尬。


  郑吒顿时暗暗一笑,鉴于以防楚轩恼羞成怒给他来那么一枪,郑吒明智地选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照你今天的分析,你觉得苏白莲有没有可能也是那怪物的人,我总觉得她整个人透着蹊跷。”


  “不可能,一则怪物没有必要这么做。”楚轩解释,一开始分析他的精神就上来了,甚至有些忘记肚子的胀痛:“它派出一个张杰就够了,更何况张杰明显是因为目的达成才离去,毕竟当时你是死了,第二,苏白莲虽然看起来知道很多东西,但她所了解的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包括她所会的修炼方式明显不是这个世界所有,她的那些方式自成一个严密的逻辑系统,与基因锁不同,绝不是一朝一夕或者说她个人能够完善的,而是绝对要经过至少千年才能积累出的东西,如果怪物有那些运转的核心,那么这个世界也会出现这个修炼方式的端倪,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不过……”


  楚轩微微皱了皱眉:“苏白莲确实奇怪。”


  两人此时沿着长长的城堡走廊散步,不同于纯军事用的城堡,王宫城堡更多的注重在享乐与休闲,所以沿着走道围栏往下望那一片郁郁的空中花园的确让人赏心悦目。


  大概是说了不少走了不少或者说四阶强者肠胃果然非同一般,这一会楚轩已经完全不觉得难过了,于是郑吒干脆松开手,两人并肩走着,因为走道狭窄两人时不时擦肩蹭背或者衣发相碰也别有一番滋味。


  “她似乎对你的事了解不少,而且她的出场一直令我印象深刻。”见楚轩一直盯着花园里一朵鲜花,郑吒干脆灵巧地跳下去摘下那朵花递给楚轩。


  楚轩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并且拿到鼻端下轻轻嗅着,那张冷漠禁/欲的脸同娇艳欲滴的红花互相映衬,真是说不出的美妙:“所以她有八成可能来自另一个世界,并且在那个世界中也存在着我们,如果她只是熟悉我还不足以解释,但她熟悉的是我们乃至于我们相处的模式,也就是说在她那里也存在着我们这样一个团队,但她的表现……”


  楚轩食指和拇指轻轻摩挲着花瓣:“她熟悉我的做事风格,甚至曾经提到要赋予我感觉,要成为我手下最有力的棋子……”


  听到这里,郑吒的眸色一深,但并没有打断楚轩的话。


  “可是这些更像是站在一个旁观者角度说出的,若是与我合作过,她绝不会是这种表现,可她的语气以及所知内容来看明显像是已经对我们极为熟悉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是啊,也许她就只是单纯的爱慕你呢,所以才花那么大精力了解你?”郑吒半是玩笑半是吃味地道。


  可出乎郑吒意料的,楚轩竟然嗤笑了一声,这可真是难得,毕竟就算有了感情的现在,楚轩也很少流露出这种明显的喜恶:“爱慕?只是迷恋她脑海中的幻想罢了。”


  “还有她能力的来源,我不知道她所处环境背景如何,但她的能力和她的心境完全不合,在大多数时刻她更多的是在依赖手中所拥有的器具,所以我有一些想法,但暂时还无法得到印证。”


  “那么暂时就不说她那么扫兴的话题了?”郑吒目光灼灼地盯着楚轩,虽然苏白莲的话题是他先提出来的,但他现在后悔了,这一路两个人谈话完全不离苏白莲让他非常不痛快,男人在某些时候也会非常小气的,楚轩到底理不理解他的心情啊!


  楚轩没有再继续这个分析,而是上下打量郑吒一眼,突然笑了,将手中花塞到郑吒手中,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郑吒在心中默默品味了一下这个笑,深深嗅了一下手中鲜花,唇角也勾起一抹笑容,去追楚轩的脚步去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还去塔楼顶看一看风景怎么样?”郑吒带着笑意的低低声音自城堡深深的走廊深处飘散来,同时还有那轻微却一致的脚步声。


  “不了,我要再去研究一下魔镜,王后的魔镜具有不可移动性,而五天后,随着世界的封闭,魔镜也会跟着沉睡,所以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那好吧,你看着办……楚轩,我随你。”脚步声渐行渐远了,空气中只余下尚未消散完的低低笑声。


 



第71章 魔镜

 “这就是王后的魔镜?”郑吒上下打量着面前等人高四人宽的镜子,老实说如果不是亚当用这面镜子窥视过他们,而楚轩又不停说明这面镜子的奇特,那么郑吒还真以为这只是个装饰更为豪华的穿衣镜。 


  “这么大的镜子不知道王后当初怎么把它带进来的。”郑吒嘀咕道,然后他转头看向楚轩:“你不是说当初王后并不是这个王国的王后,只是后来原王后死了才成了公主的后母吗,而这个魔镜又是王后的东西,那么最开始魔镜肯定不在王宫,如果它有不可移动性的话,那么最开始王后是怎么把它弄进来的?”


  楚轩只知道低头弯腰摸着魔镜上的纹路,甚至都没抬头看郑吒一眼,这种为了爱好彻底无视爱人的态度让郑吒心里颇不是滋味,毕竟他原本打算用这五天带楚轩好好放松一下的,不过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再说了要是和楚轩计较这些只怕他早就气死不知道多少回了,所以郑吒也就是心里犯了会酸就转移了注意力。


  “魔镜原本应该是可移动的,但公主和王后合作后它就只能放在这里,谁也没法撼动除非毁灭,我想应该是钥匙的缘故。”


  “钥匙?”听到这个重要东西,郑吒这才认真看向魔镜,它造型古朴周围的纹路像是某种秘符,而它的镜面仔细看去才发现竟然泛着一层迷幻般的雾气。


  “如果它能移动,公主或王后一方只要将它带走即可,但双方都没有这种心思,正如你所说,如果它刚开始就不可移动,那么王后如何将它带进来的呢,所以这个不可移动性应该是在公主将钥匙放进去后开始拥有的。”楚轩正仔细地将镜边铭文用工具印下来,之前两个人去了一趟楚轩的实验室,拿了一些工具过来。


  郑吒心中一动:“她们两人合力在镜王国设置了一个屏障驱逐巫女教的人,所以我们在这里才没有看到巫女教活动的痕迹,同时还能启动镜子追踪想要追踪的人以及观测整个王国……但如果只有这些功能的话,不值得你这么费心。”


  楚轩点了点头:“不错……还记得你最初进入这个世界时用手机拍下的路标吗?”


  郑吒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楚轩说的是什么,那是他在回家的路上遇到的一起灵异车祸,他停车下来查探然后踏过了一个奇怪的路标之后就来到这个世界,然后遇到楚轩:“那个路标有什么问题?”


  “那个路标使用的文字和这面镜子的纹路是同一个源头。”楚轩解释道:“其区别类似于唐宋时期的古文和现代汉语。”


  “说的是什么?”郑吒连忙问道。


  “我时常分不清是梦还是真实。”


  郑吒沉默下去,古有庄周梦蝶蝶梦庄周,醒来不知自己是蝴还是庄周,这和他如今情况又何其相似,在这一瞬间他也有些怀疑,他经历的到底是真实还是不过是一场梦境,也许等他睁开眼,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大梦一场。


  而最初经历的爱丽丝世界是否又在提示着他什么,也许他和童话中的爱丽丝一样,只不过爱丽丝从洞中掉入了童话王国醒来后发现不过是大梦一场,而他则掉入了一个更加光怪陆离的世界。 


  郑吒甩了甩头将这些想法甩出去,他能否认楚轩的存在吗,他能否认程啸詹岚他们的存在吗,梦反应着现实,可他在现实中又没遇到过他们,这又该怎么解释?


  郑吒收拾下心情,神色恢复了正常:“那魔镜的铭文呢?”


  “穿过迷幻与现实,过去与未来,延展出无数可能的世界。”楚轩一边摸着魔镜铭文一边喃喃道:“这只是目前翻译出的一部分。”


  “什么意……”


  但郑吒的话没来得及问完,在楚轩念完后,魔镜镜面突然弥漫起淡淡雾霾,还不等郑吒诧异,那带点淡蓝色的清冷雾气就消散了,接着镜面上出现了两人都没有想象到的画面。(中间省略了一些重要东西,无法弥补了)



  少年时期的郑吒和一个女孩手牵着手,两人还穿着小学的校服。


  两人渐渐长大,依然亲密无间,嬉笑打闹,郑吒向女孩许诺:“莉儿,长大后我会娶你。”


  两人甜蜜的笑着还有郑吒的一帮好友们在打趣两人……


  接着画面突然转暗,已经长大的少女躺在病床上微笑,郑吒在旁边泪流满面,嘶声痛哭。


  接着少女被转到国外接受治疗,等到再见时她身边牵着一个斯文医生,而对于少时的青梅竹马少女竟没了太多印象。


  医生告诉郑吒:“罗莉如今与我相爱,对于你,也许是老天不甘送回她性命干脆夺取了她的记忆,她大病初愈后对于之前的感情和人事竟然渐渐淡忘了,如今还有不时遗忘的毛病,郑吒,我会好好照顾她的,请你成全。” 


  郑吒狠狠地给了医生一拳,不远处的女孩惊呼着冲过来扶住医生,斥责郑吒。


  在女孩和医生离开后,这个一直以来坚强的男人流下了泪水,接着就是一段时间的堕/落。


  不是没有看到父母在身后的欲言又止,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郑吒呀,你罗叔叔对你也感觉十分对不起,但感情的事莉儿的事他们也不好强迫,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你有空也去看看他们,别再闹别扭了,去看看他们解了这心结,以后也好好好过日子啊!”


  郑吒只是笑,避开了这个话题:“我想通了,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对了,我也交了女朋友,下次带给你们看看。”


  可郑爸郑妈的开心没有保持多久,因为郑吒的女友一个一个的交,一个一个的分,再也没有一个能让他定下心也没有能让他付出真心的女人……


  郑吒抬起头看向楚轩,恰巧此时楚轩也看向他。


  “她离开你会让你这么痛苦?”楚轩又转头看向镜面,他轻轻皱起眉,表情不像是生气或者别的什么,倒像是疑惑,他轻声自语:“那么死亡……不对,好像和离开不同。”


  “我……”郑吒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突然有些心虚,但大老爷们的哪个没有些情史,虽然某段时间是堕/落了点。


  但楚轩没等他解释出个所以然来,而是瞥了他一眼道:“郑吒,滥/交会得病的,在研究出破解的药物之前,你最好还是克制一些比较好,不过鉴于你之前所做的事情,为了生命健康着想,我建议我们两个最好抽个时间一起到程啸那里检查一下。”


  郑吒此时的表情已经不能用词语形容了,他噎了半天没蹦出一个词,幸好魔镜的镜面又发生了变化,郑吒连忙将注意力投入到画面中,以免一时失控做出什么蓄意破坏国家财产的事情。


  果然如郑吒猜测的,这一次出现的是楚轩的过去,不同于爱丽丝干瘪的述说,魔镜的画面甚至让郑吒有种置身其中的错觉…… 


  珍贵的基因源,无数次失败的实验,成批死去的胚胎,培养槽中好不容易存活的男孩,在刚接触世界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是不同的。


  冰冷的研究所,一次又一次的训练实验被实验,像个实验物品一样的活着,或者说像个工具一样的活着,自己却毫无感觉,应该说,早在刚出生那一刻起,诸如抱怨难过痛苦悲伤就已经被剥夺了。


  “他一直是这样吗?”


  “是的。”


  “真是个怪胎啊,你看他的眼神,简直不像是一个孩子,不,应该说不像个人类,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制作出来啊,难道不怕它有一天会毁掉我们吗?”


  “这种东西早就应该被销毁,不,刚开始就不该提出这个计划,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


  透明观察室外的研究员们私语着看着他,眼神怜悯厌恶疏离防备,唯独没有温暖。


  “够了!”一个老人满面怒容地推开他们走进房间,然后慈爱地看着男孩,温柔地摸着男孩柔软黑发:“小轩,想要出去走走吗?”


  男孩漠然地看了老人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男孩渐渐长大变成冷漠青年,他越来越优秀,优秀的让人害怕,冰冷的让人恐惧,老人一年比一年衰弱,再也没有力气为男孩遮挡残酷的风雨。


  男孩在基地的生活开始变得艰难,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甚至包括他吃饭入厕,如同透明玻璃下的小白鼠没有自我任人观察,规定好的每日作息以及出入场所甚至于出门散心都要提交批准。


  以至于最后关于他是否为完整意义上的社会人,是否具有人权的判决报告被提交上去,而最后的结果……


  从未享受过正常人类交际的男人又如何能合格,最后他被定义为了‘新人类计划’的失败品、残次品彻底失去了独立人的资格,沦为了工具。


  “我错了,小轩,我真的错了!”老人似乎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活力,涕泪横流地抓住楚轩的手,他苍老的眼睛中映出深深的愧疚:“这是人类的贪婪,这是人类的无知啊!”


  “我从未对不起国家,可……我们都对不起你。”


  “爸爸,你该休息了,我要回去做实验了。”楚轩的表情却像是在听别人的事情,冷漠、无动于衷,但最后看到老人的表情他顿了顿最终补充道:“后天我还会来看您的。”


  楚轩冷漠的身影离开了,但他身后老人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而这一次后,楚轩开始第一次深刻地思考什么是感情,为什么有了感情后,那些原本远远不如他的人可以这样鄙视他轻蔑他,将他所做的贡献抹杀,甚至不承认他为人。


  于是他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做相关实验,直到差点被下了病危通知单。


  “楚轩。”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其实没有感情也没什么,世界上有的是没心没肺的人,你……没有必要这样折腾自己。”


  “这和你无关。”楚轩冷淡地拒绝了医生,此后他的实验较之以前控制了些,但依然很恐怖,而这些实验也让人群中流传的关于他的事越来越夸张可怕,但楚轩依然一脸淡然地持续着这些行为,并且从未告诉过父亲,直到……


  “楚轩,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不会再有龙隐了。”郑吒搂住了楚轩的肩,眼中满是温暖和坚定。


  此时他有些明白为什么他会和楚轩走在一起了,他们两个看起来毫不相似,但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相通的,虽然他是在逃避,楚轩是在追寻,但有一种东西迫使他们一直在付出努力,那就是爱。


  他想一直以来有一个问题他能够想明白了那就是:楚轩真的没有感情吗?不,不是的,郑吒觉得他的感情比谁都真挚,他是如此的渴望与别人交流,但却被一层所谓‘人造人’的肉体给压制了,而虽然命运对楚轩如此残酷,但他比任何人都要认真努力的活着。


  楚轩看了郑吒一眼,是啊,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其实他一直都是有感情的,只是无法表述出来,他对数据的求知欲并没有超过对父亲的爱,而现在又有一个男人教会了他如何去表达爱去追求去付出。


  想到此,楚轩对郑吒笑了笑:“是的,以后我不再受龙隐给我的束缚,也不再只是人造人了。”


  “我会陪你一直走下去的。”郑吒紧紧握住了楚轩的手,他相信此后就算有一天他无法陪着楚轩,楚轩也有力量独自走下去追寻世间的美好。 


评论(1)
热度(14)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