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72~74)

第72章 公主

    郑吒抱着楚轩将自己重重摔进了躺椅中,喘/息着试图平息身体内的兴奋,此时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那种姿势仿佛两人要融/成一人一般。 


  “楚轩。”郑吒扭头凝视着楚轩,与那双仍旧有些迷/乱的眼睛对上了,他微笑着轻声道:“真希望时光能一直停留在这一刻啊!”


  “嗯。”楚轩同样在凝视着郑吒的脸,当郑吒感慨的时候他轻轻应了声然后闭上眼,平息着体内/涌/动的/情/火。


  郑吒握住楚轩的手轻笑起来吻上楚轩,楚轩没有拒绝,他反握住郑吒的手闭着眼与郑吒接吻,亲密却不情/色。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的边角洒进来,落在交/颈/拥/吻的两人身上,让这一刻显得静谧而又美好。


  两人耳/鬓/厮/磨了半晌,看得出对于这种情感上的细腻交流楚轩也极为喜欢,在郑吒抚摸他头发脖颈的时候,他整个人紧紧挤在郑吒怀中,眼睛都眯起来了,脸上的表情也极为享受。


  他这番表现却是让郑吒忍不住微笑起来,同时伸手抚摸楚轩身体,这种不带/情/欲/意味的抚/摸给两人带来了别样的感觉,甚至于没过多久楚轩就露出了昏昏欲睡的迟钝表情。


  “楚轩。”知道楚轩因为从小到大从未被这样亲/昵的爱/抚过,身体其实十分渴/求与身边人的亲近,于是郑吒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楚轩的后背,同时在楚轩头顶低声道:“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回到现实世界了,你打算去哪里?别回龙隐了好吗?”


  “嗯。”楚轩喉咙底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大脑难得地在远离情/欲的时刻变得混沌,听到郑吒的问话,他迷迷糊糊地道:“不可能的郑吒,如果回去……我就必然会回归龙隐。”


  郑吒沉默了,虽然他很想如同无数小说里的男主角那样来一句‘龙隐算什么,我为你夺下它’或者直接带走楚轩,但他知道谁也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力量能不能带回去,如果到时候他依然是个普通白领,那么他拿什么来帮助楚轩呢?


  就算他依然留有这些能力,但凭他个人对抗龙隐也不甚乐观,那等同于与国家直接宣战,而那个国家是他的祖国啊!


  郑吒凝视楚轩,他黑眸沉沉,声音也同样低沉:“我会想出办法的,楚轩,他们现在不能再轻/贱你,因为你是人……总之,如果可以的话,跟我一起回家吧,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家,好吗?”


  不知道楚轩到底听到没有,因为此时他已经沉沉睡去,也许郑吒的话让他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在睡梦中,楚轩的唇角也勾起一抹微笑。


  郑吒抱着楚轩仰头盯着天花板,胡思乱想了一会也睡着了。


  黑漆漆的世界透着朦胧的深蓝色光晕,星起星灭,孤独死寂,极遥远处飘来一抹模糊天音,带着虚幻的回声,在黑色空间无知无觉飘荡的楚轩茫然地停下脚步。


  “楚轩……”


  “楚轩……”


  “爸爸?”


  楚轩呆呆地抬起头,一个中年男人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男人慈爱地看着他,弯下腰牵起他的手:“楚轩,我带你去看星星吧。”


  “星星?”


  “对啊,星空如此浩瀚,每一次看到它,都会觉得一切都停止了呢。”


  男人牵着楚轩的手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孤独和黑暗就会褪去一分,男人的身影也会变得挺直几分,最终整个世界变成了璀璨星空,男人也变得高大英俊。


  星空真美啊!


  每一次看到都会觉得有什么值得自己继续追寻下去期待下去。


  “爸爸。”楚轩转过头,男人也微笑着回看,然而那张中年人慈爱的脸不知何时却变成了另一张熟悉的温暖容颜。


  “郑吒?”


  “楚轩,陪我一起并肩走下去吧。”


  楚轩睁开眼,外面已经是夜幕黑沉,梦中的感觉还残留在脑海中,他从躺椅上起身拉开窗帘仰头看外面璀璨夜空。


  “这就是梦吗?”楚轩无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看着闪亮星空,淡淡道。


  “怎么了?”因为楚轩起身的动作,郑吒也清醒了,他还有些茫然地揉了揉眼睛,看见楚轩呆呆地看着窗外天空,他有些关切地询问道。


  “我做梦了。”楚轩淡淡道。


  “什么?”郑吒清醒了,要知道身为基因改造人,楚轩是从来不会做梦的,现在看来拥有了感情和感觉后,楚轩也慢慢开始恢复人拥有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


  楚轩摇了摇头没有回答郑吒的这个问题,而是走进房间的洗浴室内清洗了起来。


  这个城堡的设置果然是极尽奢华,就连放置魔镜的房间都有单独的洗浴室,也许是方便王后在研究和监视的时候洗漱,总之现在就方便了郑楚两人清洗身体,总好过带着一身黏/糊/糊的不明液体走过半个城堡回去洗漱。


  两个大男人身体素质强悍,光着全身睡了半天也没有半点不妥,反而是因为发/泄过后睡得格外香甜。


  此时郑吒就觉得自己精力充沛生龙活虎,以至于听到浴室水声就心/痒/难/耐地开始幻想楚轩洗浴时候的情景。


  可惜的是楚轩进去的时候反锁了浴室的门,让郑吒只能在外面辗转反侧抓耳挠腮。


  不过好在楚轩做事的效率极快,并没有让郑吒等多久,就穿戴整齐的出来了,让等着为楚轩擦拭身体顺便揩/油的郑吒好一阵失望。


  楚轩瞥了郑吒一眼嗤笑一声,从地上捡起郑吒衣服扔到他怀中淡淡道:“做的太多会肾/亏的,队长。”


  郑吒抱着衣服,不甘心地盯着楚轩还透着湿气的发梢衣服扫了几眼,进浴室前还捏/了楚轩/翘/臀一把笑嘻嘻地道:“为了你肾/虚我也愿意,亲爱的军师。”


  不等楚轩再说什么,郑吒就哧溜一下窜进了浴室,也许是乐极生悲,只顾着担心楚轩枪子的郑吒没注意湿漉漉的浴室,结果脚一打滑,一头磕在了台阶上,顿时一声惨叫响彻屋内。


  “楚轩啊,你什么时候扔的肥皂啊!”


  “刚刚。”浴室外楚轩微笑道。


  浴室内顶着一个大包的郑吒泪眼汪汪:“你这是谋杀亲夫啊,楚轩,幸好没摔到小鸟,要不然你未来的性/福怎么办。”


  “没关系我也有。”


  “呃……”郑吒不敢再胡说什么,赶紧麻溜的洗澡了。


  等到郑吒洗完出来后发现楚轩已经把房间收拾干净了,然后蹲在魔镜面前研究魔镜。


  这熟悉的画面顿时让郑吒心口一热,连忙也凑了过去,但让他失望的是画面上什么都没有。


  似乎明白郑吒心里在想什么,楚轩解释道:“魔镜的触发是需要条件的,除了触发者需要拥有基因锁相关力量与念出魔镜铭文外,还需要魔镜本身聚集起能量。”


  “也就是说在魔镜聚集起下一次能量前我们就不能使用了?”郑吒立刻理解了楚轩画中的意思,他有些遗憾地看向魔镜,如果能够再来一次再看一次别的世界的那样的楚轩也不错啊。


  不等郑吒想完就见楚轩站起身略有些遗憾道:“下一次的开启是在二十一天后,在此期间内我们无法再使用魔镜了,这次真是……浪费了。”


  “恰恰相反,我一点也不觉得浪费。”郑吒走过去搂住楚轩肩膀,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道,他的视线若有若无地落在楚轩裸/露的锁骨上。


  “白痴,类人猿的智商。”楚轩却是毫不客气地给了郑吒一个白眼,推开郑吒手臂走出房间。


  虽然得了楚轩这样一个评价,但郑吒却一点不生气,反而欢欢喜喜地跟在了楚轩屁股后面。


  不过两人并没有能回到楚轩实验室中,在快到实验室的时候被公主拦下了。


  “你们两个看起来过得很好啊。”公主肆意地盯着两人,脸上的神情说不出是友善还是恶意。


  郑吒微微动了动身体,站在了楚轩身侧,这个位置能够让他第一时间发动攻击也能让他第一时间带着楚轩撤离。


  “公主殿下,这和你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郑吒沉声道。


  “哼,郑吒,我只是出于好意关心你。”公主不屑冷笑道,她的双眼紧紧盯着郑吒:“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你身边的人和那个女人勾勾搭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我只是不忍心看见你被欺骗。”


  “是不是被欺骗还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我以为我自己至少有分辨的能力。”郑吒不悦皱眉:“我不觉得这有什么讨论的必要,请让开,公主。”


  “你就不嫉妒吗,你就不疯狂吗?蠢货!懦夫!”公主突然神色可怕地大声嚷嚷起来:“你为他牺牲,可是看看他为你做了什么,他勾三搭四见新忘旧,把你忘在脑后,甚至根本不会想起你,他逍遥自在,任你在地狱痛苦煎熬,郑吒,你应该把他身边可恶的贱人都剁碎了喂狗,然后剜掉他的眼睛让他不能看任何人,割掉他的嘴唇让他不能亲吻别人,砍掉他的四肢让他不能拥抱别人,让他只属于自己,自己!”


  随着公主神色狂怒大吼,郑吒竟然感到一股蕴含暴虐的气机直冲而来,他连忙拉着楚轩连连后退几步,皱眉看着公主。


  公主的样子像是癫狂,胡言乱语,神志不清,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的是谁。


  “这是怎么回事?”郑吒低声问道。


  “那东西的影响,公主的神智现在是陷在过去与现在的夹缝中了。”楚轩淡淡道:“郑吒,让她冷静下来。”



第73章 封闭

 让她冷静,可是怎么让她冷静?


郑吒一时间有些茫然,但当他走上前看向公主的时候,他心中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之前楚轩提到过关于爱丽丝世界的意义,爱丽丝设定的整个世界都是为了是抵御人类恶/欲而存在的,而那些恶/欲则是源自于人类本身,那么这是不是证明坚定的信念能让邪恶退去?


想到这里郑吒定了定心神正色道:“并不是这样,公主。”


 “什么,你敢反驳我,你竟敢……”公主神色狂怒地攻向郑吒,但被郑吒灵巧地躲开了。


 “如果真的爱的话是愿意让步而不是禁锢他,如果他有一天真的爱上了别人,虽然我会痛苦但也愿意祝福他幸福,公主,爱并不是残忍自私而是宽容信任。”郑吒说着回头看了楚轩一眼,楚轩对着他微微笑了笑。


郑吒的话中似乎有什么奇特的力量,原本还在狂怒的公主竟然慢慢平静下来,神色甚至有些茫然,她喃喃自语:“是吗,是这样吗?”


郑吒冲楚轩点了点头转身面向公主继续道:“我信任他,我相信他对我的爱与我对他的爱是一样的,虽然我更希望我们能一起走下去,但如果有一天他需要我为之牺牲我也心甘情愿,并且希望在失去我之后,他也能快乐的走下去。”


 “我承认我也会嫉妒也会吃醋,因为我爱他,但这并不是我伤害别人的理由!”


公主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了,她呆呆地站立在原地就仿佛木偶一般,而此时因为不知道公主现在的状态,郑楚二人也没敢轻举妄动。


直到好一会公主才自语一般地道:“所以你还依然放任她活着,那个女人……你不杀她,你不嫉妒?”


 “我……”郑吒还打算说些什么,但公主就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了一般,甚至没有再看郑吒第二眼就目光呆滞地转身离开了。


郑吒和楚轩还能清楚地听到公主一边走一边喃喃道:“不嫉妒,不嫉妒,不嫉妒……”


直到公主离开郑吒才完全放松下来,他松了口气道:“真是听得我出了一身白毛汗,公主这状态就跟中邪了似得。”


 “你说的没错,不过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正在被驱邪。”一直站在郑吒身后的楚轩直到此时才走过来:“这个世界应该要封闭了。”


郑吒听得奇怪不已,他挠了挠头追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是驱邪,为什么说是快封闭了,喂,楚轩你太过分了啊,每次都不把话说完,难道不知道吊人胃口是极度可耻的事吗?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哎,等等我啊楚轩!”


楚轩没有回答,而是勾起唇角加快了脚步。 


虽然嘴上气恼地嚷嚷着,但郑吒也不可能真的做出什么来,而且他也发现楚轩此时不知为何心情十分之好,因此在追上了楚轩后,郑吒死缠烂打无耻手段用尽后得到了答案。 


原来世界的白雪公主应该是和玫瑰公主一般善良可爱的女孩,但黑暗侵蚀了之后,公主就变成了被嫉妒扭曲的魔女,因此郑吒此番算是唤醒了公主的本性,所以才说是驱邪。而公主本性一旦脱离了嫉妒的控制,就离得到钥匙封闭这个世界不远了。


在听到了这番解释后郑吒唏嘘不已,他握着楚轩的手叹道:“爱真是让人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不,我并不这么认为。”楚轩侧头看向他,那双眼中澄纯睿智,与之前的幽森无情不同,如今它们写满了坚定:“正如你之前所说的,郑吒,爱不该是人们拿来满足自己/私/欲的借口,而所谓的为爱成魔,不过是为了满足人性贪婪自私的拙劣伎俩罢了。” 


 “那种人的爱狭隘偏激,他们爱的只是自己而已。”


郑吒与楚轩的视线交融着,他没有想到在这短短时间内,楚轩于感情一路上竟然进步这么多,不知道他那似神般的大脑在整合了一路行来所见所闻后得出了什么结论,但目前来看不会是什么不好的方向。


 “楚轩……”


 “嗯?”


 “我真高兴。”郑吒微笑着凝视楚轩:“你能这么想。”


楚轩微微笑了笑:“从你复活以来我就一直在思考了,关于感情以及一直以来为什么我这么迫切地想要得到它。” 


 “那么现在呢,你想明白了吗?”


 “想明白了。”


楚轩笑了笑不再说话,郑吒没有再询问楚轩究竟想明白了什么,他想他没有必要再追问了,因为楚轩此时的表现已经很好地告诉了他答案,于是他低下头去,轻轻地温柔地吻上了楚轩的唇角。


楚轩仰起脸微微闭上了眼睛。


 “楚轩!”


一声少女的娇嗔突然闯入了两人的温馨宁静,一惊之下郑楚二人放开了对方,难得的温馨被破坏,一时间两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好。


两人同时抬头向天上看去,就见天上一道流星急急射来,来人正是苏白莲,其实早在对方闯入郑吒意识领域的时候郑吒就发现了,但郑吒以为还在闹气的对方会直接离开,没想到还是奔着楚轩来了。


苏白莲没有看到两人难看的表情,郑吒她自是不屑去猜度。


至于楚轩,在苏白莲心中楚轩的心情表情一直都一个样,有和没有一样,所以也没有发现楚轩竟然也有了情绪变化。


 “楚轩,我这两天想了想我们还是快点取走钥匙离开这里,晚了说不定会有什么变化呢。”苏白莲还是一如往常那般想要去拉楚轩的胳膊,但依然被楚轩灵巧的避开了。


苏白莲也没有介意只是依然笑意吟吟,那种温柔灵动的笑让她整个人如同画中仙一般:“对了,上一次你说想要看的修真科技的技术源我也帮你整理出来了,楚轩你真厉害,如果不是你,我完全想不到还可以这样来看待修真,结果你猜怎么了?”


楚轩没有说话,郑吒抱着胳膊站在旁边撇了撇嘴,酸溜溜的目光从两人身上转了个来回。


苏白莲见没有人回应也不尴尬而是欢快道:“结果我竟然突破了。”


这两天她在白雪公主世界转了一圈也想通了,楚轩对郑吒一定只是原著的惯性影响,也可以说是天道冥冥影响,所以才会在互相分裂到如此境地的时候还能最终和解。


至于楚轩自己对郑吒一定只是看待最有用的棋子而已,所以她也不去破坏争夺郑吒的主角光环了,就暂时隐忍把自己当做中州队成员,而凭借她特殊身份和各种奇异道具以及对楚轩百依百顺,根本就不担心楚轩会转移注意力,熬到她仙法大成,她就不信没法逆天改命,直接切断郑吒楚轩两人的天道线。


想到这里苏白莲心中释然也就不再郁闷,而是回去协助楚轩,反正只要自己在楚轩身边,就不担心郑吒再动什么像原著那样利用楚轩排挤楚轩的坏心思,就算郑吒有主角光环怎么样,她可是有着号称‘宇宙最强’的穿越者光环啊!


所以就算郑吒因为上次楚轩算计他性命的事心怀暗恨,那么只要她在,就不怕郑吒做出什么举动来。


实在看不下去这女人的纠缠,郑吒真担心自己一时失控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因此不等两人再说出什么刺激他的话,他就上前一步道:“既然这样,楚轩你和苏白莲去看一看她新领悟出的东西,我去公主那里查看一番。”


见楚轩偷偷瞪过来的视线,郑吒暗暗咳嗽一声,伸手整了整楚轩因为刚才亲/热有些凌乱的衣领,低声道:“别太沉迷实验了,要多注意身体,一会我就去找你。”


楚轩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转身对旁边暗暗咬牙切齿的苏白莲道:“跟我去最后整理一下东西吧,白雪王国应该要封闭了。”


说完不等苏白莲反应过来就直接离开了,苏白莲见状也连忙跟上。


幽深黑暗的地下,那黑暗仿佛沉眠的永恒时间,在这里似乎一切静止毫无意义,只有一抹幽暗的烛光在飘动。


 “很小的时候我的父王喜欢带我来这里,他会指着厚重的壁画告诉我关于王国的历史,我的王国丰都,是的,它叫丰都而不是镜王国,丰都真是个美丽的地方啊,那真像很久很久以前的历史啊,但我现在突然又清楚的记起来了……”


公主举着蜡烛在地下空间游荡,晃动的橘黄烛光将她的脸映照的模糊不清,一半脸隐藏在诡秘的黑暗中,而她的声音则像是穿透时光的幽灵:“丰都的天蓝的像最纯净的布匹,上面绣着白云,丰都的森林藏满了宝藏,温驯的动物在里面奔跑,丰都的水是最纯美的甜水,父王经常带着我在水边戏耍,我穿着华美的衣裙,他会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逗我开心,母后在一旁温柔地注视着我们,给我们准备香甜的点心……”


 “公主,”郑吒神色复杂地看着完全陷入过往的公主,他知道在黑暗侵袭了之后,一切其实在那一刻就已经全部死亡了。 


 “可是什么时候变了呢?”公主空灵飘忽的声音透着疑惑:“是什么时候变了呢?天空充满了雾霾,森林变得险恶,父王开始一天一天的变了,到处都是血腥/杀戮暴力猜忌,光……死去了。” 


 “不,光明并没有死去,公主,你梦中的王国还会回来的。”郑吒坚定地道。


公主似乎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她转过身飘到郑吒面前,橘黄的烛火在两人之间晃动,郑吒注意到公主脸色苍白呆滞,裹着一袭落满灰尘的白布,布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是你?”公主轻声道。


郑吒忍住头皮发麻后退的冲动点了点头:“是我。”


公主突然笑了,这一刻郑吒突然觉得自己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美丽温柔的公主,白雪公主轻声道:“我记得你,勇士。”


 “我是来向您求一件东西的,公主。”


 白雪公主微微笑了笑:“我知道。”


 “向前走吧走出黑暗,勇士,我把王国之心交给你,带着我的王国远离这沉沦与罪恶的黑暗吧。”


 白雪公主说着倒了下去,烛台自她手中跌落,火光跃起间郑吒看到她身下突然张开了一幅水晶棺,公主整个人正好完全睡在了水晶棺中,她的脸上还带着温柔笑意,仿佛睡着了一般,与此同时自水晶棺中浮现一抹温柔白光,那白光跳动着落在郑吒手中。


 “离开吧。”





第五卷:青蛙王子

第74章 进入

  “就这么简单?公主这么轻易地就把钥匙给你了?”直到离开王都有好一段距离了,众人一时间还有些不敢相信,甚至于一向少话的王侠都忍不住奇怪地喃喃自语起来。


 “对啊,不然还能怎么样?”郑吒有些奇怪道。


 “我还以为要和公主再大战个三百回合,各种阴谋阳谋齐出再由大校带着我们拆招卸招对决等等等,才能封闭这个世界呢。”


程啸叹道,他脸上故作感慨的表情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味:“现在看来还是队长面子大啊,到公主面前晃一晃就能拿到钥匙了,大校带着我们逗留了这么久,还各种谈判都没能骗到钥匙,看来对付女人再强的计谋也不如那一张嘴啊!”


 “去你的,别坏我名声了,我可是很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哦。”郑吒捶了程啸一拳笑骂道。


 “听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萧宏律淡淡地接了句,这个小男孩如今也不再掩藏自己的本色,而是一边啃着烤蜈蚣腿一边煞有介事地点头。


 “喂喂,小红,不懂别乱接话。”郑吒顿时不满地叫道。 


萧宏律的脸顿时黑了一半:“不要叫我小红,猩猩队长。”


 “谁是猩猩队长?” 郑吒佯装愤怒挥拳道。


 “你是,说的就是你。”


 “楚轩,快来评评理,我怎么猩猩了我,我明明这么聪明智慧,这么……”被团队小朋友安了这么一个外号,郑吒顿感委屈地蹭到楚轩身边求安慰。


没想到楚轩头也不抬地摸了摸郑吒的脑袋道:“乖啊,到那边玩去,想香蕉了就让詹岚给你找。”


郑吒顿觉心都碎裂了,他绝望地看向四周,却发现队员们都在不厚道地偷笑,郑吒顿时大叹人心不古。 


詹岚在旁边捂嘴偷笑:“队长真是童心未泯啊,跟小孩子也争得那么起劲。”


齐藤一在一边点头赞同:“队长跟军师们的关系真是深厚,我都不敢跟那一大一小说太多话就怕承受不住吐血,队长居然能承受住不说,还能反过去开他们两人的玩笑。”


詹岚正要接话,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轻飘飘冷哼,她转脸看去,就见苏白莲双臂抱胸眼神轻蔑轻飘飘地道:“装疯卖傻不知所谓。”


詹岚脸一沉反口讥讽道:“可惜某些人想卖傻也没人搭理。”


苏白莲瞪了詹岚一眼,冷冷道:“愚昧!”接着一甩头冷艳高贵地走了。


不一会就看到她又窜到楚轩身边温柔浅笑大献殷勤了,而她一过去,不知为何原本欢乐的气氛就一滞。


原本说笑的郑吒跑到一边和程啸侃大山去了,感到莫名其妙的王侠因为不喜欢这气氛到前面探路了,本来就冷淡的楚轩看起来更冷了,而小智者萧宏律则是冷眼看了楚轩苏白莲二人一眼,就跑到一边默默啃蜈蚣去了。 


詹岚摇了摇头自语道:“真是不知所谓。”


 “什么?”一时走神的齐藤一没有听清奇怪问道。


 “啊,没什么,只是发下牢骚。”


 封闭后的白雪公主世界成了一片一片连绵不绝迷宫一般的围墙,所有的人、事以及曾经发生的故事都成了墙壁的壁画,大概是因为白雪公主属于自愿交出钥匙的缘故,封闭后的世界没有任何危险,再加上白雪公主之前留下的指示,众人走了一段时间后就找到了井底世界的入口。


 “我们现在就进去?”郑吒看向楚轩询问道。


楚轩点了点头:“如今还有三个世界的钥匙没有取到,我认为越快结束这一切越好,否则现实世界撑不了太久。”


 “既然如此……”听到郑吒说到这里,队里除楚轩外的男队员们一致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那么准备吧。”


 “大校,真的要这么做吗?”程啸不甘心地再次问道。


 “是啊大校,这会不会是白雪公主在耍我们,毕竟我们之前和公主的关系这么紧张,再说了那绿王子的嗜好就这么奇怪?”一贯老实的王侠也忍不住质疑了。


 “对啊,再说我们几个大男人再……打扮,也能看出来痕迹吧,这样伪装真的靠谱吗?”在这个维护尊严的时刻,齐藤一也装不下去小透明了,他连声问道。


至于萧宏律之流则根本无所谓,而郑吒本人表示早就丢过一次节操了,再丢一次也没什么,而楚轩……身为提起人他更不可能有什么反应,此时队里的女队员们则都露出的兴味的表情。


 “如果你们想一进入就引来绞杀的话,那么可以选择不做。”楚轩却是丝毫不受众人情绪影响淡淡道。


说话间他就已经快速脱掉身上外套,穿上了早已准备好的浅金色束腰蕾丝短裙,因为这种裙子是从背后系住的缘故,郑吒就过去帮楚轩系上带子。


古欧洲风格的贵妇名媛裙将人的腰线收的极细,而顺着腰线向上则将人胸部的线条收拢出美妙的曲线,这种裙子十分体现女性上身的曲线美,又显得人高贵雍容大方。


此时站在楚轩身后,郑吒能感觉到楚轩腰身被收拢出的极细曲线,仿佛再一用力就要折在自己手心,而再向上因为胸口肌肉被用力收紧的缘故,郑吒几乎错觉自己看到对方胸膛上那小小的两团,这个错觉让他差点就把手伸进去,但一想到此时处境,郑吒这种邪恶的念头就立刻消散了。


但又不甘心这样放过楚轩,郑吒在偷偷在楚轩腰上摸了一把才收回手。


 对于郑吒的这种行为,楚轩的反应则是不动声色地在郑吒手背上掐了一把才淡淡催促道:“快点换衣服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见一向冷心冷面的军师都这么爽快的换了,众人也不再说什么——或许是担心再磨蹭下去会被恐怖军师记住之类的,都赶紧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迅速换了。 


几分钟后,各种款式的金刚芭比相继出笼……


 “哈哈哈,哈哈哈……”一向淑女的詹岚忍不住拍腿狂笑起来,就连一直以来没有什么好脸色的苏白莲也忍不住嘴角抽搐,詹岚大笑道:“真是,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幕啊,真后悔当初没带手机。”


程啸穿了一套天青色露腰短衫配长裙裤,明明已经是很贴近中性的装束了,但是还是说不出的别扭奇怪,只能说如果程啸就这幅模样见人的话,大概会被人当成变/态追着打。


王侠穿了一套军绿色连衣短裙,配上黑色军靴,只能说整一个金刚芭比硬汉典型。


齐藤一稍微好一些,虽说是山东大汉,但因为是宅男的缘故比较瘦弱,脸色也苍白,他穿着一身浅绿长裙,离远了看也像是个女人,就是会让人奇怪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高。


 而萧宏律因为是还未长开的小男孩,所以穿了一套萝莉裙后竟一时间让人难辨雌雄,再加上詹岚一时难忍爱意把他强拉过来又收拾了一番,所以他是最难让人看出破绽的。


至于郑吒嘛,相信当初张杰的评价已经犀利地点出了他女装的风范,不过这次因为是向女武士的风格打扮,所以变/态中还透了点酷出来。


 “詹岚妹子,能不能别笑了。”程啸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快要哭了。


 “哈哈哈,美妞,让姐姐调戏一个?”詹岚不但没有停止笑容,还上前一步去摸程啸下巴,怪只怪程啸整天爱占嘴上便宜,现在好了被詹岚抓到机会,反被占便宜占个痛快。


程啸看起来是真的萎了一般,詹岚这么说他,他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而是闪到一边郁闷地画圈圈去了。


王侠则是不停地用手拉裙摆,看起来他是真的担心极了裙子会不会突然翘上去,虽然他神色如常,但他的耳朵很明显的红透了。


至于齐藤一,换完裙子后就一幅神游状,努力将自己变成透明X2中,生怕有谁跟他搭话。


 “走吧。”见所有人都换完衣服,楚轩点了点头示意郑吒打开井盖。


众人的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古井,井上盖着钢铁铸造的盖子,上面雕刻各种神秘符号,这里就是通往井底王国的路。 


 “等等,你们不会打算就这样吧。”詹岚喊住了几个大男人,见男人们投来疑惑的目光,詹岚笑道:“女人可不止是这样哦,你们完全不合格。”


说着詹岚拿出两样东西扔给王侠和楚轩:“你们两个穿的是短裙,所以把裤子脱掉换上这个吧,还有楚轩,你最好换一双鞋。”


郑吒疑惑地看过去,他倒抽了一口冷气……楚轩此时已经拆开了包装,里面放着的正是一双肉色丝袜,而地上袋子里还有一双白色小高跟鞋。


等到郑吒思绪回笼的时候,楚轩已经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至于是怎么穿上的,这对郑吒而言可真是一段既甜蜜又痛苦的回忆。


他只记得楚轩脱掉裤子,那双修长白皙的腿轻轻地被丝袜包裹住,就像一份被包裹住的绝妙礼物,让郑吒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拆封品尝,但现实的情况却让他不得不强忍着站在原地。


因为裙子下摆是螺旋状的,楚轩有一条腿露在外面,为了安全起见,楚轩又穿了一条白色安全裤,最后詹岚又把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首饰给了楚轩,等到收拾完毕,一个气质清冷高贵的清秀佳人就出现了,还是那句话,不细看第二眼想不出这是个男的。 


 “军师大人的可塑性还是蛮强的嘛。”詹岚笑嘻嘻地道,比较起来几个男人中也就楚轩和齐藤一比较成功了。


评论
热度(14)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