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75~77)

第75章 进入2

 郑吒在旁边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心道:若是被龙隐的那些人看到楚轩此时的情景不知道该是一幅什么表情。


怪只怪他们当初根本没把楚轩当成独立人来对待,更遑论教会他正确性别意识,所以才会造成楚轩现在身上独特的诱、人的中性气质,并不是那种恶心矫情的伪娘味,而是比男性清澈比女性刚强的独特气质,这种气质总会让楚轩不知不觉间招惹到什么,更别说他现在被迫穿上了这种衣服…… 


想到这里,郑吒忍不住抬头看向王侠程啸,王侠是压根没注意到这边,依然在一脸纠结地穿丝袜,不过就算王侠看到了,这个正直的男人也根本意识不到楚轩如此意味着什么。


至于程啸……


这个男人用仿佛第一次认识楚轩那样的目光凝视楚轩,他脸上表情沉沉,让人猜不出心思,郑吒第一次觉得看不透这个男人,而这竟让他莫名生出了一丝危机感,这是面对缠人如苏白莲都没有的感觉,他突然想起在楚轩冰冷如非人的过去,似乎只有这个男人始终如一地对待楚轩。


似乎感觉到郑吒的目光,原本看着楚轩发呆的程啸突然抬起头,郑吒甚至来不及收回视线,就与程啸的目光直直相撞,但出乎郑吒意料的是,程啸没有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而是突然笑了笑,那笑不同于往日的流气轻浮而是少见的严肃和探究。 


然而不等郑吒再细想下去,楚轩就出声打断了郑吒的思绪。 


 “好了,既然收整完毕,我们就立刻下去吧。”楚轩皱了皱眉微微晃动着站直了身体,看得出穿着高跟鞋走路对于刚获得感觉的他来说既说不上舒服也说不上方便,甚至行走起来有些困难。


郑吒本想过去扶一扶楚轩,但被楚轩挥手拒绝了,不过楚轩也真是聪明,来回走了几圈后就适应了高跟鞋的走法,但郑吒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东西穿着不会扭伤脚腕影响战斗吧。”


 “放心吧,这双鞋的扣子是活扣,到时候一甩就甩掉了绝对不会影响,再说了习惯了以后也就没什么区别了。”詹岚一边帮王侠齐藤一几人收拾一边解释:“现在知道我们女人为了你们男人的眼睛牺牲什么了吧!”


 被詹岚莫名其妙甩了个白眼,郑吒连连苦笑,连忙摆手闭嘴不敢再谈,队里几个原本想抱怨的男人也都连忙闭嘴了。


 哎,这就是可怕的小女人啊!


至于另一个小女人苏白莲,不知道失踪的两天想通了什么东西,虽然一如既往地黏楚轩,但至少不再各种恶意蹦哒了,这让队里人心中都各自松了口气。


 “怎么样,可以开始了吧?” 


在詹岚和苏白莲将所有男性队员收拾妥当后,郑吒收起了嬉笑正色问道,在得到詹岚的肯定答复后,郑吒打开了井盖。


 “我和楚轩先跳,萧宏律王侠其次,詹岚齐藤一接着,程啸和苏白莲殿后……以上,各位还有没有什么异议?”


众人俱都摇头。


 “那好,进入战斗状态以便随时应对突发状况!”郑吒说完就拉着楚轩跳了下去。


井壁里黑洞洞的一片,在跳下去的瞬间就仿佛跳进了无尽的黑暗地狱,阴森寂冷,如同链接着无尽深渊,偶尔闪过猩红颜色,让人不愿深思那究竟是什么。


人跳下去后下坠的速度极快,仿佛身体脚下都被无数双手狠命地拉扯,拉着你一起堕入深渊。


但最可怕的是心理上的折磨,在黑暗中你心中的疑问恐惧不停地扩大,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迎接你的是什么,那些恐惧足以将你逼疯让你发狂。 


 “这是井底世界的影响力。”就在郑吒心中渐渐滋生孤寂的时候,楚轩突然开口,郑吒才恍然想起自己还在和楚轩十指相扣。


 “什么影响力?”郑吒紧了紧握着楚轩的手问道。


楚轩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思路:“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吗,爱丽丝和那个怪物在互相争夺这个世界的控制权,因为某些原因,爱丽丝的控制力减弱,世界被那个怪物……我暂时称它为‘原罪’好了,世界被原罪所侵染,而每一个童话世界都被染上了一种罪恶,这些罪恶并非静止不动,而是在慢慢侵蚀着童话世界中的人以及进入这个童话世界的人。” 


郑吒心中瞬间有些了然,他想到了在睡美人中感受到的躁动,在蓝胡子中肆/虐的杀/意,还有现在感觉到的奇怪孤寂,而一旦想明白这些浮躁在心中的感觉似乎瞬间退下去不少:“看起来它虽然能够侵蚀人的意志,但似乎无法控制四阶高的力量?”


在打破心中奇怪的感觉后,郑吒明显感到黑暗褪去了不少,虽然还在下坠,但周围渐渐有了色彩,他知道他们打破了屏障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罪恶并不能控制所有人。”楚轩淡淡解释完就不再说话了。


郑吒发现原本混在一起的色彩开始分开并清洗,那周围明显是蓝的天白的云,而低下头则是直冲天宇的高树以及密密麻麻被雾霾缠绕的城镇,他们从井中跳下来后竟然会是井底世界的天空!


这简直无法用科学解释,不过这原本也不是一个科学的世界,不是吗?


出现蓝天白云后他们下落的速度竟然又快了,考虑到楚轩的穿着,担心对方落地后会不会扭到脚腕,郑吒干脆打横抱起楚轩,然后展开一对纯能量组成的黑色双翼。


黑翼扇动了几下,然后顺着风滑翔起来,风在两人耳边呼呼作响,只在梦幻中存在的童话世界渐渐近了。


郑吒寻了离王都最近的城镇落下,将楚轩放下后他担忧地看向天空:“詹岚他们应该没事吧?”


楚轩摘下眼镜擦了擦:“不会有事的,井中的黑暗气息并不厉害,以他们的能力完全可以下来。”


 “可是如果下不来呢?”郑吒还是有些担心,刚才如果不是楚轩出言提醒,说不定连他都有可能看不破。


 “嗯,那就永远滞留在黑暗空间吧。”楚轩淡淡道。


郑吒眼皮一跳,他连忙看向楚轩,只见楚轩冷淡地戴上了眼镜,镜片划过一丝光芒:“等……等等啊,什么叫永远滞留在黑暗中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连这种把戏都看破不了,那还不如留在那里也免得拖我们后腿。”楚轩却是看也不看郑吒而是转头查看周围环境去了。


这种态度让郑吒几乎喷血,他顿时大叫道:“喂,等等啊,不是说好了有了感情以后就会变温柔了吗,不是说好了懂了感情以后就不鬼畜了吗,怎么又开始了?”


楚轩顿了顿,郑吒心中顿时暗喜:果然变了啊,果然要解释了啊,快解释啊,快道歉啊,快嘤嘤嘤温柔解语啊!


但现实给了郑吒毫不留情地一击,只见楚轩缓缓转头冲郑吒嗤笑一声,嘲讽道:“我什么时候和你说好了,大猩猩队长?”


如果这是漫画的话,郑吒大概已经心中数箭吐血身亡了,但现实是郑吒只能强忍郁闷,内心暗暗流泪:老婆啊,你什么时候床下能有床上一半可爱就行了。


也许是感觉到了郑吒心中所想,楚轩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郑吒,你不可能永远都替他们承担危险,你只是队长并不是保姆,不经历危险是永远不会成长的。”


郑吒神色复杂不再说话,虽然他明白楚轩的意思,但是……


 “还有,如果你再不去接下他们,大概就不是永远停留在黑暗中了,而是永远变成肉泥了。”


什么?


郑吒猛地抬头,就见天空中有四五个黑点在急速下降,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阵‘啊啊啊啊——’的凄惨大叫。


 “救命啊,队长!”


 “队长,如果我不幸遇难,请把这张照片带回到XXXXX”


 “……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郑吒一头黑线,这群人都在乱嚎什么啊,不过现在也不是吐槽的时候,心知情况紧急的郑吒连忙飞向空中。


一分钟后就见天空中一个鸟人带着一串人形糖葫芦晃荡荡飘乎乎地往下飞,幸好苏白莲自己会飞还带了一个程啸,要不然这糖葫芦非得串的更长。


 “队长,这不会坠机吧?”


 “队长,你撑得住吗?”


 “队长,你造型真拉风。”


 “老婆,快看有鸟人!” 


 “够了,闭嘴!”如果不是还在拉着詹岚,郑吒还真想用手揉揉脑袋,看这群人生龙活虎的样子,他刚才真是白担心了:“你们少说几句话我就能飞的更好。”


 “队长,看起来你心理素质还有待加强啊。”挂在最下面的萧宏律一边啃着腌好的蟑螂偶尔还用蟑螂挠挠吹乱的头发淡淡道。


 “我心理素质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小红!”郑吒没好气的反驳,带着众人晃晃悠悠飞到楚轩所在的地方。


鸟人加人形串烧的旅途很快就结束了,等到众人收整好了以后,就已经来到了城镇边缘了。


 “这里还真是经典又浓郁的黑暗哥特风格啊!”随着萧宏律略带冷笑的话音落下,众人在井底王国的旅程也开始了。 






第76章 住宿

 因为每一次故事重心都在王都的缘故,所以一行人很自然地选择了离王都边界落脚。


之所以不直接选择在王都中心,是因为大小两个军师商议后,都认为在查探真实情况后贸贸然直接闯入BOSS领地有些太冒进,想想当初的睡美人吧。(虽然郑吒现在回忆起来还觉得蛮香艳的,再来一次他也不会太介意,咳!)


当然这些想法他是不敢让楚轩知道的,毕竟谁知道楚轩突然有了感情后会怎么看待这些事呢,万一一个不高兴给他来个一枪子怎么办?


总之面对智慧冷酷如楚轩他是不敢尝试啦,更何况楚轩还有两个三阶高手一个四阶高手组成的护卫队,其中两个还是楚轩控……


 哎,想想他这个队长兼老公还真是权威不再夫纲不振啊!


 “我说队长你一个人在后面贱兮兮的笑什么?”萧宏律带着质疑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下一秒这个小男孩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冲到了郑吒面前,怀疑地上下看着郑吒。


 “啊?啊——”被突然冲到面前的阴沉男孩脸吓了一跳,郑吒差点没忍住一拳打飞己方小军师,定了定心神,郑吒埋怨道:“小红,不是我说你,你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非跟楚轩学神秘,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话吗?”


萧宏律不客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刚刚人家齐藤一喊了你好几遍好不好,是你自己不知道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了,喊你你也没回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满街人妖勾了魂呢。”


 “你这没好话的死小孩。”郑吒哭笑不得地敲了敲萧宏律的脑袋,萧宏律一时躲不过龇牙咧嘴地揉脑袋。 


确实,这井底世界正如白雪公主所说全无一个男人,这样说也不对,大概是碍于绿王子淫威,满大街走动的都是女子装扮的人,涂脂抹粉长发长裙,但仔细看还是能分辨出身一些人明显就是男扮女装,只不过存在和郑吒几人一样的问题,因为体格限制而太金刚芭比了,所以郑吒一行走在这里也没有引起太大注意。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郑吒总感觉这街上有些奇怪。


他皱着眉再仔细打量一下又转头看向自己团队,是了,这街上虽然行人如织,但一个个都眉目阴沉眼神不善匆匆来去,和自己这一群人的嬉笑打闹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鲜明对比。


 “怎么了,是发现什么了吗?”楚轩见郑吒皱眉停顿,于是走过来问道。


郑吒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楚轩点点头道:“这里确实不对劲,应该是原罪力量影响的缘故,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让居民恐惧的政令存在,我们也应该小心才是。”


 “楚轩,前面有能住人的客栈酒庄,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过去休息一晚再行商量?”前去打探情况的苏白莲和王侠回来问道。


 “那就先找个地方暂住一会吧。”


下了决定后,一行人不再耽搁而是朝客栈走去。这个故事世界虽然依旧是古欧洲的建筑风格,但来去的居民却不单纯是白种人,而是各色人种都有,看起来应该从现实世界来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只是再询问后,这些人对现实世界的记忆竟然模糊不已,居然一心认为自己就是此地原住民了,看到他们的情况郑吒等人担心不已,也不知道现实世界究竟怎么样了。


 “一定要尽快找出钥匙离开这个世界。”郑吒神色阴郁低声道。


 “现实世界也许已经天翻地覆了,都不知道国家这东西在这场劫难中还存不存在。”旁边程啸有些惆怅道。


郑吒抬头看了他一眼,心中一动,甚至忍不住有些不该有的窃喜,政权的天翻地覆对楚轩和自己又何尝是坏事呢?


井底世界到处都是一副阴森可怖暗沉沉的模样,就连客栈酒馆都是开在阴沉沉的建筑物底层,圆拱形的门必须弯下腰才能进入,到处布满了蛛网灰尘,站在台阶上往下看仿佛看到的是黑洞洞的深渊巨口,大白天的都看不到一丝光亮。


 ‘吱呀’一声,酒馆房间的一扇门打开了,提着一盏忽明忽暗油灯的老板勾着背慢吞吞地走了出来,油灯昏黄的光在老板脸上晃动,让他脸上原本就深刻的褶皱显得更加诡秘阴森。


 “是客人吗?”老板的声音苍老沙哑,像是几十年没说过话一样。


 “是的老板,是这样的,我和我的朋友想要住宿。”这种老式鬼片中才有的场景让众人不禁有些寒毛直竖,因此为了照顾队员心情,艺高人大胆的郑吒干脆上前一步和老头交流。


 “哦,好的,三块银币,我领你们去找房间。”老头似乎根本不在意几人是干什么的,在收了银币后就提着灯颤悠悠地领着众人进了酒馆。


这里的第一层很明显的就是吃饭喝酒的地方,只是桌椅都布满灰尘,似乎很久没有人住过了,而侧角有一个楼梯,老板带着众人走向长满青苔的石砌楼梯一路向上。


楼道又脏又暗,转角放着一盏破落的油灯,油灯的火晃晃悠悠,似乎随时都会灭,橘黄色的灯光将楼道晃出狰狞暗影,不但没有增添温暖安全,反而更添阴森诡异。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郑吒总觉得在转身的时候看到楼道角落黑乎乎的影子中蹲着一个人,但当他仔细去看时又什么都没有了。


 二楼有不少房间,但都格外破落,木制圆拱门渗着黑色污痕,脚下也有不少斑驳的脏污,老板带着众人来到一间房子前将门打开:“其他地方都住满啦,只剩下这一间了。”


 “住满了?”郑吒疑惑地打量四周,一切都静悄悄的,完全看不出这是已经住满人的样子,也许房客们和他们一样白天都出去办事了吧。


 “是呀,客人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我,对了,给客人一个忠告,晚上十二点钟后千万别出门。”


 “为什么?”


老头突然转过脸,昏黄灯光下他的脸和眼神让大胆如郑吒也不由心脏跳了跳。


 “因为,十二点后是亡者的世界。”老头神神叨叨完后就离开了,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呼,这老头说话真恐怖,搞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头走后,程啸长出了一口气道。


此时众人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到时出乎意料的干净,摆放了四张上下铺的床,一张梳妆台。 


 “不过这里确实给我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一直以来都沉默打量周围的齐藤一道:“以前在古墓中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一般都会碰到诈尸。”


詹岚顿时尖叫一声紧紧搂住了萧宏律,把萧宏律楼的直翻白眼:“齐藤一你别吓我,我最讨厌遇鬼了。”


 “这里的气场确实不对。”就连苏白莲的脸色都变得阴沉了,她皱着眉打量四周:“这里死过人,而且不止一个,所谓住满的房客……”


苏白莲嘲讽的冷笑起来。 


 “这么说来我刚刚从楼道过的时候总觉得看到一个什么东西蹲在影子里,之前我以为是人,现在想来……。”郑吒摸着下巴思考道,他这话一出尖叫顿时变成了几个。 


 “应该都只是原罪的附赠品,八成可能类似于白雪公主之前召唤的恶魔傀儡,我们可以先假设它们都是绿王子附带出的产物。”楚轩却是丝毫不怕率先找了一张床坐了下去,并且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床上。


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一到楚轩这里就立刻变得科学了,之前的气氛立刻消散无踪,众人顿觉无感地耸了耸肩,反正每次一到楚轩口中,所有的灵异鬼怪都会变成走近科学频道。


 “那么接下来呢,是先休息还是出去打探情况?”屋里还有几张椅子,众人干脆有的坐床有的坐椅子又围在了一起商议起来。 


 “我打算半夜的时候去看一看情况。”毫无意外楚轩的选择。


知道这个情况后郑吒直接了当地寻了楚轩上铺的床养精蓄锐去了。


迷迷糊糊中郑吒听到门外有噪杂的脚步声,似乎有人不停地从走廊这头跑到走廊那头,脚步又特别沉重,仿佛能将走廊踩穿一般。


郑吒想睁开眼,但不知道为何眼皮好像被压了千斤顶根本抬不起来,一会脚步声停了,接着又响起起了唱歌的声音,歌声稚嫩轻灵,是个小女孩。


歌声后来也停了,周围一瞬间陷入极静的黑暗中,但这种黑暗却让郑吒突然感到极度的恐惧,这种恐惧让他拼劲全力挣开压制猛地睁开眼……


门不知何时开了一条细缝,黑暗中一个小小的身影默默站在楚轩床边,似乎终于看够了,黑影高高地举起手,窗外不知何时闪过一丝亮光,黑影手中的刀连她脸上的笑同时反射到郑吒眼中。


 “啊啊啊啊啊——”


郑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楚轩正骑在他腰上低头看着他,咋一从噩梦中惊醒又对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就连神经坚韧如郑吒都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过度激动之下他一把将楚轩按倒在身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直到对上楚轩怀疑的眼睛郑吒才缓过来:“大半夜的你干嘛?”


 “应该我问你干嘛吧。”楚轩将郑吒从自己身上推开,坐了起来:“你睡着睡着突然把头垂下来还对着我笑,我就爬上了看看情况,是被影响了?”


 “应该是吧。”郑吒出了口气,摸了摸额头一手冷汗,他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队员们都睡得挺沉,看起来被影响的不只是自己。


 “他们没事吧?”


楚轩摇摇头:“这些东西的影响力十分有限,没有什么杀伤力,除了给人造成一定困扰外,有杀伤力的东西我们出去才知道。”


 “那我们出去看看留他们在这?”郑吒有些不放心:“需要全部都喊醒吗?”


 “没必要,这是存在于精神中的攻击,类似于詹岚制造出的某些扭曲的精神信息,越是在意就越是被影响,长久下来精神衰弱就真的会被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了。”


楚轩说着从郑吒床上爬了下来,他走到苏白莲的床铺前,拍了拍床铺。


苏白莲似乎早就醒了,楚轩一拍床铺她就坐了起来:“你在这里看着,我和郑吒出去看一看情况。”


 “知道了。”苏白莲眼中闪过一丝不甘,看起来对于楚轩选择郑吒有诸多不满,她的眼神让楚轩皱了皱眉,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走吧。”





第77章 夜战

 郑吒跟着楚轩走到了门口,他深吸了口气打开房门,出乎意料的是门外空荡荡的居然什么都没有,看来果然同楚轩所说的一样,这些东西对人的影响只在于梦中或者精神世界。


知道了这些,郑吒觉得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老实说对战怪物他还真不怕,但对于这些东西,也许是出于国民的传统迷信吧,就算明知道没什么杀伤力,但还是感觉有点背后发冷。


 反手关了房门,郑吒警惕地照着记忆中的方向向楼梯走去,楚轩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酒馆的老头不在,大门是从里面插上的,郑吒拉开了插销,两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大概这里真的存在半夜诅咒,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偶尔挂过的凄惨阴风从这头扫荡到那头。


虽然阴风凄凄,但预想中的各种恶心的怪物都没有出现。 


 “这里看起来也没什么啊?”郑吒稍稍侧脸朝身后楚轩低声说道,此时他不敢完全放松警惕,虽然在和楚轩说话,但大部分精力依然用在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攻击上。


 “我们往王都中心走走看看。”楚轩稍微思考了一下道。


郑吒略微有些好奇:“你打算直接夜探王宫吗?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


 “只是先到外围查看一下。”楚轩解释道:“现在确实不适合闯入王宫,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误的话,这些世界的执掌者都有自己的领域,而故事的中心是他们执权的最有力范围,还记得在睡美人世界中发生的事情吗,也许一旦我们闯入就会被发现,甚至于在他们的绝对权利领域中我们没有反抗的能力。”


郑吒奇怪道:“可是如果这样说的话,在我们踏入井底世界进入王都的那一刻应该就已经被发现了吧?”


 “也许。”楚轩淡淡道:“但还有一种可能,像我们这种在几个童话世界来去的人也不少,比如白雪公主曾经提到的流浪雇佣兵,所以执权者虽然知道有人进入领域,但并不会放在心上。”


 “如果这样说的话……”郑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奇怪声响打断了。 


 “呵呵呵,呵呵呵……”


 “嘻嘻嘻,嘻嘻嘻……”


 “咯咯……”


长街上不知何时响起了怪异的笑声,非男非女,像孩子又像老人,那笑声不停歇地从长街的四面八方响起,带着回声,仿佛深渊爬出的恶魔,形成了声音的牢笼,渐渐向中间靠拢。 


 “MD,这是什么东西?”郑吒心神一凛,抬头警惕地看向四周:“楚轩,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然而楚轩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长街另一头再次响起了一个声音,与之前的鬼怪声音不同,这次的是一声惨叫。 


 “啊——”那像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在这女人的惨叫响起的瞬间,怪异的响声停止了,但接着下一瞬间怪笑变成了不男不女的歌声,那歌声真是说不出的古怪,听过后让人从心底升起一种恐惧,一种仿佛见到了世界最极致的恐惧。 


 “别走,别走……


来,快来陪我,


我鲜美的祭品,


 别走,别走


快和我融为一体。”


 “怎么办,要不要过去看看?”郑吒手心已经凝结出一柄军刀,他紧握军刀看向四周沉声道。原来在四阶高后他就已经有了重组物质的能力,那柄一直追随他的军刀如今已经被他重组能量塞在自己身体内了:“虽然那个声音离我们很近,但是目标并不是我们。”


 “不!我不要,救命啊,救救我,救——”女人凄厉的叫喊声响起,同时伴随着如同巨兽般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别走,别走……


来,快来陪我……”


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伴随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接着一声枪响,楚轩的双眼已经一片茫然,看来他已经开启了基因锁。


与此同时郑吒如同一只飞箭一般猛地从原地窜出,此时一个狼狈不堪仓皇逃窜的女人映入他的视线,那女人浑身衣服被撕成了布条一般,长长的头发披散着满身血痕,捂着脸一边哭一边逃窜着,女人的身后跟着黑乎乎一团伴着阴风看不清形状的东西,各种各样惨白的人手人脸从那黑缝中冒出,想要拉扯女人。


眼见逃命的女人就要被拉进去,但郑吒的速度比那一团阴风更快,而楚轩的子弹要比郑吒的速度更快,在郑吒拉住逃命的女人之前,楚轩的子弹就已经击中阴风,被激怒了一般,那团黑乎乎的怪东西顿时改变了目标,怒吼着怪笑着奔向楚轩。


但楚轩可不是弱小的女人,在黑风追上他之前他就几个跳跃避开了对方攻击,同时子弹如同流水一般射向那团阴风。


四阶高的强者凝聚出的子弹具有极大的杀伤力,黑风竟然被楚轩打散成几团,那中间的手和脸居然消失了,只剩下呜呜的阴风仍不甘心地围着楚轩打转。


与此同时,郑吒也拎着女人的衣领朝楚轩处跑去,知道自己得救的女人停止了哭声,她抬起头看向郑吒。


 “……”


郑吒几乎惊得将女人直接扔掉,原来这个女人抬起头后,竟然满脸都是血肉模糊的筋肉,两个布满血丝的眼珠子在凹陷的眼眶内滴溜溜地转动,甚至她半张脖子和手都是那种黏糊糊的血肉,她竟然被人活生生的剥了皮。


 “谢谢你。”似乎知道郑吒的心理,女人小声的道谢后就连忙低下了头。


 “不客气,可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这句话似乎刺痛了女人什么地方,她居然不管不顾地颤抖起来,原本细软的声音变得嘶哑可怖,那张布满血丝的眼球如同恶灵般凸出瞪着郑吒:“恶魔,恶魔,是夜晚的恶魔,猎杀美丽女人的魔鬼!” 


那几团阴风并没有被楚轩打的消散也没有重新连接起来,在不甘心地转动几圈后,阴风竟然完全瘫软在地上,化成了黑乎乎的一团。


楚轩看着那团突然变成软泥一般瘫软的阴风,警惕地从那一滩中一跃跳出。


然而异变突生,变成黑乎乎一滩烂泥的阴风竟然迅速地流淌,不过眨眼间,整个长街都被烂泥糊满了,那滩恶心的烂泥咕嘟嘟冒着恶臭的气泡,同时恐怖的惨白人手从烂泥中蹦出,无数双人手变成牢笼一般拢向楚轩。


 “楚轩!”在人手蹦出的一瞬间,郑吒背后伸出双翼,同时军刀迸发出炽热刀光,如山摧地崩般横切向惨白人手。


凄厉的尖叫和怪笑同时响起,无数双人手如同下饺子般掉落在泥潭里。


 “走!”楚轩头也不回地大吼道,与此同时,他手中银枪向下一指一颗银色子弹弹射而出,那子弹并没有设向泥潭,而是在半空中华丽散开,变成一团泛着银光的光幕,楚轩一跃而起跳向光幕,再如法炮制做出下一个光幕,跳着离开了泥潭的范围。


原来自从四阶高后,楚轩就可以无限制造灵能子弹,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他跳到一半就体力不支晕倒。


两人以光速般离开了泥潭的范围,然而这并不是结束,在长街的尽头,一直色泽鲜亮到诡异的青蛙木偶蹲在那里等着两人。


青蛙木偶眼珠血红,浑身是一种让人极度恶心的鲜绿色,在黑漆漆阴惨惨的无人街道,这样一只成年男人拳头大小的青蛙蹲在那里真是说不出的可怖诡异。


果然当两人出现在青蛙木偶面前的时候,木偶声音僵硬冰冷地道:“不能走。”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木偶青蛙说出这句话后,没有任何异常以及攻击,郑吒和楚轩两人竟然直直从天上掉落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郑吒惊怒道。


 “语言领域无效化能力,郑吒,你听我说,等会我一说开始我们就立刻跑走,用双腿跑,在跑的过程中一定要放空大脑什么都不要想,否则就会和这只青蛙共频。”楚轩头也不回急急道:“开始!”


身体已经对楚轩的命令养成了本能,当楚轩说完后,郑吒的大脑甚至都没能分析出他这一段话的含义,就已经迈开双腿跑了起来,同时还不忘拉着楚轩的胳膊一起跑。


就算同为基因锁四阶,郑吒的身体素质进化依然要比楚轩强,当然楚轩是强在大脑进化以及别的技术进化上,所以当逃跑或者当肉盾之类纯肉体比拼的时候,还是需要郑吒带着楚轩一起。


两人身后,木偶青蛙慢慢慢慢地张大了嘴,那张嘴越长越大越长越大,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底黑洞一样的异次元入口,而那张嘴还在大张着,同时轰隆隆的声音从他嗓子底冒出:“不……”


但是下一秒,仿佛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一般,青蛙的眼睛突然变成了黑色,那双黑色的眼珠子眨了眨,青蛙变出的夸张大嘴就‘嗖’地一下缩了回去。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绿风衣的高挑男人跳落在青蛙旁边,注视着郑吒楚轩两人已经完全看不到的背影,捂着唇低声笑了起来。


 “哇啊,队长,军师,你们出去查探抓了一个什么东西回来啊?”


天已经蒙蒙亮了,睡意朦胧的中州队员们打开了房门,就看到门口自家军师队长气喘吁吁地拎着一个东西回来了,那东西等人高,还在滴着血水,让开门的齐藤一被吓了一大跳。


 “不是东西,不对……”郑吒摆了摆手示意进去再说,看来传说果然是真的,一旦天色有些泛白那些东西就不再追来了,所以他和楚轩在溜了几圈甩掉那些东西后才回了酒馆。


 “是人吧。”萧宏律从楚轩床上爬起来,他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仔细打量着郑吒手中的东西道。


原来昨晚因为床铺不够,楚轩又在看东西没有睡觉,所以萧宏律就睡在了楚轩床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看出什么来了?”詹岚走过来问道。


郑吒摇了摇头,而楚轩干脆道:“嗯,是有些眉目,初步判定这里应该是青蛙王子世界,但是因为原罪发生了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异化。”


 “等……等等啊,青蛙王子的故事中拿金球的不是公主吗,为什么会有绿王子这号人物啊,还有有绿王子就算了,他怎么心理变异成这样只能看见女人不能看到男人,难道是……”在一旁拿出压缩食物的程啸一边吃一边贱兮兮地笑道:“难道是曾经受到过什么不该有的伤害?我跟你们说啊,其实男的和男的……”


郑吒嘴角一抽,王侠走过去锤了程啸一拳哭笑不得道:“你够了啊,程二!” 


 “喂喂,王侠,说好了不要叫我外号的。”程啸顿时不满大叫。


萧宏律在旁边阴□□:“据说喜欢说这个的其实自己心里也会有,程啸你不会是隐藏的……吧。”


 “死小鬼,你胡说什么!”程啸顿时气急大叫:“我可是正的不能再正的直男,我最爱的可是大波美女!谁要跟没胸没屁股的男人在一起啊!”


没胸没屁股?郑吒忍不住瞟了穿着短裙的楚轩一眼,心道:那可不一定 。


 “好了,程啸……”郑吒清了清嗓子打断了队员们的相互打闹,正打算说聚在一起商量商量,却被楚轩打断了,只听楚轩沉思道:“……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评论
热度(11)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