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78~80)

75-77被屏等会我重贴
第78章 故事

  “什么可能?”一听楚轩开口,众人顿时都安静下来看向楚轩,郑吒更是忍不住好奇连连追问,毕竟这里最聪明的是楚轩,他推测出的结论一定是对目前事情进展起着决定性作用的。

但谁知仿佛故意吊众人胃口一般,楚轩只是摇了摇头:“暂时只是一个推测,还没有具体证据,先听听你救回来的人说些什么吧。”

大家齐齐失望的‘切’了一声,不过出于担心楚轩报复,众人都只是偷偷腹诽。 

不过在听到楚轩的话后,众人都看向郑吒带来的女人,而在众人好奇商量之时,程啸就已经开始着手诊治,这女人的形貌实在太可怖了,在楚轩说明之前,众人还以为那是被郑吒抓来的变异人。

此时她可怕的‘呼哧呼哧’喘息着,目光中还带着痛苦,至于神情……那一滩烂肉中已经完全看不出她的表情了。

接触到众人目光后,程啸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是我们还在原先的世界那么还能给她做植皮手术,但现在……话说回来,按理说皮肤被剥掉这么多的人应该活不了的,不过也许是这里人的特殊体质吧。”

郑吒正想说什么,不料那女人突然直直坐起,紧紧攥住程啸的手臂,直直盯着程啸哀嚎道:“不,医生,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她眼中流下的已经不是水珠,而是猩红的鲜血,映衬着阴暗的旅馆和她的容貌真是可怕。

不过程啸不愧同是龙隐走出的特种兵,在如此情况下神情竟然没有一丝胆怯,他拍了拍女人尚且完好的手臂安慰道:“你放心,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既然你此时还活着,那么就应该不会有性命危险。”

女人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她低下头用发丝遮住自己的脸,声音又恢复了那种细软:“外乡人,看得出你们想知道这里的情况,那么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们,你们帮我把我的皮从恶魔手中要回来好吗?”

不知为何明明是细软的声音,众人心中却奇怪的一阵恶寒。

郑吒点点头:“当然可以这位女士,可以和我们说一说你口中恶魔吗?”

 “恶魔,恶魔……他是魔鬼,他是魔鬼,是来复仇的恶灵!”提到那个剥皮的恶魔,女人的情绪又激动起来,她声音嘶哑发丝狂舞,血红的眼睛凸起在眼眶中疯狂转动:“他不是人!不是人!是来井底王国复仇的恶鬼!” 

 “为什么要来复仇?”这一次说话的是詹岚,她声音中带着奇特的安抚力量,那种力量让女人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不过虽然不再激动,但女人依然呼哧呼哧的可怕喘息着,仿佛在克制极度的恐惧。

平息了好一会,女人才涩声道:“是王子,被杀害的绿王子。”

众人顿时一惊,绿王子已经死了?可是白雪公主明明说过绿王子曾经救过她还企图和她联姻,这究竟是为什么?

只听女人艰难道:“曾经有一个俊美的王子爱慕本国公主,为了求娶公主不惜千里跋涉来到本国,甚至带来了具有神奇力量的金球。”

女人停了停,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但本国公主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怪癖,公主憎恨一切男性的特征,凡是出现在本国的男性都被公主残忍杀害,本国男性为了躲避公主迫害都不得不穿上女装。”

 “王子听到了这个传闻后不但没有放弃,反而希望用真心打动公主,于是他化作青蛙,潜伏在公主经常戏耍的井水边,在公主来到后,青蛙变成了俊美的男人献上金球向公主示爱,但没想到残忍的公主最终还是杀了王子,并剥掉了王子的皮作为警示。”

 “故事并没有结束,心怀爱意的王子被残忍折磨致死,他怨恨难平,最终化为了恶灵,每个夜晚王子都化作恶鬼,他想找回自己的皮,但是满国都是女人,于是原本俊美的王子就不断拐骗美丽少女,希望用她们的皮织出自己的皮,最终人们都会发现那些被拐骗的少女被剥光皮惨死街头。”

女人说着阴惨惨地怪笑了起来,她恶毒的眼神从发丝缝隙中扫过队里唯二的女队员,最终那怨毒的眼神停留在苏白莲身上,发丝缝隙中能看到她血红的眼睛和嘴角扭曲的笑容:“外乡人,最漂亮的女人可是会成为王子的目标呢!” 

 ‘嘭’一声响动将众人从女人诡异的话语中拉出。

 队员们向声源处看去,只见苏白莲脸色青白的后退半步,碰倒了身后的凳子,而她眼中不知是恼怒还是惧怕。

众人本以为以苏白莲的性格,最轻也会将女人臭骂一场,但没想到她竟然什么也没说,这种奇怪的情况让楚轩也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

但既然她没有说话,众人也不好再多询问什么,毕竟谁也不想再因为多嘴关心而受到冷嘲热讽。

 “现在看来我们昨晚对战的那只青蛙就是王子恶灵了?”郑吒皱眉道:“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不,王子只是王子,王子不是青蛙。”女人轻声道,她轻轻抬起头,从发丝缝隙中打量众人:“帮我拿回我的皮好吗,帮我拿回我的皮好吗,帮我拿回我的皮好吗……我想要回我的皮,好想要,好想要……”

不知何时女人带着轻泣的哀求变成了拉长的回音,而话语中的内容则仿佛失控的音轨,被加入许多古怪的音符,她不停的要求中似乎还有各种冤魂的尖锐哭叫和怪笑。

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大脑猛地胀痛嗡鸣起来,那些声音如同带着剧毒的细蛇拼命地钻进众人的脑子里,伴随着全身如同坠入冰窟的阴冷感。

女人血肉模糊的脸开始扭曲,嘴角的笑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整整占据了整张脸的三分之二,她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站起来,浓郁的血水从她身上不停滴落,整个房间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不知怎么了,也许是被突然的变故惊呆了,众人一时间竟没有一个人能够反应过来,眼见女人扭曲的身影就要扑向离她最近的队员。

 ‘刺啦——’什么东西被拉开的声音,强烈的白光从矮小的窗棂中穿透进来,而女人似乎根本不能见到白光,惨嚎着变成一滩腐烂的黑泥,冒出兹兹黑烟,最终化为虚无。

 “MD,真是吓得老子一头冷汗。”程啸嘘了一声抹了抹额头。

王侠皱眉看向那女人消失的地方:“这是什么玩意啊?”

 “这应该就是故事中见光死的黑暗生物。”萧宏律蹲在上铺的一张床上神色阴沉道。

 “哇,呃,萧宏律,你什么时候跑到那里去了?”齐藤一挠了挠头发奇怪道。

 “我一直都在她头顶床上蹲着听故事,只是你们一直没注意到而已,总之,现在总算有些头绪了。”

 “头绪?等等,我们怎么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程啸顿时大叫道,郑吒顿时在程啸背后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还有你是怎么知道要拉开窗帘她就会死了?”

 “这不是她自己说的吗?”萧宏律灵巧地从床上跳下来,他也不理众人,而是直接走到楚轩面前,眼神略有些挑衅地道:“你早就知道了吧,楚轩?”

楚轩点了点头。

 “喂,等等啊,你们又知道了什么,能不能不要又这样打哑谜啊,楚轩!”郑吒顿时不满大声道:“有什么计划不能先说出来吗,还有你萧宏律,不要又和楚轩玩猜哑谜啊,这不是好习惯知道吗!”

萧宏律顿时瞥了他一眼,嗤笑道:“白痴,是你们太白痴了好吗,答案显而易见啊!”

接着他就不再搭理郑吒而是转头认真地看向楚轩:“那么身为超级智者的你应该心中早就有了计划了吧?” 

楚轩摇了摇头站起来道:“在绝对的力之下阴谋诡计都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去王都城堡,在接触之前我不会轻易下任何定论。”

 “所以说啊,到底是猜出什么了?”离开前郑吒不甘心地问道:“楚轩,我说你啊,要行动好歹让大家心中都有些底吧,总不能行动前所有人都稀里糊涂的。”

楚轩看了郑吒一眼,好一会才道:“我们需要对他们有所接触。”

说着他若有所思地看向苏白莲,苏白莲的脸色依然有些不太好看,当楚轩看过来的时候她竟然微微侧了侧脸,楚轩收回目光道:“绿王子这个恶灵的出现并不会是毫无意义的,但城堡、公主和青蛙也不会是虚设,我需要一个放松对方警惕的接触。”

郑吒顿时沉思起来:“是打算分开行动吗,楚轩,说真的我总觉得这个世界有些古怪,那种黑暗中的生物,能力无效的战斗方式……说实话分开行动的话会很危险吧。”

 “这个世界无论何时都会充满危险,郑吒。”楚轩认真道:“在这里谁都无法庇护谁,想要活下去的话就战斗吧!”

郑吒皱了皱眉:“不说这个,那你打算怎么分队,我需要考虑一下安全性。” 

 “我、程啸、王侠、齐藤一,你、萧宏律、詹岚我们分开潜入城堡,而苏白莲单独接触绿王子。”楚轩解释道:“我们只是暂时查探,一旦有不对的地方就立刻撤离。”

郑吒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这样的分配确实让人无话可说,他和楚轩带队能保证搜寻的详尽性和安全性,而苏白莲这个女人虽然惹人讨厌但战斗力并不弱,就算对付不了绿王子也能逃走,更何况以她那张脸绿王子早晚都会找上门,所以楚轩这样分配再好不过。

不过两个人都没看到远处的苏白莲眼神复杂的咬了咬唇。


79

http://www.taichangle.com/txtimgs/20180413/20180413062450157.png

第80章 公主出巡

 笑闹后,郑吒拉着楚轩跳上了大树,因为在恐怖童话世界中还要随时应对突发情况,所以两人只是互相抚/慰了一下就没有再胡闹下去,此时两人坐在枝叶繁茂的树干上说着话:“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计划又不愿多说那我就不再过问了,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是我有一个要求……”

 “我知道了”

然而郑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轩打断了,这让郑吒愣了愣:“啊,你知道了?”

楚轩瞥了郑吒一眼,怎么看怎么觉得那眼神中蕴含无尽鄙视:“你每次反复说的不都是那些话,还能有什么新花样吗?”

 “呃,那好吧。”郑吒灿灿地挠了挠头:“反正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啊,对了,你之前和苏白莲说的,真的要让她一个人单独接触绿王子?”

 “不然呢,之前我们和青蛙木偶交战过,绿王子必然已经知道了我们,所以他找上来是早晚的事,根据我们之前听到的故事也该知道,绿王子想要接近的只是漂亮女性,在我们几人中苏白莲的容貌是最符合绿王子要求的,以苏白莲的能力和绿王子周旋是再好不过,再给她多配人手也是累赘,不但会引起绿王子警惕,一旦出现危险还会影响她逃跑。”

楚轩靠着郑吒的肩膀解释,此时两人肩并肩坐在一处,有风轻轻吹过树梢,天幕渐黑,璀璨星子开始升起,郑吒从怀里掏出油纸包裹的酱鸭爪递给楚轩,两人一边吃一边说着关于井底世界和团队的情况。

 本来郑吒就是来找楚轩吃东西聊天的,只是没想到会碰到苏白莲纠缠楚轩,因为担心会破坏楚轩计谋,所以在苏白莲强吻楚轩的时候,就算再怎么咬牙切齿妒火中烧,郑吒都没有冲动的跳下来。

 “她一个人行吗,我总觉得她有些状态不佳。”郑吒一边叼着鸭爪一边问道。

 “感情……有些人的感情太……自以为是了,苏白莲太过感情用事做事冲动,偏偏他们这种人的感情来的毫无来由,虽然激烈浓郁但变得也快。”

楚轩也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鸭爪一边道,因为鸭爪是辣的,虽然郑吒已经考虑到他的身体拿了微辣,但是楚轩灵敏的味觉还是有些承受不住,因此吃的眼泪直流口齿不清。

他冷笑道:“而一旦他们的感情发生改变,之前所喜欢的甚至会转瞬弃之如敝履,这还是最好的情况,另一种可能就是转成憎恨,所以说,凡人的感情啊,只要有一丁点不满就会长成丑陋的杀意……”

 “喂,等等啊,你不要用这样一幅表情说出这么一段冷艳高贵的话好不好!”郑吒扶额道:“感觉不要太违和啊!”

楚轩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凡人的智慧,所以说她这种人最爱的只是自己,自然也无比宝贝自己的性命,放心吧,她遇到危险至少跑的比你快多了。”

什么凡人的智慧啊,楚轩你这是吐槽吧,还是因为不好意思而吐槽吧,还是因为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而吐槽吧!

当然上述这段想法郑吒是没敢表达出来,因此他顺着楚轩的意思道:“好吧,那么我们不说她了,现在只要知道需要时刻注意着她就行了,可是就算是这样,又能确定我们进入城堡后会找到核心吗?”

楚轩侧头看了郑吒一眼(当然面无表情的眼泪横流将他的杀伤力减弱了不止一半):“夺取钥匙容易,但让剧情人物自愿交出钥匙困难,如何让剧情人物自愿交出钥匙这其中的关键点必然隐藏在故事发生地。”

郑吒点了点头,楚轩继续道:“之前我说过我有一个猜想,那就是我认为绿王子和公主是一个人。”

 “噢……啊?什么!”原本在咬爪子的郑吒一个惊讶之下错口咬到了自己的肉,顿时疼的他眼泪汪汪嘴巴吸溜吸溜的,他揉着自己的面颊:“不可能吧,绿王子不是被公主杀掉的人吗,难道这全都是公主的自导自演?”

楚轩摇了摇头,看起来他想继续解释下去,但无奈嘴巴舌头太辣只能张着嘴伸出舌头任由夜风给他吹凉,还是郑吒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搂着楚轩亲了一会,果然好多了。

再从兜里掏出一包蜜饯递给楚轩,示意楚轩吃吃这个调调味,楚轩接过来拆开,拿出一个蜜饯塞到嘴里,蜜饯又酸又甜又咸的味道顿时弥漫齿间:“之前我们就知道一个故事王国只存在一个核心,而这个故事王国中从传说和白雪那里得到的信息可以看出这里存在两个核心,但这是不可能的,绿王子有金球公主也有金球,显然这个金球就是钥匙,钥匙只能被真正的故事灵魂人物掌握。”

 “而从我们一路听到的信息可以看出绿王子和公主根本就是对立的存在,他们自然不可能共享金球,那么有没有可能这两者根本就是一个人,要么是公主女扮男装故布迷雾,要么就是一到夜晚公主原本罪恶的灵魂就会变成另一种更为邪恶的存在?”

 “可是我记得你之前说有猜想的时候是在听到这个信息之前吧。”郑吒瞥了楚轩一眼:“别想糊弄我,我也是会思考的。”

 “呃,之前确实也有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猜测,但大体也都是关于钥匙和灵魂人物的,后来听到这些信息后就相继补全了。”楚轩伸手想要推眼镜,但他手黏糊糊的实在太脏了,摸到镜片上估计就看不见东西了,他干脆就把脸伸到郑吒面前,郑吒无奈地伸手帮楚轩推了推眼镜。

 “之前我是推断出这里是青蛙王子的世界,当时就在想井底世界公主和绿王子的关系,大致推测出他们可能是同一人……还有那个传说极有可能是真的,青蛙木偶需要小心,它有七成可能与真正的王子有关。”

所以说楚轩的计划是让苏白莲拖住绿王子Or公主,如果他推断没有错误,一旦苏白莲拖住绿王子,王宫守卫就极为薄弱,他们一行人进入王宫后就能好好地查探一番井底世界的真实了。

两个人黏/黏/糊/糊/地在树上你挨我蹭你过了一夜,顺便欣赏了井底世界诡异夜景,由于两人同为基因锁四阶顶峰的强者,一众妖魔鬼怪也不敢在两人清醒的时候贸贸然侵/犯两人领域,于是安稳舒服过完一夜的两人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一前一后偷偷窜回住处,反正队员们对他俩时不时的外出查探情况已经习惯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绿王子并没有如楚轩和萧宏律两人所料的那般前来,一时间众人都僵持在了这个暂住之处,只有两人还那么悠闲,并不担心此时情况。

 “呜——”

 “回避!回避!”

 “肃静!”

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突然都举袖遮面,神情更加阴郁的低下头开始后退。

 “这是怎么了?”詹岚奇怪的拦住旁边的一人问道。

那人被拉住以后,原本神色大变准备呵斥,但转脸看到詹岚后眼中阴狠的神色突然变得呆板了:“是公主出巡。”

井底世界的居民看着确实让人不怎么舒服,街上行走的每个人都脸色黑沉,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眼睛下的黑眼圈浓的吓人,嘴唇却偏偏通红通红的,偏偏他们还爱穿或鲜红或黑沉的衣服,让人看着说不出的难受。

 被詹岚拉住的虽然是男人,但也是这样一身装扮,就算是被詹岚暂时控制了神智,但猛然对着这样的人,还是让人心里渗的慌。

 “公主出巡为什么大家都要这样?”詹岚不解的问。

 “是……是公主,是公主!”路人的目光突然变得惊恐了,仿佛见到地狱的极致,他失心疯一般喃喃低语:“公主出巡,公主出巡……”

詹岚眼见对方要发疯,连忙松开了控制,那人一旦脱控也顾不得恼怒,就连忙半低下头向后退。

不待一行几人奇怪讨论什么,一辆四轮马车就从前方街道缓缓驰来。

那马车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先到尤为沉闷,黑铁铸就的车身,看上去通体黑沉黯淡,车头是一个狰狞巨兽,四周有黑甲士兵守卫,自车出现的一刹那,原本还有些噪杂的街道就完全寂静下来,甚至原本还在后退的人也停止了动作,仿佛所有的人都被按下了暂停,只有那辆四轮马车在缓慢地前行。

四轮马车的黑色纱幔浮动,一个女人的眼睛在纱幔后若隐若现,而那双眼睛则略有些兴味地盯向了詹岚几人。

 “!”

直到公主车架驶去很远了,众人才重新得回了能够拭去冷汗的力气。

 “真可怕啊,那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完全不能动了呢。”连生□□调笑的程啸都嬉闹不出声了,只能喃喃自语道。

苏白莲干脆不再说话,但可以看出她并没有好受多少。

 “就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最黑暗恐惧的东西一样。”一直以来意志如铁的王侠竟然脸色苍白,他的神情像是大病了一场。

 “总之我们快回去吧,和队长商量一下,这一次的任务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可能非常困难呢。”詹岚叹了口气,这个一直以来都笑嘻嘻的小女人如今脸上也布满了深刻的担忧与愁虑。

评论
热度(12)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