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 (授权转载)(81~83)

本章剧情可能引起不适

第81章 绿王子

“我们可以准备一下进行下一步了。”酒窖临时房间中,楚轩淡淡道。


他这句话一出,众人顿时一幅摸不到头脑的状态:“为什么啊楚轩,不是要等绿王子出现吗?”


楚轩摇摇头,他半拉开窗帘向下望,人群中一个穿着绿袍子带着兜帽的高挑人影低着头默默站在窗台对面的路上,只要这人抬头就能看到他们所住的房间:“不需要了,绿王子已经来了。”


他这句话让房间里的众人顿时紧张起来,苏白莲更是后退半步脸色难看道:“在哪里?”


 “入夜时应该就会出现了。”刚才众人中有几个都已经看到那个绿袍子的身影了,但当他们再向下看时发现刚才那个默默站立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艹,这是偷窥狂玩变/态追踪吗?”程啸不禁骂道。


萧宏律冷笑一声:“不是玩变/态追踪,而是在玩‘看谁受不住’的心理恐吓游戏,他很喜欢让受害人有这种无孔不入无法摆脱的恐惧感吧。”


 “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一旦出现就意味着剧情开始了吧。”在一旁叼着根烟帮楚轩弄东西的郑吒却是无谓地道,反正早晚都要和这群变/态接触,早些碰面早些解决他们也好继续赶往下一个世界。


 毕竟越耽搁就意味着现实世界在危险中逗留的时间越长,他们耽搁不起啊,再说了当初他和楚轩什么能力都没有的时候,都能从变/态爱丽丝手中逃脱,总不成现在四阶高反而不行了吧。


 “所以尽早准备一下吧,我们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没时间给你们恐惧。”楚轩将东西收好淡淡道:“还有什么时候就趁现在处理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就出发。”


自从进入到爱丽丝世界后,郑吒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城堡,但都没有哪个城堡像面前这个城堡阴森恐怖。


完全符合传说中鬼蜮的形容,井底世界的公主所住的城堡说不出的可怖森冷,其实这里也并不脏乱血腥,但只要一靠近就能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阴冷,那些阴寒气息仿佛有生命一般,窸窸窣窣缠上人的脚腕,从人脚心直钻到人心底去。


夜幕黑沉,只有一轮橙黄的月高悬城堡尖顶,似乎有什么黑漆漆的怪鸟在绕着尖顶盘旋。


郑吒和楚轩在进入城堡后就分开了,两人分别带着各自的队伍在城堡中搜寻着。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城堡中并没有守卫也没有什么超出人类想象的怪物,可以说这里静悄悄的,一丝声音一个人影也没有,但就是这种情况却比出现各种怪物更让人心底不安。


 “妈的,这公主是什么怪癖啊,前后左右都是黑乎乎的一团,要怎么查探情况。”台阶上郑吒忍不住骂了娘。


另一边,楚轩似乎对城堡这种建筑物的地形了然于胸,虽然同样不能视物,但他在一段时间的摸索后,似乎靠自己强大的推算能力和记忆力推测出了什么门道,开始不断地前行。


 而跟在他身边的程啸和王侠可以说对于这种合作已经熟练之极,在楚轩摸索城堡的时候,两人皆都神色肃整,程啸守卫在楚轩周围,而王侠则在方圆三米内搜寻起来。


不过几十分钟楚轩就已经将城堡的书房、卧室、议政厅等地方找了出来。


这里不说城堡的搜寻队伍,就说独自留下的苏白莲,当夜晚降临,酒馆房间内只剩她独自一人后,修仙如她也不禁感到了一丝害怕。


很久很久以前还是她前世的时候看过的各种恐怖小说不由全部冲进她的脑海,那时候她还只是一个普通学生,每每看过那些集中了作者全部恶意的小说后都会有一阵子内心颤抖。


什么阴影中其实有个人东西在默默看着你啦,什么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啊,什么夜半走廊的脚步声啊,什么嘭嘭嘭的敲窗声其实是吊死鬼在撞窗户啊……


虽然她幸运的在莫名穿越后得到了这样一具修仙者身体,但实际上这一世父母都是修仙者的她根本没有经历过什么太惨烈可怕的战斗,一直以来都是没有生命危险的顺风顺水,而她也聪明,一旦碰到危险就及时避开,遇到好东西就偷偷摸走,一路修行到现在竟然也无灾无难的到了金丹修为,所以对于那些东西虽然明知道伤害不到自己但还是有些害怕的。


就在苏白莲胡思乱想到什么‘窗帘后血红的眼睛是老太太死亡后的怨恨’时候,屋外的走廊突然响起啪嗒啪嗒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最后停在了这个房间门口。


接着‘轰隆轰隆’的拍门声响起,一个女人凄厉的鬼叫在房间内隆隆作响,脆弱的木门板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敲成碎片,一会敲门声和鬼叫声都消失了,一个稚弱的童音在房间内响起:“姐姐,姐姐,来陪我做游戏好吗,姐姐,姐姐,来陪我……”但房间内却空无一人,内心恐惧的深渊变成现实,苏白莲差点尖叫起来。


在她差点叫出声的那一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深夜寂静的房间突然响起‘砰砰砰’的敲窗声,不急不缓每一次正好三下。


那一瞬间苏白莲感觉到心脏一阵收缩,似乎有那么一会她整个思维都停止了。


但敲窗声还没有停止,依然是不疾不徐,慢悠悠的每次三下,仿佛是一个优雅却执着的绅士在窗外静待主人的期许。


苏白莲咬了咬牙,缓过来的她知道不开窗是不行了,就算自己不让对方进来,最后对方也会找到别的方法进门,说不定最终还会激怒那种变/态。


想到这苏白莲干脆打开了窗户,出乎意料的是门外并没有什么满面流血的恐怖怪物,而是一个俊美之极仿若皎月般精致华美的高雅男子。


一时间苏白莲甚至说不出话来,可以说苏白莲原本的世界真是俊男美女多如土,但面前的这个男人确实超出了她想象的俊美,甚至让人一见之下就只能神魂颠倒不能自己。


男人穿着绿色的袍子,可以看出他出身高贵,一举一动中都透着一股皇家贵族的派头,此时一间苏白莲,男子就半低下头温柔地微笑道:“美丽的姑娘啊,一见你我就情不自禁,为了你我甚至做出夜半翻窗如此有失礼仪的举动,看在我热情如火的份上,可以允许我进去说话吗?”


苏白莲嘴唇一白,因为她突然想起自己住的是三楼,那么这个男人是怎么爬上窗户的?


但她依然后退了半步,允许对方进入房间,好在男子并没有拖出什么恐怖可怕的下半/身,他灵巧地从窗户上翻进去,那双魅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苏白莲:“您真是美丽啊,让我忍不住陶醉其中。”


美男子失神地上前一步,他无法自控地掬起苏白莲的长发陶醉地深吸一口道。


苏白莲不着痕迹的后退半步,脸色有些苍白地勉强笑道:“是……是吗?”


这个男人身上的阴暗气息可真强啊,在他进入的那一刻整个房间似乎都被沉沉黑暗攥住了,只要稍微靠近,就仿佛要被拖进无尽地狱深渊中。


但男子却全然不在意:“你可以叫我绿王子,美人,我要怎么称呼你?”


 “苏白莲。”虽然苏白莲很不想搭理对方,甚至一瞬间她产生了一种转头就逃的冲动——曾经她只在修真界某个知名魔修身上感受过这种感觉,而当时她只是远远地看到这名魔修就立刻瞬移离开了。


但一想到楚轩的任务以及一旦她逃离那么会迎来的楚轩的猜忌都让苏白莲止步,更何况目前并不是逃离的好机会。


 “苏苏,我就叫你苏苏吧。”绿王子亲昵地握住了苏白莲的手——这让苏白莲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但王子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苏白莲抗拒似得,依旧柔情蜜语:“苏苏,你知道吗,白日一见你的风采我就被迷住了,当时真是恨不得立刻来到你的面前,日日夜夜与你共处,苏苏,你理解我的心吗,我真恨不得将心挖出来好让你知道我的情意。”


一瞬间苏白莲的脸色有些扭曲,她真担心绿王子别说着说着真的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给她悄悄,那她恐怕一辈子都不想听到情话了:“不……王子,其实……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


 “你不相信我?”绿王子突然转头看向苏白莲,他眼中的阴暗和阴影中的表情让苏白莲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明明绿王子只是收敛了笑容,但黑暗中苏白莲却总觉得他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发生了极为恐怖的变化。


苏白莲顿时干笑道:“当然不是,我相信真是相信的不能再相信了王子。”


 “真的吗,苏苏,我真是太感动了,我相信你的心一定也如同我的心。”在听到苏白莲回答的一瞬间,绿王子脸上顿时就绽放出了温柔美丽的笑。


苏白莲现在是知道了,这个王子就算不是变/态也绝对是个神经病,对于神经病你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否则他会不知道又犯什么病。


于是苏白莲只能微笑道:“当然,王子。”


同时她在大脑中还是呼唤‘楚轩,绿王子出现了。’(精神链接内容用‘’表示)


楚轩‘知道了,继续接触’


收到大脑中精神链接挂断的信息,苏白莲只能无奈地继续和绿王子斡旋,但不得不说,虽然楚轩只有简单的回答,甚至是毫无意义的回复,苏白莲却觉得心中安慰多了,也许人在害怕的时候都希望身旁能有同伴支持吧。


听到苏白莲肯定的回答,绿王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他低头凝视苏白莲,惨白的手指抚摸上苏白莲的脸颊:“苏苏,被我喜欢将会你是的荣幸。”





第82章 青蛙

苏白莲被变/态的绿王子纠缠,不知道她是能坚持到楚轩等人回来,还是会失察之下和之前受害女人一般被绿王子杀害。


却说楚轩等人进入了城堡之后,只见偌大城堡一片乌黑死寂,别说怪物了,连半个鬼影都没有,两队人搜索了将近两个小时,竟然没有任何收获。


也不知道这个公主平时在城堡都是怎么生活的,不过都已经扭曲了的童话故事,大概里面的公主头脑也和正常公主不一样吧,否则不会憎恨男性到变态的地步。


因为一无所获,两队人暂时在公主的书房集合了,一见面詹岚就忍不住问道:“怎么办,一点痕迹都没有,楚轩我们还要继续搜索下去吗?”


楚轩皱着眉没有说话,旁边郑吒却说:“我感觉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没有被我们发现,这种感觉特别强烈,詹岚你再扫描一遍,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詹岚闭上了眼睛,同时她喃喃道:“空的,空的,但是非常不舒服,就像蓝胡子那次一样,整个城堡弥漫了不详的恐怖……空的,很难受,这是……精神力屏蔽!”


詹岚猛地睁开眼,她惊喜道:“刚刚在扫描最下一层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精神力屏蔽,似乎是对方发现了我的扫描。”


 “那是……”郑吒正要说话,他眼角突然扫过一抹红光,下一秒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甚至整个人都因为极度恐惧而说不出话来。


 “队长,你怎么了?”


 “是发现了什么吗?”


他这种反常很快引起了队员们的注意,众人纷纷紧张起来,围成了一圈,楚轩甚至扣响了扳机。


 “是的,是一个青蛙。”郑吒的声音因为极度紧张而变得干涩,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书房的角落里蹲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黑乎乎的影子,那个影子冒着两团渗人红光,而刚刚这里明明是什么都没有的。


随着那个青蛙的出现,书房变得瞬间透出一种幽暗的昏黄色,在这种黯淡的环境中,只能勉强看清周围的东西。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并不是城堡空无一人,而是城堡中所有人都化成了灰色雕像——他们面前正直直立着一个表情麻木的长发侍女,侍女的左手边一个静止的灰色秃鹫雕像正趴在笼子里面。


城堡也并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干净,这里似乎很久都没人打扫维护了,天花板上墙壁上的画都脱落了,露出了里面灰红色的内芯,家具摆设都是一种暗沉沉的黑,乍一看仿佛不存在于人世的立体剪影。


青蛙并没有像之前郑楚两人见到的那样发动攻击,而是转身跳出了书房。


众人追着青蛙离开书房,这才发现整个城堡都开始透着那种半昏黄的颜色,而书房的门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两条岔路,至于那只青蛙则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是陷阱还是……”程啸喃喃问道。


 “是对刚才的精神力扫描的反击吗?”詹岚皱起了眉:“想要分散我们?”


 “去找那只青蛙吧,如果它想攻击我们就不会那么费力的搞出什么岔路了。”楚轩淡淡道,接着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条岔路走了进去,程啸王侠则连忙跟在他身后。


郑吒见状耸了耸肩道:“老规矩小红,你带路。”


 “你觉得我们应该走哪?”萧宏律捏着下巴看向郑吒。


郑吒奇怪道:“不是应该选楚轩不走的那条路吗,还能怎么选?”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们走吧。”萧宏律耸了耸肩率先走向那条路:“其实我们选择和楚轩同一条路也没什么,因为谁也说不出怎么选是对的,也许这一条是根本不存在的路呢。”


 “别啰嗦了,不管什么路走走不就知道了。”郑吒挥了挥手,示意萧宏律集中精神。


这一次的路就没有上一次那样容易,青蛙出现之前虽然看不清周围路途,但是却没有任何作怪的东西,而这一次在踏上岔路的瞬间,郑吒就感觉到了一种寒冷,并不是气温降低造成的寒冷,而是一种源自恐惧的冰冷。


从他踩上岔路口起,那种昏黄的光线就开始忽闪忽灭,就如同光线的来源是一盏巨型油灯,而那台油灯则放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


在光线忽闪忽灭间,所有的东西的影子都被拉长了,走道、楼梯、栏杆、画像、呆滞的灰色雕像以及各种金属制的怪兽、士兵,所有的影子在那光线中开始乱动扭曲,如同魔鬼乱舞,偶尔视线扫过时候你会感觉那影子中似乎默默蹲着什么。


实际上那里确实默默蹲着什么,在下到一个楼梯的转口时,一个黑影突然跳起来扑向了郑吒。


绿王子虽然表面上文质彬彬,但实际上非常阴冷霸道,根本不允许别人反抗他的命令,说是想要先和苏白莲培养好感,实际上根本就是在一步一步命令苏白莲,而一旦苏白莲流露出抗拒或者想要离开的姿态,绿王子就会突然变得特别狰狞可怕。


因此在这样变态的控制之下,苏白莲只好战战兢兢地和绿王子培养所谓的好感。


此时正值极致深沉的黑夜中,绿王子居然提议要苏白莲陪他散步欣赏王都夜景,虽然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但在绿王子的变态之下苏白莲也只能陪着他出去了。


 “苏苏,你看这王都的夜晚多美啊。”绿王子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陶醉地道。


苏白莲无语地看着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浓浓黑夜,若不是井底世界的天空透着不健康的雾蒙蒙灰蓝,只怕此时就算她和绿王子脸对脸都看不见对方,真不知道这样的夜景有什么好赞叹的,但现实是她只能敷衍道:“是啊是啊。”


绿王子动了动鼻子:“你闻闻这风中的血腥,不知道有多少生命逝去,它们临死前的哀嚎一定如乐章般动听。”


苏白莲微微侧过脸,每一次绿王子这样微笑时候原本如精灵般俊美的脸就会变得极度可怕,为了不让自己产生心理阴影,苏白莲只好尽量不去看绿王子。


 “你怕我吗?”绿王子轻轻问道。


 “不,我只是……”


 “嘘,放心,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了那里你就不会再害怕了。”绿王子苍白的嘴角扭曲出一个怪异的笑,他拉着苏白莲的手向前走去,苏白莲隐约记得这是去城堡的方向。


等到郑吒躲开、剁/碎、切断各种各样血肉模糊的却偏偏在他脸前蹦来跳去的尸体后,在躲过各种惊悚小鬼攻击后,他踏上了一个挂满了各种美人皮的地方。


各种各样美女的皮干瘪瘪地挂在墙上,仿佛玻璃柜中的展览品,让这个城堡中唯一干净的房间变得说不出的诡异,这一瞬间郑吒突然想到了楚轩所说的推测,看起来楚轩的推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准确,公主要么和绿王子是同一个人要么就是精神分裂。


 “看来公主和绿王子真的是一个人啊。”萧宏律感慨道:“原来证据在公主的城堡里。”


 “不,王子和公主从来不是一个人。”就在郑吒、萧宏律、詹岚三人想要看一看这个房间究竟有什么古怪的时候,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个僵硬冰冷的声音,那个声音仿佛几百年没有说话,又像是没有上过油的机器人,它一字一顿地道:“不是一个人,但现在他们是一个人。”


 “青蛙木偶?”郑吒警惕地转过身,将萧宏律和詹岚护在了身后,现在看来楚轩的推测再次得到了证实,青蛙木偶果然不是单纯的杀/人傀儡,而是一个重要剧情灵魂人物:“你把我们引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一句话的吗?”


 “不是,不是……”青蛙似乎是太焦急了,他说着眼中竟然冒出了红光整个变得无比冰冷阴森,而它大概正努力地与这种异变做斗争,最后它眼睛重新变回了黑色,青蛙王子冷静下来了:“我就是那个被害的青蛙王子,公主将我做成青蛙傀儡替她杀人,我并不愿意,在最后的关头用秘法保留了自己的神智,而公主她杀掉我后将我皮制成华美的衣裳来拐骗少女,并让我替她背负这种堕入地狱的恶名。”


 “所以,你想说什么?”郑吒似乎一点都不为这种秘辛所动,只是看着青蛙王子冷冷地问道。


 “带我走,爱丽丝的勇士,带我走!”


青蛙又变得激动起来:“我受够了,这永沉黑暗的王国,这种无尽血腥的生活,我想要回到最初纯净的世界中。”


眼见青蛙又要变成那种暴走的魔化状态中,萧宏律连忙上前一步道:“我们可以带你走,王子,但是公主如此可怖,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这样才能真正安全的让你跟我们离开。”


青蛙努力克制着喘息着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他发出的声音像是濒死的喘息又像是恶灵哀嚎:“带我走,我是能克制公主的存在,你们不用担心只要我远离公主,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这里曾经是我和公主相遇的地方。”


青蛙动了动,众人才看见他背后有一口井:“这里的井水可以藏匿公主金球,一旦公主离开金球就会失去那种绝对命令的能力,到时候无论你们有什么要求,公主都会满足。” 





第83章 对持

‘楚轩,我找到剧情关键点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楚轩,绿王子把我带进城堡了要怎么办?’


楚轩淡淡地看着眼前长发披胸的女鬼逐渐消散,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在精神链接中回应道:“再等等。”


 “大校,郑吒既然已经找到关键点了,那么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不是应该尽快会合吗?”在楚轩旁边守卫的程啸好奇问道。


楚轩看向逐渐变成灰色雕塑的四周,又抬头看看开始泛白的天空:“有些东西只有在白天的时候才能看到,所以我们要等的就是白天……更何况苏白莲还能牵制绿王子一段时间。”


 “所以,等待吧。” 


与此同时,绿王子攥着苏白莲的手,在苏白莲喘喘不安中带着她一路向前,越往前走苏白莲就越觉得熟悉,绿王子带她来的地方竟然是城堡! 


但与白天的森冷肃然不同,此时的城堡竟然无比富丽堂皇,琉璃吊盏朱红画壁描金涂银,充满了异域的高雅浪漫气息,让人为之目眩神迷。


 “苏苏,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你喜欢吗?”俊美的王子在琉璃吊盏下款款深情,那张精致绝色的脸上温言笑语,他执着女孩的手,浅碧色的眸子深情凝视,足以让任何女人神魂颠倒。


苏白莲仿佛被迷惑了似得,任由绿王子握着她的手,只是微笑点头:“王子,这里可真美。”


绿王子微笑着:“苏苏喜欢就好。”


 “只是王子,我就这样唐突的来到您的家是否有些不太妥当?”苏白莲轻轻蹙眉:“在我的家乡,未婚女子是不能半夜来到男子家中,否则就会遭人唾骂,这样一想我就十分不安,能否让我回去禀告亲人朋友?”


 “你错了,苏苏,这里可不是什么别的谁的家,而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家,至于你的亲人朋友我会亲自告诉他们的,你放心吧。”绿王子放开苏白莲的手温声道:“苏苏,走了这么久你也该饿了,我让侍女给你端些茶点过来,你先等一等,我去看看我们的房间准备好了没有。”


说完绿王子就走进了侧门,苏白莲一时还不敢随意走动,只能有些紧张地干坐在大殿同时不断打量周围。


这里应该是平时用来聚会的场所,整个大殿宽敞空荡,四周零散地放着几张玉石桌子,角落里有精灵女孩雕像的喷泉,喷泉哗哗的喷向四周,大殿空荡荡的只回荡着喷泉的声音,大殿另一个角落放着几张造型奇特的桌子,看起来应该是乐师们所坐的地方,整个殿堂的布置虽然唯美温馨,但不知为何苏白莲总觉得这里处处透着古怪,让她十分不舒服。


就在她打量的同时,一个面容僵硬的侍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将水果点心放在苏白莲面前。


 “那个,你好,请问……”苏白莲还没堆起笑容说些什么,侍女就直接转身离开了,她僵硬呆滞的表情动作让苏白莲不由神色一僵。


苏白莲干脆偷偷拿出袖中乾坤镜照看,但让她惊诧的是乾坤镜中竟然什么都没有,按理说无论是什么样的妖魔神怪都会被乾坤镜照出原型的。


苏白莲心中暗暗惊异,虽然心中奇怪,但一时间也并不敢乱走,于是她又等了一会,但绿王子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依然没有回来。


见对方没有踪迹,苏白莲干脆不再坐着干等,而是悄悄溜到旁边一扇侧门中,打算去查探一番。


说来也奇怪,这样大一栋建筑中竟然碰不到一个人,甚至连苏白莲预想中的刁难或者恐怖的袭击都没有,周围静悄悄的,那是一种死一般的静寂。


但就是这种安静却偏偏让人毛骨悚然,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悄悄地潜伏在这种寂静中。


苏白莲定了定心神,她顺着楼梯朝下,说来也奇怪进入的楼梯只有朝下的方向,一圈一圈不断地朝下,灰蒙蒙阴沉沉地仿佛要下到无尽的地底深渊一般。


每一个转角都有一扇满是黑色污渍的老旧木门,推开门时发出的吱呀声让人心惊肉跳,周围的光线越来越阴霾,空气也越来越寒冷,仿佛每一次穿过木门后都踏进了另一个充满不详的次元空间,直到最后不知道走了多久,苏白莲停在了一扇暗沉沉的黑色木门前。


看着这扇木门,苏白莲心中窜起了奇怪的感觉,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呼’


一丝凉飕飕的轻风突然从她耳边刮过,那凉的透骨的风让她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嘻嘻嘻’


 ‘咯咯咯’


 ‘嘿嘿嘿’


门开了一条缝,古怪的声音伴随着凉风一起吹到耳边,苏白莲警惕地看向四周,但奇怪的是周围什么都没有,而那几声轻笑也仿佛幻觉般消失了,她疑惑地皱了皱眉收回视线看向门内,她的脸色刷的就变得雪白……门内一张流血的女人脸正冲着她微笑…… 


苏白莲脸色雪白的后退半步,门内的女人脸也随着她的动作跟着前进了半步,同时那张苍白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大,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苏白莲暗暗摸向了自己手镯,储物空间中的各种法宝至少能让她逃得一命,摸到了能够抵御各种攻击的法器(虽然只能用一次)还有可以瞬间恢复生命的法器,苏白莲心里不由安稳多了,此时她才有心思仔细打量门后的东西。


那是一个说不出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可以看出这张脸曾经应该是风华正茂,但如今只有扁扁的仿佛一张纸一般的厚度,像个纸人一般在飘荡着,联想到之前关于绿王子的传闻,苏白莲猜到这应该是一张美女皮,可能是剥皮后还没来得及洗干净,这脸皮上还流着干涸的血。


看到苏白莲在看着她,这张皮竟然缓缓地缓缓地从门缝中挤了出来,随着她的动作竟然有一股浓/稠的腥/臭的液体从门缝中流出来,这种场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却莫名的让人胃里不住翻腾。


美人皮朝苏白莲伸出单薄苍白的手皮,她死气沉沉的黑眼珠盯着苏白莲,同时那张嘴的嘴角却诡异的咧开着。


 “留下来,你也会留下来。”


 “留下来……”


 “留下来……”


明明嘴唇没有动,却偏偏发出了凄厉的声音,明明只有一张皮却仿佛有无数女人在喊叫一样,那声音仿佛无数细铁丝从四面八方狠狠扎进人的皮肤中。


苏白莲眼睁睁的看着美人皮越来越近,同时美人皮身后的门缝在这些凄厉叫喊中越开越大越开越大,那屋中无数美人皮正咧嘴朝苏白莲笑着……


 “你发现了这里?也好……”低沉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可怕的幻象,苏白莲转过头才发现自己居然能动了,而之前的一切仿佛真的是幻觉,此时这阴暗的房间墙壁上虽然挂满了无数女人的皮,但它们并没有随意飘动脸上也没有笑,只是死物一般挂着。 


绿王子不知何时来到了她身后,烛火阴影下的表情让人心惊。


苏白莲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但她从绿王子的瞳仁中看到了自己惊恐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是金丹顶级的修者但此时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到我的收藏了吗,苏苏,她们多美啊!”绿王子微笑着歪头看向苏白莲,明明是同之前一样温柔的笑意,但此刻却让苏白莲感到无比的惊悚。


绿王子说着上前一步,苏白莲惊恐的摇摇头后退一步。


 “你不喜欢?”绿王子轻声问,烛光在他淡色的瞳仁中闪耀:“你看这是多么伟大的艺术,是我让她们永葆青春。”


苏白莲连连后退着,接着她似乎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然后一下坐了上去,这时候苏白莲才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张石床,此时她正坐在这张床上,可……这样的地方为什么会有张床?!


看到苏白莲身后的东西,绿王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变态的笑容:“来吧,我美丽的小鸟,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快乐!”


不,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的快乐是什么!苏白莲暗暗咬牙,同时心中不停呼喊着楚轩。 


 而绿王子的脚步却越来越近,眼见他的手就要碰上苏白莲的肩膀了,同时苏白莲注意到墙上无数美女皮的眼睛都直勾勾地转向他们两人,注视着两人。


就在这时绿王子竟然缓缓发生了变化,原本及肩的短发竟然慢慢拉长变成了齐腰金色大卷,他的脸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有些硬朗的轮廓缓缓收紧变得柔和美艳,同时平坦的胸部也开始长大,最后仿佛画皮般一个优雅贵公子变成了一个高挑冷傲美艳的女人。


看到了苏白莲眼中的震惊,绿王子皱眉看了看自己,他抬起头轻轻道:“天亮了吗,不过没关系。”


说着他不对现在应该是她了冲苏白莲笑了笑,接着一把将苏白莲按倒在了床上,轻轻舔了舔苏白莲耳垂道:“让我留下你的美丽吧,苏苏。”


评论
热度(9)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