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84~86)

怪物描写,可能引起不适x2

第84章 变

‘楚楚楚……楚轩!绿王子变成女人了!’


正在城堡储物室肆虐的楚轩在心灵锁链中回应‘绿王子就是公主,公主就是绿王子,天亮的时候他应该就会变回公主了。’


 ‘可……可是,问题是这女人在摸/我……’


 ‘……’


精神链接频道一片寂静,詹岚转头一看就见几个男人眼中隐隐透着异/样的兴/奋,特别是程啸不知道已经想到哪个下/流/环节去了。


 ‘楚轩,你们到底在哪啊,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啊!她已经开始撕我的衣服了!’


 ‘我们暂时被困在城堡中了,苏白莲,你再坚持一会,我们一会就去接应你。’


 ‘可是,她……她……她在……嗯……我……’ 


这种声音让几个大男人都不由得呼吸一窒甚至情不自禁脸红了一下,但楚轩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他和萧宏律依然在快速收理着有用的物品以及信息,同时冷淡道:‘苏白莲你听我说,城堡中没有金球,金球应该就被公主贴身放置,一会她靠近你的时候,你注意一下金球在哪里,以及最后我希望你能得到它。’


精神锁链中这一次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楚轩奇怪地顿了顿,他似乎嘟囔了一句什么。


程啸顿时在一旁哈哈猥/琐大笑道:“女孩子脸皮薄嘛,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和你正常通话。”


 “不对,情况不对。”楚轩此时却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站直了身体。


 “怎么了,楚轩?”郑吒见状扭头关切问道,此时他正在拆卸某个看起来特别奇怪的东西,随着他的拆卸,那东西还会不时爆发出兹拉的火花来。


萧宏律却是没有停下动作,这个小男孩似乎对城堡核心的一切都十分感兴趣,他并没有抬头而是直接问道:“是苏白莲那边情况不对?”


楚轩皱眉道:“不错,不过也并不全是这个,我刚刚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然而他话没有说完,城堡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响,接着就是一阵剧烈摇晃,侍女护卫在外面乱成一团,隐约听到有人在尖叫,接着是一声愤怒大叫,听起来格外像公主的声音。


原本在劫掠储物室的几人顿时神色一变,楚轩急促道:“看来是有事情发生了,我们速度快些。”


果然在楚轩话音落下后,储物室也开始摇晃起来,石灰青砖噼啪往下掉落,大门在几次颤抖后化作了灰烬,郑吒萧宏律几人见状连忙加快速度,将楚轩需要的东西打包之后,几人快速冲出储物室。


在他们离开的下一瞬间储物室化为了灰烬,储物室外面则是一团糟乱,侍女们四处狂奔侍卫们则吆喝着到处巡走,远处火光冲天看起来像是城堡某个地方烧起来了,但这些并不是最让人惊慌的。


不知道怎么了,城堡地下竟然开始晃动,那土地有了生命似得一下一下蠕动着,青石地面大片大片炸裂,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股极度不详的气氛开始弥漫。


 “队长?”詹岚忍不住看向郑吒。


郑吒神色严肃的看向城堡地面,火光耀动下他脸色冷凝的仿佛无情的大理石雕塑,听到詹岚的喊叫,郑吒并没有回头,只是询问道:“还能联系到苏白莲吗?”


詹岚摇了摇头:“完全无法联系上了,那个区域一片空白,甚至无法判断出是切断了联系还是屏蔽。”


郑吒沉默了一会他道:“我去查探一下,楚轩你带着他们尽快离开,这一次我感觉非常不好,你们最好赶紧离开,至于这里的东西我们以后再过来查看,反正现在我们已经有了真正的青蛙王子,这一次也不算白来,你觉得呢,楚轩?”


郑吒看向楚轩,虽然他用的是询问的话,但语气中却是全然不可辩驳的命令意味,因此楚轩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直接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郑吒悄悄地朝之前詹岚所指的地方窜去,越是接近那里地面的抖动就越厉害,那种不详恐怖的氛围就越强烈,一股彻骨的寒冷开始悄悄弥漫,郑吒极力忽视心头萦绕的感觉,他冲进了之前苏白莲踏入的楼道……


下一秒郑吒整个人都僵在了楼道口,但这种僵硬迟疑只是几秒钟的功夫,下一瞬间郑吒整个人就如同开膛炮弹一般转身朝门外冲去。


他身后一个长着女人躯体和脸的怪物正缓缓地向楼梯口爬去,这怪物像是蜘蛛和蛇的混合体,它的头是一个有着长长青色头发的铁青女人脸,无数的青发像是触手一般挥动着,而它的身体无比的肥/胖臃/肿巨大,无数女人的手臂脚从她肥/大的胸腹脊背中伸出来,让它如同蜘蛛一般爬行着,而那些手臂和脚上充斥着无数张扭曲的女人脸,这怪物的眼中已经看不出理智只有疯狂的欲/望,此时它大张着嘴怪叫着朝郑吒的方向爬去,看起来缓慢笨重其实却无比快。


它每爬一步就带出了浓稠的白色雾霾,那雾霾中充斥着让人想要崩溃的呢喃:“还我的金球,我的金球,还给我金球,我要金球……”


 “艹,这究竟是什么玩意,难道这就是公主的本来面目?”郑吒一边拔足狂奔一边忍不住脸色铁青的叫骂:“不是说没了金球后公主会战力大减吗,为什么我总觉得它被激怒了后干脆狂暴化了?”


实在不能怪郑吒忍不住暴躁,而是明明他已经发足了全力奔跑,身后怪物不紧不慢但总是快要跟上他的样子,甚至他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像是那怪物的头发已经摸上他后背肩膀,而四阶高的本能告诉他一旦和怪物接触。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郑吒突然发现怪物不见了,但白色雾霾越来越严重,四周一片寂静,他只能听到这片寂静中不断传来惨叫声和某种重物划过地面的嘎啦声。


这种气氛让郑吒更加精神紧绷,但四周并没有突然蹦出那个怪物,只有摸不清具体方位的哒哒哒脚步声和重物划过地面的难听声音。


那声音越来越近了,仿佛那个看不见的人就贴着郑吒面颊似得,而郑吒也勉强能看到离自己极近的地方模模糊糊出现一个人的轮廓,那人正默默地看着他,当与郑吒的目光对视后,那人突然缓缓举起手中东西,郑吒这才发现对方手中一直拿着的是一柄等人高的巨大电锯。


 “还……我……金……球!”那人开口发出了上锈机械般的声音,接着他缓缓举起锯刀,但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郑吒生出了无法反抗的感觉,然后那兹兹转动的电锯狠狠朝郑吒头顶砸去。


 本能中郑吒凝聚起全身能量抵御,那电锯砸在他头顶发出一声轰然闷响,这并没有结束,电锯又一下一下不停砸下来,这一下一下的动作十分密集,快的让郑吒根本无法反应,眼见全身防御能量就要被电锯砸散,濒死之际郑吒猛地再次凝聚起最后力量打算放手一搏。


 ‘嘭’又是一声闷响,郑吒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挤压,接着噗通一声,他眼前白雾全散了,似乎又回到正常世界,只是眼前发黑头脑轰鸣,而周围似乎有很多人在不停奔跑发出噪杂声响,接着他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郑吒,你怎么突然从半空掉下来了?”是程啸的声音。


郑吒晃了晃脑袋,那股眩晕消散后,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他不知怎么了竟然从公主的战场突然掉到自己队员面前了,此时周围是一片火海,远处有两个造型奇特的人在奔逃,其中一个金发高大男人竟然变成了蝙蝠抓住另一个金发男人飞了起来,没过多久两个人就不见了。


郑吒收回视线这才发现面前自己的队员也一身狼狈,而这时他的头脑已经完全清醒了,他这才想起自己所处的环境,顿时神色一变甚至来不及多说什么就一把抱起萧宏律大叫道:“快跑!” 


诸人也是与郑吒合作久了,见郑吒这么一副形象出现又如此反应也不多话就赶紧跟着郑吒开跑,甚至于楚轩还拉上了速度慢的詹岚。 


就见众人在城堡中夺路狂奔,幸亏此时城堡大乱才没有引来卫兵围追,因为几人都是基因锁高手,所以这一路狂奔速度并不慢,不过半柱香时间就已经冲出城堡。


但还没等众人喘口气,就听到背后突然传来阴测测哭嚎般的鬼叫:“还我金球,我要我的金球,金球,金球……”


众人只觉背后陡然一冷齐齐转头看去,就见城堡在身后瞬间化为飞灰,一只巨大怪物从那废墟中缓缓爬向众人,那怪物一边爬动一边哀嚎着,怪物身上无数女人的眼睛都怨毒地看向众人。


 “快跑!”


不知谁一声大喊,众人立刻又狂奔起来,郑吒一边跑一边道:“小心不要被这玩意碰到了,否则就麻烦了。”


 “艹,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公主。”


郑吒话音一落,程啸的脸色顿时扭曲了:“这是什么画皮吗,我终于理解青蛙王子为什么会落到如此境地了,这绝对是男人的噩梦啊!”


不过在这紧张的时刻没人理会程啸的吐槽,就听另一边的詹岚一边跑一边道:“那公主为什么一直追着我们不放?”


 “是因为金球吧,苏白莲拿到了金球。”坐在郑吒怀中的萧宏律轻轻吹飞指尖一丝头发淡淡道。



第85章 战前(修)

 萧宏律的猜测果然没错,在离开城堡后公主化身的恶魔一直在紧追不舍,认定了他们就是拿走她金球的人一般,无论众人怎么隐藏逃脱都会被阴魂不散的公主寻到,就算解释了金球目前不在他们手中也没用。


只是奇怪的是如果推测正确是苏白莲夺走了金球,那么苏白莲呢,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见她人影?


 对于这个问题大小两个智者都有相似的解释,要么是夺取金球的过程中遇害了——不过据说这个概率十分低否则公主不会以那种鬼样子对众人穷追不舍,要么就是有了什么问题暂时绊住了她的脚步,一旦她脱离这种滞绊就会回来了。


鉴于苏白莲的能力,大小智者提醒诸位暂时不必要担心,更何况若是有了危险苏白莲还会联系众人,若是没有消息那就证明她暂时安全,毕竟当初是她主动挂断联络而不是遭遇了屏蔽,更何况关系整个井底世界的一大一小两个BOSS——公主和青蛙都跟着中州队伍呢。


说到真正的青蛙王子众人还真是从他那里得到了不少关于公主和井底世界的信息,他也没有欺骗众人,在离开了公主后果然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种魔化状态了。


因为夜间才是被追杀的主战场,所以众人现在都养成了白天睡觉夜间赶路的习惯,因为找不到苏白莲,又没有金球无法结束井底世界,所以这两天他们只能带着公主在井底王国绕圈子。


鉴于郑楚两人都是四阶高拥有感知领域,而且身体对睡眠的需求极少,所以一直是两人负责营地安全,不过就算如此因为公主夜间的战力格外凶猛的缘故,这两天以来众人都感到了异常的疲惫。


 “詹岚还是没法联系到苏白莲吗?”森林中营地边缘郑吒对身畔的楚轩低声询问道。


楚轩推了推眼镜淡淡道:“詹岚只是三阶精神力,这种情况下她只能等待苏白莲主动联系,因为苏白莲已经在她联系范围之外了。”


郑吒皱了皱眉:“可是苏白莲甚至不是精神力者,她如何主动联系詹岚?我早说了这次放任她独自一人与绿王子斡旋太危险,我们两个至少要留下一个作为接应,如果真出现什么事情,我们不就白白损失了一个战力?”


楚轩唇角似乎略过一丝笑:“郑吒,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要替队员做了……”


见郑吒张嘴想要反驳,楚轩摆了摆手示意郑吒听他解释:“你认为我凭什么要让苏白莲独自应对绿王子……一则苏白莲虽然看起来开阶不如你我高,但她身上各种功能的物品会让她面对危险时活下来的胜算比你我还高,别忘了她邀请过我研究过有关她世界的东西……”


郑吒有些吃味地撇了撇嘴,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听楚轩接着道:“我可以肯定除了她拿出来的那部分,她自己身上一定还有隐藏的,虽然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以她的心性能力是如何驾驭掌控这些道具,她身上有瞬间逃跑的物品也有相当于四阶精神力者的物品,虽然以她的能力只能使用这些道具的小部分功能,但是效果已经很强了。”


 “二则,若是以苏白莲的这些能力还无法逃脱,那么就算再派一个你过去又有什么用?不过是再多折损一个最强战力罢了,更何况如果你在旁边,以这个世界的规则绿王子必然察觉,那么我的布局还有什么意义……而且我们所有人谁没有历经过几乎必死的危险,给别提已经牺牲的队员,这个世界从来不存在绝对的安全,就连我们自己都随时可能丧命,既然选择成为这个队的队员,那么就要有独自执行危险任务的觉悟,否则她来这个团队做什么?我们也从来没有强迫她留下来。郑吒,我问你,我让你执行那些九死一生的任务时你怨恨了吗?”


郑吒摇了摇头,他坚定地看向楚轩:“我相信你楚轩,你只是让我们大家能够以最大概率活下去,你也从来不会恶意让人去送死,如果……就算是不慎牺牲了,我也希望这种牺牲能够帮助到你们。”


楚轩短促地笑了笑,他摊了摊手道:“就是这样了,郑吒,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他的意义,我们之间是相互合作帮助各展所长,以便于大家共同活下去,而不是你一个人为所有人负责。”


郑吒沉默了下去,虽然他知道楚轩话中所说的道理,但私心里他还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地活下去,活着回到现实世界,这大概就是绝对理智和感性化常人的区别吧。


郑吒不说话,楚轩也不再说话,两人之间一时间无比安静,只能听到森林中有高大乔木的落叶簌簌下落以及两人踩过落叶的声音。


 白天一直是公主休憩的时间,袭击也只是短促无力的小波攻击,队员们又都在睡觉,所以也只有这个时候两人才有机会安静地相处一会,可以说这段时间的白日是这□□世界中难得的时光了。



失去一部分重要东西,无法弥补



 




第86章 镜子

 且说另一边一直没有回来的苏白莲到底在干什么了呢?原来金球真的被公主随身放着,当时公主正对苏白莲意图不轨打算强X剥皮,混乱中苏白莲摸到公主身上的金球并一把夺走金球,公主暴怒之下发狂吓跑了苏白莲,而且因为受惊太深,苏白莲头也不回地一口气狂冲了出去,期间在自己身上加了无数个隐匿踪迹的法术,直到两天后苏白莲才稍稍平静下来,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因为受惊不知狂窜到哪里了。


平静下来后她才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在修·□□中那般独自一人了,她现在是莫名来到这个暗黑世界并且和楚轩组队的人!


这个念头一起,苏白莲顿时就渗出一身冷汗,她拿着金球跑了两天并且没有留下一丝信息楚轩会怎么想?而且还是因为害怕没有听从楚轩嘱咐自己直接跑了……想到楚轩冰冷的眼神和《无限恐怖》中惨死的李帅西、小罗等人,苏白莲顿时又是一个寒噤。


 “楚轩啊楚轩,我真不是有意的,你可千万别做出什么奇怪的结论了啊!”苏白莲暗暗祈祷着,说着她从手镯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镜:“我只是想看看现在情况如何,真没有别的心思,我只是担心你想歪了先提前做个防备,要不然万一被你冤死了该多亏啊……楚轩……”


随着苏白莲话音落下,一滴血滴落在镜子上,不知道因为什么小小的一滴血竟然越流越大最后整个镜面都变得血雾蒙蒙,而这一片雾蒙中则出现了一副清晰的画面:


楚轩面无表情地将郑吒按在树干上揉捏,鼻梁上的眼镜和他冷峻的侧脸让他显得既斯文又冷淡,一副文质彬彬的衣冠禽兽模样,而原本高大俊美的郑吒则仰脸□□着,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俊朗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


画面出现只是一瞬间,下一秒镜面中的人仿佛感应到什么一般同时回头,镜中的画面就立刻中断了。


 ‘嘭’


镜子从满脸震惊的苏白莲手中滑落,因为太过震惊的缘故,在看到这信息的一瞬间苏白莲大脑竟然一片空白,甚至来不及做出愤怒或者后怕等反应,因此也就没看到在出现画面后镜子上浮现的一段文字。


好一会苏白莲才缓过神,她弯腰从地上捡起镜子,脸上一片惨白,她第一个念头是:原来楚轩已经四阶了他竟然瞒过所有人,不对他那个不要脸的姘/头他可没舍得瞒着,怪不得他对自己一直没有回应……这郑吒还真够不要脸的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愿意被另一个男人玩,难怪楚轩差点要了他的命他都没反应,或者可以说为了得到楚轩的智慧他竟然舍得做出这种牺牲,直到这个念头转悠完她才回过神来愤怒和后怕。


幸亏……幸亏她因为担心楚轩生气而开启了坤元镜,否则到时候怎么被这对贱/人害死的都不知道,之前她为了楚轩对郑吒态度这么恶劣,以两人关系郑吒早不知道对楚轩说了多少她的坏话了,说不定楚轩想想真觉得她对郑吒态度恶劣是破坏团队关系影响团结不服从指挥,所以这一次楚轩才想要算死她……对,一定是这样,这一次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要拖住绿王子得到金球,而是根本要她去送死!


好!好!好!好一个楚轩!她这般掏心掏肺地对他,原来在他眼中还比不得另一个人的虚情假意卑贱的媚/语讨好,原来所谓的合作所谓可以做他的最强战力根本就是骗局,幸好她有诸多法宝护身才能安全逃脱,而且居然还真的让她得到了金球,哼,他们一定想不到吧,待她拿着井底世界的钥匙悄悄离开,看那对奸/夫/淫/夫怎么哭去!


不不,不能这样,这样也太懦弱了,被这群凡人践踏羞辱过后她怎么能这样灰溜溜离开,反正……自己拿到了金球,而自己先前和郑吒他们一队,公主可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郑吒队伍,所以无论怎么样这笔账公主一定会算到中州队头上,到时候……苏白莲冷笑起来,就让她好好看看他们狼狈的表情吧。


想到这苏白莲不再往出口处跑而是折回身朝井底世界某处飞去,她不止要让郑吒等人好看,敢这样算计她的真心,她会让他们后悔活着来到这个世界!


井底世界某个城镇居民区,两个金发男人正坐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长相高贵俊美的男人坐在椅子上骂骂咧咧道:“公主这娘们还真可怕,我说尤里安前方有这么一个大BOSS的情况下我们两个还能怎么办,还能拿到你所说的那个核心吗?”


稍有些清秀的男人并没有被俊美男人的暴躁感染,他微微闭着眼睛似乎在想什么,听到俊美男人的问话,尤里安不紧不慢道:“莱因哈特,你注意到那个队伍没有?”


 “什么队伍?”莱因哈特莫名其妙地看向尤里安:“我们不是在说怎么拿到核心吗?”


 “不是核心……在我们趁乱摸进皇宫的时候,皇宫还存在另一股和我们一样的势力,在纵火的时候和他们撞见过,不知道你注意到为首的那个男人吗,他……真的好强!”


 “和我们一样的势力?”莱因哈特皱紧眉,他突然明白了什么神色狰狞道:“MD,你是说有人和我们抢核心,看起来更麻烦了,尤里安想个办法灭了他们!”


 “这不是……”尤里安正想说什么,但收到莱因哈特不满瞥来的目光,他顿时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不再解释,但他脑海中还在不停想着那个强大的男人,若是能将那个男人拉入团队就好了,那一定要比跟这个白痴合作好多了。


正在两人商议间,尤里安警觉地感到一股力量正在入侵,他顿时神色凝重地站了起来。


 “怎么了,是公主吗?”莱因哈特顿时也做出了防御和随时可以逃跑的姿势,他同样神色难看地道:“不可能吧,公主不是一路追着那个抢走她金球队伍的人,怎么可能会来找我们?”


尤里安摇了摇头:“不是公主……”


 “那会是谁?”莱因哈特疑惑问道。


但不等尤里安回答,两人就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不知何处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不愧是排行第六的智者,虽然连那小屁孩都比不过,但比起普通开阶的人来说还是很厉害了。”


莱因哈特上前一步正想呵斥,却被尤里安挡住了,他清秀俊美的脸上不见任何恼怒,而是依然带着和善温柔的笑意:“承蒙小姐美言,不过我想小姐找我们不是只为了跟我们说这样一句话吧。”


 “哼,算你聪明。”一声动听冷哼,空气中一个曼妙典雅的古韵美人逐渐显出身影,来的人正是苏白莲。


她俏目含冰冷着一张俊脸不客气地上下打量两人:“我来找你们确实不是为了说这样一句话,而是想看看你们是否有资格和我合作。”


这话说的实在不客气之极,莱因哈特眼中已经聚满了怒气,就连尤里安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快,但尤里安城府极深,就算感到不满他脸上笑容也依然和煦:“如果我没有猜错,小姐应该是之前那个队伍的人吧,不知道小姐要找我们合作什么,又能拿出什么筹码呢,要知道就算我们再不值得一提,也不会无缘无故为别人做事啊!”


苏白莲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她冷冷道:“我手中有金球,这个不知道够不够?”


 “你有金球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莱因哈特受不住地张嘴嘲讽,尤里安眼中一瞬间闪过惊愕和狂喜。


苏白莲唇角顿时划过一丝讥笑,她眼含轻蔑道:“看来你的好同伴还没有告诉你啊,金球就是你一直要找的核心!”


 “什么?”莱因哈特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愣愣地看向苏白莲之后转身看向旁边尤里安:“她……她说的是真的?”


尤里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他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这个筹码确实让我心动,那么小姐你有什么要求?”


苏白莲眼中仇恨更甚她咬牙切齿地道:“我知道你的智慧才来找你的尤里安,虽然不指望你能做到什么地步,但至少我要让中洲队……就是之前你看到的那个队伍,我要让他们痛苦!”


 “如果你办到了,这个金球就是你的,还有最好别打别的主意,否则……哼!”苏白莲挥了挥袖,她手心闪光的金球顿时消失不见,同时尤里安和莱因哈特两人只觉得心神震荡,仿佛遭到什么重击一般,于是在苏白莲走到一边后,两人看向苏白莲的眼神也都凝重了不少。


尤里安神色瞬间恢复成温雅,他走向苏白莲微笑道:“对于盟友,我们从来都无比真诚。”


苏白莲没有理会尤里安伸出的手,只是微微冷笑了一声:“你知道就好,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要亲自看到他们倒霉!”


 “定会如您所愿。”尤里安也不生气而是神色如常地收回手淡笑道。 


评论
热度(9)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