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87~89)

怪物描写可能引起不适x3

第87章 混战

 森林中郑楚二人则靠在一起享受难得的温馨时刻,两人也不说话而是肩并肩坐着静静地看着森林中的景色,此时天色虽晚但并没有怪物出现,而平静下来的童话世界一直美的犹如梦境,置身于这种环境,握着身旁人的手郑吒竟感到了一种满足和幸福。


但这种满足和幸福实在太过短暂了,暗蒙蒙的太阳不过刚刚歪到西方,森林的光线就骤然黑暗下去,在这片黑暗中原本还惬意放松的两人顿时警惕地站起来。


 “这一次怎么这么快,不管了楚轩你去把其他人召集起来,我先在这里顶上一会!”郑吒说着缓缓抽出了军刀,随着武器拿出,他整个人气势猛地一变,原本还有些温和的都市精英模样顿时变成了杀伐果决的战士。


 “公主的袭击会越来越频繁的。”旁边楚轩看向灰蓝交际的天空低声道:“很快这里就不会有白天了。”


郑吒心里一沉,这样下去情况真的会越来越危险,如果再寻不到金球,他们只怕就得放弃这个世界赶紧离开了。 


但不等郑吒再思索下去周围就开始有了动静,此时两人周围开始传来细碎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郑吒凝神看去就见无数造型奇特的怪物拨开草丛缓缓向两人爬来。


那些东西说不上来是怪兽还是人,它们都有着人类的躯体,躯体上披着破烂白布,头上长长的黑发垂下将它们整个头颅都遮起来,但它们不是直立行走而是在地上缓缓爬行,并且爬行的姿势十分扭曲奇怪透着怪异的韵律,看着让人十分恶心,乍一看像是无数白衣女鬼在不停扭曲爬动着。


看到这堆奇形怪状,郑吒顿时脸色铁青骂骂咧咧道:“MD,这玩意看上去可真不好,公主带来的东西越来越难搞了。”


但这一次却没有人回答,原来在郑吒凝神对付爬来的怪物时候,楚轩就已经到了营地帐篷处了,因为这两天与公主夜战已经成了习惯,所以天色开始想要变黑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清醒,而楚轩一过去所有人就都醒来了,不过瞬间功夫大家都奔出帐篷和怪物们战在了一处。


郑吒见楚轩已经离开也就收敛了心思全心应付‘女鬼’们,这些小怪虽然没有公主那么恐怖,但其实也十分难缠,而最关键的是它们会拖住行程让行动缓慢的公主追上来。


郑吒到现在也不知道公主的本体到底是什么,那天所见的可怕怪物虽然说起来有很大可能是公主狂化后的样子,但郑吒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他还真的从来没见过那怪物攻击,到是每次不小心被怪物碰到后就会被拉入另一个诡秘次元空间中,楚轩分析那个次元空间才是怪物真正的手段,而且里面只怕蕴藏着极为可怕的危险。


这一次之所以没有及时离开倒并不是郑吒心血来潮想要再次试探一番对方能力,而是这些玩意出现的实在太快太突兀,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密密麻麻地团团围住众人所在营地,所以只能先应付了它们才能跑走。


思虑间那群怪物已经围住郑吒,看样子它们似乎想爬向郑吒将郑吒淹没,这个样子让郑吒联想到了某个电影中将人吞没啃噬的虫群,顿时恶心的不得了,他不等那群东西碰到自己,就挥刀砍向怪物。


奇怪的是当军刀刀尖砍向那‘女鬼’时,竟然出现了最初遇到无头爱丽丝一样的情况,军刀仿佛砍入沼泽一般,被那女鬼的身体给深深吸住了,同时就听见那女鬼发出可怕的刺耳嚎叫,它整个身体仿佛被劈开的水面一般荡出了一圈一圈波纹,与此同时郑吒感到了一种极度的冰寒顺着刀身蔓延到自己手臂最终乃至全身,有那么一会他整个人都被那种阴寒的气息缠住,皮肤开始泛黑完全动弹不得。


同时在他停滞的那几秒钟,其他‘女鬼’也纷纷围了上来,那惨白臃肿的爪子开始攀向了郑吒的大腿腰身,眼见郑吒就要完全被怪物们淹没。


就在这时郑吒整个人突然猛地一亮,连同他那柄长刀一起都仿佛要燃烧起来一样,连人带刀都变成了火焰一般耀眼的红色,那红色像是‘女鬼’的克星,那些东西一碰到这耀眼炙热能量就通通惨叫着化为灰烬。


看起来这‘女鬼’不止看起来像女鬼就连它们畏惧的东西都和女鬼相同。


一旦找到这些黑暗生物的克星,郑吒就毫不客气地挥刀砍了起来,虽然那些‘女鬼’们依然源源不断地涌现,但一时间郑吒周围竟然也形成了一片干净的真空。


解决了这些东西郑吒就不再停留而是连忙向自己队员处赶去,詹岚他们那边的情况也并不困难,詹岚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那群东西虽然尖叫着想要扑过去但根本没法突破詹岚设置的屏障,王侠和程啸则靠着詹岚的屏障不停地击杀周围鬼怪,至于萧宏律这战力值低下的小鬼则被安全地护卫在中间。


 而楚轩则更是帅气,他手中的枪毫不停歇,全身上下三百六十度被他防范的毫无死角,并且他打枪的姿势实在帅气,行云流水般让人联想不到暴力和死亡甚至只能想到艺术。


虽然队员们武力值高强合作默契是好事,但现在也并不是耍帅的时候,郑吒心头那种沉郁的感觉越来越重,他完全不敢耽搁而是狂奔到众人身边一把抱起萧宏律对其他人吼道:“走!”


所有人立刻会意,甚至大家没有一句交流全都一边防备一边默契地朝一个方向冲去,于是在一阵兵荒马乱后新一天的逃亡又开始了,不知道这一次又会跑到什么地方。 


 “大校,我说我们还要这么跑多久啊?”逃跑路上,程啸一边用斧头砍着袭来的各种小怪一边郁闷道:“难道我们就要这样一直跑下去吗?”


 “你不是特种兵吗,连这种程度的急行军都受不了?”坐在郑吒怀中的萧宏律拽下一根额发冷冷嘲笑道,他神色也有些阴郁:“苏白莲的行踪一天没有摸清我们就要这样跑一天,除非我们打算放弃这个世界。”


说完他就直接看向了楚轩,似乎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楚轩会有什么方法,此时郑吒也同样看向了楚轩:“说起来还是没法联络到苏白莲吗?”


楚轩摇摇头,他神色中却不见丝毫焦急,只是淡淡道:“放心吧,不会太久的,很快就会结束了。”


 “你是说中洲队如今正在被公主追的满井底世界跑?”苏白莲脸上带着满是幸灾乐祸的笑:“呵呵,真是报应。”


尤里安笑容不变只是点头道:“这种出卖队友欺骗感情的人自然是该受这种惩罚,苏小姐你放心,以后他们只会越来越惨。”


 “能这样当然是最好不过。”苏白莲冷哼一声:“只怕是你们办不到,毕竟那里可是有最厉害的力和智呢。”


 “那你还找到我们干嘛?”莱因哈特一听苏白莲这种口吻就立刻来气,他不屑地看了苏白莲一眼:“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还会放任你出来找我们合作吗,我看就是小娘们没见识。”


 “你……”苏白莲顿时神色一冷就要发作,尤里安连忙走到中间劝解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冷静一下,如果我们自己人都相互争斗,那就更对那些人没办法了,莱因哈特,苏小姐是好意劝解我们要小心行事,你也就不要生气了。”


尤里安劝服莱因哈特后就看向苏白莲:“既然这样,不知道苏小姐是否能更详细地说明一些情况,我也好据此作出判断。”


苏白莲一听尤里安如此也不再纠缠,而是皱眉道:“他们的首领郑吒只是个没有头脑的阴险莽夫不足为惧,到是那个叫楚轩的军师你们一定要小心,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据说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他无法算计的事情。”


听到苏白莲的话,尤里安神色沉沉,他暗暗道看起来事情比想象的更加棘手,对方实力强过自己,但好在敌暗我明,并且对方又被公主纠缠,若是让对方与公主相互消耗实力再给他们暗暗中一击倒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不等尤里安想完,苏白莲又开口了:“怎么样想出办法没有,我真是迫切想看到他们得意脸上的失落,哼,最好让他们好好品尝失败的痛苦。”


 “当然有……”尤里安脸上露出了一个温雅微笑,苏白莲也没料到对方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方法,所以一时也有些微微错愕,看到苏白莲脸上的神情,一直以来被鄙视的尤里安眼中也露出些微的得意:“若是他们的实力真如你所说那么厉害,那么我们就不宜正面相碰,而是应该避开锋芒,我有一个想法……”


尤里安示意苏白莲和莱因哈特过来,轻轻说出自己所想的主意,但他的话没有说完苏白莲就怒道:“不行,这不就是懦弱的逃避吗,若是如此我何必来找你们,之前直接带着金球离开就是了!”


尤里安挥了挥手示意苏白莲冷静一些:“苏小姐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狼狈躲走,这只是暂时性地撤退,做出你被困在某处的假象,让公主和中洲队相互消耗实力,而我们只要躲在井底世界出口处就能给他们来一个出其不意的袭击,更甚至于不需要我们动手……”


 “不行!我一定要亲眼看看他们倒霉的样子,而且我不信楚轩会上这种当。”苏白莲神色依然难看:“果然不该信你们……我再说一遍,让我帮你们布置可以,但是我一定要亲自去看一看他们被追杀又受挫的丑陋模样,我要他们跪在我脚下求我帮忙!”


 “哎,苏小姐等等,这样不可……” 


苏白莲说着一挥衣袖直接离开,尤里安拦都没拦住只能皱了皱眉暗道一声真是白痴,然后也带着莱因哈特离开了。 




第88章 结束

 中洲队确实如苏白莲恶意设想的那般非常糟糕,在与公主进行长达五六天你追我赶的游击战中竟让公主摸到了一些规律,于是在第六天的某个时刻郑吒一行人就被公主堵上了。


实在让人想不明白公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毕竟以中州队的智力想要甩掉跟踪还是非常容易,而看公主狂化后的模样分明是没有残留多少智商啊!


不过现在纠结这些也没有用了,此时公主庞大的身躯正牢牢堵在众人将要前行的路上,而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的逃亡中,一直没有停过寻找苏白莲精神力痕迹的詹岚竟然陆陆续续发现了苏白莲存在的痕迹,他们正是在追寻这个痕迹的过程中和公主相遇的,只是不知为何这种寻找到的痕迹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这倒像是有人在刻意引导,是我们之前慌乱中遇到的那两个白种男人吧,他们也是和我们同样存在的基因锁搜寻小队?”萧宏律拽了拽额发阴测测地得出了一个结论:“早在之前我就觉得那女人不可靠了,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还愿意留她。”


王侠有些不解:“为什么不可能是苏白莲重伤之后遭人胁迫,这么快就断定她是合谋了?”


 “不可能。”萧宏律神色阴郁地吹飞了一根额发:“苏白莲那女人,虽然我接触不多但多少对她也有一些了解,如果她真的是被人胁迫的话,那么留下的痕迹不可能这么条理分明逻辑清晰而应该是十分慌乱,同时她使用的是她根本就不懂的一种国际交流密码,这个楚轩曾经和我提到过。”


王侠皱眉奇怪道:“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跟我们一起不应该更安全吗?”


郑吒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一个可能,他立刻看向楚轩,果然楚轩脸上是毫不意外的表情,只听楚轩淡淡道:“她确实不可能被胁迫,因为之前我曾经收到过一次她的精神扫描,其中蕴含的力道十分强悍,虽然是无意识下做的。”


精神力扫描?什么精神力扫描?苏白莲不是一直都是近战吗,为什么她会有精神力者才会的东西,还有以楚轩的性格既然捕捉到了苏白莲的精神力,那为什么没有立刻做出相应计划而是现在才说出来?


但很快众人就没有精力再去纠结苏白莲的事情了,因为公主那庞大的身躯已经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艹,怎么会这样,这货不是一直都只知道傻缺地跟着我们屁股后面跑吗,这一次怎么会故布疑阵堵在路口了!”程啸顿时傻眼,看着面前神色狰狞的恐怖怪物喃喃道。


 “白痴,现在还想这个有什么用。”一直以来笑嘻嘻的詹岚神情也有些发白,她拍了程啸一下大声道:“现在当然只能和公主拼一拼啦!”


楚轩此时的神色也不再淡然而是变得严肃冷峻,他推了推眼镜道:“不是公主学会了故布迷阵,而是在这个世界中公主的黑暗能力一天一天变得更加强大可怖,也许不止是这里,大概整个井底世界都已经快要充满这种东西了。”


郑吒神色严肃地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看起来这一次是难免直面公主了,如果情况实在太过严峻,我们可能只能放弃井底世界然后选择直接离开这里了。”


楚轩摇头道:“也许并不需要。”


郑吒怀疑地看了楚轩一眼,但他已经来不及追问楚轩到底又有什么算计了,此时在众人说话间,周围形式又变得严峻起来。


公主手下各种奇形古怪的东西都围了上来,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一般密密麻麻地围上来,这一次所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了,虽然公主派出的怪物能力并没有太高,但也架不住一次出现这么多啊,再加上挡在路口的大BOSS公主,也许这一次真的所有人都要折在这个世界也说不定。


不过公主并没有给众人哀叹的时间,在几秒钟的停顿后她就立刻嚎叫一声发起了攻击。


异化后的公主并没有所谓疲倦的概念,她可怖的肢体扭动着,身上延展出的无数条手臂像是蛇一般扭曲着爬向众人,那手臂上无数张女人惨叫的脸在怨毒地看向众人:“还我的金球,我的金球,金球,金球球球球球……”


 “艹,MD,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魔音灌耳啊,比大和尚念经还要恐怖!”程啸神情颇为痛苦地晃了晃脑袋,他骂骂咧咧上窜下跳地躲开公主的触手,同时手中斧头毫不客气地砍下周围想要跳上来的小怪。


所有人都被公主鬼哭般的声音搞得痛苦不已,詹岚更是支起了精神力屏障,她大声道:“大家小心,公主的声音中有精神攻击!”


其实不用詹岚提醒所有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前虽然也被公主追的到处乱跑,但直面公主的次数毕竟十分至少,并且之前的公主也并没有现在厉害,那时的公主行动缓慢只能将靠近的人拖进它的异域空间,并不像现在这样可怕,所以一时间公主竟然攻了众人一个不防。


好在中州众人的能力也并不弱,最强的力与智更是四阶高的高手,所以虽然抵抗艰难了些,但也没有遭受太大损失。


但不知道是不是黑暗给了公主增幅的缘故,郑吒等人发现公主的力量竟然越战越强了:“MD,这是怎么回事,又异变了吗?”


郑吒神色难看地用军刀砍掉了公主伸来的一个触手,公主在打的时候还不忘不停地‘金球,金球’的嚎叫着,让人简直想要崩溃发狂。


另一边楚轩也在不停地打着周围怪物,他的战斗十分讨巧,并且善于利用周围环境,在打的同时楚轩还不忘观察可以突破的地方,听到郑吒的抱怨,楚轩回应道:“公主的力量比我们最初见到的时候又强了,也许不止是异化,别忘了我们要对付的不止是公主。”


 “那还有什么?”一旁的王侠神色难看地道:“一个公主就已经很吃力了,再加上别的我们还有胜算吗?”


楚轩这一次没有回答,而是认真地看向公主,似乎是在琢磨什么可以破解的方法,另一边程啸詹岚护着萧宏律被淹没在了茫茫怪海中,虽然两人合作十分默契,但也架不住如此多的敌人,因此在一个闪身后,萧宏律被旁边的怪物直接拉住了衣襟,眼见就要被咬碎身体,一直留心四周的郑吒见状立时挥刀,萧宏律身旁的怪物被砍成了两半,但郑吒胳膊上也被划伤了一道乌黑长口。


 “这样下去不行啊,要想个办法,否则就算能离开也会受很重的伤。”郑吒心中暗道,他不再焦躁,而是沉下心默默看向公主,同时他的双眼开始泛起了微微红色,这是眼睛在基因锁的作用下被利用到极致的表现,很快郑吒心中有了计较。


 而另一边一心想要报复的苏白莲也没有闲着,她并没有听从尤里安的劝解,而是凭着气息直接找到了郑吒等人所在的地方,尤里安虽然内心愤恨不已,但考虑到苏白莲手中的金球,也远远地跟在了苏白莲身后,打算待到几人拼斗的时候寻个时机直接夺走金球。


一路追着楚轩身上的气息,苏白莲来到了公主包围圈的外围,她一看到那一圈密密麻麻的怪物就知道中洲队的人现在一定十分不好过,因此苏白莲心情很好地站在外围心中暗暗道:“这就是你们戏弄我的下场!”


因为公主布置的怪物实在太多,苏白莲站在包围圈的外围甚至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能时不时听到各种非人类能发出的惨叫,以及时不时冒出的各种光芒。


她暗暗思索了一会打算直接掐个决隐去身形到里面看看情况,到时候再用金球戏弄一番里面的人然后就直接离开,到时候再寻个隐秘的地方闭关,想办法离开这个世界。


这样想着苏白莲就悄悄潜入布满怪物的森林中,太过兴奋的她没有发现身后远远跟了两个尾巴。苏白莲的法决竟也修炼的不错,这一进入根本就没有怪物能发现她的身形,因此她十分顺利地走到了核心战场不远的地方,虽然依旧有一定距离,但也能清楚地看到中间的情景。


此时战场中间郑吒正狼狈地支撑着,那公主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竟然能将人吸进自己身体内,而郑吒因为为其他人开辟了逃离的路线,小半支胳膊被公主的躯体牢牢咬住,公主身上散发的白色雾霾也越来越严重,眼见郑吒就要被吞进公主随身的次元空间中,就连一向冷淡的楚轩眼中也出现焦急。


见到这一幕,苏白莲心中说不出的痛快,她暗暗得意,心中冷笑不停:这郑吒一直以来跟自己争夺气运和楚轩,现在看来他所依持的两种东西也没能给他带来什么转机,只可惜了楚轩,若是当初楚轩愿意跟自己一起也不至于到现在这种为难的场景,哼,其实如果不是他们太过分,自己其实也不会太计较,还是会把金球带给他们的,可惜……


想到之前在铜镜中看到的画面,苏白莲心中顿时就升起一股怒火,她在脑海中不停幻象着要将两人如何如何。


这些念头在她脑海中转悠不过一瞬,就在她暗中咬牙切齿幻象的时候,下一瞬她眼前突然一黑,心中恐惧和警报一瞬间升到极致,苏白莲甚至来不及抬头就本能地运转功法想要逃离。


但已经晚了,在下一瞬间她整个人就被某种莫名东西狠狠击中,连元神都被某个漩涡贪婪吞噬,在湮灭的瞬间,她只来得及捏碎随时某个法宝,同时她视线中最终残留的是公主狰狞的脸孔和一声声嚎叫:“我的金球,我的金球……”以及倒在地上的郑吒惊愕的神情,然后她的世界就陷入了黑暗。


与此同时将视角转入郑吒一行,原本已经狠心要砍掉自己手臂的郑吒就见公主突然放弃了攻击自己,凄厉尖叫着金球冲向了另一个方向。


然后仿佛在空中进行泼墨画一般,一个绝色女人的身影突然在半空中显现,那女人正是苏白莲,苏白莲看起来也十分震惊,像是被公主用某种不知名方法逼出了身形,同时郑吒也见识到了公主极致愤怒下的一击。


苏白莲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公主整个吞下去,下一刻碎成一蓬血雾的她被公主喷了出来,但随着血雾碎肉的喷出,一条五彩光斑突然出现,那光斑围着血肉转悠了几圈后突然冲向了天空然后消失不见,同时一颗沾染了血水的圆滚滚的东西滚了出来,那正是金球。


 “就是现在,帮我抢到金球。”一个声音小小地在郑吒耳边提醒,郑吒低头看去,就见一直躲在楚轩身上的青蛙王子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边,而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则一直没有变成红色。


郑吒稍稍侧头看向楚轩,就见楚轩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他正想去抢金球,就听到公主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大嚎一声,原本因为金球出现而变回人模样的公主在被激怒后整个脑袋又涨大了起来,一张嘴变得大的吓人,一把吞掉了想要偷拿金球的金发男人。


原来一直偷跟在苏白莲身后的尤里安莱因哈特见现场一片混乱,就趁机想要偷拿金球,而莱因哈特在靠近金球的一瞬间就被公主秒杀了,而尤里安见状惊恐地干笑着想要逃跑,却被公主不依不挠地追上。


郑吒悄悄咽了口唾液,他总觉得公主在接近了金球后似乎变得更厉害了,但这并不是可以退缩的理由,因此他偷偷给了楚轩一个眼色,同时一边朝公主摊开双手一边后退示意自己并不想参与。


公主狐疑地上下打量着郑吒,她眼中依然没有恢复太多的人性,而是满满的都是腥冷兽性,被这种眼神注视着着实让人寒毛直竖,在打量了两眼郑吒后,似乎确认郑吒没有攻击意图,公主就决定先拿走对自己更为重要的金球。


就在这时,一颗强劲的灵力子弹射向金球,在子弹的作用下,金球咕噜噜滚远了,这种举动顿时激怒了公主,她立刻转身冲向射出子弹的楚轩。


就是现在,郑吒最后凝聚起全身所有能量,他背后瞬间展开一对两米多长的双翼,在双翼展开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就直接出现在了金球面前,不等公主又发怒转身冲向自己,郑吒就直接把金球塞到了青蛙口中。 






第89章 回忆

 一切在瞬间定格,乱糟糟的战场,暴怒的公主,吞下金球的青蛙以及各自狼狈的中州众人,如同有一只无形巨手按下什么按钮,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每一个人在这一瞬间都静止了。


下一秒刺目白光从青蛙身上喷涌而出,仿佛创世之初的神之圣光包裹了天地包裹了整个世界,在这片白光中那两个身影就如同水墨画风的剪影动画,青蛙缓缓抽长成了一个如皎月般的绝色男子,男子缓缓走向恢复正常的冷艳公主,轻轻握住了公主的手。


 ……………………


 “你是谁?妖精还是水鬼?”井边美丽的女孩一边玩着金球一边好奇地看着井水中苍白的绝色男体:“你好美,真的好美。”


小女孩痴痴地伸出手,耀眼的金发在水中反射出太阳般的光芒,那温暖投射在井中艳丽浮尸的眼中……


湿淋淋的男人从井中爬上来,水珠顺着他尖尖下巴滴落,艳丽的脸庞因为痛苦而扭曲:“我是……被诅咒的罪人。”


 “什么?”女孩懵懂地看着男人,下一秒变故突生,原本柔弱苍白的男人瞬间变成恶兽扑了上来。


女孩尖叫着:“你……啊!滚开,滚开啊!”


 “对……对不起,我……我控制不住了,嗯……”粗重破碎的喘息,幼女凄惨的□□在井水边回荡,金球滴溜溜地滚落在地上,男人眼中清醒痛苦和猩红欲/望交替着。


皇宫中女孩从床上坐起,她眼神茫然揉着额头:“我这是……怎么了?”


没人能回答女孩遭遇了什么,女孩想了一会摇摇头走下床,她看着城堡窗外奔跑的年轻侍卫,其中还有她最喜欢的侍卫长哥哥,可现在她却没来由感到一阵厌恶和强烈杀意,女孩被自己强烈的恶意吓到了,她踉跄后退半步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


她闭上眼恍惚记得自己在井水边遇到了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女人对着自己微笑,她好喜欢好喜欢,她握住了仿佛月牙般美丽姐姐的手,但是然后呢……为什么自己会在皇宫中醒来?


 …………


女孩长大了,最终变成冷艳高贵又强大的公主,她的金发像太阳光一样耀眼,她冰冷艳美的脸庞如同凝霜又像烈日,她灵动矫健步伐像飞鹰,爱慕她的人无数,但整个王国也被她凶残恐怖的统治笼罩。


公主厌恶男人,并且这个情绪越发不受控制,最终演变成惨烈的悲剧,无数求亲的青年俊才被公主斩于闹市,这引起无数人的不满甚至周边国家的痛恨。


但公主却仿佛有神相助,她有着所有人无法想象的力量,那些反抗的人甚至国家都被公主强大的武力震慑,直到最后再也没人敢提出异议,一时间再没有男人敢来到这个王国,王国的男人们最终也都只能屈辱地选择成为女人。


直到有一天,一个神秘而又美丽的王子来到了这个国家,王子有着黑夜般的发和眸,笑起来像是天空神秘温柔的弯月,说起话来如同泉水般动听,好心的人们不忍看见这样的美人落难,纷纷劝说他离开,但王子微笑着拒绝了,原来这王子也拥有强大的力量,他是一名男巫。


王子并没有像其他追求者那般贸然接近公主,而是化成了青蛙悄悄地潜伏在公主玩耍的井边,他观察了公主好几个日夜,终于有一天趁着公主不备,叼走了公主的金球。


 “你是谁!”公主勃然大怒,她指着青蛙,但却不敢再多做什么,原来这金球竟是公主强大的源头,而王子一旦叼走金球,公主就失去了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变得不敢再放肆,她只能忍着厌恶接受王子的接近。


青蛙从井中一边爬出一边化成俊美的王子,王子含着金球像是含着一只玫瑰般微笑,他向公主伸出手。


 “我是你的爱慕者,公主。”王子这样解释:“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爱意。”


公主想了想,虽然依然厌恶但仍旧点头答应了,王子从此在王宫住了下来,王子似乎真的很有手段,他让公主陷入了爱河,公主的暴虐也渐渐开始收敛,一时间举国欢庆,大家都纷纷议论着王子的神奇。


可是好景不长,有一日放松警惕的王子被公主拿走了金球。


 “你以为我是真的陷入这种愚蠢的幻象中了吗?”公主看着倒在密室床上脸色苍白的王子冷笑,她握着金球轻轻俯下身,唇角爱怜地擦过王子蔷薇般的红唇,但这种轻柔爱意却无端地让人毛骨悚然:“真是可笑啊,你说,作为第一个胆敢觊觎我权杖的勇士我该赐予你什么好呢?”


王子抿着唇,那双如同泛着蒙蒙月光的眼哀伤地盯着公主,他没有说话,看得出他神色中依然不悔的爱意。


 “我十分地厌恶男人,但这一次我要为你破例。”公主轻声说着,她冰冷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滑过王子脸颊:“看到这周围美丽的收藏品吗,我决定让你成为它们中的一员,成为我最特殊的作品。”


王子睫毛轻颤着微微阖上眼睛,可以看到他眼中依稀含着水珠,他像是在愧疚什么:“公主……啊!”


但公主没让他说出话,下一秒剧烈的痛苦就袭击了王子,他咬牙隐忍着尖叫,但依然在公主手心颤抖痉挛着□□出声。


 “你真美,真美!”公主在一瞬间竟然痴迷,她呆呆地看着王子像是陷入什么回忆中:“比我见过所有女人还要美。”


但随即公主的表情又变得凶恶了,她似乎羞愧于自己的表现,冷着脸拉开王子的双腿,陷入黑暗之前,剧痛中的王子只能隐约听到公主凶狠的声音:“既然你这么喜欢做青蛙,那我就让你做够。”


然后……没有然后了,王国彻底陷入黑暗中,公主身上残留的人性也渐渐渐渐地消失,王子的灵魂被永远封存在青蛙木偶身上,直到圣女爱丽丝的勇士到来给他们最终的解脱。


 “呃,这公主……”程啸目瞪口呆地盯着白光中给出的信息,他的额头竟沁出了一层细密冷汗:“我该说幸好我们没有正面激怒公主吗?”


 “这可真是我等女流之辈的楷模。”詹岚却是一脸敬佩,听得她旁边的王侠和萧宏律默默地后退了半步,跟詹岚保持了一定距离。


旁边郑楚二人,郑吒虽然觉得内容颇为猎奇,但也并没有太过吃惊,楚轩更不必说,此时两人心中却是有别的事情,只听郑吒低声问道:“苏白莲这次是真的……” 


楚轩点了点头,他淡淡道:“完全不存在她的精神痕迹了,我也没想到她最终竟然会是这样结局。”


郑吒轻叹一声,他神色有些复杂地看向前方蒙蒙白光,那里应该就是苏白莲之前消失的地方,虽然之前他有做过无数设想,但也绝没有想到最终苏白莲竟是以这种方式离开。


 白光在公主和王子的身影消失后依然没有消散,看起来这就是井底世界被净化后的样子了,但不等中州众人再仔细观摩奇怪的白光,就见不远处白光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跳动收缩了一下,紧接着所有人都感到了强烈的排斥感,下一秒所有人都被白光弹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


各式各样的尖叫随之响起,随着一阵阵头晕目眩之后,所有人都被弹到了下一个世界。


 …………………………………………………………


与此同时让我们看看苏白莲被公主吃掉又喷出后那团五彩光斑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原来在当时最紧急时刻,苏白莲竟然凭借随身无数法宝,又手快脚快地捏碎一个法宝而最终保存了自己的核心。


但出于不知名缘故,那团精神核心并没能留在这个暗黑世界,而是被毫不留情地排斥了出去,因为损伤太过惨重,苏白莲在这个过程中是完全失去意识的,而那团五彩光芒被弹到宇宙空间后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20XX年,Z国S市某个中学,一个毫无形象趴在桌子上流口水睡觉的女孩被旁边同桌毫不留情地晃醒。


 “喂,四眼,你又熬夜看小说了?”被喊醒的女孩面目平凡身材圆滚,一头短发乱糟糟的,戴着一副眼镜。


听到同桌的话,四眼胖妞毫不客气地给了旁边人一个白眼,然后低头有些茫然地喃喃道:“我似乎做了一个美梦呢。”


旁边原本就因为白眼有些不忿的同桌听到胖妞的话顿时哈哈大声嘲笑起来:“四眼,你这是又白日做梦了吧!”


四眼胖妞不屑哼了一声:“你们怎么能懂那种美好,书里的世界可以随心所欲修改掌控的感觉……”


说着四眼胖妞就拎起书包一扭一扭地离开了,她身后的同桌无语地看着四眼离开的背影:“我看她这是精神中毒太深了吧。”


话说四眼胖妞一边走着一边努力回忆梦里的内容,她皱眉奇怪地道:“奇怪了,明明梦里记得非常清晰的,为什么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呢,但是心里却还有奇怪的感觉。”


 “算了不想了,今天回去一定要把追的文看完,还有那个《无限恐怖》的同人,早就看郑吒不顺眼了,回去一定要催作者赶紧虐死郑吒,还有那个死小三詹岚,然后……嘿嘿,好好嫖嫖楚大校,那么好的女主配楚大校绰绰有余了。”


 “对了还有那篇《哈利波特》同人,居然为那种伪善恶心的老男人说好话还有白痴哈利波特,还不把我们家教授写冷艳高贵,哼,回去一定给她刷负,像这些虚伪恶心的所谓正派就应该虐的越惨越好。”胖妞一边暗暗想着一边一扭一扭地走远了。


想必就算智慧如楚轩也绝对想不到厉害无比的苏白莲的真身到底是什么,因为那毕竟是盒子外无数意念集合出的东西啊! 

作者有话要说:


怕有些读者不明白,我再解释一遍。


青蛙王子是会一些巫术的美男子,试图感化公主,曾经趁公主不防备的时候化身青蛙叼走了公

          走了公主的金球,让公主不得不暂时受制于他与他虚与委蛇,后来公主骗他,让他以为自己被公主喜欢,在王子交出金球后就被杀了,公主又把王子的灵魂做成真正的青蛙傀儡,但王子死前用巫术勉强保留了自己的神智,(公主说既然你那么喜欢当青蛙 ,那就永远都当青蛙吧,然后把他塞进了一个青蛙木偶里面)后来郑楚等来了后,王子帮助了郑楚。

          其实公主忘记了一些事情,之所以那么讨厌男人,是因为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在井边玩耍,唤醒了沉睡在井水中的王子,王子很美,公主很小就错觉他是女的,当时王子 受到诅咒,意识不清强插公主,造成了公主很大的心理阴影,公主苏醒后忘记被强迫的事情,但又由于对青蛙王子印象很深,所以一直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一个美女并且很爱那个女人,而且莫名厌恶男人。



至于苏白莲,她就是人类某种意念的集合体,所以不死不灭,以后说不定还会去祸害哪个世界。


评论
热度(9)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