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芋紫薯球

   

【郑楚】异度童话(授权转载)(90~92)

流血剧情可能引起不适x4

第90章 灰姑娘Ⅰ

 城市的雾霾越来越严重了,郑吒站在公司的落地窗前默默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城市,这灰色雾霾不知是从何时开始渐渐充斥了整座城市,刚开始只是连绵的阴天偶尔还能见到惨白阳光,但没过多久城市上空就布满了灰色雾气,开始时这些雾气很薄很淡但没过几天就越积越厚,直到现在整个城市都变得灰蒙蒙的,一眼看去,像是被裱进了某个画家的黑白漫画里。


然而让人恶心的不止是能见度,这灰色雾霾还带来了阴冷湿泞以及人心的浮躁凶残,这段时间城市的犯罪率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乃至于随处能见斗殴残杀,虽然市民们在最初已经向有/关/部/门/反应,但研究员们至今也没能得出一个可靠的结论,接着更让人糟心的事情发生了,有一些人发现这座城市对外的联系中断了,紧接着就是全城封/锁/戒/严……


郑吒正是这城市中芸芸众生的一员,而且因为是精英上层的缘故,拥有特殊渠道的他正是知晓其中危险的少数人,因此他开始悄悄策划着要离开城市中心去近郊探一探出路好逃离这座鬼城。


是的,这里……已经成为一座鬼城了。


郑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外面的天空完全阴沉下来,但还能清楚看到灰色雾霾,街上没有几个行人,只能偶尔看见面目狰狞拿着刀的杀/人/狂/在街上晃荡,然后被行色匆匆的特/警直接击毙,接着尸体就被一涌而来的野/狗/分/食。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市/政/府因为害怕城市秩序崩溃因此强行命令市民正常上班上学,只是城市自然条件已经完全改变了,时间对所有人都失去了意义,白天格外短暂,十二点以后就进入了黑夜,而下午三点已经相当于原本的深夜,深夜中则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郑吒小心谨慎地上了楼打开了家门,家里并非空无一人,玄关和客厅的灯亮着,郑吒换了鞋走了进去,一个人影背着他蹲在卧室角落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郑吒心中一紧握紧了裤兜短匕首悄悄靠近卧室,人影似乎感觉到有人接近,他站了起来转过身,郑吒松了口气卧室中蹲着的不是什么怪物也不是什么歹徒而是楚轩。


只是因为卧室灯没有开,楚轩又蹲在黑暗中所以郑吒一时间没有看出而已,他看向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的楚轩轻轻问道:“刚从律师事务所回来?”


楚轩轻轻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惦着脚尖轻飘飘地走了出去。


郑吒有些担忧地看了楚轩背影一眼,他们两个人是这座城市的同□□人,郑吒是公司高层管理者之一,楚轩则是附近大厦律师事务所的王牌律师,说起两人当初的相遇也是有趣,出门创业的郑吒捡到街头失魂落魄的楚轩,两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搭伙了而且一住就是十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确定了关系,住的地方也从小破房子变成了高档公寓,原本以为两人会这样一直过下去,谁知道会出现这种诡异天灾。


郑吒之所以决定逃离这座城市也是因为楚轩,也许是早年创业影响了身体,也许是雾霾中有什么病毒,在雾霾开始没多久楚轩的身体就越来越差,这几天更是严重,原本冷酷干练的一个人变得脸色惨白眼神呆滞,话也越来越少甚至走路都轻飘飘的,但就算是这样楚轩还能去公司上班。


见楚轩又直愣愣地站在客厅看着自己,郑吒难掩难过地走了过去握住楚轩的手将对方带到沙发上坐下,也许是生病的缘故,楚轩的手冷的像冰块,冷得郑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关切地询问道:“这种情况下事务所还有难缠的案子吗,让你回来这么晚?”


楚轩呆滞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郑吒,似乎在努力理解郑吒话中的含义,同时他的脑袋随着郑吒的话一点一点地歪向肩膀,郑吒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楚轩的脑袋能这样无限制地歪下去,这种想象让他忍不住心中抖了抖感到脊背发毛,同时客厅昏黄灯光照耀下,楚轩的脸显得愈发惨白,眼下的淤青十分显眼,郑吒这才注意到楚轩身上的白衬衫显得皱巴巴的已经有些泛黄了,同时还泛着古怪的味道,就好像在地窖中放了很久一样,那一瞬间郑吒感觉自己脑海中像是闪过什么画面,视网膜中甚至短暂残留了一片猩红色。


郑吒感觉自己要说不下去了,他一把站起来慌乱地笑道:“我去洗把脸然后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楚轩没有接话,郑吒也习以为常他站起身朝洗浴室走去,窗外依旧是阴霾连绵,屋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总让人觉得寒气从人脚底钻进去,在这种阴测测的环境下如果不是郑吒心智坚强大概早就疯了吧。


郑吒一边对着镜子洗脸一边长长呼出了口气,镜子中的男人有着一张俊美胜过明星的脸,原本这张脸上是满满的意气风发但如今只剩下深深的憔悴,皮肤枯黄,甚至眼眶都已经凹陷下去。


郑吒摸着脸上乱七八糟的胡茬苦笑了起来,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得多久,这样想着他低头去拿毛巾,但眼角余光却瞥见镜子中反射出一张人脸,那正是楚轩惨白的脸,当对上郑吒视线后,楚轩的嘴突然咧出一个诡异的笑。


这个笑真是太过恐怖了,郑吒的心脏当时就顿了顿,他猛地回头,但身后什么都没有,而向外望去楚轩依然直愣愣地站在客厅呆滞地看着洗浴室里的他。


郑吒按了按额头,暗道自己这段时间真是太过紧张了。


他随手擦了擦脸走到客厅将楚轩带回卧室床上,楚轩到了床上倒是安静,很快就闭上眼,看到楚轩这种少见正常表情,郑吒感觉心中一软,那种常年培养出的温馨的默契又回来了,他亲了亲楚轩额头也睡了下去。


睡梦中郑吒一点都不安稳,他不停梦到各种古怪离奇的东西,梦中的感觉十分深刻但偏偏他什么都记不住,最终他梦到自己神色狰/狞/扭/曲地将楚轩剁/碎,喷出的鲜血染红了天花板床铺地板,然后他冷静地将碎肉放进冰箱,把楚轩的头颅塞进柜子,梦的最后的最后是身影朦胧的楚轩温柔又担忧地看着他看着他……


郑吒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他本能地去摸身旁床铺,但却摸了空,大惊之下他睁开眼却看见惨淡月光下楚轩脸色惨白地站在床脚直勾勾地看着他,而他脸上的表情也十分诡异,眼珠向上翻着已经看不到多少黑眼珠了,那张嘴却是越张越大越张越大最后整个五官都扭曲了,最终那张嘴咧到了耳根,像是呐喊什么又像是恶意的嘲讽。


郑吒几乎惊叫起来,但噩梦并没有结束,在嘴张到极限后,楚轩竟缓缓缓缓地弯下腰,他弯腰的姿势也十分奇怪,是一种完全违背了物理规律,像是整个人变成了一块硬木板,然后有什么力量压着他的脖子将他的脸往郑吒脸上按去。


那张诡异的变形的恐怖的脸离郑吒越来越近,眼眶中的黑眼珠子已经完全不见了,只能看到布满血丝的白眼珠,极致的恐惧下郑吒完全失去理智,他拼命大叫着拿出枕头下的匕首朝脸上的鬼脸捅去…… 


郑吒睁开眼,他发现自己依然是在床上,楚轩也依然躺在自己身边,但此时两人的情况非常不妙,他正骑在楚轩身上一只手狠命掐着楚轩脖子,另一只手则举起匕首,楚轩的脸憋得发紫,但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呆滞地看着郑吒,楚轩眼中清楚地映着他发红狰狞的脸,如果郑吒再晚醒一会大概楚轩就要死在他手上了。


想到这种可能,郑吒几乎是感到惊恐地扔掉手中匕首,他一把抱住楚轩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心中感到一阵后怕,他怎么会把楚轩当成鬼了呢,他怎么会觉得楚轩会害自己呢,他怎么会觉得自己分尸了楚轩呢?


郑吒心中为自己的神经质感到可笑,他松开楚轩从床上下来换上了外套:“我去准备些早饭,今天我们就走吧。”


楚轩没有搭理他,而是神色僵硬地站起身踮着脚走到客厅就不动了。


郑吒知道这是楚轩最近的常态也就没有问他,而是自顾自收拾了一下准备好行李端了简单的早饭来到客厅,只是走到冰箱时候,他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冰箱,里面并没有梦中鲜血淋漓的碎肉块,只有一盘吃剩的牛肉块,他舒了口气,暗笑自己真是疯了。


 “这会是我们最后一顿安稳饭了。”郑吒叹了口气将饭摆到对面轻声道:“吃吧。”


楚轩依旧没有做声,而是僵硬地端起了碗筷。


路上果然如郑吒所料十分安静,虽然市/政/府采取了强硬措施,但街上的行人依旧一天比一天少,而且各自都神色阴沉行路匆匆,每条街道都有特/警巡逻,这为郑吒的离开带来了些许不便,但好在郑吒对这座生活了十余年的城市十分熟悉,因此在拉着楚轩三走两走之下就避开了巡/警的视线,召来了一辆出租车。


将行李塞进后备箱,郑吒拉着楚轩上车并报了个地名,出租司机戴个鸭舌帽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从郑吒招手上车到现在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而郑吒因为近日来的心烦意乱也并没有多问。


只是走着走着,郑吒突然发现不对了,正常情况下从他住的地方到近郊的那栋宾馆最多只需要一个小时,而现在车已经行了至少两个小时了还在不停开着,同时郑吒还发现车越行越偏,已经开到不知道哪里的阴暗小路去了。 





第91章 灰姑娘Ⅱ

  “停车!”郑吒一感到不对就立刻大叫起来,同时他试图撬开身边的车门,但奇怪的是平常一推就开的出租车车门竟然纹丝不动。


 “MD,我说停车停车!”眼见司机依然不为所动四平八稳地在这条阴暗诡异的路上越行越远,郑吒顿时急了大吼起来,他试图去动摇司机,可不幸的是虽然这辆车十分落后,但司机为了保险在司机座与乘客座之间焊了铁栏杆,以郑吒的凡躯肉体根本无法打破这细密结实的铁栏杆。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们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根本没有什么绑架价值!”郑吒一边试图同司机解释,一边狠命踹着车门,同时他掏出匕首用手柄狠狠砸着车窗。


但司机并没有向普通绑匪那样呵斥郑吒,甚至对郑吒的行为根本没有任何表态,他依然四平八稳地带着郑吒和楚轩开往那越来越阴暗的前方。


 ‘哗啦’一声巨响,破旧的出租车经不起郑吒如此折腾,终于在郑吒努力下砸破了车窗,在车窗破裂的一瞬间车门也开始摇晃起来,郑吒以为这个时候司机总会有些动作,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司机只是缓缓回过头。


 “!”


当司机回头冲郑吒微笑的那一刹那,郑吒觉得全部血液都在一瞬间飙升到了头顶,他全身发冷但心脏却跳的飞快。


原来司机鸭舌帽下全是血/肉/碎/末,整张脸像是被什么撞得扁平了,只是就算这样那张已经完全变形了的脸上依然缓缓露出一个诡秘的笑。


下一瞬间整辆车都轰然燃烧起来,在这生死的一刹那,郑吒凭着本能撞开车门跳了下来……


郑吒睁开眼,天已经完全黑了,周围灰色雾霾不知何时已经散去,看起来他真是十分的命大,从燃烧的车上跳下来居然只是昏迷了这么一会就清醒了。


他勉强动了动身体,全身仿佛碎掉了一般疼,身上也有不少烧伤的痕迹,可是这些郑吒都没有在意,他发狂了一样看着四周,试图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理智告诉他,楚轩已经死了,那种燃烧爆炸的车上不可能有人活下来的。


刚刚跳下的那一瞬间,他明明记得一直拉着楚轩的手,可是跳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再回头时楚轩竟然不在身边,他试图跑回去可是车瞬间就爆炸了。


郑吒颓然地倒在地上捂着脸苦笑起来,眼泪不知何时流满双颊。


 “你哭什么,不是你提出野地宿营的吗?”就在郑吒茫然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穿破了夜雾落在他脑海中,他机械地转过脑袋,就见楚轩穿着一身浅灰色运动服鼻梁上驾着熟悉的无框眼镜,正皱眉低头看着他。


一时间郑吒竟有些不能分清这是梦还是幻觉。


 “我……我……我们不是坐上了鬼车,然后车爆炸了,然后你……”郑吒结结巴巴地解释,他呆愣愣地看着完好的楚轩,觉得自己大脑好像已经停止思考了。


 “你在胡说什么,不会是中邪了吧。”楚轩调笑,弯腰摸了摸郑吒额头,那双冷厉双眸中流露过一丝担忧:“早就跟你说你这被城市养娇的身体根本就受不了野营,你偏偏不信。”


 “我……”郑吒不知道该说什么,理智在心中叫嚣着对方已经死了,可是感情上对方如此鲜活地站在他面前,甚至比之前还要生动,他吃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复杂地道:“我刚从爆炸的鬼车上逃出来,你看我身上的伤痕,楚轩,不对你不是楚轩,你到底是什么?”


楚轩却露出奇怪莫名的神情,他似乎根本看不到郑吒身上的伤有多重,只是皱眉道:“我当然是楚轩,你到底怎么了郑吒,不是你说要搞什么野外烧烤的吗,结果反而烧到自己,现在又说自己是出了车祸,我看我们明早还是赶紧回去吧,下次也不要再玩什么野外宿营了,免得你发疯。”


楚轩说着就毫不客气地转身离开,郑吒这才发现他身后的草地上扎着一个帐篷,帐篷里面还亮着灯。 


郑吒愣了一下,原来……原来是这样吗?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做的噩梦,他和楚轩都还好好地在这座城市开心地生活,根本没有什么异变也没有什么雾霾?


郑吒心里质疑着,然后跟着楚轩走向帐篷,挨着楚轩温热身体躺下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生活太紧张了才会做那种噩梦,可是心底深处的某处却隐约觉得不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心里带着这样的疑问,郑吒迷迷糊糊睡下了,可他睡的一点都不安稳,梦中依然是各种古怪离奇遭遇,那种感情明明深刻可偏偏完全记不住发生的事情,梦的最后是一片猩红背景,他神色狰狞可怖地拿着菜刀将楚轩剁/成了肉/末,心中充满了暴/虐/杀/意和神经质的疯狂,腥/臭的血从对方残/躯上喷涌而出染红了天花板床铺还有地板,最后的最后是惨白月光下楚轩站在床头幽幽地看着他,那张死白脸上一丝人的气息都没有。


郑吒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这一次他没有和上次一样骑在楚轩脖子上要掐死对方,而是只是朦朦胧胧地有了些意识,是强烈的第六感让他惊醒的,他感到脖子上微微有些发凉,像是被什么盯住了。


这种认知让郑吒完全清醒了,同时他全身都紧绷了起来,他悄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隔着帐篷能清楚地看到外面有一团黑乎乎的人影,那人影正紧紧地扒在帐篷上,头的位置正好在郑吒头的上方,郑吒能感觉到那人影正在直勾勾地盯着他,而原本应该睡在自己身旁的楚轩则不见了。


郑吒感觉自己心跳开始加速,感情上他一时间还有些不愿相信那是楚轩,可理智告诉他楚轩已经死了,那么这么莫名冒出来的楚轩一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有这种古怪的行为也不奇怪,而这个古怪的楚轩一定是要来害他的!


那人影趴在帐篷上看了不知道又多久,郑吒感觉自己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他快有些坚持不住了,最终天色快要发白的时候,那个人影从帐篷上下来然后轻飘飘地踮脚走进帐篷躺在郑吒身边睡下了。


在人影进来帐篷躺到身边这个过程中,郑吒感觉自己心脏快要跳出来了,朦胧光线中他能清楚看到对方惨白如死人的脸呆滞的表情以及躺下后带给自己仿佛冰块一样的触觉,好在那个很像楚轩的诡异存在只是躺下了就不再做任何事,郑吒见状心中长长舒了口气。


可是这样一来郑吒是完全睡不着了,他躺在床上开始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可是想来想去却没有丝毫头绪,天很快就亮了,郑吒眼睁睁地看着旁边的楚轩苏醒变成一个温暖正常的人。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郑吒不动声色地看着楚轩问道。


楚轩有些奇怪地瞥了郑吒一眼:“我不是一直在你旁边睡觉吗,郑吒你来野外宿营后变得真的很奇怪,你到底怎么了,我觉得回去后你有必要去医院看看。”


郑吒神色复杂地看了楚轩一眼,随后笑道:“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太累了吧,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心里感觉七上八下的。”


楚轩闻言嗤笑了一声,没再搭理郑吒的无病呻/吟,而是开始收拾起帐篷来。


等郑吒走完神,楚轩竟然已经把帐篷和一应物品收拾完了,郑吒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换来楚轩一个鄙视的眼神。


两人一起来到大路上,据楚轩说他们俩宿营时把车停在这里了,郑吒跟着楚轩坐上车回到市区他和楚轩的两人小屋,市区一切正常的跟做梦一样,好像那些血/腥/凶/杀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迎着明媚阳光,郑吒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太过疲惫多疑而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可是如果那只是梦的话,宿营那天晚上楚轩做的诡异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


两人的高级公寓比郑吒走之前还显得温馨干净,像是异变之前的小屋,两个人上完班后就会在这里跟爱人聊天吃饭相拥做/爱,这正是雾霾发生后郑吒做梦都想回到的世界,可如今这美好的一切却让他感受到不安和诡异。


但郑吒又无法具体的说出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因此他只能按捺下心中焦躁开始恢复和以前一样的安稳生活。


只是黑暗早晚会露出它的真正面目,每晚定时回来的噩梦就像警告一样,夜夜告诫着郑吒楚轩已经死了,而他身边的不知道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郑吒屏息凝神地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他旁边楚轩并没有安安稳稳的睡着,而是不知道何时又轻飘飘地溜下床静静地盯着床上的郑吒。


郑吒暗暗握了握手心匕首,自从感觉不对后他就重新把自己的这柄匕首找了回来,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他就能立刻自保。


楚轩看着看着嘴角突然咧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虽然无数次地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中醒来,但是每一次看到自己亲密爱人脸上露出这种阴森的表情还是让郑吒感到心中如坠深渊,冰冷又痛苦,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但这个楚轩并没有做出什么更加可怖的举动,而是在直勾勾地盯着郑吒一会又躺回了床上。


但郑吒却是根本睡不着了,他极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做出什么的举动,控制呼吸装作熟睡的样子,但身边的楚轩除了身体冰冷并没有任何举动。


第二天郑吒起床,他发现楚轩并没有在床上,他悄悄将匕首放好,然后溜出卧室奇怪的是公寓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郑吒转了一圈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然后走到厕所,听到阁楼上有‘刺啦刺啦’诡异的摩擦声。


郑吒咽了口唾液,悄悄走上阁楼,楚轩背对着他蹲在阁楼阴暗处不知道在干什么,只能听到他手中有什么东西发出诡异的刺啦声。


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人在看着自己,楚轩缓缓地转过头,阁楼的阴影将他脸上的表情映衬的十分阴暗,一时间郑吒甚至感到手足冰凉完全不敢乱动,但楚轩只是僵硬地站起来神情阴冷地走了出去,郑吒悄悄跟在楚轩身后,就见楚轩躺回到床上就紧紧闭上眼睛不再动了,他再转过身发现楚轩在阁楼上磨的是一把小锥子,那锥子的头已经被他磨的发亮了,郑吒暗暗咽了口唾液。 








第92章 灰姑娘Ⅲ

 看起来自己猜测的果然没有错,但郑吒并没有去惊动那个睡着的楚轩,而是弄了些吃的坐在客厅边吃边想。


究竟该怎么办?直接逃离这个地方吗,可是就算是逃走郑吒也不敢肯定对方会不会缠着自己,况且……就算逃能逃到哪里去呢,他现在能肯定自己所处的世界是真的吗?


不,郑吒现在连这个都不敢肯定了,他心中隐隐约约的觉得有很多地方都不对,但是他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


那个楚轩在重新睡到床上后很快就醒来了,他的神情又变得无比正常,那种说话的姿势表情语言都和郑吒记忆中的没有丝毫区别,郑吒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要疯了。


所以他没有搭理楚轩的搭话,而是烦躁地披上外衣道:“我去上班了。”


楚轩略感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皱眉道:“郑吒,你这段时间实在太不对了,你请个假吧,我陪你一起去医院看看。”


 “不需要!”


真正需要滚开的是你才对!


郑吒神色难看地脱口冲出,他心中翻滚咆哮着极大的恶意,但好在强大的理智克制住了他的行为,让他只是冷冷地摔门而出。


他并没有去公司,而是烦躁地在街上走来走去,人群沐浴在阳光下露出幸福的微笑,郑吒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这种表情了,这让他一时间又有些疑惑,难道真的是自己得病了,也许雾霾和怪异的楚轩真的都只是他想象出的玩意,楚轩没什么事,精神上出问题的是自己?


他有些歉疚今早对楚轩发脾气,因此干脆朝自己家走去,门没有锁,郑吒轻易的就打开了门,可是家里静悄悄的,楚轩不知道又上哪去了。


看着这个家,郑吒突然觉得家里阴森森的,他悄悄地溜了进去,踮起脚尖在房间里查探了起来,可是奇怪的是家里真的一个人都没有,这让郑吒感觉奇怪极了,难道在自己怒气冲冲离开后,楚轩就出门追自己,所以才没来得及锁门?


可是很快的这个结论就被推翻了,因为他突然看到楚轩就那样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和柜子的夹空中怨/毒地看着自己,而他的嘴鲜血淋漓的,似乎正在咀嚼着什么流血的东西。


这个画面实在太惊悚了,郑吒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自觉后退半步,楚轩似乎根本没感到自己此时形象的可怕,他步伐奇怪地一步一步逼近郑吒。


 “别过来!”郑吒抽出匕首指着楚轩大叫。


可是楚轩只是阴测测地笑了笑没有搭理郑吒,随着他的靠近,他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恐怖,那种诡异阴寒随着楚轩的靠近几乎让郑吒颤抖。


郑吒实在受不了这种感觉,他大叫着扑了过去疯狂地一刀一刀砍向楚轩,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溅满了天花板客厅地板还有周围物品上,楚轩的身体被他剁/的稀烂,但还没死透,只是身体抽搐着眼神痛苦地看着郑吒,可是郑吒仿若未觉。


他神情扭曲双眼发赤仿佛中了邪的疯子一样一刀一刀一刀地剁着楚轩的肉体,直到楚轩完全停止了抽搐,可郑吒还没法停止自己的动作,依然疯狂地用刀插着那堆碎肉,他整个人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失去的感应。


直到一个凶狠的巴掌将他抽醒,然而还未等他完全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个抽他一巴掌的人又狠狠给了他一脚,郑吒整个人被踹飞了老远,途中撞飞了客厅无数东西,最终他趴在地板上狼狈地咳嗽起来,然后他完全清醒了。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郑吒不敢置信地盯着地上那一滩碎肉,明显地能够看出那是一堆鲜狗肉,其中还有几根白毛溅落在四周,一只大睁着眼的狗头绝望地看着郑吒的方向,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这不是我和楚轩养的狗吗,我……我这是……我这是怎么了?”郑吒□□着抚着额。


 “你就是爱丽丝的勇士,啧!”一双穿着靴子的长腿走到他面前,郑吒抬起头看到面前站在一个高挑俊秀的金发青年,青年正俯视着他,眼中透着毫不遮掩的打量和轻微的鄙夷。


 “你是谁?”郑吒只觉得大脑一阵阵抽搐和剧痛,他难忍地揉着太阳穴,觉得心中那种扭曲古怪的暴/虐/恶/意消褪了许多,同时他脑子中朦朦胧胧地似乎多出了什么,可一时间他无法理清,只能看向这个莫名闯入自己家中的陌生青年。


青年没有立刻回答郑吒的问题,而是来回打量着郑吒的房间,在郑吒发火之前拿起客厅上的纸巾擦了擦沙发上的血迹,最后异常嫌弃地坐了上去:“这里被你弄得可真脏,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尼奥斯。”


郑吒揉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他轻轻□□着按压太阳穴,皱眉盯着对方:“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尼奥斯短促地笑了一下,分不清他是觉得好笑还是干脆在嘲笑:“虽然很想说你搭讪方式够老土,但是我还是只能说我们确实见过。”


郑吒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他确定他见过对方,可是无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按理说这样气场特别的俊秀青年任谁见过一次后都不会忘记,更何况郑吒原本就是属于交际能力比较强的那种人,对人的记忆能力之分强,因此他只能努力调动大脑记忆试图搜寻什么,但越是想心底越是觉得什么不对。


 “还没想起来吗?”尼奥斯翘着二郎腿微笑着看着郑吒:“看起来原罪对你施加的影响力十分厉害啊。”


 “我应该想起什么来吗?”冷静下来后郑吒也同样不在意屋里鲜血淋漓的气氛,他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一定有缘由,而对方到来不会只是看笑话的,因此他也寻了个座位坐下来看向对方:“或者我该问一个更加俗气的问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尼奥斯挑了挑眉,似乎对郑吒此时的表现有些意外,但随即他想通了什么似得不再纠结于这件事而是解释道:“简单说来就是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可以说这本来就是一个虚幻的世界,而我们则是被恶意拉进这个离奇世界的倒霉鬼。”


郑吒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对方话语刚落他心中瞬间有些明白,怪不得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偏偏说不清哪里不对,就好像整个世界的存在都有问题一样,现在想来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


 “所以呢,我们本来应该是什么?”


 “其实我们原本呆着的世界也不是我们应该呆着的世界,只是属于我们的世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被拉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我们都是钥匙搜寻小队,而你则是被爱丽丝选中的勇士,在你获得爱丽丝的力量后,我们或者说至少我这个队伍就收到了爱丽丝的信息,让我们帮助爱丽丝的勇士获得成功,不过据我推测别的类似小队应该也收到了相同信息,接着我和我的朋友们得到了灰姑娘世界的钥匙,在净化时你们也来到灰姑娘世界就和我们撞上了,原本灰姑娘世界会顺利净化,而我们则会一起进入下一个世界,可是大概是原罪不甘心我们如此顺利因此在净化的一瞬间发生了异变,我们所有人都被卷入了这个恐怖世界,失去了能力失去了记忆以新的身份生活,而一旦在这里死亡则会真的死亡。”


随着尼奥斯的解释郑吒感觉自己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一点一点开始清晰,心中那点朦胧模糊的东西开始明了,郑吒想起来了,自己是郑吒,但不是精英白领郑吒而是中州队长郑吒,而楚轩也不是什么王牌律师,楚轩是他的军师。


可是楚轩呢?


郑吒将视线投向那只惨死的无辜白狗,为什么他会把两人在这个世界养的宠物当成楚轩,如果被他砍死的是虚幻的楚轩,那么真正的楚轩呢,他不相信自己会跟一只狗生活十几年却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尼奥斯见郑吒一直盯着那只血肉模糊的狗,于是解释道:“我来的时候就见你发狂地砍着这个玩意,不知道你把他当成什么了。”


 “我的同伴。”郑吒只是说了这几个字就沉默了下来。


尼奥斯皱眉思考了一会:“看起来这就是原罪的目的,让我们自/相/残/杀或者忍受不了发/疯/自/杀,我觉得你当时应该已经陷入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幻觉中。”


 “为什么一个没有跟我在一起的人我会觉得在这个世界和他生活了十几年?”郑吒收回了心思询问道,说实话他从尼奥斯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让他蛋疼的气质,因此这些需要思考的东西郑吒毫不留情地推给了对方,之所以会说楚轩没和自己在一起,郑吒相信如果和自己在一起的是真正的楚轩,那么楚轩绝对不会放任两个人发展到那种地步,毕竟第一的智慧不是说出来的。


事实证明郑吒的感觉是非常正确的,尼奥斯完全没有任何不悦,甚至于非常享受为别人分析解决问题:“这只能说明在你的潜意识中对方应该和你在一起,无论任何情况,所以在这个世界他就活在你的潜意识中。”


 “好吧,那接下来我打算寻找我的同伴,你呢?”郑吒了解了情况后就不再废话而是站起身打算直接离开。


 “我?”尼奥斯笑了笑:“当然是要帮你这个‘爱丽丝的勇士’一起寻找同伴,毕竟我们可是盟友关系。”


灰姑娘世界中榛子林某处


这个世界在净化后就全部变成了高大繁茂的榛子林,而榛子林中没有动物也没有别的植物,此时那片大片空地中横七竖八躺着好几个人,这些人全都沉睡着表情安详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而他们中却又一个人是完全清醒的,那是一个戴着眼镜斯文冷厉的年轻男人,此时这个男人正低头皱眉看着地上躺着的几人,似乎正在思考什么困难的问题。


这个年轻男人正是楚轩,而地上躺着的几人仔细一看竟然是郑吒几人,可是郑吒等人不是应该在那个恐怖世界吗,按理说楚轩也应该和他们一样陷入沉睡啊,可是为什么醒着,而郑吒等人的身体会出现在这片榛子林中?


楚轩拿着几个造型古怪的东西似乎在摆弄什么,最后他喃喃道:“不行啊,完全不行,看起来应该是被扯到某个精神领域了,只能再试试别的办法了。”


评论
热度(8)
© 香芋紫薯球 | Powered by LOFTER